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如果范跑跑改名为范领导先跑[转载]

发表日期:2008-07-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是我常看的一个QQ BLOG的网上文章,写得很好。是关于最近的热点范跑跑的,转贴过来与朋友们分享。




    前天跟一朋友闲聊,他随口说起这几天的郁闷事,说最近他出去有人问他是哪个学校毕业的,他说北大毕业,对方都几无二致地说
北大的啊,这段时间的名人——范跑跑就是你们北大的!他于是感到很尴尬。无独有偶,老夫在网上一找,对范跑跑一事评论颇多。

北大系党委书记:这是我们北大的耻辱
        
如北京大学人文学部历史学系党委书记王春梅,对这件事情极为愤慨,我们以有这样的学生为耻辱!对学校(四川都江堰光亚中学)开除他,我们表示赞成!王书记说:范美忠的确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他在学校时表现就不怎么样,这次事件并不是偶然现象。他毕业离校之后,曾在网上将他所认识的北大的老师轮流骂了一遍。在学校时他不好好学习,对老师也十分不恭敬!
      王书记说,北大虽然是名校,但不是说名校就没有不好的学生,北大有优秀学生,也有不合格的学生,这正如社会主义国家仍有强盗小偷一样,虽然有的学生不争气,我们很痛心,但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考上北大的学生,分数是高的,但不一定分数高就各方面都优秀,分数高只能证明他学业基础好,至于道德等其它方面因素在高考中是看不出来的。对于开除范美忠,我们很赞成,他根本不够做一名人民教师的资格。一个对学生见死不救,甚至声称连母亲都不救的人,如此品德当教师能合格吗?王认为,媒体的追踪报道,反而助长了范美忠的气焰,让他觉得这是一件光彩的事件
作为北大的学生,在地震发生时,他不是保护学生而是先顾自己逃跑,这一举动,是我们北大的耻辱!王书记说。
求生避险是人权 说出来是诚实
        
上面说的是相当于官方对范跑跑一事的评论,但在网上却有不少人在支持范跑跑。北大论坛上的网友林泉散人认为,光亚学校开除范跑跑有点过分,因为在生死关头的关键时刻,把保住自己的生命放在第一位是任何人的本能,符合生存权以及紧急避险权等基本人权;而且师德及其条例中也没有具体规定在这个关头,老师有义务放弃自己的生命来挽救学生的生命,老师的生命也是生命,与学生的生命没有贵贱之分。
      另外,也有网友认为范美忠在事后说出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其实也是诚实的体现,至少他告诉了公众他是诚实的,在人的求生本能上,他选择了自己的求生,如果连一个人的求生欲望都是错误的话,我真的想问一下,什么才是对的!不要再让我们的孩子从小就受到这样的教育,他们心里想说的话不敢说,认为是对的事不敢做,那么我们的国家真的将失去自己做宝贵的东西——诚实!
      据了解,范美忠522日写下了《那一刻地动山摇——“5·12”汶川地震亲历记》一文后,近90%的网友都认为他在地震发生的时候不顾学生而率先逃跑的行为非常可耻。但是在范美忠被都江堰光亚中学解雇之后,部分网友开始转而支持范美忠,认为学校解雇范美忠的做法不妥,不应该把道德范畴上的错误上升到法律层面。近半网友转态支持范跑跑

如果改名为范领导先跑
         若干年来,人类伦理学家都在争议,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双方各有其观点以及看上去似乎无懈可击的论据,但其实是人性本私,自私是人的天性,如果一个不懂事的小孩手里拿着食物或玩具,你上去要,他(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以哭闹来抗拒,因为这动了他(她)的私有财产和权利。但是这种人性本私经过教化,就会转化为善或恶,于是就有了孔融让梨的佳话(但后来孔融说:父亲对儿子来说,不过是当初为了那一点点儿情欲,种下了一颗种子而已;母亲和儿子的关系,不过如瓶中寄物一样,母亲只要把瓶内的那个东西倒出来,母子的关系便算完了。孔融这种父母对子女无恩的奇谈怪论被曹操以违反孝道罪而族诛。)话题有点远了,再回来。也就是说范美忠表达了危急时刻自己先跑,只是人性本私的表现。后来又诚实地说出来,与此对照的是,当时自己先逃命事后没有说出来的又有多少呢?如南周曝光的那句著名的先救我,我是张书记!
        
如果当时地震发生时,范美忠大义凛然,奋不顾身地掩护学生安全撤退,自己再负点小伤,加几个感人事迹,那他现在就是抗震救灾英模报告团的主要成员了,可以巡回各地做宣讲,高唱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主旋律。这就是人性向善的方面转化。而他作为一名教师,表达出在还来临自己先跑的观点,只是其道德行为欠妥,可以在道义上谴责并适当教化,但如果上升到行政甚至法律层次上就过了,比如那家学校以此为由突然解聘,那位王书记愤怒的说这是北大的耻辱!不知那位王书记是否已经德耀天下、泽及苍生而成为北大的荣耀?

        
但最值得我们庆幸的是——范跑跑并没有成为范领导先跑!我们可以模拟以下这个场景:512日下午,范美忠正在给学生上课,都江堰市政府以及省教育厅的多位要员恰好巡视该校,并在听他讲课。地震突然来袭,学生们一片慌乱,纷纷逃生。范老师大喝一声学生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跑!于是孩子们出于对师道尊严的尊重,立即端坐在自己位置上一动也不敢动。生命通道因为没有孩子们的阻挡而畅通了,大腹便便的官员们立即按照级别大小,依次从离教室门口最远的后排从容地冲出教室,登上等候在门外的座驾绝尘而去,回到自己那抗震性极好的办公大楼里看着窗外一片废墟,他们会感叹幸亏这个小范,否则我被那帮孩子挡住了出路,我哪有命在!以后应该好好提拔一下。要知道,天府之国历来是我朝重臣丛出之地,如果这帮当时逃生的官员们日后有成为权倾朝野的重臣,甚至位登九五之尊,那么这位小范老师至少可以当个封疆大吏。这就是范跑跑成为范领导先跑的远大前景。
学生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
        
提起这句话,很多人都不会陌生。1994128日,新疆克拉玛依市教育局为欢迎上级派来的义务教育与扫盲评估验收团25位官员,组织全市最漂亮又能歌善舞的中小学生796人在友谊馆剧场举办专场文艺演出。因舞台纱幕太靠近光柱灯被烤燃而引起火灾。当燃烧的火团不断地从舞台上空掉下时,克拉玛依市教育局的某位官员出来命令学生们:大家都坐下,不要动!让领导先走!学生们很听话,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动;等上级政府与教育局所有在场的26个官员都从第排撤退到最后一排的出口处先走了之后,教师才开始组织学生撤离,但唯一的逃生之路已被熊熊火焰堵住!796名来自全市15所中小学的师生(每所学校组织最漂亮的40多名学生歌舞队)全部陷入火海,323人死亡,132人烧伤致残(死者中有288人是天真美丽可爱的中小学生,在场的有40多名教师,有36位遇难,绝大部分为掩护学生而殉职。在场的克拉玛依市副处级以上官员有26个,当时他们的位置离火源最近,离逃生门最远,竟奇迹般地无人伤亡,而且走出剧场门口时还个个衣冠楚楚!    
    这20几个官员名字,经考证如下(按官职大小排列):
      
方天录,新疆石油管理局副局长(克拉玛依当时是个仅有20万人口的油城,新疆石油管理局的副局长相当于市长),在场的最高长官,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命一头钻进小轿车直奔医院找医生检查身体;尽管途中顺路经过消防队大门口,它也不下车报案。
        赵兰秀,克拉玛依市副市长,在火灾发生时仅是叫个人走出去报警,也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命。
        唐舰,原克拉玛依市教委副主任。同样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法院判决书语),以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
        况丽,原新疆石油管理局教育培训中心党委副书记。同样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只顾自己逃生。她凭借对友谊馆地形的熟悉钻进了厕所,又凭著成年人的力气,把原本可塞30人以上的厕所反锁顶上,任凭孩子们哭喊也绝不开门;事后在厕所门外地上发现一百多具学生尸体。她还骄傲地告诉记者,自己的逃生知识有多丰富。以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朱明龙,市教委普教科科长。同样不指挥打开所有安全门和组织学生疏散,只顾自己逃生。判处有期徒刑4年。
        赵征,市教委普教科副科长。仅组织舞台北侧的部分学生演员撤离,忽略了舞台南侧的学生演员,也犯玩忽职守罪,免予刑事处分。
我搜集到这些,请知道的网友补充。
        当时的报道均承认:有克拉玛依市教委的官员在火灾现场命令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也有报道文章指出:本来可以避免这么多的学生伤亡,只因让领导先走而耽误了!所以让领导先走大大扩大了学生的伤亡人数!
        
事实很清楚,是克拉玛依市教委的某位主持官员葬送了学生逃生的时间与机会!造成了本来可以避免或减少的学生大批死亡的惨剧!作为大人,明知火灾的危险,把逃生的机会首先让给级别更高的官员,却把孩子留置于死地而不顾,无异于故意杀害孩子!
        
这么大的罪恶,竟被新疆的高级检察院、法院视而不见,至今没有追究其法律责任!更令人愤慨的是,至今十年了,没有听到当事人对此说过句哪怕是后悔内疚的忤悔话!所以我们决不能饶恕或忘掉他们的罪行!
        
多年来直在追问:究竟是谁在大火之前宣布:学生不要动!让领导先走!?人民有权力查清这个罪魁祸首!并把无耻两字永远刻在它的脸上!把这些魑魅魍魉押上正义的审判台,刻上历史的耻辱柱。我查了多年的资料,法院始终没有审理此项内容,连媒体的报道也故意将名字隐匿不报,不过众多报道众口词地说是市教委的个领导!那么这个领导自己就没有一点内疚心。
        
克拉玛依市当时在全国媒体上宣布:将在火灾现场友谊馆建立火灾纪念馆,以纪念那些死去的孩子,并警示后人。可是,至今过去了十年时间,什么纪念馆一个影子也不见!仅把己烧毁的友谊馆全拆了,空地成了空荡荡的人民广场,只剩下那些孩子的冤魂日夜在广场上徘徊。

        
十年前,让领导先走酿成了一场国内人民的大灾难。伤亡之惨烈、后果之惨重,并没有给当局与官僚任何触动!十年来,不少官员仍然热衷于组织中小学生的热烈欢迎热烈庆祝的队伍,以孩子的天真笑脸,为官员的虚荣捧场。有时看到那些可爱的乖孩子们,丢下学业,排队站在街头路边,忍饥挨饿地累了大半天,就是仅为了迎接那些父母官,为了让它们的豪华车队先走,我就满腔愤慨。
      
再回到范跑跑事件上来,跟这些领导相比,他范美忠算什么?最多只算是怯懦和失职——起码他没有阻止学生逃生,而那些先走者却是十足的杀人犯,而今却仍稳居高位。他范跑跑真是冤死了。也许只能怪他运气不好,身边没有领导,没有喊让领导先走

      
但是一个懦弱的人逃跑了,被口诛笔伐至今,好像北大还要取消其毕业证。而那个高喊学生们不要动,让领导先走的官员早在几年前就荣升为克拉玛依市的市长和石油管理局的局长!!!!
      
对这样一个欺软怕硬的民族,以最保险的方式表达自己所谓正义的人群,真是无话可说。
      
回想一下克拉玛依,再想想这次地震中为什么那么多孩子丧生,是不是还有比骂范美忠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同样是地震,日本的学校完全可以做周围民众的避难所,而我们的只能是摆满童尸!在民国时期,军阀刘文辉主政四川时,规定凡县政府建筑超过学校的,县长一律枪毙!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文章出处:http://495295954.qzone.qq.com/blog/1207762135

关键词:日记

作者:kathy

《如果范跑跑改名为范领导先跑[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kathy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