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悼木耳文

发表日期:2008-07-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一说我要写“悼木耳文”,好几个人问,怎么了吗,死翘翘了?

    我只能送他们一白眼。

    拜托,难道只有死了才能写悼文吗?消失了、远离了、与自己的世界没什么关系了……这就是原因,我只是要怀念一下、回忆一下、再感叹一下曾经。

    为了世俗的眼光,我只能加上双引号了。

    其实早就想写这篇“悼文”,在木耳兄的博客关了的时候,2月18日。但只是想想,并没有动手。

    后来,一直没再去他的博客。前段时间,去燕子的空间,看到她引用了一句木耳兄的话,突然想起他来。他当初只说暂时关闭,不知现在重开了没?

    于是,再次跑去,却发现那里依然只有一个“关闭博客声明”。

悼木耳文

    知道木耳兄,大概是2006年4月,正是各类博客热时期。没事时,我常去老徐和韩寒的博客晃荡,也常在新浪博客频道上,选个标题就随便点开一个博客来看。然后,因为几天里总是会来到木耳兄的博客,就记住了他,更记住了他的那些精辟见解。

    于是,将他博客地址作了链接,隔三差五地去晃悠一下。

    因为喜欢,推荐给了我可以推荐的任何人,身边的同事,外地的同学、朋友……

    很多人喜欢看木耳的东西,说是因为他对男女间的情感,剖析得很真实,很透彻。可是,再真实再透彻,你看了不放在心上,又有什么用。就在写这篇悼文的时候,燕子还在跟我说,“他对感情看得太透彻了,我当年要是听他的,就不会这样了。”

    但,我喜欢看木耳的东西,与真实、透彻无关,只是因为简单——他能把我思想里的东西用一句话简单地说出来。

    其实很多东西,心里都明白都知道,可那些感觉却难以转换成简单清晰的话语表现出来。就算可以,我也总要用三句、四句、甚至更多的话来表达。偏偏我又是一个讨厌麻烦、讨厌罗嗦的人,没有办法一句话表达我就干脆扔一边不去理。

    但木耳兄,却能用轻轻的一句话,点出我内心所有的感觉。

    很惭愧的是,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看木耳的东西不会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致使我也是看了就自动忽略了,不放在心上。

    好几次,朋友或同事引用木耳兄的话,我都会很惊喜地对别人说,哇,你真厉害,怎么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然后,得到的就是一堆白眼,说,这不是我说的,这是李木耳说的,就是你说的那个李木耳啊。

    “啊,是这样吗?”我失笑,惴惴地,然后努力回想,可想半天也记不起他文章中说过些什么。
此乃本人之坏习惯也。本人从小就习惯选择性失记,即使印象再深刻的东西,也只能在脑子里停留很短的时间,为此已被很多人抱怨过。

    而另一个原因,我只能归结为感情在我的生活中不占重要地位。我或许会暂时迷失,但那迷失的时间短得让我也吃惊。我总是太理智,总是太冷眼,总是太自我,总是认为人生要做的事太多,感情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不值得我为它去纠结、去伤怀、去跳脚。

    但即使如此,我还是喜欢看木耳兄的文章的。只是,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木耳兄的文章内容改成了问答式,咨询式,有点感觉像那种报纸或杂志上的情感热线。我很讨厌这种类型,于是,慢慢地去得少了,再然后,基本不去了。

    算起来,真正光临木耳兄博客的时间,应该只有区区几个月。

    如今,木耳兄已关博,博文成书也早在去年出版,大概,他将不再回返网博界了吧,我想。

    是为“悼文”。


    另,木耳兄的性别曾在一开始时引起猜测与议论,但从一开始向别人推荐时,我一直都跟人说他是男的。之所以称木耳兄,只是个人感觉他是男性。我总觉得,女性即使再了解女性的心理,但总没有办法如此犀利而不多言。大凡女子写东西,总免不了从主观出发抒发个人情感,难以做到如此客观理智……
 
    这似乎是本人的变态理由,哈哈,幸好事实证明我是对的,要不可就糗大了。

    以下为去年广州日报对木耳兄的简单介绍:李木耳,20世纪70年代工科男,热爱文史,喜欢从人性的角度冷眼旁观男女,为世间情感热心点评。著有两性随笔集《别以为下一个男人会更好》。

关键词:哲边美际

作者:fengeryin

《悼木耳文》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fengeryi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