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灾后的志愿者在行动(转载一):小桔灯来自江油的报告

发表日期:2008-07-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豆瓣上相关的信息交流和人员组建贴在我看来是特别集中的。有兴趣继续关注和参与灾后重建的朋友们也可以留意上面发布的即时信息。尽管有人说目前灾区什么样的人都有,但是就像下一篇转载文章作者锈豆说的不管前方发生了什么负面的事情,我们只做我们该做的,发出我们能发出的年点光和热,虽然对渺小的志愿者来说重建的工程太巨大,巨大到必须依靠政府来主导。但是2008年的灾难也许就是给志愿者们发的实习题目:灾难来的时候,我们能做什么?

小桔灯的这篇江油报告是豆瓣贴上有人发出“一个月过后后,热情消失的你们”的质疑后被转载的。雨枫书店在豆瓣上募书时我也在北京。身边有朋友相约着去送书。一月后我看到了这篇来自江油的报道。对前方模糊不清也有质疑的朋友们看了也许会觉得真的看了小桔灯的光芒那样,温暖一点,光亮一点吧。

读后补记:不同专业和职业背景的志愿者在行动过程把自己的特点和所长充分施展出来,这点印象特别深。企业培训师、心理专业人士、纪录片拍摄者,到了前线就各就各位,用培训员工的方式给孩子们组队规范,用优点轰炸来增强他们的自信心,很专业的纪录这些前方的点点滴滴。这和之前多背在厦门讨论会上总结出的当各行业的优势力量都链接起来,民间公益的力量有多强大!



全文:http://blog.sina.com.cn/xiaojudeng888888

21号中午我们出发了。
   小桔灯从诞生到出发经历了39天,这也是小桔灯成长的过程,经历了志愿者热情的回落,找不到合适的学校等等困难,但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一个刚毕业的心理学硕士,一个动漫编剧,一个企业培训师,一个搞文字拍记录片的,一个4s店的销售,一个律师,一个书馆的店员,一个搞在铁路运输部门工作的我。8个人,很多人是第一次见面,之后的一周我们要工作和生活在一起,我们只有一个目的,灾后儿童,这也是我们一个多月一直在讨论思考奔波的主题。
   北京西站候车大厅,许姐和她的几个店员来送我们,并带来了这次我们要带去第一部分300本图书。雨枫书馆老板的许姐在灾后马上就发起了为灾区儿童募捐图书的活动,她们收集了总共3000多本的图书,并决定在灾区的两所小学建立两个有1500本规模的图书室。这次,江油市太平镇学校的龙头小学是我们共同的目的地。
   由于宝成线还没有通客车,所以我们乘坐的K117要绕道西康线经历30几个小时才能到达江油市。车开动后我们开了第一个会,从自我介绍开始,气氛很快温暖和热烈起来。在这里特别感谢动漫编剧柳紫云她“妈”,她“妈”给我们带来很多的食物和水,并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笑声,搞企业培训的曾玲一句,难道你妈来送你了吗,爆笑全场。
   晚上十点多列车开始熄灯,女儿已经上高中的律师大哥沈龙泽和从天津赶来的汽车销售董斌,已经在我们隔壁躺下睡了。我们这个格子,刚毕业的吴雯和拍纪录片的刘凌在上铺也已经躺下,中铺的曾玲和柳紫云在小声说着话,我对面雨枫书馆的秦林在映着微弱的灯光写着东西,我,没有躺下,没有睡。火车穿行在西部的大山和隧道中间,车里很静,列车100多公里的速度在提醒我,它是开往四川江油市的,这次地震的一个次灾区,我们要去的龙头村小学还没有任何志愿者团队到达,虽然没有伤亡,但是校舍已经是危房,孩子们还不能开课。我在四川的联系人,太平镇学校的李老师告诉我,当地的生活已经基本恢复正常,生活物资也能买到,只是很多人由于自己的房子不合格而还住在帐篷里,她住在江油市,在离江油三公里的太平镇红旗村买了一个院子,并把附近不能复课的孩子聚集在那里,每天组织他们学习。后来,这个院子成了我们8个人的住所,这20几个孩子成了我们的辅导对象。
 
   车应该是22号下午6点半左右到江油,当天下午在火车上我们又开了一个会,我先说了两个主题,第一次,伙食我们自己解决,不给当地人带来任何麻烦,第二,我们都带来相机,我们在拍照的时候要注意,不要让别人认为我们是来这里观光旅游的。之后我们开始讨论在建图书室和对儿童进行心理辅导时候会遇到的困难,由于还没有到达灾区,还没有见到老师,所以很多东西都确定不下来,所以我们都盼着快点到达。

   列车进入四川境内后我们开始看到很多蓝色的写着救灾的帐篷在路边和空地上,列车越往前开破损的房子越多,我们第一次真实的感到地震给人们生活带来的影响。车子到达江油的时候,天还很亮,穿过乌云我能看到透亮的天,我知道,这里的空气一定很好,天很蓝,风景秀丽,只是还无法想象我们要去的太平镇是怎么样的。

   在出站口,李老师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一个五十多是的英语老师,穿着利落,气质很好。李老师给了我们两个选择,第一,先去她在江油市的房子,我们洗漱一下,吃顿饭,然后再去位于红旗村的房子,第二,人,行李,书,一起直接去我们未来几天的驻扎点。我们没有多想,马上选择了后者。

   三公里的距离,我们很快到达村口,从大路上拐到一条修的很好的水泥乡村路,路两边是大片绿油油的稻田,远处山脚下的房子我们能看得很清楚,这里就是太平镇红旗村。龙头村小学包括三个自然村的学生,红旗村就是之一,从这里步行到龙头村小学只需十几分钟。

   李老师给我们准备的帐篷有三个,这个三个帐篷是自己临时搭建的那种,地震之后李老师的家人,原来房东刘叔叔官阿姨等30几个人就住在这里,现在恢复平静后,大家都搬回自己的住处了。最后我们决定自己在院子里搭起我们自己带的两个帐篷,第一个还没有弄完,来了一位姐姐,她也是我们要辅导的20几个孩子当中一个男孩子的妈妈,她说他们家有一个政府发的还没有用的大帐篷,可以同时住下我们8个人,我们怕给他们添麻烦并占用了老乡的救灾资源,并不同意去拿,后来她说,他们有自己的住处,那个帐篷放在那里也是浪费。我们很快把帐篷运到院子的空闲水泥地上,开始安装,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还在大家在研究怎么搭的时候,来了一位村民,大家都说他很明白怎么弄这个东西,大家在一片忙碌和笑声中一会就打起来了一个12平米的帐篷。搭好后,我跟借我们帐篷的姐姐说,真实给你们添麻烦了,她说,我们不麻烦,你们才容易呢,你们是为这里的娃娃来的,我第一次感受到灾区人民的热情。
   安顿好后,大家开始在帐篷里开到达江油后的第一个会,讨论明天的安排,图书室的事情,每人交了一些钱用来这几天的吃饭等等,情况虽然和我们想象的不太一样,但是这一个多月起来我们已经做好的各方面的准备。

   第二天,23号早晨,我们开始用从山上直接引下来的泉水洗漱,8点多,李老师原来召集的孩子们陆续赶到院子里来上课。我们按照昨天计划好的,首先开始学生们的自我介绍,搞企业培训的曾玲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她组织孩子们站队,报数,按顺序到前面进行自我介绍,给孩子们分了两个队伍,让孩子自己给队伍起名字选队长等等,很快,20几个孩子有了很好的纪律。

   女队叫胜利队,男队叫勇往直前对,两个队伍排好前进,我们开始一同去我们一直在讨论的龙村小学。

   这所有306个学生组成的小学,有20名教师,一个三层的教学楼,一个中型的操场,房子已经是危房,全都锁上,没有人进出,操场上有两个帐篷,刘校长在这里值班。我们说明了我们来的目的,他表示很欢迎,并带我和秦林去了他们原来的图书室,这里在地震之后还没有人来过,我们看到了震后的第一现场,并排了照片。中午回去后,孩子们放学回家,大家开始准备做饭,李老师打来电话,现在就安排我和秦林去和太平镇学校的校长见面。我们两个骑着自行车,一个高中的学生领着我们,去了位于江油市的太平镇学校,我们说了我们的目的和计划,校长也给我们介绍了学校震后的情况,以及校舍的修复计划,龙头村小学已经由河南省的单位定点援建修复,9月1号要按时开学的。
   中午吃完饭我们马上开会,情况的变化使我们做出如下的决定,图书室按原计划放在龙头村小学,龙头村小学306名学生无法聚集,我们的力量也有限,心理援助的工作就在李老师已经聚好的这20个孩子中展开,正好李老师临走的时候也交代我们,这几天她学校有事情,要我们带好这些孩子。

   下午我们开始为这20几个孩子挑选合适他们的图书。我的同伴们根据孩子们的年龄,初步了解的性格特征,我们把6个大箱子全部打开,精心查看每一本图书,然后在每一本书上写了我们的寄语。我记得我给几个初中生是这样写的,畅游文学海洋,读懂世界精彩。希望这一本书,希望这短短的寄语能让他们从此打开文学的绚丽世界。之后我们用了一辆三轮车,将剩余的书封好,送到了龙头村小学,沈大哥,董斌,我把书搬到了图书室,这个过程很快,秦林也很快和刘校长办好手续,当我们一起走出龙头村小学的时候,我突然感到,雨枫书馆忙碌了一个多月在募捐书籍,小桔灯也一直在联系合适的学校,这个时候,我们把这件事情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是的,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着急的奔赴灾区,而是是理智和冷静的在思考和组织这件事情,我们在地震发生40天后才出发,在热情冷却之后,这个时候出发的人绝对是有很大的韧性和毅力的。我向关心和支持小桔灯的人,向雨枫书馆的许姐和工作人员,向我们的同伴们致敬。

   24号早晨沈大哥和董斌因为有事情要被迫提前离开了,晚饭刚开始的时候我去小卖部买了啤酒,有了酒这个奇妙的东西,大家的话匣子也就打开了,刘凌把摄像机摆在一个固定的位置,我们几个围坐在帐篷里,告别了北京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痛苦压力,我们8个人聚在一个12平米的帐篷里,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吴雯说,我们就好像是美剧《迷失》的感觉,一群不同的人聚在同一个地方,为了同一个目的。

   没错,我们是为了同一个目的,但我们没有迷失,我们很清楚我们在做什么,我们每天晚上都要把明天的活动安排以及活动的意义详细的讨论出来。第二天的活动是这样的,上午由雨枫书馆的秦林为20几个孩子发书,下午组织孩子们用绘画的形式来表达地震对他们的影响,孩子们画出来地震当天的情景,他们所看到的,他们所感受到的,都在一张薄薄的纸上,之后吴雯,柳紫云,曾玲,刘凌,我对这些孩子的画进行了分析,柳紫云进行了记录,后来我们将这些画和对孩子初步的分析带回北京,以便更好的展开将来的一对一写信的持续性活动。

   把这些做完之后,我们也出去走走放松一下,村上面的山头有一个观音堂,我们步行很快就到了。那天天气很好,白云透着蓝天,很凉爽,站在寺庙的门口能清楚的看到这个江油市。一座漂亮的中型城市,一条宽大的涪江缓缓流过,这里曾经是李白的故乡。我们没有看到银河落九天,我们面前的是一座宁静的城市,但是它同样经历了正常特大的地震,伤亡虽不严重,但很多民房被毁,它平静的表面可能是巨大的内伤,很多人还住在临时的帐篷里,很多学校无法开课,孩子和老师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安全的校舍,然后从新开课。我觉得我们力量太小,能做的太少,我们眼下的唯一重点就是这还没法复课的20几个孩子,我知道,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我们的全力。

   在我们到江油的第三个晚上,只剩我一个男生带着四个女生。吃完饭后我们开始讨论25号的活动。最后我们决定让孩子们写一封给亲人的信,这样我们能更直接了解到孩子的内心世界,也可以增进他们和父母亲人的交流。转天上午,柳紫云和吴雯组织三年级以下的孩子画画,我们开始组织三年级及其以上的学生们写信,然后给每个人写评语。我认真读完他们所有人的信,给每个人写了不同的评语,然后让他们把信和评语带给他们的亲人签字在交给我们。后来我们把这些珍贵的信也带到了北京。

   25号下午我们没有安排孩子上课,我们五个人骑自行车去了江油市,看了纪念碑和涪江,给这几天一直给我们做饭的官姨和高姨买了一些水果。本来我们开始想的是自己买东西做饭,但是后来发现我们无法打破和他们一起吃饭的这个良好气氛,所以我们一开始给房东买了食用油和大米,这些水果是我们对她们的感谢。

   由于大家的时间问题,我们决定26号上午给孩子们上完课就结束我们江油之行。最后一天搞心理专业的吴雯提出了一个叫“优点轰炸”的活动。四到五个孩子为一个小组,每个人在纸条上只能写出其他几个人的优点,最后我们收集纸条,按人整理好,叫孩子们自己到前面来当着所有同学的面,念出别人对他们的优点的总结。这个活动,可以使孩子们参加信心,对于经历了大地震的这些孩子,这活动是很有意义的。

   短短四天,五次上课,并不能很快对孩子们有太大的帮助,所以我们在北京的时候就决定用一对一写信的方式对孩子们进行持续的心理援助。“优点轰炸”的活动结束后,我们开始给孩子们照相,集体大合影,单人照,自由组合照,兴奋成一团的混乱照,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了孩子们天真可爱无邪的一面。我在上课前是这样对学生说的,老师们今天就要离开江油了,一会要给大家集体照相,我们到北京后会把照片寄给每个人,你们愿意给老师们回信吗。我们听到的是异口同声的,会!

   我把孩子们的地址小心翼翼的装在信封里,同时也把他们的绘画和写的信好好的保存在我的包里,我知道这些都是来自孩子们的珍贵的资料。送走最后几个孩子,我们把行李和帐篷收拾干净,他们几个女孩子在外面说话,我自己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睡着了。后来他们喊吃饭,我才醒,柳紫云对我说,你睡的挺美的。我说,这几天我们都是六点起床,十二点多睡觉,但是我一点都没觉得累,刚送走他们我忽然觉得特别累。她说我也有同样的感受,好像是一块石头落地了。

   吃完后我偷偷把房东官姨叫过来,我们事先商量好最后给他们一些钱,就算是我们这几天的饭费,刚好刘叔看到了,他说什么也不要这些钱,说,你们是志愿者,我们绝对不能要这些钱的。争执了半天,我说,我们是有纪律的,请您理解我们,他们才妥协。面对淳朴的刘叔和官姨我心里只有无尽的感激。

   刘叔帮我们叫了两个三轮车把我们五个人送到江油市长途车站,我们要做大巴去成都。到达后,我掏出钱来给其中的一位师傅,他说,这个钱我们不要的,因为你们是志愿者,你们是为了这里的娃娃来的,跟借我们帐篷的姐姐一样的话。另外的一个信佛的师傅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双手合十面向我们,最后,我给他们鞠了一个躬。

   大巴穿行在美丽的成绵高速中,我看着满是绿色的车窗外。再见江油,再见太平镇红旗村,再见龙头村小学,再见孩子们。
  
关键词:灾后志愿者在行动

作者:天蓝

《灾后的志愿者在行动(转载一):小桔灯来自江油的报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蓝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