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王子原创小说 《色影师》第一章

发表日期:2007-11-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一章祸遇
其实我的生活好像一条街。就是从公主馆到我的窝的距离。休息也不愿意出去逛。虽然上海这城市还不熟。但到哪里对我来说都只是一条街而已。
2008年10月12日。今天天气不好,阴阴的伴着小雨。也不太冷。南方就这样了。来这也几年了也习惯了。
146路公交车上人总是很少。我喜欢坐在最后排,听着寂寥的音乐。这样可以让我很舒服。
“思南路到了。请从后门下车!”
公主馆就在马路对面,舒服。
看看表,正好8点一刻。淋着小雨,听着音乐,慢悠悠的过马路。
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超过了我的音乐声。
晕!红色小跑车,都碰到我裤管了。旁边的老头(交通协管员)大叫着什么!周围的路人张望着。靠!没见过车祸啊。何况还没撞到人。中国人就是爱看热闹。
我拔下耳麦慢悠悠的转过身。车里跳下一红头发。我没戴眼镜所以看不太清楚人样。
但至少我看清楚人行道上是绿灯。
“你找死啊!低头走路!盲人啊你!”
原来一小丫头片子!都懒得撇她第二眼。影楼里整天看这些女孩。都烦死了。一大早又遇到个这主儿。
戴上耳机,插着口袋。上班吧。别坏了心情。本来双子座的人就阴晴不定,至少刚才一直不错,别一大早就不爽。
“站住!”红头发挡住我前面。
长得还不错。厚嘴唇,大眼睛。没有多少故事的人,像个白痴。我喜欢的类型。不过作为摄影师每天见多了。拍完照旧就厌恶了。妈的!摄影师真是个奇怪的工种。我倒笑了起来。

“这人有病啊!笑什么!叫你呢!”红头发很明显让我笑毛了。哼!谁让摄影师的眼睛毒呢?
“走开!”我开始厌恶了。伸手拨开她。
红头发火了,伸手就要抽。哼!小丫头片子,这招倒挺熟练。
我王子也不是。白给的。
一个反手抓住她的双手把她仰面朝天按到车前盖上。
这小妮子当场就傻了。街上围观的人多了。后面的出租车也不按喇叭了。中国人就他妈的爱看热闹。
红头扭了扭发用力想挣脱。我藐视她一眼,干脆换一只手按住她两手在头顶。一大小姐能有多少力气?
腾出一只手,摸到一只香烟,点着,深深的吸了口,仰头吐向天空。
哎!这该死的早晨。
红头发明显吓到了!眼睛瞪得大大的。都不反抗了。女人就是天生柔弱,无论外表如何坚强。毕竟还是男人的一根肋骨做的。
丢下对下那惊恐的红头发,我拉开公司的门。忘了公司不允许吸烟。妈的!浪费我的烟,回头丢下吸了两口香烟,那红头还瞪着大眼睛看着我。呵呵!谁让你遇到我这变态了呢?我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是怪物。
后面的出租车喇叭声又响起来了。对他们来说只是上班路上看到的一个笑话而已。
工作很忙碌!从早会一直拍到晚!我喜欢女孩,所以我学摄影,所以我来到公主馆这专为女孩拍照的地方。
女孩是上帝最得意的作品。所以我把这作品用我的方式记录下来。
其实又很痛苦,每天都会用心喜欢你的拍摄对象,拍摄结束又像失恋般的失落。全心的爱上拍摄体才得到最美的照片。这是我一直追求的方式。
我在每天的折磨自己,又每天的享受这过程。

2008年11月8日阴小雨
“王子!今天又一高价位。16800嘿!”我的小助理拿着客户预约单。跑过来。
哦!
指名叫你拍哦!“版子”不错。你看看嘛!你喜欢的类型哦!
“靠!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很么类型。”
“嘿嘿!老大。我又不是跟你一天两天了。你喜欢什么口味我还不知道?”
阿磊这小子就是小聪明多。再成熟点应该也会成为个好摄影师。因为他师傅是我嘛!呵呵。
看了预约登记单上的素面记录照。我皱了下眉。“咦!面熟!”
“老大!咱们每天看得女孩多了,昨天和上个月拍的都分不清了。迷迷糊糊的。漂亮女孩都长得差不多的。”
“嗯!有前途!你已经达到一种境界了!”
“什么境界?”
“通向摄影师道路的一种境界。”
阿磊咧嘴笑着跑了。管这些小助理就用摄影师这三个字迷糊他们就老实了。
摇了摇头。妈的有印象就是想不起来了。
一会阿哲也迷迷糊糊的过来了。(我的另个助理,他一星期只有两天有点精神,都不知他在搞什么飞机。不过干活蛮认真。)“老大,我沟通过了。这妞挺难对付。鸟都不鸟我一眼。还说:问我要拍什么风格,还要摄影师做什么?
我后背突然凉凉的。“坏了!阿哲,快把客户预约档案拿我看看。”
“砸了?老大?”
我再一看傻眼了。顺嘴说了句:真TMD冤家路窄!

阿哲还没来及反应过来。阿磊已把那红头发带过来了。
“这是今天摄影师--王子。这位小姐叫天天。”阿磊服务性的介绍着。
我嘴角咧的角度已有些不专业。(她奶奶地她是来找我麻烦的。)
红头发还是那天高傲的表情等着我。像我欠她多少钱似的。
我脑袋嗡下大了。这怎么拍啊!
“阿!那个……今天化妆师谁啊!”
“是阿伟。”阿磊说。
(还好铁哥们,先得罪了过后再解释吧)
“哼!恩。”我咳嗽一声。“这嘴唇怎么搞得,回去让阿伟重新装修下。”
造型助理把那妞带走。
“老大你走音啦,咋装修啦,修饰啦!”阿哲小声说。
“别来烦我,到外面让我静下。”
“看到没,又有硬仗要打了。”阿磊冲着阿哲白胡。“你还没来公主馆时,有一次我跟王子,那可是多牛的人……”
打发走俩人,关上灯,空荡的一号棚一片漆黑,只有dvd机那绿色的开关灯发出幽幽的光。我王子做摄影师也有6年多了,加上学习和当助理也有10年了。什么鸟没拍过。怎么心怦怦的。
开始自我安慰着。那女孩子也蛮可爱的。特别是那白痴的眼神。恩!心跳,就是心动。对!是心动的感觉。哪能砸了我王子这块金子招牌,管他娘的!咱用片子说话。
说服了自己只用了10秒钟。
“阿磊!带人来!”
阿哲跑进来。“老大,这快?准备好了吗?阿磊说上次你……”
“打住。阿磊说的话你只信20%就行。”
“那是哪20%呢?”阿哲等着大眼很认真的问。
“闭嘴!”我真受不了他。
拍摄开始了。
我喜欢那按下快门发出的咔嚓声。喜欢指挥着助理忙碌着变幻光位,制造风动,反射眼神光……,喜欢在暗暗的灯光后,欣赏上帝带给世上最美的作品---女人。开始喜欢上她。
快门随着音乐有节奏,咔!咔!咔……她像个天使,在舞动自己的翅膀,飘逸的发丝有规律的飘动着。
感觉这个世界都是我的,陶醉其中。不停的叫着ok!OK!多点!多点!天天也很有到位。快门按得很快。不知不觉一个2G的弹药打完了。
阿哲提醒我:“老大!要换卡不?”
我突然清醒过来。“换衣服!”我喜欢那种刚到高潮就结束的感觉,那样才是最美。

拍完套马上去吸烟室是我多年的习惯。就像我一直喜欢这半烟半雪茄的一样。不曾改变。
靠着黑色软皮沙发,深深吸上一口,慢慢吐向天棚。舒服。
“操!像刚干完似的。爽了?”
我懒懒睁开眼睛。是大军。这小子比我早到公主馆,以前很红。是在我来之前。操!整得像坐台小姐似的。不过也差不多,没回头客介绍指名拍摄,还混个屁!
“管你鸟事!”我从来不鸟他,正所谓人不鸟我我不鸟人。
“今天又是高价位哈!加油哈!”笑嘻嘻的又走了。这个贱人。嫉妒就嫉妒呗!
继续吸上一口!闭上眼睛,慢慢吐向天棚。
干嘛!我刚想骂贱人,贱字刚要发出,睁眼一看,是那双白痴大眼睛。
“ 给我一只烟”
“ 为什么?”
“好香的味道,我想尝尝。”朝我吐了吐了舌头...
真他妈的女大十八变。刚才还想整死我的样子,现在又给我玩可爱。搞不懂,我也不想搞懂。懂不懂都TMD一样。
“你成年了吗?”
“你到底给不给?我都20了啊!”
“哦。20啊!”
拿着烟她倒不抽。使劲闻闻。突然转过头,你都是这么套女孩子的年龄的吗?
“你反射弧还挺长。”
“什么反射弧啊?”
“这个挺深奥,等你大点就明白了。”
又朝我瞪那白痴大眼了,真受不了。不过明显对我的敌意减少了。
“你挺有钱啊,来报愁,也不用花一万六来拍片找我啊!在我们那花一千块可以顾10个民工一人整下我右手了”
噗!她笑了。“我要你右手干嘛啊!长得那么长,像只鸡爪子似的。”
“我这手可值钱了,知道我手指动一下是多钱吗?按下快门就100块。今天你可惨了,我现在就拍了100多张,后期选片你可要放血了。”
是-----吗----?{“是”字和“吗”拉得好长,好恐怖}我都不要,就说你拍得不好。砸你牌子!
突然觉得后背凉凉的。女人怎么可以变得这么快!
一阵鬼来电的声音。
“喂!她一边接电话去了。”
连来电铃声都这恐怖!留下我一个人傻傻的。难道她是大军派来的?人不至于下卑鄙到这成都吧?

一根烟抽完了。阿哲来了。
“老大,今天可以早收工了。那妞走了。”
我急了。“走了?不拍了?”
“他说有急事,下次来接着拍。”
“没说别的?”
“哦。不过她和我要了你的电话号码。”
“南泥?你出卖我了?”
“她说方便联系……”
“联你个头啦!兔崽仔!老大你都出卖!” {之后一个星期38个陌生电话,我一个都没敢接。}

“王子!你搞什么飞机啊!”阿伟,出场了。个头不高,白白净净,男生化妆师共有的感觉。娘娘的。和我有10年多的好朋友了。公主馆就是他介绍我过来的。我们到哪都住在一起,外人还以为我们是同志呢?我换女孩如行云流水。阿伟却不曾谈过恋爱。不过阿伟也确实对女人没什么兴趣。记得几年前,阿伟和一个蛮喜欢阿伟的女孩处了一个月,女孩晚上来敲门,吓得阿伟,不敢开门,他说:这女人有毛病,白天又陪他逛街,吃饭,看电影,晚上还要来。烦死了,还要不要我有私人空间了阿!
有一次我喝醉酒问他说:你爱我吗?
他说:你神经病!
我们的关系谁也说不好,有时想想就这样和阿伟两个男孩子一起也蛮好的。比交女朋友强多了。
“阿伟,你可来了。那妞说什么了吗?”
“禽兽!你又搞顾客。”
“是她搞我好不好。”我和阿伟说了我和天天的事。
“噢!那妞查你户口来着。“”
“你肯定没出卖我。”
“我可烦死你整天带女孩回家。妈的!大半夜的什么声音都有,带耳机都睡不着!”
“心静自然凉嘛!”
“你一边凉快着吧。哎!对了。那妞可不好惹。小心点!”扔下这句话他忙去了。
心想,早领教过啦。我王子搞女孩也有原则的。纯情小女生不搞、泼辣小太妹不搞。都很麻烦的,她们都太容易动真感情。这少我不想伤害人,大家都开心就ok了。感情的事免谈。而天天她就属于那种纯清泼辣小太妹,沾上可就麻烦了。所以会头痛点。
正头痛着呢。一陌生电话,不接。又打,还是不接!有种不祥的预感。赶快关机!反正没事下班闪人吧。
打卡。冲出门口,脑袋撞到软软的。用阿磊的话说就是:好大嘚的波啊!

作者:王子

《王子原创小说 《色影师》第一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王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