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N坨屎熏破了我的孩子梦

发表日期:2008-07-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大早的妈妈就领回来两个小孩子,一高一矮,一男一女,女孩是姐姐,扎着长长的马尾辫,不过神情平板,即使笑的时候。男孩小小的,穿着个后面系带子的大罩衫,表情严肃但很让我一见钟情。脸嘟嘟的,又是现如今流行的单眼皮,要多可爱有多可爱。听说他就是传说中的杨康,妈妈先前多次提到的,楼下米行的小儿子,是个调皮捣蛋的小怪物。

  我逗他:“哟,来来,握握手。”我一边摸他脸一边挑逗他,他用呆呆的眼神看着我,嘴里包满了未咽下去的香蕉,见他一动不动的,我只好主动点了,抓着他手晃了晃,却还是换不来他的青睐。于是再换个俗套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啊?”他继续发呆的看我,突然又回过神来,猛咬一口香蕉,再继续傻看。“他还不会说话,但你说什么他都懂,精的跟什么似的。”妈妈在厨房里解释,大概想安慰我屡遭冷待的一片热心。

  我最后只好拿出我的杀手锏,“你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他是男孩!”他姐姐横刀插入,我的调戏阴谋再度破产。尽管如此,我的心中还是油然升起一种疼爱,大概是父爱的小宇宙在燃烧吧。当时就把曾经希望丁克的念头抛到九霄云外了,一心想着:“孩子还是挺可爱的,养一个玩玩应该不错!”

  想完就进自己的闺房冲浪去了,隐约听见妈妈在客厅叫:“我要出去买点菜,你是姐姐要照顾好他啊,别就顾着看电视,厨房别让他去啊。”反正不是喊我,没当回事。

  不知过了多久,中途那个小屁孩过来一次抢我的键盘,一边抢一边笑,看来男生都对电子产品有兴趣,早知道拿U盘逗他乐了。然后又听见他一路咯咯笑着跑去找隔壁的合租MM玩了,人家好象没怎么理他,他还死皮赖脸的拉她出来,“杨康”这个名字真没取错。这孩子长大了肯定有出息,我不让他练九阴白骨爪,也不让他姓完颜,得让他读徐志摩:“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花朵!”

  正在遐想之际,小姐姐在外面喊:“哥哥,出事啦……”我一惊而起,怕那孩子摔倒或是撞到哪了,带孩子最怕有个磕磕碰碰了。奔到门口就嘎然而止了,眼前的一幕把的震撼了,原本光洁无瑕的地板上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棕黑色物体,有条状的,也有摊成糊状的,姐姐说是站着拉的,有点惊奇,有点佩服。只听说过马儿可以站着睡觉,还第一次听说孩子站着拉屎的,而且还打一枪换个地方,星罗棋布的。或者他只拉了一块却踩着跑遍了整个房间。反正是惨不忍睹的N坨……

  姐姐喊我帮忙,替他擦擦屁股,我当时就有些发昏,还好靠着门框框,其实晕屎一点不比晕血的症状轻。“等妈妈回来收拾吧!”上帝保佑,妈妈及时回来了,惊叹一声后再度发挥了多年未施展的育婴绝技,擦屁股,洗屁股,又用废弃的抹布把地板认真的刮了一遍,最后仍然不放心,到处闻了闻还是臭味不散,又不放心的把鞋底好好收拾了下。妈妈一边忙,那个小屁孩一边笑,妈妈越忙,他笑的越起劲。他得意的笑,他得意的笑。“小坏东西,到处拉屎还笑!”妈妈假装训他,却换来他更开心的傻笑,还甚至手舞足蹈起来。

  其实我应该不算个四体不勤的大懒汉,但可能是处女座与生俱来的爱干净吧,一般的油污灰尘尚可以忍受,但对于粪便之类一向是躲之唯恐不及的。还记得小时候回老家,看见田埂上满布的鸡屎牛粪,如果地雷样可怕,只好时刻垫着脚跳路。如今还是无法近距离接触那些污秽,说给妈妈听,妈妈又讲给隔壁屋的MM听,她大笑:“这还算好了,我一个同学的老公,见到小孩子把屎在地上,就飞奔到楼下,哇的一声就吐了,他一看到这个就要吐,所以孩子都是他老婆带。”听后我非常安慰,看来我并非星外来客哈。

  忽然忆起小学时一个男同学的某篇著名的文章,现大致重现如下:“我终于来到了苏州,下了车看到满地的枯叶和狗屎……”
 
  那位同学曾经让我的苏州梦破灭了很久才复苏,今天我又被一个小屁孩的N坨屎熏破了我的孩子梦。
  

关键词:孩子梦

作者:apollojane

《N坨屎熏破了我的孩子梦》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apollojan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