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氓老師~第七十八章[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高个子和矮个子在前面带路,徐辉等人小心的跟在后面。金洋则好奇的四处张望的。这个岛的风景非常美丽,几乎没有受到任何人类的侵扰,处处都透着清新的自然气。息,简直就是一个世外桃源。金洋随着众人穿过一片开着奇异花朵的树林,一幢漂亮的别墅在前面另一片的树林里若隐若现。阴山突然触到金洋耳边,低声道。“小心,我感到前面树林里埋伏了一批人。”

金洋微微一愣,随即便恢复了常色。他发现前面带路的高个子的神色也有些异常,似是十分紧张。金洋暗暗的提高了警惕。

众人缓缓的靠近前面的树林,越接近树林,高个子的神色便越紧张几分。宗黑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他装作漫不经心的向徐辉靠近了些,同时右手手指微微弯曲起来。

金洋与阴山靠的比较近,阴山虽然提醒了金洋,自己却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大摇大摆的向树林里走去。

进入树林后,金洋更加小心了,他也感觉到四周潜伏着危险,但却不知阴山所说的那批人埋伏在哪里。

很快,众人便走到了树林尽头,前面的别墅完全显露在了大家面前,危险并没有发生,但金洋心里的不安却愈加强烈了。

别墅前面站着一群人,那群人看见高个子后,缓缓的向这边走了过来。徐辉露出了一个笑脸。冲着前面地那群人挥了挥手,很显然,前面的那群人里有徐辉认识的。

就在徐辉挥手之际,高个子与矮个子己经急速迎了上去,并迅速与那些人汇集在了一起。

就在徐辉感觉有些不妙之际,异变忽生!

周围铺在地面上的厚厚的树叶突然向上飞了起来。十几道黑影从地下弹起,其中有两道向徐辉扑来。

一道寒光闪过,半空中传来一声惨叫,鲜血飞溅的到处都是。一道扑向徐辉地黑影落了下来,宗黑刚刚射出了手中的飞刀,立即转身一脚向另外一人瑞去,那人的反应也极快。立即侧身闪开,险险躲过了一脚。徐辉脸色极其苍白,如果不是宗黑,他估计己经死在了刀下。恢复镇静后,他立即掏出手枪,对着刚刚闪开的那人“砰”的开了一枪。那人就地一滚,又躲了过去,宗黑右手一闪。那人惨叫一声,头部中刀,缓缓的倒了下去。在徐辉受到袭击的同时,金洋也受到了两个人地夹击,两个穿着绿色紧身衣的人从金洋身边的地下冒起后,随即便举刀向金洋砍来。金洋早有准备,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向其中一人的胸部。那人惨叫一声,身体向后倒去。就在金洋踢出脚的同时,另一把刀己经到了跟前,金洋地头向旁一偏,闪电般伸出手,一把抓住劈过来的砍刀的把柄,用力顺势一扯,那人直直地向前栽去,扑倒在地。

与袭击阴山的三人相比,其他的袭击者都还算是比较幸运的。在几道黑影从阴山身边弹起时,阴山身体直直的立在那里,纹丝不动,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可惜那些袭击者并没有看见阴山的表情,他们一从地下弹起,随即便用刀砍向阴山。那些沉重的闪着寒光的刀还没有落到阴山地身上,突然被弹了回去,阴山周围仿佛有一层透明的防护罩,三把砍刀全部被弹了回去,三名袭击者被震的胳膊发麻。在他们还没有从震撼中恢复过来时,阴山突然伸出两只白骨爪,空中闪过三道诡异的白色寒光,三颗人头飞了起来。当三颗人头落到了地上时,三具尸体才缓缓的倒了下来。

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三具无头尸体落地以后,仿佛受到什么药水侵蚀一般,渐渐熔化浓缩,最后,地面上只剩下了三具无头的白骨架。王晓由于与徐辉站在一起,也躲过了突然袭击,同时,她也立即将枪抽了出来。

但是剩下的人就不是那么幸运了。在毫无防备之下,徐辉带过来的那六个青年人和司机全被劈倒在地,残肢带着鲜血四处飞溅,凄厉的惨叫声不绝子耳。那些袭击者砍倒徐辉带过来的手下后,随即又向徐辉这边闪来。他们的举动无疑是自寻死路。在他们还没有靠近徐辉时,“砰”“砰”“砰”的一阵枪声夹杂着飞刀的寒光,那些人的身体纷纷倒向了地面,地上的树叶被染成了血红色。

接着又是两道刀光闪过,刚才被金洋踢动在地,正准备再次跃起的那两个黑衣人头部被飞刀刺中,瘫软在了地面上。

“好,好!果然厉害!'一阵洪亮的声音传来,金洋抬头望去,只见六把中型连环机枪对着自己这边,一名体形魁梧的光头大笑着拍着手,他的身边还站着几个人,刚才带路的高个子与矮个子也混杂其中。

徐辉望向光头,脸色阴晴不定,他沉声问道:“丁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光头嘿嘿笑道:“没什么意思。你叫那个黑脸的手不要乱动,除非你想尝试一下机枪的威力,否则就老实。点,把手里的枪也放下!'徐辉的目光闪烁不定,犹豫了一会,将枪扔到了地上,随即,王晓也扔下了枪。徐辉很清楚,在机枪的面前,如果继续斗下去,自己毫不胜算,自己这边的速度再快,也只能杀死几个人,而对方的机枪只要随便扫几下,自己这边的人就要全部倒下。他还有最后一张王牌,那就是阴山,他希望在丁老大下毒手之前,阴山能够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阴山一直冷眼望着那些人,仿佛眼前的事与自己无关,连金洋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丁老大。我们是来买货地,你这样算是待客之道吗?'徐辉沉声问道。

丁老大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哈哈大笑了起来,接着声音嘎然而止,他像看傻瓜一样看着徐辉,讥讽道:“待客之道?哈哈。你难道还没有看出来,老子就是想黑吃黑!你把钱箱扔过来,老子或许会放你一条生路。”丁老大之所以现在没有动手,就是担心机枪的威力太大,连钱箱也毁掉了。就是因为担心钱箱里的钱,他才专门安排了一些刀客埋伏在树林地下的坑里,想趁其不备。用刀将他们解决掉,谁知徐辉他们里面也有几个厉害的家伙,丁老大不得己,才用上了机枪。只要钱箱一到手,他便会毫不犹豫地下令将他们格杀!

徐辉当然不会这么笨,他也早就猜到了丁老大现在的顾忌。所以他一直都是将钱箱挡在自己的胸前,他也在尽量的拖延时间。

“嘿,咱们曾经都从老爷子那里买过军火。当初咱们还一起称兄道弟。就是出于对兄弟的信任,我才冒险来你这里买货,你却这样对兄弟。你不怕事情传出去后,让道上的人对你心寒吗?'徐辉大声喝问道。他心里的确是极其气愤,却没有想到他自己来这里,本来也是抱着黑吃黑地目的,却不料被对方先下了手。他带来的那六个青年人的死让他极其心痛。那六个人是枪手队里枪法仅次子洪元的枪手,是他这次行动的另一张王牌。却在树林里受到刀客地袭击,还没有搞清楚状态就全部死了。枪手最大的克星就是近身的刀客,一旦刀客让近了身,枪手就只有挨宰地份。那六名枪手死得的确是太不值了,也难怪徐辉会如此气愤和心痛。

丁老大再次哈哈大笑了起来,神情极其狂妄,道:“道上的人?哈哈,以后这一片地区就只有一个老大了,那就是我。废话少说,将箱子扔过来!'徐辉的心也开始急了起来,阴山怎么还不动手?他不是曾经说过他同时可以习各多人催眠吗?

就在徐辉着急的时候,阴山突然向前踏了一步。

丁老大立即发现了阴山的异动,他大声喝道:“糟老头子,站着别动!'阴山眼中射出一道寒光,冷声问道:“你是在对我说话吗?”声音极其冰冷,夹杂着一股傲气。

丁老大一接触到阴山冰冷的目光,全身不禁打了个寒颤,心底升起了一股莫可名状的强烈地恐惧。他张开嘴,竟然一时说不出话来了。“该结束了!'说着,阴山伸出苍白的白骨手,骨指微微弯曲,食指与大拇指合成了一个小圆圈,一道淡淡的红光从小圆圈中扩散开来。阴山嘴里喃喃念出一串奇怪音节的字符,那红光渐渐扩大,越来越亮。

丁老大惊失色,心知不妙,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思维范围,他还没有来的及反应,阴山手中的红光犹如炸弹般,突然炸了开来,瞬时,这一片树林笼罩在了一片血红色的光芒之中。

“啊,我的眼睛!?'众人惊慌失措的尖叫起来,他们感到眼睛一阵刺痛后,眼前只剩下一片血红色,什么也看不见了,一股莫名的恐惧爬上了每个人的心头,没有人经历过如此诡异的事件,一时人人犹如失去理智的疯子,恐慌的尖叫起来。。整个场中,除了阴山的视觉没有受到影响,冷静如初外,另一个人就是金洋了。金洋由于带着墨镜,对眼前的一切,看的非常清楚。而且,即使他没有带墨镜,他的眼睛除了会感到刺痛外,也不会有其他问题。经历过圣光离体后,任何带有攻击性的降头术对金洋都无效,这也是阴山惧怕金洋,努力想与金洋结交的原因。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对阴山产生威胁的人,那就是金洋了。

不过金洋心里也略带昧乱,突然陷入一片诡异的血红色的光芒之中,人人都捂着眼睛尖叫,这些让金洋也有些不知所措。他望向阴山,只见阴山对着他笑了一下,接着,一股阴冷的声音清晰飘了过来:“把那个小处女拉到一旁去,等会有人要发狂了。'话音一落。阴山地身体竟然直直飘了起来,犹如飞叶一般,升到一颗树上后,停了下来。他稳稳的站在树杆上,身上的灰袍随风鼓动起来。金洋闪到正揉着眼睛,惊慌失措的王晓身边。一把抓住她的小手,向旁边拽去。王晓更加惊•;慌了,她剧烈挣扎着,并伸出脚向金洋瑞去,金洋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她的脚,顺势一拉,将她整个人抱在了怀里。王晓惊骇地用头向金洋的胸口撞去。金洋一时没有防备,胸口的骨头几乎被撞得散架。金洋心里升起一股怒火,腾出一只手来,对着王晓的屁股狠狠的打了几下。

王晓的臀部极其有弹性,而且很有肉感,金洋打了几下。气消了大半,但他发现打女人的屁股,特别是这个高傲地女人的屁股。是件很爽的事情,他不由的打上了瘾,越打越用力。

王晓又气又急又怕,她本想再用头去撞,但她的头部,以及身体的其他部位被金洋牢牢固定住了,不能移动丝毫。更气人地人是,她现在正是月经期间。屁股被人这样抽打,经血又从下体私处流了出来,屁股处传来的疼痛以及处女的羞涩让她忍不住流出泪了,身体也渐渐停止了挣扎。金洋发现她停止挣扎后,也就不再对她地屁股进行惩罚了。他突然发现自己手上粘得有血,心微微一惊。他向王晓的臀部望去,只见她的两腿之间隐隐有血迹。难道我刚才打的太用力,把她的处女膜给打破了?处女膜应该不会这么脆弱吧?金洋奇怪的想道。

正在金洋研究王晓腿间血液的来源之际,一阵怒吼声传了过来,金洋抬头望去,只见丁老大大吼了一声,接着大声喊道:“他妈的,开枪,打死这些杂种。'丁老大地话提醒了那些同样由子双眼失明而陷入了惊慌的机枪手,那些机枪手立即拉动了扳机。

“哒哒哒哒”一阵刺耳的机枪声响起,徐辉全身被射了无数个血洞,他的身体仿佛在跳舞似的,在子弹的冲击中剧烈晃动着。宗黑一听见丁老大的喊声,便立即向旁边闪去,躲过了一劫。

他凭借声音,滚到那些机枪手的身边,犹如宰杀小鸡般,手起刀落,寒光连闪,六名机枪手连惨叫声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便先后不甘的死去了。机枪声停了下来,徐辉的身体缓缓的倒了下来,双眼圆瞪,全身都仿佛在血池里泡过。

“怎么了。你们怎么了?继……”

丁老大发现情况有些不对,惊慌的喊着,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感到脖子一凉,声音嘎然而止,他努力抬手想抓住些什么,但手刚抬起一半,便垂了下去,身躯缓缓倒向了地面。

宗黑收回刀,凭借灵敏的听觉,向丁老大身边的其他人滚去。血红色的光芒之中每闪过一道寒光,便有一道鲜血溅出和一个人倒下。不一会,四周便恢复了寂静,远处的海啸声传来,犹如千万鬼魂凄厉的哭声。

宗黑手里握着正滴着鲜红血液,闪动着寒光的尖刀,不住的喘动着粗气。他内心也恐惧到了极点,双眼的失明让他感到极大的不安,只有将身边的人全部杀死,他才能感觉到安全。虽然周围没有声响了,但是他却感到有人正望着他,身边潜伏着巨大的危险,但是他却又找不到望着自己的人的位置,这种感觉让他极其难受,他己经处与精神分裂的边缘了。

“噢!”金洋一不留神,被怀里的王晓狠狠的咬了一口,金洋惨哼了一声,手松了开来,王晓立即从他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并逃了开去。

宗黑一听见金洋的声音,身体立即向金洋这边冲来。金洋任由王晓离去,他警惕望着向自己逼近的宗黑,也从袖里掏出一把短刀。金洋深吸了一口气,展开速度,向宗黑迎去。两道人影交叉而过,随即便停了下来,时间仿佛也在这一刻停止了下来。

金洋手里的刀斜斜的指着地面,身体保持着一个固定的奔跑姿势,静静的立在那里,血顺着他手里的短刀缓缓落下。宗黑的身体缓慢的倒向了地面。

“老弟,你摆这么酷地动作站在那里干什么?周围又没有其他活人观看。走。我们快去追那个小处女,不要让她跑了。'阴山从树上缓缓的落了下来,不顾金洋尴尬的神情,拍了拍他的肩道。金洋苦笑道:“老哥,即使你知道我是在耍酷,你也不要说出来嘛。我正在体会电影里高手决斗时的经典动作呢。'“好了。以后再去体会吧。刚才我看见小处女向树林右边跑了。她的眼睛看不见,应该跑不了多远,我们快去追。'阴山嘿嘿笑道,说着,他再次伸出右手,食指与拇指合成了一个圆圈,嘴里急速念了一串奇怪地音节。最后暴喝了一声:“收!”周围的红光犹如遇见了烈火的雪,迅速熔化,向阴山指间的圆圈汇集,最后消失不见了。金洋对于眼前的奇观虽然很好奇,但是也并没有太大的惊讶,毕竟。他也经历了了不少奇异的事,知道降头地神奇,而且。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迷。

阴山在前带路,金洋紧紧的跟在后面,向树林的右边追去。

不一会,他们便看见了前面王晓狼狈的身影。由于双眼失明,看不见东西,王晓根本就没有跑出多远,周围的树木极多,由于太过于惊慌。她己经撞了好几次树,她身上的紧身衣也被一些树枝刺草挂地破破烂烂的,她的臀部以及胳膊露出了大半,看起来极其诱人。

阴山看得两眼直冒火花,如果不是因为金洋也对王晓感兴趣,可能他现在就要上去,大大地享受一番了,处女对他的诱惑力太大了,尤其是这种极品处女。金洋也咽下一口口水,两人连忙追上前去。

王晓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隘忙的又从地上爬了起来,正准备向前面瞎闯时,手一下子被金洋抓住了。

“你是谁?放开我!'王晓惊隘的大喊起来,以前的高傲不复存在,满脸都是深深的恐惧与无助。

“别怕,我们是来救你的。'金洋心微微一软,急声安慰道。

王晓猛的一震,她听出了这是金洋地声音,她心里极其惊讶,金洋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虽然她不敢确定眼前是不是金洋,但听到一股熟悉的声音,她那慌乱的心平静了很多,挣扎也渐渐弱了,任由自己的手被金洋握着。“不要害怕,我们不会害你的。不要怕,没事了,没事了…”

金洋轻拍着王晓的肩,柔声安慰道。

王晓也感觉到了身前这个声音极像金洋的人对自己的确没有恶意,她由于紧张而紧绷的神经渐渐松弛了下来。全身松弛下来后,她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委屈似的,靠在金洋的肩膀上大哭了起来。

金洋轻柔的拍着王晓的肩膀,望着王晓由于哭泣而轻轻颤抖的娇躯,金洋心里生起了一股怜惜。看来,再坚强的女人,受到刺激后,也会露出软弱的一面,也需要一个坚实的男人的肩膀,金洋暗暗下定决心,以后如果有女人需要男人的肩膀,那自己就要大方的让她去靠,当然,前提是那女人必须漂亮动人。

突然,王晓的娇躯一软,倒入了金洋的怀中,她竟然晕了过去。金洋紧紧的抱住王晓的身体,转头望向阴山问道:“她怎么了?'阴山嘿嘿笑道:“估计是她刚才受到的刺激太大,现在突然找到了依靠,精神松弛过度了,等一会她就会醒过来的。”

金洋脸上的紧张之色慢慢散去,他低头望着怀里仿佛熟睡了过去的佳人,只见她的脸上挂满泪痕,仿佛刚刚洗过了脸一样。“现在我们怎么办?”金洋抬头问道。

“我们再回去看看,差点忘记了,徐辉不是带来个钱箱吗?我们去看看。”

阴山道。

金洋点了点头。随即两人向回走去。

回去之后,他们发现,那个钱箱上面全是弹眼,打开钱箱后,展露在金洋眼前的是一叠叠己经破碎的白纸,只不过每叠白纸的最上方都是一张崭新,但同样也破碎不堪的百元人民币。

金洋望着倒在血泊之中,全身都是血洞的徐辉,心里感到一阵茫然。他并没有丝毫报仇后地快感。有的只是深深的失落,这么长的时间来,报仇一直作为一个坚定的信念,支撑着他,刺激他渴望变的强大。如今,望着被乱弹射死地徐辉。他的信念也在瞬间消散了。

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呢?金洋首次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头脑也渐渐混乱了起来,但随即,老妈,皮条,独眼龙,宋芝芝。黄轩轩,黄欢欢,王泉柔,柳云这些人的相貌逐渐在他脑海中闪过,金洋纷乱的思绪又渐渐清晰了起来。管他妈的是为了什么,反正老子活着就是为了让自己身边的人生活的更好。想通了这点。他突然轻松了起来。

阴山在旁边一直警惕地望着金洋,刚才他看见金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担心圣光受到刺激后突然冒了出来。让金洋狂性大发。现在看见金洋又恢复了正常,他也不禁暗暗松了口气。圣光如果进入了金洋的血液,金洋就必须要好好的发泄一下,而现在又没有什么东西值得金洋发泄。旁边的树木太过于弱小,根本就经不起金洋的发泄。阴山还真担心金洋一时控制不住自己,把他当成了发泄地对象。那时他可真是有苦说不出了。

“我们走吧。”金洋突然开口道。

阴山点了点头,他们一起来到了海边,望着停在边上的游艇。阴山转头望向金洋,“你会开游艇吗?'金洋摇了摇头。两人相视苦笑。

“看来,只有等她醒了,看她会不会开了。”

阴山望着金洋怀里的王晓,道。

金洋苦笑道:“看来只好如此了。那我们先去那所别墅里看看吧。”两人又返回了别墅那里。金洋怀里抱着一个女人走来走去,感觉还真有些累。

进入大门后,迎面而来地是个美丽的花园,花园里的花争奇斗艳,努力的绽放着,园内飘荡着令人心神荡漾的幽香。花园的旁边有一个巨大的游泳池,池子里的水清澈透明,水面上面铺着一层鲜红地花瓣。大厅的门本是锁着的,但当阴山靠近大门时,凭空突然冒出一股冷风,那本是锁着的门竟然应风而开。金洋在后面暗自嘀咕,如果阴山去做小偷的话,那警察和那些富人估计就要头痛了,没有门能够防的了他。大厅的门一打开,金洋的眼睛便猛的亮了起来,厅里地板上坐着五名仅仅戴着乳罩,穿着丁字内裤的女人。这些女人看上去都很年轻,年龄在二十岁左右,姿色虽然比不上王晓,但无一不是极其动人的尤物,特别是她们的身材,全都是一流的。高挺丰满的乳房,白哲的皮肤,圆翘性感的屁股,无一不让金洋目瞪口呆,口水直流。而且她们的容貌也都非常美丽,每个人的脸形都各不相同,瓜子脸,鹅蛋脸,苹果脸的都有,足以满足任何心高的男人的需求。

这五个女人本是坐在地板上打牌,看见门打了开来,她们还以为是丁老大回来了,却没想到闯进来的是两个奇怪的陌生人,一个是看起来非常恐怖,穿着奇怪服饰的老头,另一个是戴着墨镜,怀里还抱着个女人的年轻人。她们都吃了一惊,站了起来,呆呆的望着金洋他们。

她们一站起来,金洋更加受不了了。五个女人都有一双修长迷人的大腿,那白哲性感的大腿立即让金洋的下体起了本能的反应。

阴山还是那幅冷冰冰的样子,他的目光闪动了几下,突然开口低声道:“都不是处女了,真可惜。”声音虽然很低,但每个人都很清晰的听见了。那几个女人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你,你们是什么人?'一名瓜子脸形,披着长发的女人壮着胆子站了出来,望着金洋问道。她虽然努力保持着镇静,但声音却忍不住的发起抖来。

金洋回过神来,他先走到沙发前,将怀里的王晓轻轻的放在了沙发上,然后摘下墨镜,脱去帽子,露出个阳光般迷人的笑容,道:“我们是好人。”

当金洋一将墨镜拿下,那几个女人立即露出惊艳的表情,她们从未见过如此漂亮迷人的男人,没有一个女人能够看见这个完美的面容而不心动地。她们完全陷入了痴迷状态。呆呆的望着随意的躺在沙发上的金洋。有个漂亮的外貌的确不错。阴山也开始考虑什么时候也去要柳云给他造个帅哥面具。他不再理会这些己经被金洋迷地神魂颠倒的少妇,向厅里的二楼走去,他每间卧室都查看了一下,发现别墅内再也没有其他人了。而那些女人都将阴山当成了空气,她们仍然是傻傻的站在那里,眼中闪动着异样的欲火。痴迷的望着金洋。

“他,他真漂亮啊。”

瓜子脸形的女人嘴里喃喃地念道,不由自主的向金洋慢慢的走去。她的话惊动了其他痴呆的女人,她们看见有人向自己心中的梦中情人白马王子走去,害怕自己地王子被人抢走,便不再顾及美女的形象,犹如争夺食物的猛虎一般。向金洋一拥而上。

金洋虽然知道自己相貌地威力很大,却没有想到会引出这样惊人的一幕。他的手,胳膊,脖子全都被人抱住了,连自己的命根子也被一只柔软的小手紧紧的握着。

不一会,在一阵东扯西拉中。金洋穿在身上的灰袍被撕成了几截,连裤子也在混乱中被人脱了下来。他全身仅剩下了一条可怜的小内裤。金洋终于知道被女人强奸是什么滋味了。

五个女人将金洋脱到了地毯上,一个女人骑在金洋地身上。伏头在金洋的身上狂吻。其他的女人也毫不示弱,抱着金洋的头,胳膊,大腿,用柔滑的小舌头狂热的添着。连金洋的脚指头也有女人含在嘴里吮吸。现在金洋就像一只待宰的小羊羔,躺在那里任人摆布。当然,如果他愿意,他随时都可以将这些女人从自己身上弹开。只不过。没有任何男人舍得推开这些女人。被漂亮动人的女人强奸恐怕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美事,更何况是同时被五个绝色美女强奸。

金洋静静的躺在地毯上,闭上眼睛享受着这些女人带给自己的感官上的极度刺激与快感。那些女人好像经过了专业训练,柔软的舌尖在金洋的身上缓缓滑动着,让金洋感到又痒又舒服,他禁不住爽的呻吟了起来。一只柔软的小手突然伸进了金洋的内裤中,轻轻的握住了金洋的命根子,金洋的身体轻颤了一下。那双小手也轻轻颤抖了一下。接着,金洋的小内裤被轻轻的褪了下来。骑在金洋身上的女人先抬起头来,望着金洋娇笑了一声,然后突然埋下头去,将头伸到金洋的胯下,轻轻的添了起来。

金洋的身体禁不住剧烈颤抖起来,不一会功夫,金洋经受不住胯下传来的强烈的快感的刺激,伸手抓住骑在自己身上女人的大腿,然后将手滑入丰满的大腿内侧,从那丁字裤的边缘插了进去。

被金洋侵犯的女人发出了一声快乐的呻吟声,她将头抬了起来,手伸到自己的背后,解开了乳罩,一对丰满诱人的乳房一下子弹了出来,接着,她又俯身向前,将自己那对柔软庞大的豪乳紧紧的压在金洋的脸上。其他的女人也纷纷效仿,争先恐后的将乳罩解了开来。一对对白嫩的豪乳在金洋的眼前晃来晃去,金洋的头脑迷糊了起来,伸出双手抓抓这个,揉揉那个。现在他恨不得多长出几只手来,好好享受眼前的香美的艳色大餐。他想起了以前在电视上看过的千手观音,暗想那个有一千只手的观音做起爱时,一定很爽口巴……

被圣光改造过体质的金洋性能力己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在女人的身上,他的体力似乎用之不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到所有的女人都不能再动弹了,金洋才将自己的精华喷射了出来。每个人都仿佛在水里泡过一样,连头发也湿透了。地毯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诱人的一丝不挂的女人的娇体。金洋的身上压着两个女人,他的头躺在一个女人柔软的胸脯上,一只手搭在柔嫩的乳房上,另一只手被夹在一个女人的两腿之间。

阴山站在楼上,望着下面淫乱而香艳的一幕,摇头笑了笑。他没想到自己的这个结拜弟弟也和自己一样好色,只不过自己只对处女感兴趣,而自己的这个弟弟却是只要是漂亮女人就上。同时,他也很羡慕金洋的性能力,一个人把五个淫荡的女人干得死去活来,阴山自认远远不如金洋。

阴山也不想打扰金洋,他坐了下来,闭目修炼起来。

过了一会,金洋渐渐醒了。他感到自己的体力又恢复了过来。刚才做爱时,他首次没有受到圣光的打扰,所以他的头脑也一直保持着清醒的状态,他首次感觉到了征服女人的快感,看的那些女人在自己的胯下快乐的呻吟着,金洋的心里也升起了一股自豪感。他感到自己犹如战场上无敌的战神,骑在高大的马上,挥舞着利剑征服着一块又一块的土地。

没想到圣光离体以后,连做爱也爽了很多。金洋再也不担心做爱时自己会做出一些虐待女人的事了,那一直都是金洋的一块心病,今天心病解除了,金洋感到无比的轻松和惬意。

金洋站起身来,摸索了半天,才找出自己的内裤。穿好内裤后,金洋才发现自己的那件灰袍己经全部破碎,不能再穿了。他苦笑了一下,四周望了望,看见阴山正闭眼坐在楼上走廊上打坐。

这时,金洋才想起屋里还有个阴山。他再次苦笑了一下,看来自己刚才的激烈表演的全过程都被自己的这位大哥欣赏遍了。

当金洋望着阴山时,阴山仿佛有感应一样,眼睛突然睁了开来。“老弟,刚才你可真够猛的。这么快就恢复了过来吗?我还以为你要睡到晚上呢。'阴山怪笑道。

金洋苦笑着道:“老哥不要拿我开心了。我现在连衣服也没有穿的了。老哥,上面房间里有没有男人的衣服?'这时,阴山才发现金洋的那件灰袍被撕扯的不成形了。他大笑了起来,道:“好,我刚才看见了几件,你等一会。'说完,阴山起身进入一间房里,拿出了一套蓝色西服,然后从上扔了下来。

金洋连忙在下面伸手接住了衣服。穿上以后,他感觉虽然有些大,不是很合身,但还挺舒服的。

“有没有发现什么好东西?”金洋走上楼来,望向阴山问道。阴山摇了摇头,道:“上面的几间房全是卧室,只有一间是男人住的,其他几间里面放的全是女人的东西。嘿,看来那个丁老大真够风流的。”说着,他望向金洋,淫笑道:“不过却便宜了你这个小子,看来,如果咱们要离开这里,还要带着这些女人一起离开。你刚才那么勇猛,这些女人估计以后会粘上你不放了。'金洋苦笑不已,不过心里却很甜蜜,刚才那种销魂的感觉,他的确很难忘怀。只是,回去以后,自己怎么面对柳云与黄欢欢呢?她们可不愿意与别人一起分享自己。噢,天啊,还有轩轩,芝芝与柔柔,自己以后该怎么办呢?
关键词:小說

作者:嘵笨豬

《流氓老師~第七十八章[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嘵笨豬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