×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法国诗人波特莱尔

发表日期:2006-03-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十九世纪中的法国是一个诞生了众多诗歌作者的时期,在这个时期有着众多的诗歌纷出于法国的诗歌圣坛。波特莱尔就是在法国浪漫主义文学的夕阳中登上诗坛的,他以一种狂热的崇拜和一种异想天开的想法“在歌唱着精神和感官的热狂”《感应》。他曾崇拜过雨果、拜伦、雪莱、阿蒂耶这些法国的浪漫主义诗歌大师,可是波特莱尔却并不让前人的脚步困缚着他,相反他走出了属于自己的一条以荒诞怪异而闻名的道路,开辟了一条通向诗歌大门的新生之路。
波特莱尔生于1821年,《凉台》是波特莱尔的诗集《恶之花》第一章《忧郁和理想》中的第一首,在于1867年首次发表于法国之时,波特莱尔的《恶之花》立遭横祸。法国的大报《费加罗报》首先发难,指责作者有伤风化,作风败俗,亵渎宗教。可是在那些激进派的诗人眼中波特莱尔却是一个法国现代派诗歌创始人、象征派的先驱者,他的《恶之花》初版面世的时期雨果大师就盛赞“你的《恶之花》光辉耀目,仿佛星辰……”
波特莱尔曾写过许多歌咏女性的诗作,而《凉台》则是他的众多篇录中较为出色的一篇,他以一种意境超俗、诗风优美、用词荒异的笔风描写着他笔下的人生还有他笔下的女人,“你啊,我的欢娱,你啊,我的苦差!”。诗人笔下的这个女人是一个叫冉娜·杜瓦尔的小剧场演员,她是个黑白混血儿,诗人在于她相识后共同生活了二十年,关系甚为亲密,诗人既是为了她而作了此诗。
诗人在满篇中用一种痛苦和甜蜜的笔调描写了他对那女子的热爱和迷恋,诗人甜蜜地说:“有朝一日你会记得爱的抚摸。”可是诗人却又清醒地知道这个甜蜜早已经随着时光而慢慢走远,他继而又痛苦地说:“记得内室的静和黄昏和绮丽。”他清楚的明白这个回忆早已经随着冉娜的远走而化为了灰烬,“回忆中的乳娘,情人中的情人。”诗人缅回旧爱,希望那份爱能够重新回到他那渴望着爱情的心中,他用诗的笔调表达了一种对思恋和希望、痛苦和甜蜜的歌颂。诗人热情的赞颂着女性,赞颂着他笔下那个让他深深爱着的完美的女性。“俯身向你,你,令我心倾的天仙,我自觉闻嗅到你赤血的芳香,炽热黯光里的夕阳绚烂无比。”诗人难以自禁地描述着在一个黄昏的傍晚,他们在一个“沉浸玫瑰色烟雾中”的“凉台”上“低诉那样隽永的话语”而“黄昏给大城的煤火照得通红。”
诗人在搜寻着那份旧爱,诗人在一个“夜色逐渐浓”而那远处的“夕阳绚烂无比”的黄昏的夜中,他跪在他心中的女神冉娜的面前,缠绵地向她诉说着“隽永的话语”。那些爱的抚摸,诱人的话语,心灵的接触,醉人的双眸,还有那迷人的夜色都在诱惑着诗人那颗充满着爱情的心,可是在他的心中唯一能激发诗人灵性的却是“令我倾心的天仙”。“天仙”的话恰似着“甘露”令人心醉神迷,甜美无比;可是“天仙”的话却也恰似“毒汁”饮来让人如鸩止渴却不愿去解开。
诗人希望自己的过去能够被追叙,他在诉说着那令人销魂的爱抚还有那令人神醉的情爱,在那不永不停止的爱的情话还有那耳鬓厮磨,在那个令人羡慕着的爱的港口中他深深地沉醉在这个港口中不愿离开。他希望这一切不仅仅只一个美梦而且更希望它能够于某一天实现与诗人的面前,“啊,誓言,啊,芳香,啊,无尽的热吻!”诗人抱着那满腔的热情希望这些以前的海誓山盟不仅只是再次停留在诗人的心中而希望它能够“它们将从无底的深渊中再生么?”他更希望这些情爱能“宛若那些在大海底浸浴过的回春之阳”,在那如浴过海水洗浴过的太阳一样更为美好,希望那醉人的“芳香”能如蜜如糖一般地长驻于自己心田中。

作者:小琳制造

《法国诗人波特莱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小琳制造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