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象余华那样的活着

发表日期:2008-07-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本人最厌烦雷同和摹仿,相信我不是怪胎,人人都希望自我的表达,却很少可以如意的挥发。文学上的造诣有限,确是影响观众认知的一大毒瘤,但如果缺乏真实的生活阅历,那么文字便患了绝症,只有绝望的等着观众的死评。并非无药可救,真正的体验就是包冶的良方。

  我真的不能说余华有文采,因为从上次看《活着》到这回读《许三观卖血记》,他一直就那么平平实实的说着,仿佛一位老人在夕阳斜照的余辉中靠在自家破旧的门框上,眯缝着眼,用满脸的褶子向好奇的人们讲述着曾经的沧桑。

  说者只是一位普通的老人,乡里乡气的乡村老人。

  你能说这样的一位老人有文采吗?

  字里行间找不到一句让人需要牢记的经典,中国教育中的经典无非便是可以常常借用的文采。那些初试、高试、大试中可以让主考官眼睛为之一亮的好句子,多来几条,便会让人叫绝,说此文“可圈可点”。遂成范文,昭告全班。

  连一个繁复点的字也找不到,几乎可以作为小学生的认字读物了。

  相比而言,余华的序可谓文采奕奕。文学、历史和哲学的多重运用令人佩服,并且应地置宜的写了不同国家版本的序言更是让中文都尚且无知的我可以放下所有的骄傲来读他的书。

  渐渐明白了为什么余华的序中很少节选文中的场景或是语言,又不象目前许多青春小说一样让一些华丽的片段跃然封页上。他始终在说一个朴素的大实话,譬如他会毫不脸红的这样排比的写道:

  一乐说:“……”

  二乐说:“……”

  三乐说:“……”

  作家的钱真好赚,仅靠换行就差不多占去半页纸张。一乐、二乐、三乐是许三观的三个儿子,由大到小的三个人。他们在小说中常常这样说话,也许有时二乐先说,有时三乐先说,但这样的排比出现过好些次。现实的生活中不会这样,起码不会每次各人都这样评论一句,而且这一句又恰恰是当事人应该说的话,朴实的一句话却让他的性格尽现无遗。

  这样的话如何节选,节选便是割裂,一旦单独的跳出来,便成了鲁迅家的两棵枣树了,一棵是枣树,另一树还是枣树……

  他的语言非常凝练,一个糟老头子的回忆怎么可能凝练呢?因为好歹这还是文学,不可能真的象实话实说一样全盘记录。筛选出来的不过是必须要说的话,不多不少,且符合他的身份。这个工作不容易,一般新时代青年,例如我们,根本想象不出那辈子的老农头脑中到底在想些什么,哪怕农家的孩子,也是受过高等教育出来的,更是还原不了那份朴素的真实。往往情不自禁的就想着学校里教的那些修辞,仿佛不用点拽文就浑身不舒坦。哪怕文学常识为零的人也难以做到如此恰当的“累赘”。

  许三观经常对许玉兰说:“一乐像我,二乐像我,三乐这小崽子像谁呢?”

  同样的意思放我这儿自然就会写成,一乐二乐都像我,但三乐这……

  学会了飞,就忘记曾经步行的踯躅了。

  看惯了浮华的都市描写,不如换换口味看看余华写辛酸悲苦的老农生活,败家的、卖血的,他不是一个人,他是一首沉重的民歌,曾经传唱久久,或如今还在绕梁不绝。

  对,这就是他。
  
  这就是他要说的。

  你常会有这样的感叹,感受一些原味和思想回归的幻想——给我们这些生活在城里的新时代孩子们。

  

关键词:活着余华那样

作者:apollojane

《象余华那样的活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apollojane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