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是谁在挪用咱灾区人民的帐篷?是谁在挑战我们的忍耐力!

发表日期:2008-05-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在灾区还没有重建的时候,帐篷成了灾区人民栖身休息的唯一工具,现在灾区最需要的物质之一就是帐篷。但是,有那么一群人,却昧着良心,不顾灾区人民没有安身之处,偷偷挪用那些捐献给灾区的帐篷。为何捐献给灾区的帐篷会出现在非灾区的城市小区里?为何会出现这些非法挪用的情况?灾区的群众赖以安身的帐篷里为何住着一群衣着光鲜的人?         网友对于帐篷流失的几种猜想: 第一种:成都市内出现了危房,成都市政府把这些灾民安置到了救灾帐篷。         第二种:部分外地灾民把从灾区(都江堰市)领取的帐篷带到了成都。         第三种:商家擅自加盖红十字会标销         位于锦江区的户外装备销售店“蜀山行”自行从浙江组织了500个帐篷和400个睡袋,擅自加盖红十字会的标志用以销售。截至目前,蜀山行的负责人已经被刑拘。         第四种:极个别人以权谋私         在贝森路出现的帐篷是该人从朋友处获得,而货源则来自于荷花池商铺从云南组织来的数十个帐篷,这些帐篷曾被放在商铺中公开销售,每个售价1600元。         第五种:成都街头帐篷系定点厂家多余帐篷流出         该帐篷有可能是2005年民政部公开招标采购的10万顶“救灾专用单帐篷”中的一个。生产出来后就储藏在民政部救灾物资储备库,作为中央储备物资。         四川省纪委承认灾区帐篷确有非法流出,并称来源很复杂         发现地点:成都航空仪表公司社区操场   成都市区部分小区出现救灾专用帐篷的事件,引起了全国范围的广泛关注,根据四川省纪委目前掌握的情况,市面上救灾帐篷的流出渠道有多种,但省纪委相关负责人也承认“确实有部分经过非法渠道流入了成都市场”。   贝森南路帐篷被查实   昨日下午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后,四川省新闻办主任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成都部分小区街头出现救灾专用帐篷事件,省政府高度重视,并且立即展开了调查。根据目前负责具体调查的成都市公安局反馈的结果,已经确实查到的救灾专用帐篷有两处,一处是在贝森南路上的一顶,目前帐篷的主人已经在协助公安机关调查,另一处是在荷花池,一个商贩冒充红十字会名义采购帐篷,写上救灾专用倒卖。对于是否有官方机构或者政府部门牵涉到了此次成都街头出现救灾专用帐篷事件中,侯雄飞则表示,“目前我们所了解的情况,还没有政府部门和官方机构牵涉在内。”   救灾帐篷流出是“极个别现象”   而昨日,记者从成都市抗震救灾指挥部了解到,成都市区的抗震救灾帐篷主要来自于三个渠道,一是国家部委给其直属部门调拨了一些帐篷,部分留在了成都城区;二是部分城区通过合法渠道组织了一些帐篷,用于安置辖区内在地震时房屋受损的群众;此外,还有部分受灾群众从灾区到成都投亲靠友,把专用帐篷带进了成都城区,而根据公安部门的排查,也确实有一些抗震救灾帐篷通过非法经营流入了成都市场,但也仅仅是“极个别现象”。   针对有记者提到的有官员把受灾群众的帐篷挪用给自己的亲戚躲避余震,四川省副省长李成云23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些情况我们是要坚决查处的。”   李成云说,省纪委、省监察厅专门下发了关于加强市场监管和救灾物资有序发放和监督的文件,同时派出了12支监察队伍到灾区。我们也对市场加强了监管,包括工商和物价部门也加强了监管。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查处了60余起违规和违法价格的行为,查处了96件违法违规的事情。刚才你说的这些情况我们是要坚决查处的。   对于成都市区出现抗灾专用帐篷的问题,李成云表示,四川省监察部门正在组织调查。“应该说那是极个别现象,还不能确定是我们发下去的救灾帐篷引起的争议,现在还在调查之中。”     成都警方查帐篷   针对此类违法行为,成都市公安局已下发了《关于迅速对我市非灾民集中安置点使用赈灾帐篷和睡袋进行依法查处的紧急通知》,要求全市各级公安机关立即组织民警以派出所为单位,对辖区内非灾民集中安置点使用帐篷和睡袋的情况进行巡查,一旦发现有使用赈灾帐篷和睡袋的,将立即依法处理。《通知》中说,如发现赈灾帐篷和睡袋的使用人为灾民,公安机关将依法告知其不准在非灾民集中安置点搭建,应自行拆除,并到政府指定的灾民接收点安置。如使用人不是灾民,公安机关将追查其使用的赈灾帐篷和睡袋的来源。若赈灾帐篷和睡袋为购买所得,公安机关将一查到底,追查到销售地点、进货渠道,并对销售人员采取强制措施。         令人震撼的堕落:评四川省委党校内惊现救灾帐篷         原文/云淡水暖         帐篷的奇缺,是因为据目前的统计,有数百万灾民无家可归,缺乏起码的生活条件。但是,就是在这样的态势下,一条新闻引人注目。据《人民网地方频道》援引《新快报》的报道“成都多个小区内出现救灾专用帐篷引发质疑”,还配了图片:         【在成都市区内万科城市花园、万年场沙河公园、小关庙石马巷一个菜市场门口的一个坝头、上河城附近、锦官新城西区会所、四川省委党校、成都航空仪表公司社区操场等近15个地方均出现了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监制”的救灾专用帐篷,甚至还出现了印有“科威特红新月”标志的帐篷。而从部分贴图中可以看到,帐篷均安置在一些高楼林立、绿化环境较好的小区或公园,有的帐篷旁边还停有小轿车。…在万科城市花园里,在大家要求拆除救灾帐篷的过程中,一名身穿黑白T恤,并印有“SEXY”字样的女子竟然叫嚣着“我可以捐100万给灾区,你们能捐好多嘛”阻止拆除,该女子随后还把帐篷翻了个面继续搭建。…市民应该是无法买到救灾用的正规帐篷,更别说印有“科威特红新月”标志的帐篷,但旅行携带的帐篷或许可以买到。而根据“国际在线”的报道,伊朗红新月会向中国地震灾区捐赠物资首批500顶帐篷当地时间19日晚运往中国。】         令人如同感觉到了又一次余震的撼动一样,此条新闻无异又带来一次震撼,数百万灾民顷刻间家毁人亡,在烈日下,在凄风苦雨中度日的镜头,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数万人挤在绵阳市体育馆内,现在还在延续,一个小小的帐篷内要住两家甚至多家人。这些从肉体到心灵已经受到巨大创伤的人,需要全社会、全国各地的关爱和支持,他们目前最起码的要求,是有一顶可以栖身的帐篷,在极度稀缺的背景下,每一顶帐篷的分发,对灾民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可是,居然有一些堪称“精英”、“上层”的人士,却要来挤占灾民这一点小小的空间,无耻透顶。         这件事情看来并非空穴来风,因为那些帐篷上面喷有“救灾帐篷”的字样,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喷有“红新月会”——阿拉伯国家类似于红十字会的卫生组织的标识的帐篷的出现,这样的帐篷,在市面上不可能流行,旅行家们也不可能配备这样的帐篷出游。来源只有一个,就是救灾物资的分配。但是,这样的必须送往灾区第一线的极为短缺的物资,为何会出现在“高尚住宅区”、“部门大院”内呢。         其一,从帐篷出现的区域看,要么是财富精英云集的地方,要么是社会精英群居的地方,也只有这些富豪贤达,才有过硬的路子,弄到这样极为紧缺的东西,可见他们的活动能力和对社会资源的抢夺能力。         其二,这些住在“高尚小区”的有路子的人们,要一个帐篷的目的,无非是要为自己已经很高的保险系数,就是豪宅大院再来一重保险,却罔顾正在苦等帐篷救助的灾民的急需。         其三,这些需要严格按照发放程序发到灾区的特别紧缺的物资,怎么会到了这些“社会上层人士”的手中,其中有什么不得见人的交易。         当然,就某些“先富”的心态来说,一切社会行为都是买卖,都是一种商业行为,要讲回报的,比如,那位叫嚣着“我可以捐100万给灾区,你们能捐好多嘛”的富婆,在她看来,捐了100万,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何况一顶只值千元的帐篷。这是“市场人”、“经济人”的惯性表达。         富婆可以这样想,但“四川省委党校”却令人特别震撼的,因为这几个字太刺眼了,完整地说,叫做“中共四川省委党校”,党校是什么地方,是培养党员中高级干部、骨干的学校,中国共产党的核心价值观“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这些帐篷面前荡然无存。草民相信,党校的普通教师、勤杂职工,是无缘弄到这些紧缺抗震物资的,必定是一些平日呼风唤雨的贤达人等,才有如此路子。人们要问的是,培养党员干部的地方怎么了?这明显是一种堕落,一种有悖于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有悖于社会基本道德的堕落。         但是,草民回头一想,这种事情的发生,并非偶然,党校也存在与社会大环境中,富婆的思维模式,也许就是党校中一些“高级知识分子”、“教授”、“理论家”的同道。不信,就看看名声显赫的中央党校办的《学习时报》上面的东西,连篇累牍、经年累月地宣扬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理论,开口西方“普世”、闭口西方“普世”,就是不谈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四项基本原则”,宣传全面私有化比谁都积极。基本可以说,《学习时报》的有些宏论,与茅于轼的“牺牲自己造福别人是愚蠢的想法”(《南方都市报》)的高论别无二致,如此的话语氛围下,还有什么“大公无私”、“助人为乐”、“无私奉献”的思想境界的立足之地。         草民知道一位富贾,喜欢周旋于政商两界之间,一日,此君提着一部手提电脑,大骇,进步神速,告之,已经“博士毕业”,哪里的“博士”呢,中央党校“老板班”,学费若干万元,这个老板班在各省好像还有分校之类。所以,在救灾物资这个层面,党校出现与富婆一样的占用灾民紧缺帐篷的情况,就“恰逢其时”了,一个是财富精英,一个是这是精英了么。         但是,草民还是对四川省委党校中出现救灾帐篷感到震撼,因为有些人已经到了利令智昏,毫无廉耻的地步。             有网友算了这么一笔账:               51870顶帐篷,平均每顶帐篷安置3人,可以安置155610人!如果平均每顶帐篷安置4人,应该可以安置207480人!那么,有多少顶帐篷,有多少灾民,大家心里应该比较清楚了! 而对于帐篷事件,我们也应该都有自己的一个看法了。         在面对这么一件重大灾情的事件,还有些人竟然乘这个机会不顾灾区人民的平安去占小便宜,真不知道他们是吃什么长大的,他们的心是否还会有温情。只要稍微有一些温情的人,我想都不会去做这样的事,不仅不会做,而且对于有这样的想法,都会觉得自己可耻!        “ 帐篷门”敲出的三记响钟:         第一记警钟。大灾之后,安置受灾群众面临的三个主要挑战方面:第一是衣食住行,住则是衣食住行方面最困难的,而缺少帐篷又成为住的突出矛盾。帐篷既然如此紧缺,分配稍有不公或存有缺陷都会引起民愤。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一点疏忽不得,更不能存有私心,否则,只会给整个抗震救灾工作摸黑。         第二记警钟。帐篷等救灾物资分配的透明度应该很高,每一笔物资资金的去向都应该让灾民及时知道。假若缺乏透明度,不能做到全程公开,全面公布,灾民就有权利和理由提出咨询或质疑,帐篷等救灾物资分配便会衍生出次生灾害。         第三记警钟。就如成都市市长助理毛志雄所说,都市市城区未查出挪用救灾帐篷,但未查出不等于不存在问题。即使成都市市区不存在问题,但不等于其他地方不存在问题。在救灾帐篷上不存在问题,不等于在其他救灾物资资金分配上不存在问题。比如,绵阳根据灾民的举报,就查出了救灾帐篷被挪用问题,并当场撤除10余顶,收缴2顶(5月25日人民网-绵阳查处救灾帐篷挪用问题 当场撤除10余顶),这说明救灾物资分配上确实存在着问题。        “帐篷门”现象的发生,表明灾民的民主意识已经大大增强,他们不能容忍任何不公正行为的发生。成都市能以最快速度查处民众的投诉,说明政府对民众意见十分重视。但救灾物资分配才刚刚开始,灾区都应以查处“帐篷门”为切入口,全面检查反思救灾物资分配是否存在缺陷,推动抗震救灾工作深入有序开展。         杜绝“帐篷门”现象的发生,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坚持全程公开的原则,把救灾物资的数量、种类、分配对象、分配时间、分配结果等,毫无保留地告诉灾民,随时随地接受他们咨询和质疑。有问题的地方应从“帐篷门”事件中汲取教训,公开向灾民作出检讨,以取得灾民的谅解。同时还要公开作出承诺,尽一切可能把工作做得完美无缺,将消极因素转化为积极因素,使抗震救灾真正成为凝聚民心,弘仰民族正气的巨大契机。

作者:→※老佛爺※←

《是谁在挪用咱灾区人民的帐篷?是谁在挑战我们的忍耐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老佛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