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氓老師~第八十一章[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当金洋回到大厅时,几个女孩正坐在厅里兴高采烈的打着牌,王晓则一脸冷漠的靠在沙发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金哥回来啦!”小美由于是面对着大门的,她最先看见了金洋,兴奋的扔下了手中的牌,欢呼一声,蹦蹦跳跳的奔向金洋。其他的几个女孩也立即反应了过来,争先恐后的起身向金洋奔去。王晓抬头望向门口,精神也为之一震,那张好看的脸映入了她的眼中。

金洋本来情绪还有些低落,但当他看见这些快乐而美丽的女孩们时,心情立即大好。他张开双臂,将五个女孩全部拥在怀里,女孩们都争着将小嘴高高的翘着,那红润的嘴唇犹如朵朵绽放的鲜美玫瑰。金洋望着她们那幅任君采撷的娇人模样,色心大起,尽情的在每片玫瑰花瓣上吮吸了一会,只到她们都娇喘不止,金洋才拍拍她们的屁股,道:“好啦,站在这里不累吗,都乖乖的回到沙发上去。”

女孩们咯咯娇笑着在金洋的胳膊,身上吻了一下后,纷纷乖顺的坐回了沙发上。金洋大摇大摆的挤在她们中间,她们也只是脉脉含情的望着金洋,没有再纠缠他,她们也知道适可而止,过度的亲热也会引起男人的厌烦。王晓冷冷的望着金洋,她己经习惯了这些本让她觉得恶心的场面。“没有找到前辈吗?”王晓见只有金洋一人回来。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这个岛并不是很大,找个人应该不是很难。

感觉着身边女孩娇躯散发地温暖气息,金洋舒服得眯起了眼睛,漫不经心的道:“找到了。'王晓眼中露出疑惑之色。金洋接着道:“他不和我们一起走了。'王晓眼中疑色更甚,她忍不住讶声问道:“他想一个人留在岛上?'金洋点了点头。伸手在身边女孩的身上摸了一把,女孩娇笑了一声。王晓心里虽然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也没有再去追问,虽然阴山治好了她的眼睛,但她对他并没有多大的好感,至于阴山留下的原因,她也没有多大地兴趣。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王晓又问道。刚才她在别墅里四处看了一下。结果很失望,她并没有找到什么特殊的东西。现在徐辉也死了,线索中断了。她突然特别想家,想自己的老爸。

“随时都可以。嗯,小美女们,跟我上去。找几件厚点的西服或者男士休闲装穿上,等会出去会很冷的。”金洋转头对身边的女孩们道。女孩们都专注的望着金洋,无论金洋说什么。她们都是很顺从地点着头,满眼都是痴迷之色。

一群花痴!王晓心里嘀咕了一句。

穿着西服和男装的女孩们看起来虽然有些怪异,但丝毫不减她们的绝世姿色,甚至,还新添了一股另人心颤的特殊魅力。王晓看见后,心中也不由的暗赞了一声,琢磨着下次也试着穿上件男士衣服看看,她发现。穿上男人衣服后,可以掩盖住自己三围的不足。那些女孩在自己地房间里收拾了一下东西,只到中午时,她们才出发。

来到海边以后,七人都显得特别兴奋,王晓脸上充满了憧憬之色。望着广阔无边的滔馅大海,幻想着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的家人了,王晓的心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滋味。离家那么长的时间了,虽然她与父亲还联系过几次,但却没有见过他。自从母亲死后,她便与父亲相依为命,一直是父亲的心肝宝贝,从未受过任何委屈,正由于父亲的娇惯,才养成了她任性倔强的性格。如果不是由于走时赌气发过誓,她早就放弃回家了。如今,她还是没能完成任务,但她却不想再继续赌气下去了,她知道她的父亲也绝不会为此而嘲笑她。她明白了自己以前的倔强是多么可笑,也明白了父爱地宝贵,更明白了生命是多么脆弱。虽然她并不爱徐辉,与徐辉在一起也是想利用他,但徐辉对她的爱却是发自内心,是真挚的,曾经给了她很多感动。如今,徐辉转眼间就永远的消失子这世间,她心里有股莫名的失落。

五个女孩的脸上充满了惊喜,她们好奇的四处张望着,自从被擒到岛上之后,她们几乎没有离开过那套别墅,因为丁老大不允许,如果被发现有人擅自在岛上闲逛,那将会受到极其严厉的惩罚。眼前的一切对她们而言都是新奇的,无论是那海岸边戏耍的鸟儿,还是周围那美丽的树木,都让这些天真无邪的女孩们感觉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在徐徐海风的吹拂下,金洋不禁有些心旷神怡了,如今大仇已报,剩下的就是为自己的兄弟和女人们而奋斗了。

七人陆续上了大游艇后,王晓面容冷漠的坐在驾驶位置,金洋和五个女孩则坐在后面,后面有三排,小美与小果和金洋坐在一排,剩下的三个女孩坐在她们后面的一排。几个女孩将手伸入冰冷的海水里,并轻轻的拨起小浪花。

“都坐稳了,游艇要开动了。”王晓在前面严肃的道。

女孩们停止了戏耍,仍然好奇的四处张望着。金洋由于有了经验,他稳稳的坐在中间,两手各自抱着一个女孩。他转头对身后的三人道:“靠拢一些,把衣服的扣子口上。”交代完后,他才对王晓喊道:“好啦,开船啦!'一阵嗡声响起,游艇犹如飞箭一般向前冲去,激起女孩们兴奋的尖叫声。那海水不断的扑打到艇里来,不一会,就将金洋与女孩们的身上全打湿了。前面王晓的头发也湿透了。

女孩们转头望着游艇后面带起地美丽而壮观的浪花。兴奋的大喊大叫起来。

过了一会,正当金洋闭着眼睛,体会着在海面上高速飞驰的美妙感觉时,游艇突然停了下来。金洋愕然的睁开了眼睛,女孩们也都回过头来,奇怪的望着王晓。

“怎么停了下来?”金洋讶声问道。突然停在这茫茫海洋中间。金洋感觉自己就像一片无助地孤叶。

女孩们又将手伸入海水之中玩耍起来。王晓缓缓的转过身子,面无表情的望着金洋,然后说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差点晕倒的话:“我迷失方向了。”

“什么?”金洋抬头四处望了一眼,只见周围除了海水外还是海水,看不见其他任何杂质,他苦笑着道:“你怎么会迷失方向?你不是在耍我们口巴?'王晓眼中也闪过一道苦涩的神色,她淡淡的道:“在大海上迷失方向是件很正常的事。我也是第一次去那个岛。找不到回岸地路也很正常,你以为在海上和陆地上一样?现在你能分清东南西北吗?'望着王晓那幅严肃的样子,金洋也感到她似乎不是在开玩笑,他感到头都大了起来,道:“那为什么刚开始你不说你不知道回去的路?知道可能迷路,我们至少可以带上些食物。'看见金洋那幅苦恼的样子。王晓心里竟然还涌起了股快感。不过,她此时也有些贵怪自己太过于自大,她本以为凭自己非凡的记忆力。应该可以回到岸边的,但在海面上行驶了一会,她便发现自己错了,海面上白茫茫地一片,找不到任何海标,不一会,她也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如果那时,她肯转头将游艇开回去的话。那她还可以找到回小岛的路线,但是,天生倔强地她硬着头皮继续凭感觉行驶着,她不想被这个叫金河的可恶家伙嘲笑。就因为她的一时逞能,现在,她不仅找不到回去的路,也分不清回小岛的路线了。直到此时,她才真正焦急起来,并将游艇停了下来。

她虽然在心里知道自己错了,但她并不想在这个可恶的男人面前认错,她仍然是面无表情的道:“当时,你只问我会不会开游艇,又不是问我记不记的路?而且,不试一试,我怎么知道能不能凭印象找对路线。难道我们一直就待在岛上吗?”没有提醒大家带些食物,这是她现在唯一感觉有些愧疚地地方。

金洋此时也懒得和她争论,毕竟,现在他们是一起的,发生这样的事,是大家都不希望的。“那我们现在还是先回岛上吧。”金洋有气无力的道,也许在岛上等一段时间,丁老大的其他手下会来到岛上,那时,擒住那些人,他们也不是没有回去的希望。

王晓微微低下了头,目光移向别处,默默无语。

金洋心感不妙,他讶声问道:“你不会连回岛的路也找不到了吧?'王晓沉默了一会,犹如做错了事的小孩般,轻轻点了点头。金洋大呼头痛,望着周围茫茫海水,金洋心中苦笑不己。在这无边无际的大海面前,他感觉自己仿佛一粒微不足道的灰尘,随时都可能被这汹涌的海水所吞没。本来在他眼里还十分可爱的大海,突然就变成了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巨兽。

五个女孩还没有意识到事件的严重性,她们好奇的望了望神色古怪的金洋,又望了望垂头不语的王晓,小美小声问道:“金哥,我们回不去了吗?”

金洋转头拍了拍她的柔肩,轻声道:“有金哥在,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要怕。嗯,你们继续玩吧。”他目光温柔的在每个女孩的脸上扫了一遍,女孩们都放心的继续玩起了海水,有金洋在,她们的确什么也不怕,如今,金洋己经成了她们的精神支柱。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金洋抓了抓头皮,望向王晓问道。王晓摇了摇头,她的神色也极其沮丧。过了一会,她望了望天边浮动的白云,轻声道:“我现在沿着一个方向一直开下去,看能不能遇到海上其它的船只,如果可以找个小岛,我们也可以暂时先登陆。'金洋点了点头,正色道:“现在也只好如此了。希望在天黑之前能遇见其他地船。”这时。一个海浪打了过来,游艇突然晃动了一下,他的心情更沉重了。

金洋抱紧身边的小美与小果,女孩乖顺的躺在金洋的怀里,有金洋在她们身边,她们是一点也没有担心。

游艇又开动了起来。刚开始。那与天空连成一片的大海还能让人感受到一股震撼地美。但在海面上行驶的时间久了,那景色就显得特别单调,除了蓝色的海水外就是那苍白的天空,再也看不见其他任何东西。单调的景色极其容易让人疲倦,即使是在快速行驶的游艇之上,五个女孩仍然在那猛烈的疲倦地冲击中,渐渐的合上了眼睛。金洋虽然担心身后三人会在海风的吹拂下着凉。但此时他也想不到其它办法,他紧紧的抱住身边的两个女孩,心情越来越沉重。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己经在海面上行驶了几个小时,还是没有遇见任何一辆船,也没有看见什么岛屿。王晓心里焦急万分。她现在最担心的是游艇也快要没油了,当游艇里地油用完时,那他们就只有在海面上等死了。

“啊。看,前面有个小岛!'正当王晓开始绝望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金洋兴奋的呼声。

王晓茫然地四处望了望,并没有看见什么东西。

“将方向向右偏一些,对,小岛越来越近了!”金洋激动的欢呼了一声。王晓还是什么也没看见。她本以为是金洋的幻觉,但不一会,她突然看见前面出现了一个黑点。心里一惊,这好色男人的视觉怎么这么好?

被圣光改造过体质的金洋,视力早就远远超过了常人。看见离岛越来越近,金洋心里恢复了希望,不由的大呼了起来,排泄刚才压抑在心中的闷气。任何人在死亡面前,都会有股莫名的恐惧。当重新恢复生机时,那种激动欢快地感觉己经不是语言所能形容的了。

女孩们被金洋的兴奋的叫声吵醒了,她们揉了揉睡意浓浓的眼睛,迷茫的望了望周围,不知金洋在高兴什么。王晓被金洋喜悦的情绪所感染,也忍不住想大叫几声,但一向特别注重自身形象的她最后还是忍住了。随着距离的拉近,小岛越来越大,远远望去,岛上一片绿色,全是高低不等的树木。

游艇在岛边停了下来,金洋先将几个女孩送上了岸,然后自己才跳上去。这时,夜幕己经快要降临了。当大家都上岸以后,金洋才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岛来。这个岛上长满的奇花异草,树木也特别的多,刚才在海面上看起来,这个岛比丁老大的那个岛要大上十倍,而且岛上的树木不仅多,也特别的高大,金洋刚才好像还隐隐看见几只奇怪的小动物在他上岸之际,急速的躲进了树林中。

这时,从树林深处传来了几声动物的叫声。女孩们都紧张的聚在金洋身边,王晓心里也有些害怕,但她不好意思和其他女人一样刻意靠近金洋。暗吸了一口气,她故作镇静的向前走了几步,发现金洋立于那里没有动,她也停了下来,疑惑的望向金洋。

金洋此时深刻的感受到了女孩们对自己的依赖,心里不禁有些得意起来。看见王晓傲气十足的自顾自的向前走去,他故意停了下来,想压一下她的傲气,他才不信王晓敢一个人向前闯呢,女孩子都是特别胆小的,王晓当然也不例外,即使她的胆子比一般的女孩大那么一点点。

王晓看见金洋脸上得意的笑容后,立即明白了他心中的想法,倔意又涌了上来。倔强的她立即转过头,硬着头皮向树林里走去,她绝不会向这个好色的男人示弱。

那头死色猪,本姑娘的胆量才不会那么小呢,哼,想让本姑娘和那群花痴一样,像跟屁虫一样跟在你的后面,你就别做这个梦了。王晓边气愤的想着,边心惊胆战的向前慢慢走去。由于天色已晚,在那茂密树枝的遮挡下,眼前的一切看起来都朦朦胧胧,非常不清晰。走了一会,王晓感到远处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几声女人的尖叫声,她吓了一跳,立即停了下来。她立即想到了鬼,感到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幻觉。一定是我地幻觉,不能回头,那死色猪一定跟在我后面,想看好戏。哼,我偏不如他所愿。不要害怕,没什么怕的。王晓暗暗给自己打了一会气。她咬了咬玉牙,又继续向前走去。

咦,身后怎么没有声音,难道那死猪没有跟上来?

过了一会,发现前面的草越来越茂密,前方树林里偶然还闪过几道黑色的影子,王晓又开始怕了起来。周围除了时时响起的昆虫的叫声外。就只有她自己地脚步声。

她心里恐惧了起来,悄悄转头向后望了一眼,身后空无一物,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那死色猪真的没有跟上来!他,他真的没跟上来!现在她除了害怕以外。还多了股强烈的失落。望着前方越来越黑,诡异的林子,她感到自己的腿有些软了。想蹲下来大声哭一场,她突然发现,自己地倔强在那头色猪的面前竟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正当她努力克制自己心里那股哭的冲动时,她突然感到胳膊传来一阵刺痛,她低头一看,只见一只十厘米左右的小箭刺在自己的胳膊上,接着,她感到脑中一片昏眩。身体渐渐软在了草丛中。金洋此时也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在王晓赌气一人向前走时,金洋也想看看她的胆子究竟有多大。他和几个女孩远远的跟在后面。由于他告诉几个女孩,想吓吓前面那个傲慢地女人,叫女孩们不要出声。那几个把金洋的话当成圣旨的女孩立即闭上了嘴巴,一声不吭的紧紧跟着金洋。为了不让王晓发现他们,金洋利用树林做掩饰,在王晓身后很远的地方慢漫的走着。而且,他不直接跟在王晓的后面,而是从旁边绕道走,这样,即使王晓转头向后看,也看不见他们。想象着等会王晓找不到他们时,脸上那可怜的表情,金洋忍不住在心里笑了起来。由子有金洋在身边,那五个女孩也不害怕,金洋走到哪里,她们都蹦蹦跳跳地跟在哪里。

然而,就在金洋全神注视着王晓,女孩们全神注视着金洋之际,“轰”的一声,他们一起掉入了一个大坑里。

“他妈的!”金洋摔入洞中,刚骂了一句,突然上方几个黑影摆着不同的姿势,带着可媲美世界级女高音的尖叫声,轰轰烈烈的跟着落了下来,并稳稳的压在了金洋的身上,把金洋压的咬牙裂齿,骨头咯咯直响。金洋在下面叫苦。上面的女孩们还在尖声叫着,过了一会,声音才渐渐落下。幸亏这个大洞并不是很深,而且洞底铺有一层厚厚的干草,金洋才没有摔死。虽然没有被摔成什么样,但是随后落下来的几个女孩却几乎将金洋压死。金洋翻着白眼,过了好半天,才喘过了一口气。他感觉胸口的骨头几乎被压断了,肚子上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由于金洋是屁股先着地,虽然下面铺着一层千草,金洋的屁股还是几乎开了花。不知道有没有摔成肛裂,金洋痛苦的想伸手摸摸屁股,却发现自己的胳膊也被人压着,根本就抬不起来。

忍着一身的痛苦,金洋咬牙问道:“你们没事吧?'几个女孩哼哼唧唧了一会,小美最先开口:“我,我的胳膊好痛。呜呜。。。”

“啊呀,我的腿好像骨折了,不能动了。”黑暗中,不知哪个女孩也开始哭了起来。

“我的屁股……”“我的胸……”

女孩们都接二连三的诉起苦来,娇气的哭声几乎把金洋的头都吵炸啦。“好啦!”金洋憋了一口气,吼了一声,待女孩们都停止哭声时,他才声音转柔道:“无论你们是屁股痛,还是胸部痛,你们能不能先从我身上移开,我快要被你们压得散架了。现在我全身都痛!'女孩们这时才发现金洋竟然是在她们身下与她们说话,她们心里立即升起了股歉意,纷纷起身从金洋的身上移了开来。

金洋终于能够好好的舒口气了,被五个女人压在身上,金洋连说话都极其费力。

过了一会,金洋待呼吸顺畅,身体感觉稍微舒服一点后,他用手扶地。想将自己地身体撑起来,却突然发现,手根本就使不出丝毫力道,而且腰也酸痛无力。努力了一会,他只好放弃了,继续保持着不雅的姿势仰面躺在那里。他还从没有在女人的面前这么丢人过。

“你们怎么不说话了?”金洋发现几个女孩都一声不吭的坐在旁边望着自己。便奇怪的问道。

“你,你没事吧?”小美担心的道,声音中还带着颤音。“不要紧,体息一会就好了。你们呢,现在说说你们哪里受伤了?”金洋柔声问道,他发现这样躺着虽然难看,但是还挺舒服地。看见金洋摔成那样了。都没有抱怨什么,她们也不好意思再诉苦了。刚才金洋的那声吼声,将女孩们都吓的忘记了疼痛。现在金洋的柔声细语又让女孩们呆滞的头脑开始运转起来。她们纷纷上前,围坐在金洋身边,摇头说没事。看见金洋那幅惨样,女孩们都伤心的小声哭了起来。“你们别哭了。我没事,真的没事!”金洋看见女孩们哭得那么伤心,不由地急了。他连忙安慰道,“你们的鼻涕都流到我的脸上来了,啊,好脏!”金洋故意伸手在脸上摸了两把。

这一招果然有效,听说鼻涕流到金洋脸上了,女孩们连忙停住哭声,不由自主的摸向自己的小鼻子。

“好啦,大家都安静点。只要你们没有什么大碍就行了。”金洋呵呵笑道,他努力抬起自己无力的手,在小美地脸上捏了一下,小美破涕为笑,脸上露出两道红晕。其她女孩们不依,也把俏脸触向金洋,金洋依次在每个女孩的嫩脸上捏了一把。这时,小美伸手在金洋的身上轻轻地抚摸起来,柔声问道:“你真的没事吗?'金洋笑着点了点头。其她女孩们再次要效仿小美,将小手向金洋身上摸去,金洋被摸得全身酥痒无比,他苦笑着道:“你们再摸下去,我恐怕就有事了。”

女孩们一听,吓得连忙缩回了手。

“大家都躺下来吧,暂时我们是出不去了,躺着舒服一些,还可以省很多力气。”

金洋看女孩们呆坐在自己旁边,望着自己,感觉有些不太自在,便笑着提议道。

女孩们一听,都乖顺的卧倒在了金洋身边,她们虽然紧挨在金洋身边,但却都不敢再用手去碰金洋。她们乖乖的躺在那里,痴迷的望着金洋,虽然在一个漆黑冰冷的大洞里,但她们却并不是很害怕,单纯的她们都具有极大的依赖性,如今金洋是她们地精神支柱,只要金洋在她们身边,她们便不会去想太多的事,也不会去想什么危险。由子摔下来时,她们的运气都很好,并没有触碰到什么坚硬的东西,她们也没有受到多重的伤,刚才之所以在金洋面前叫苦,也只不过想博得金洋的同情,进而多得到金洋的一些宠爱。

女孩们安静了下来,金洋也得到了思考的机会。他开始认真观察起自己身处的环境。这个洞很大,下面还铺着干草,很明显,这是个捕捉大型野兽所设的陷阱,当时洞口上方也是盖着杂草,不然,金洋也不会这么粗心,中了这个陷阱。估计设陷阱的人还想活捉猎物,所以在下面铺了一层干草。洞虽然不是很深,但也不浅,洞壁都是干土,即使金洋没有摔伤,也很难爬出去,现在,他如果想出去,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个洞的存在,说明这个岛上还有其他的人。明天,当设陷阱的人来后,自己和这些女孩就可能有救了。当然,也只是可能,如果岛上的人对外人不友善的话,那还真是件头痛的事。

不知道王晓现在怎么样了,希望她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金洋暗暗祈祷她千万不要与岛上的人起什么冲突。

夜色越来越浓,浓得犹如一团黑墨。洞里的温度也越来越低,几个女孩由子从未离开过别墅,身体本来就很单薄,如今先是受到海风的侵袭,接着,又落在了这个冰冷的洞中,她们开始咳嗽了起来。金洋伸手将她们紧紧的搂着,女孩们的身体都有些凉,她们不由的向金洋的身边挤着。不一会,小果与小雅娇躯发起抖来,嘴里喃喃地说着一些不清晰的梦话。金洋在她们额头上轻轻的碰了下。发现她们额头有些烫手。金洋心里大急,但一时又想不到其他办法,他推醒女孩们,让她们换了下位置,小果与小雅紧挨着他,他感觉小果。小雅的身上也很烫,不由的暗叹口气,希望天快点亮。

当第一道日光探入洞中时,金洋知道那犹如身在地狱的一夜终于熬过去了,女孩们还没有醒,睡得还很熟,金洋却是一夜未眠。他感觉头痛得厉害。好像也中了风寒。

他咬牙支撑着,他知道自己此时绝不能垮下去。透过洞口,他还可以看见外面地的树枝和杂草,幸好没有遇到蛇,金洋庆幸的想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正当金洋在阳光的抚摸中。舒服的想睡去时,一阵干草破碎声从洞外传了过来,金洋立即提高了警觉。双目死死的盯着洞口。声音由远而近,在洞口处停了下来。外面的人看着被破坏地洞口遮盖物,以为捕到了猎物,小心的将头探出,向洞底望去。

此时,金洋也正仰面望着洞口,一张满脸胡须的脸在洞口露了出来。两道目光直直的在空中相遇。

洞外的人看见洞里的人后,先是大吃一惊。身体急速向后退去,过了一会,确定没有危险后,他才掏出一只短弓,重新来到洞口,然后摸出一只小箭,对准了金洋。

金洋一看那人去而复返,而且还拿了把小弓,瞄准了自己,他不禁大吃一惊,想向旁边移去,却发现自己被几个女孩挤在中间,再加上他身体现在虚弱无力,根本就无法移动丝毫,只听见“嚷”地一声,一只十厘米左右的小箭刺入了金洋的大腿中。

腿部传来一股针刺地疼痛,但随后,那痛楚便消散了。望着洞外那人兴奋的模样,金洋想不通他在高兴什么,用根牙签一样的小铁针射中了自己,有必要这样兴奋吗?

但金洋心里却又感觉不是这么简单,在那小箭刺入他的腿部时,他还感到了一阵酥麻,全身在那一瞬间麻了一下。他知道现在很多乱七八糟的药对自己都不起作用,难道小箭上含有什么麻药?心里思索着,金洋先故意闭上眼睛,躺在那里没有动弹,他想知道外面那家伙接着想做什么。金洋的眼睛并没有完全合上,透过眼皮间的缝隙,他看见洞外那满脸胡须的家伙又掏出了一只小箭,然后对准了他身边地女孩。金洋心里大急,但又不知该怎么阻止,想到即使被那箭射中,应该也不会有多大问题,他又稍微安下心来。

“嚷,嚷,嚷”几声响过,当每个人身上都被射了一箭后,那人兴奋的离开了洞口。

过了一会,确定外面那人已经离开后,金洋睁开了双眼,伸手将腿上的小箭拔出,他看见箭上粘着一层绿色的液体。

果然有东西!

金洋扔掉小箭,正准备帮其她女孩拔出小箭时,他突然想到等会那个人回来时,看见自己和女孩们身上的小箭不见了,一定会引起他的警觉的。思索着,他又重新忍痛将箭刺回腿部。几个女孩仿佛睡熟了过去,静静的躺在那里。金洋用手推了推她们,大声喊道:“喂,醒醒!'几个女孩仍然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如果不是她们鼻口处还有呼吸,金洋几乎以为她们已经死了。

呼唤了一会,仍然无法将女孩们叫醒后,金洋只好停了下来。看来箭上的东西真的是麻药,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麻药,难怪那个人那么放心的离开了,如果自己不是被圣光改变了体质,身体抗药的话,恐怕也已经昏迷了过去。

那人很可能是回去喊其他人去了,而且,这个岛上的人明显对于外来者非常不友好,否则,就不会一看见自己,就向自己放箭了。

金洋从衣内掏出药瓶,然后倒出了一颗药九,他把药瓶又重新放回衣内,将倒出的药丸紧紧的捏在手里。这次,可能又要呼唤出圣光了,希望等会自己能够尽量控制一下自己,不要杀死太多无辜的人。

他知道,当圣光进入了血液中,与血液融和在了一起时,只要自己的身体不再受伤,没有引发圣光的力量,那自己仍然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过了好一会,当外面又传来脚步声时,金洋将药丸送入嘴里,药丸入嘴即化,一股热气从心底冒了起来,金洋全身感到一阵燥热,他紧紧的咬着牙,闭着眼睛,静静的等待着。

一阵哇哇唧唧的声音传来,满脸胡须的人用手指着洞里,嘴里说着奇怪的语言,金洋认真听了半天,却连一句话也没听明白。

与胡须脸一起来的还有三个人,他们身上都没有穿衣服,只是用一些杂草围成了一圈,遮住了自己的下面羞处。他们先向下看了几眼,看见金洋他们以后,他们兴奋的哇哇大叫了几声。接着,他们围着洞口,手舞足蹈的跳起舞来。

过了一会,他们里有一个人从上扔下一个绳索,又有一人顺着绳索爬了下来。下来的人先是走到金洋的面前,然后将金洋举了起来,上面一个人伸手抓住金洋的手脚,把金洋拉起来,然后放在了一旁。

接着,下面那人又依次将几个女孩们举起,待所有人都被送上去后,他又顺着绳索爬了上来。

金洋苦苦忍受着心里烦躁的闷热,圣光己经进入了血液中,他感到全身都燃烧了起来。

胡须脸拿出几根绳索,将金洋和女孩们的全身都用绳索捆了起来。

接着,胡须脸一手夹起金洋,另一只手夹起小美,然后带头向前走去,其他的人则抱起剩下的女孩,跟在他的后面。边走着,他们还边哼着怪歌,特别的兴奋。
关键词:小說

作者:嘵笨豬

《流氓老師~第八十一章[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嘵笨豬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