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也说震区“先跑老师”范美忠 自由应有界[转载]

发表日期:2008-05-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评论:也说震区“先跑老师”范美忠 自由应有界
   
      自5月25日《新快报》刊发有关“先跑老师”范美忠的消息后,一时间舆评如潮,对当事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浏览了26日有关媒体发表的时评后,归纳一下,最有代表性的批评有两种:一是你可以不高尚,但不要蔑视高尚,是就事后他回应网友质疑的说法,如果别人冒险救助别人,是“自愿选择,无所谓高尚”所表达的观点(见《青年时报》);二是地震先逃,无法原谅作为老师的范美忠,这是就教师的职责出发批评范美忠的先逃行为(见《潇湘晨报》)。
 
   这两种观点都对,但以我从与范美忠初步接触中了解到的情况分析,他之在天涯论坛发表《那一刻地动山摇——“5·12”汶川地震亲历记》一文,实乃有更深层次的心理因素。正如他在文中所说,他是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确实,他是个坚定的自由主义者,他有自己的信仰和确定的价值观;他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表达这类惊世骇俗的观点,其实是在小范围里向相知相识的友人晓谕自由主义的常识。

  我们不能因为他的这番表白,就认定他是个没心没肝的人,事实上,凡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生活在书斋里的较为纯粹的人,俗称书呆子是也。他虽然在文中称,不因为先跑而有道德负疚感,但事实上,他现在正在与绍兴的E网朋友共同发起一项赈灾活动,由E网朋友在当地募捐,通过他联系都江堰援建一所希望小学(视钱多少,建一所或者建一栋楼),他表现得很热心,也很积极。

  在此,我不忍心对他再作道德评价,因为我说了,他本人就是刚刚经历了生死考验、需要心理疏导的地震灾民(而今又成了道德灾民),而且他写作那篇亲历记时,仍地处余震不断的成都,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在心智和思路都处在较为混乱的情况下,说一些昏花甚至混账话,我们都应该宽容。我想说的是,既然范美忠在文中提到了他是个追求自由和公正的人,怕由此产生误解,我想说几点自己的意见。

  我以为自由是有界限的,譬如说,人情物理,自由主义者会认为这都是些世俗的东西,完全可以置之不理(熟悉范的人都说,他是个不懂人情世故的人)。但在中国这样一个人情社会里,有些人情物理是不能突破的,譬如人伦。范文中所说的“哪怕是我的母亲,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会管的”,之所以触犯众怒,就是因为这种说法不合国人恪守了几千年的人伦。要知道,这是被先人作为纲常规范下来的,轻易不能突破。

  自由是有界的,这还体现在职业操守上。正如一些时评家所言,作为普通人,遭遇地震时先逃,无话可说,但作为教师,就有责任保护学生安全撤离。范老师不该在没招呼一声的情况下,就顾自逃命,而且到了操场上,等反应过来后仍没回去带领学生撤离,这确是失职。人们无权要求你向舍己救人的教师学习,但至少你有责任提醒学生快逃。

  自由是有界的,这还体现在对公序良俗的尊重和维护上。在随后发表的《我为什么写〈那一刻地动山摇〉》一文中,他说,先人后己和牺牲是一种选择,但不是美德!此话颠覆了国人传统的价值观,他们从来认为先人后己和牺牲是一种美德,范偏偏说不是。这一彻底的自由主义观点再次触犯了众怒。殊不知,此说如成立,那潭千秋等几位为救学生英勇献身的教师就不值得尊敬了?这类行为如算不得美德,那还有什么才配得上美德。

  自由是有些界的,这还体现在对政府顺乎民心作出的行政命令的遵守上。5月19日是国务院作出的全国哀悼日的第一天,当晚,我住处对面的小区在演戏,一段段越剧唱腔通过高音喇叭传遍四方。为此,我很恼火,电话拨通一位友人,交流对此看法。友人也是个自由主义者,他认为应该允许他们演戏,说这是他们的自由,我则认为不行,理由有二:一是这是政府顺乎民意作出的规定,二是个体自由不能干扰公共自由。

  自由,在我们这里从来都是个是非缠身的敏感词语,自由主义更是受到长久的批判,但作为一种普世价值观,自由是应该广为提倡和普及的,我所要提醒的是,当自由还尚未被作为普世价值观被国人普遍认同和接受的情况下,信奉自由主义的人切忌将其扩大化、彻底化,无条件地适用到各种场合,这样反而会损害自由的本义,得不偿失。这也是我想对范美忠及其同道要说的话,权当是忠告吧。

关键词:范美忠

作者:海天

《也说震区“先跑老师”范美忠 自由应有界[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海天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