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转]金牛和处女有没有爱

发表日期:2008-05-28 摄影器材: 佳能 Digital IXUS 30(SD200) 点击数: 投票数:
10655621





金牛和处女的相遇,缘于一款网络游戏。在虚幻的世界里,金牛的我和处女的他互相加了QQ,开始了第一次的了解。他说的话没有头绪,他喜欢姐姐妈妈的女生,他喜欢赛车,不喜欢家里的钱,有点叛逆……不愧是生在繁华开放的上海点击查看上海及更多城市天气预报,想法也是那么的新奇,那天我可以断定,这个男生比我小。我们不经常一起玩游戏,我们常通过QQ交流,我知道的也仅仅是他一直碎碎念的赛车。



而后我们也没有很多的交流,就像一般的朋友一样寒暄。最后他离开了那个游戏,但是走的时候他留下了一句话,他说只要上海再开新区,他就回到游戏。天晓得上海真的开区了,是去年的3月,于是他真的回来了,没有任何的悬念。很奇怪的我居然答应陪他换区,于是我们又开始游戏。他是有钱人的孩子,读书毕业就在家里,我每天上班,一直很忙。到了5月他告诉了我他的秘密,他在追一个女生,而且要开始上班,于是我鼓励他,在奶奶来过节的时候替他求点他想求的东西,可惜他没有成功,或者失败的那些日子他很失落,我还是在进行着我的游戏,他和我说对不起,我没有怪他,依旧一个人游戏,存我们需要的东西,我傻傻的骗自己,他会回来。等了一个月,我实现了我对别人的诺言,到6月他不回来我就把号嫁出去,虽然不情愿,但是我狠了心。6月后的没几天,他真的回来了,他很霸道的要我离婚,我没答应,于是我们有了隔阂,一起离开了那游戏。6月底我写了很多的东西,告诉了他我那时候的心情,我让他去听温兆伦的老歌《随风缘》,并告诉他从此天涯不相逢。第一次觉得伤心,为了那么一个男生。不过他的反应也很激烈,我们聊到凌晨3点,聊到很多的东西,原来我们很相象,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鬼使神差的,我答应了他,给他2年时间有自己的事业,然后和他在一起,是现实不是游戏。但是我也心有余悸,我们身处异地,而且门不当户不对,或者可以,因为我不想生命那么平静。



7月他开始去上班,说想用自己赚的钱给我买东西,我的恋情一直在地下,默默的,他和我说一些上班的事情,他的雄心壮志,我曾和他的朋友笑话他做事有始无终,但是这次真的不一样,我看到了认真的他,好帅!我们还是聊QQ,聊短信,从前我拒绝爱情,现在有人关心,看什么都是好心情,我很骄傲,因为我知道他在哪里,在干什么,即使我们不在一起,我也真的收到了他寄来的东西。8月时候妈妈逼我去相亲,我告诉了他,从此我们的恋情浮出了水面,他和妈妈说现在骗子多,我那么善良,太容易被骗,我本人很排斥相亲,所以他救了我,心存感激。我是那时候才知道他的名字的,我的爱情真可悲,我连他叫什么也是在妈妈的手机里看到的。



9月他很忙,他要过生日,那时候我知道他是处女,我开始研究那些星座配对的问题,金牛配处女,老鼠配龙,很多方面我们都很和,我们有那些配对的写照,细水流长,并不是一见钟情。我爱看运势的东西,但是那时候起,我非但看金牛,还看处女,不管什么。10月他决定来看我,第一次来很有戏剧性,买错了票,偏偏我上夜班,真的很担心很担心,因为他是家里的独子,妈妈的宝贝,最后他真的到了,我以前总抱怨自己的工作如何辛苦,他第一次来居然陪我上班,陪我一起熬过12点半,他和我想的有点不一样,不过我早就认定,开始就很坚定。凌晨我们在街上游荡,他很奇怪我们这没有通宵的娱乐场所,那时候我开始心寒,毕竟他生活在繁华的大城市,而我呢……



之后他又来过3次,我对他不设防,带他见了我的家人、朋友,我觉得我很幸福,我知道我和他的差距,4岁的年龄,家庭的贫富,我好想他也叫我去上海看看他的父母,可是我工作的原因,总不在周末休息,他也有逞男人的时候,因为他是男人,所以该他过来,我真的真的不忍心,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根本没经历过什么风浪,怎么能不叫人担心?还好老天庇佑。去年的年底我们开始有频繁的小摩擦,之前我们也会,因为我喜欢口是心非,总说一些气他的话,他会哄我开心。1月1号他陪我一起迎接新年,过了12点他发我消息,希望我开心每一天,没想到那是条咒语,从那天后我就中了咒。



我有金牛嫉妒的特性,和同学聚会的时候我看到他给她夹菜,叫她多吃点,于是好嫉妒好嫉妒,好想他在我身边,我盼他可以再说那些承诺,告诉我我和他会有未来,我和他有缘有分,但是他没有,于是我很生气,删了他的QQ,等于犯了他的大忌,而且我在自己的空间里写了好绝情的东西,告诉他对不起,我等不了2年,我哭的不能自己,14号的晚上我发了让我后悔一辈子的消息,我告诉他我们散了吧,我们不在一起,靠QQ和短信维持着我们的爱情,我有点什么他根本照顾不到,或者我死了他也不会第一个知道,其实那些是妈妈最初反对我和他在一起说的话。发出去的时候我心碎了,或者我还是想他给我信心,但是这次他没有,16号我再也受不了冷战,加他的QQ和他道歉,但是这次他变了,他说他没有生气,而是需要冷静,我们有太多的冷战,他说那是轮回,他不想再轮回,我已经不是那个他爱的我了,我变了。那时我真的愕然了,我试图找到我哪里变了,但是没有答案,我开始歇斯底里,告诉他我的想法,但是他听不进去,我觉得他真的想要结束这段感情。他问我有没有想过我和他在一起的可能性有多大,他也给我一首歌《爱的故事上集》,我想知道我和他的问题在哪里,他和我说有年龄也有家庭。不错,我大了他4岁!我家没有他家有钱,何况他是纯上海人,拽的不可一世,怎么会看得起我们这些乡下人呢?我没有选择父母的权利,有的东西真的是注定。我觉得之前都是他在主导我们的爱情,开始他觉得可以就是可以,不管年龄不管家庭,现在了解了,什么都不可以。当初为什么不果断的结束?至少不会像现在那么痛。我一夜没睡,好想喊破我的喉咙,处女的绝情,真的很绝。



今年的冬天好冷,但是我的心更冷,我一直记着他说的冷静,我是护士,我的工作要我冷静,我不可以出一丝的纰漏,我的工作对象是人,不是一般的物体。我顶着很大的压力,努力的笑着,不让别人看出端倪,但是我很累,真的,很庆幸那段时间那么忙,因为只有不忙的时候我才可以不哭泣。我想着我和他的点点滴滴,终于在27号找人陪我去算命。大师和我说了一些很玄的东西,说我有个重大的机遇在去年的6月20开始,于是我的脑海里第一个闪现的人是他,但是我的机遇没结束,到今年的5月底,不然就是等4年,起码4年,大师叫我找准自己的定位。回家后我和他谈了那些东西,他说他还是想冷静,他想看到事情的结果再想怎么做。真不知道是不是鬼迷心窍,居然不努力可以看到事情的结局,做了至少还有50%,等呢?他叫我给他时间,或者他会回到我身边,瞬间我看到了一丝光明。2月14号的晚上我发他消息,他说不知道,突然间我觉得这是个很完美的答案,对得起天,对得起地,但是我真的忍不住了,每天活在希望和绝望的边缘,于是下一天我打麻将夜宵回家的半夜,我发消息问了他决定放弃还是继续,我要一个选择,他选了放弃。等到了答案我的心也空了,一直念着他的那句绝情并非无情,又一个不眠之夜。



在漫长的等待里,很多人劝我放弃,说他如何如何的不好,他一直在逃避。爱情真的是两个人的东西,要靠两个人精心培养才可以。但是我就是想保护,一直让他们别骚扰他,敷衍妈妈为什么他不来,可惜事情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的,妈妈又一次逼我去相亲,其实大人很聪明,只是不想点穿而已,我还是一如往昔的拒绝,因为我相信命,即使他告诉我缘分已尽不如早尽。最后他发消息说我的朋友认为他是坏人,他很生气,我明白处女追求完美,即使分手也是,于是我承认了所有的过错,我真的一直活在我的忏悔里,只是他看不到,也感受不到我的心。我很失望,不止对他也不止对我自己,这么久以来,我似乎仅仅知道他的姓名、年龄、出生年月日,别的真的一无所知,这就是我可笑的爱情?我那么努力的在维系的,究竟是什么东西?现在可以休息周末了,我和他已经不怎么联系,人为什么非要到失去了才懂得去珍惜?



想起他曾经和我说他的QQ里有个女生得了绝症,很久不联系,或者已经在天堂,但是他很想她,突然间觉得自己很卑微,或者活的生命连一个死了的人也比不上,真的好悲哀,至少她活在他的心里,我呢?我恨我自己,我依旧看那些星座的东西,看金牛也看处女,但是那个处女已经不想和这个金牛在有关系,看又有什么意义?在那么冷的冬天,亲手埋葬了我的爱情。我现在依旧没有走出那些阴影,我甚至连做梦也一直是他,只是我已经唤不回他。那咒语真灵,我真的伤心每一天。我的世界又一次变回了灰色,但是我还是在垂死挣扎,我相信命运,我相信我和他的缘分到今年的5月,我试图珍惜,我告诉自己在那之前,我可以无条件的原谅这个处女,但是之后的话……我坚决不去相亲,即使众叛亲离,错过了他我愿意再等4年,心甘情愿,金牛就是那么认死扣,爱上了就认定,年后傻傻的在新浪的许愿树里写了不离不弃,用了我和他游戏的名字,不弃许给不离。我好希望会有奇迹,就像他曾经说的,如果……他就会回来。有人提到他我还是会哭,他告诉我别哭,为他不值得,他不安心。我的生活没有改变,我的世界里还是他,我受不了那些落差,从有人关心到无人问津,我觉得我已经很努力的在抓住我的机遇,但是真的力不从心。



现在总开着播放器放一首音乐,他留给我的《爱的故事上集》,久了我发现我是故事里的男孩,他一直对我说的分手耿耿与怀,我宁愿他说我骂我,但是他却对我使用冷暴力,已经冷了一个冬季,为什么还不放过我?我怕冷,真的。于是我只能病态的往坏处想,我是金牛,拜金,我爱他的钱,相信他是我的救世主,会带我离开是非地,那是我的梦而已,我真的想问问老天,我们有没有缘分再继续?金牛和处女能不能写完爱的故事下集……

关键词:金磐处女的相遇星座]金磐处女有没有爱

作者:tiany

《[转]金牛和处女有没有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tian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