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高中往事 1

发表日期:2007-08-2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高中往事1

每当看到电影中有监狱的画面时就触景伤情想起我的高中—那道大铁门。两周可以回家一次,一次休两天。这要感谢邓小平同志该成双休制,为此他老人家过失,他亲人从飞机上往大海撒骨灰时,我竟然鼻子酸酸的。绕过“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石碑的小花园,是我们破烂不堪的食堂,然后是我最痛恨的教学楼,最后是更加破烂的宿舍楼。这就是著名的三点一线。
命运转折点(神经病启事录)
改变我高中生活的故事就在某个灰蒙蒙的夏日午后发生了,我走在这著名的三点一线上,该死的天闷得要死,总觉得能下场大雨,打个大雷把教学楼劈成两半,总之那是黎明前的黑暗那种感觉。想买跟冰棍来满足一下嗓子的欲望,就来到了校内食杂店(是个死胖子教导处主任开的)。周胖子他老婆是老板娘,大家都叫他魏阿姨,也很胖不过挺有母爱,对我们这帮学生可亲切多了,这点和胖子到不像。刚把凉凉的冰棍放到口中,饥渴的嗓子准备接受这冰爽的一刻时。食杂店里冲出另一个胖子对我怒目相持,我当时吓傻了,倒不是因为他长的对不起观众,是因为他手里拎把菜刀。魏阿姨的尖叫声是我俩的发令声,胖子挥舞着菜刀呲牙咧嘴,口中还念念有词。(后来我才想明白他念得可能是几何里的什么平方根,3。1415926之类。)幸好我初中吹萨科斯风肺活量还可以不然死定了,学过的东西总会用得上的,学音乐竟然也能保命。顺着三点一线一直跑到教学楼,也纳闷胖子体力如此的好,总在我两步后的距离。嘴里调着冰棍忘了喊救命,倒是学校的女生一路尖叫,啊!!!救命!!男生是最不仗义的,一个没有见义勇为的,学校里教那些什么刘胡兰、王成、雷锋有个屁用。上了两层楼,回头一望那死胖依然对我呲牙一点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只有求助老师了,(教师办公室和教室连在一起,左面一半是办公室右面一半是教室)可能是因为女生的们的魅力(尖叫的分贝够高)整个教学楼都沸腾了。老师们也都出来了,要说够意思还是周胖子,一个饿虎扑食,这叫奋不顾身啊!两个胖子都倒下了,体育老师们都来了三下五除二把这家伙搞定了。谁知这家伙倒吐起白沫了,(靠,吐泡沫了不起啊)嘴里还念着什么平放根的。
“这家伙神经病!”把化掉差不多的冰棍拿出嘴里后,这是我的第一句话。
后来我懂得了中国的第一条法律“精神病患者,伤害他人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但我想他的监护人至少得负点法律责任,要不然周胖子会那么奋不顾身?
“你这家伙就是嘴馋,都快上课了还去买什么冰棍?一路还叼着,就不会喊一声啊!”这是秦科安慰我的第一句话。 (秦科:男 18岁 身高1.82 相貌帅 我的著名死党)
“我靠!5毛钱买的。”我没敢说其实是我吓傻了,忘记扔掉了。
事后魏阿姨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向我讲述,周小胖子,今年22。20岁那年高考前夕由于压力过重,神经就有点问题,当得知大学落榜时就彻底崩溃了。
经过这件事,深深教育了我,也教育了秦科。(因为当时他也在旁边听着)我们决定做个正常人,不让学业把我们压垮,变成病人。
18岁开始发春
男孩子的故事离不开女孩,虽然高中监狱严令禁止谈恋爱,但18岁的年龄,就像现在中国的GPI增长率一样,是雌雄荷尔蒙正在突飞猛增的年月。激素的力量是伟大的。可惜活在另个世纪的老师们不理解,都不知道他们18岁时在干些什么。
李凡是一个眼睛会说话的女孩子,刚刚搭到肩膀上的头发,一身白色衣服好白好白,在元旦班会她跳独舞时我一度精神恍惚以为我看到了天使。 我捅了捅旁边旁边的秦科,“看到没,那女孩对我有意思、一直朝我笑。”
“靠,台下3000多人呢?从她看来你就鸡蛋大,笑你个头。”“可能是我头形状有特点”
我还是坚持她在对我笑。我怎么能不做点什么呢?于是我决定写情书,翻遍当下所有的流行歌词,
拼凑了我有生以来最满意的一篇文章。送信的任务交给秦科去。秦科还满肚子抱怨,“干吗叫我去?”
“因为你脸皮比我厚啊!”
回信是这样的“你会灌篮吗?我喜欢流川枫。”
“完了完了,你不会灌篮。”秦科幸灾乐祸的直摇头。
“我还是有机会的!”哇呵呵呵----“你没看她说喜欢流川枫吗?”流川枫1.88 贪睡 王子1.84 贪睡 我开始进入幻想了。。。一个晴朗的午后
“你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总感觉高中时天空是灰色的。初中时还是一个一和女孩子说话就脸红的小男生。现在已经进化成,把女孩子脸说红了,我都不会脸红的禽兽了。我的身高也由初中时的1。70米突增到1。81米。我开始有喜欢的女生了。刚刚搭到肩膀上的头发,一身白色衣服好白好白,在元旦班会她跳独舞时我一度精神恍惚以为我看到了天使。(后来她成了我的魔鬼)还有有意无意得冲着我笑,我断定她是在勾引我。我怎么会不做点什么呢?于是我决定写情书,翻遍当下所有的流行歌词,拼凑了我有生以来最满意的一篇文章。让我最信任的哥们送给她。我的哥们叫秦科,戴着小眼睛,和我差不多高,皮肤比女生还白,一看就是斯文禽兽那种。初中就在一个班,音乐班里我吹萨科斯风他吹单簧管的。我俩走在学校里也算是玉树临风,鹤立鸡群那种。
秦科眼睛瞪得比他得眼睛还大;“什么?你想泡她?”
“她用眼神勾引我,不泡她我能对得起社会吗?”
“她哥可是这片有名小混混,李哲。小心被揍!”
“我泡她,又不是泡她哥,你送不送?”
“好好好。兄弟不是担心你吗?我去就是了。”
说起打架这小子可比我恨多了,教导处主任那个周胖子的办公室是他最常去的地方,也当然是我最常去的地方。哎---谁让我这家伙是我兄弟呢?我和秦科疯狂迷恋篮球,原因吗?因为男孩子打篮球总有一大队女孩子在看,就喜欢她们这些崇拜的目光。我俩都是校队的主力,已经打得很好了就是怪学校的篮筐太高了,总不能灌篮。于是能灌篮就成了我俩每天的奋斗目标。我们的教科书是《灌篮高手》,而且都特爱护,都包上崭新的书皮。写上政治、语文、化学之类的。每科老师的办公室抽屉里总会有那么几本,我想如果他们把书都拿出来一定能组成全套的。
其实我初中是班级的班长,学习也好、吹萨科斯风也不耽误。典型的双优学生。也不是一上高中就不愿意学习的,那时因为受过一次小小的打击。记得刚来这个监狱不久的一个夏天,



待续 总是写的一直半截的

作者:王子

《高中往事 1》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王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