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邓读会哲学理论文章一览[转载]

发表日期:2008-07-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写在前面:
    以下是邓读会的成员的一些个人的哲学观点,这也记载了同学们处于邓读会之后深刻化的理性化的思想境界。这正迎合了邓读会的口号——拮取智慧的理性之花。邓读会给予了我们一束阳光,我们也因为在邓读会中的感触获得了自己的一片明亮天空。(附:文章作者虽系邓读会历届同学,但由陈鹏宇同学整理编辑。)


竹帛残稿——我知道什么呢?
    人总是可笑并且幼稚的,因为他们最不懂的就是自己。——我知道什么呢?我一无所知。 
    这一点是我唯一所肯定的,并且也是仅仅所知道的。《圣经》上说:“我要灭绝智慧人的智慧,废弃聪明人的聪明,智慧人在哪里?文士在哪里?这世上的辩士在哪里?神岂不是叫这世上的智慧变成愚拙么?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
    可是,我们还是应该看一看,人是不是有能力发现他们所寻找的东西。人那么多世纪以来寻找真理,找到的是所谓的真理或接近于真理的东西,还是自认为是真理或自认为接近真理的东西?
    我相信,人类只要尚存一点诚实,就会向自己承认,人们千辛万苦、丧尽天良追求所得到的,只是使人类自己懂得了认识自己的弱点。也就是说,我们与生俱来的无知,在经过我们思索和追求之后,得到了肯定和证明。即使我们自认为知道得再多,也仅仅是我们不知道东西中的极小一部分——我们以为自己的有知,和我们的无知相比,仅是沧海一粟。
    那么,我们还有什么值得去赞扬、表现、骄傲、卖弄的呢?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就连自己也不知道。


竹帛残稿——“荒谬”的人性
    人性——人性的唯一组成即使兽性,人性只不过是对于一个生命体其本性中兽性比例趋于无的一种荒谬称呼罢了。也就是说,兽行是人性的基础,也是唯一的元素。
    神性——事实上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神性,因为至今为止根本就不存在高于人类自己的任何一种生命形式。神性不过是人类对于自身的无知或未知(即超越人类本身的不可知)的一种大胆假设。也可以荒谬地这样说,兽行的确实存在,而神性确实不存在。那就更谈不上追求神性了。
    追求真理——这是至今人类犯的最大也是最离谱的错误。所谓真理,即是人类对于未知的恐惧所产生的难以揣测的一种相信。也就是说,我们所坚信不疑的真理不过是我们的意识所接受且所肯定,并鼓励我们去追求的,同时会因为追求对人类自身产生一定裨益的一种状态,这是人类的本能。那真理就不过是最人性的一部分罢了,那追求真理既不是是自身脱离人性,也不是是自身神话(根本就不存在神性),恰恰无非是人成为人,即追求真正的人性化,从而尽可能的摆脱兽性。即使如果有神性存在并且的确实人性其上的更高一层的存在形式,但追求真理在可预见的将来并且在人类身上仍是人性化的唯一手段。


竹帛残稿——道德与反道德
    “何谓道德?”尼采曾笑问。且问后不等回答,这世界从有文明起本就界定了一种标准,这即是人们自己界定的一种标准——人总是极力的想让自己脱离原始、脱离生命,在这一点上生命和原始的兽性是同一概念。
    因此,“道德本身就是蓄意制服各类生命——它本身就是敌视生命的惯用语”(尼采语),似乎道德本来就是反生命的,至少是反兽性的。显然,它的目的与本质就是阻止和摧毁生命的兽性的同化,使其孤立无助,那人似乎在意识上得到了所谓的不同化的理想状态。
    似乎是这样吧?——由于道德本来的制约作用,使得人类作为生命的本性变得在表象或外界不那么强烈,以此试图使自己适应于这种道德体制而用某些虚无主义的意志来保持在表面上同化于不同化的平静。既然所谓的理性意志是的人向外延伸的本性扭曲、阻碍,于是乎,所谓的内向化应运而生,同时依靠内向化,道德本身又找到了存在的依据,。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人类自己制约了自己。所以,人类很难摆脱兽性或是神化,人类永远成不了天使,也永远远离禽兽——这股势力的作用才使人更趋向于人化。
    所以反道德的本身即是反人类。人类并没有有意成为如何高尚,同时也出于本性的不同化其他禽兽,所以道德本来就不是使人摆脱可笑的“罪恶人性”,也并非给人神化的动力,它只是让人成为人,或更接近于人——至今为止没有真正的人性。


竹帛残稿——意识和物质
    意识和物质并非对立的两者。
    因为错觉,人类将它们区别开来——这其实是对生命最大的蔑视。
    它们的形式不过是同一物质的两极,本质不过是人类本身的同一面。
    没有灵魂,肉体就是灵魂,这一点上罗素是对的,而马克思就显得混乱了许多。


“真爱”的某些必然存在
    坦白说,我仍然感到很不安。在有限空间的无限沉默所给与我沉重的空虚,很难以某种理性的手段是坦然成为必然结果。也就是说,我们自己很难在自己本身上战胜自己,即使我们已经试图探究或是破获了所谓哲学而是自己置身于某种明白的虚无状态。对真正的情感而言,人类总是被自己的定义拌住,如完美、真挚、唯一、永远等等,从而变得畏首畏尾、瞻前顾后、扭扭捏捏、畏畏缩缩。或许人类至今都是不明朗的,甚至从未明朗过。人类总试图以社会性的种群为自己划分,其实不过是人类讨厌、抑或是恐惧所致的某种非实在的相信。这时候理性就成了阻碍人性的工具。
    恐惧和混沌——两种人类最原始的情感状态,从而才产生了坚信和明了。人类坚信真爱,同时可求爱情的明了。确实存在真爱吗?如果以现在的哲学观作为基本,答案或许是不知道,倘若有人对此有不同之意,便会被冠上虚无主义者的头衔称道于世上。那假定不存在之间仍然无法很好证明的现代已成定式的某些哲学基本,或者种哲学基本本身就是建立在恐惧和混沌之上时,那仍然存在真爱吗?
    存在。我很肯定它的存在,并且我同样承认害怕寂寞、恐惧空虚。事实上,人类绝不能因为相信而必然的承认恐惧。也就是说,恐惧必然导致相信,但恐惧并不是导致相信的必然途径。准确地说,其实是我们的感官导致的相信,包括恐惧、听闻、见识、感受等等,而真爱恰恰是属于非恐惧所造成的某些相信。那么前面的谬误和矛盾就不存在了。我确是人类本身的非社会性的愚化,但我也相信一种社会性的且最人性化的神圣——真爱。怀疑论者或许仍然会追问:我又是如何断定我对于“真爱的相信”的相信并非恐惧所造成?答案很简单——我感受到了。


竹帛残稿——人类的“类人式”追求
    是否可以大谬不然地这么说,所谓“人类”,即是类人。
    人类无法摆脱动物的命运,因而即使是破获了一点哲学价值的哲人也无法逃避所谓的人性中兽性的存在。所以,作为对自己最无从知晓的社会性动物,人类便开始寻找某些无稽的手段或借口来蒙蔽自己,“人性”也就应运而生了,并且极其可笑的赋予了人性荒谬神性,使之成为兽性和神性对立统一的某种虚无产物。显然,神性的存在仅仅是人类为自己寻求辩护的借口(这在我以前的文字中已经详细论述)。也就是说,人类的“真理式”、“道德式”追求不过是类人动物对人类的追求,不过是使其摆脱动物的命运的某些“类人式”手段罢了。


恐惧导致相信
    人类天性容易恐惧,这不仅仅是因为人类本身的无知,或是恐惧本身更适应于人类,而是就人类而言恐惧具有天性般的兽性出自于生命并且是生命唯一可以愚化自己的方法。
    人类喜欢用信念、神话、历史为无知寻找借口并自以为是地善化未知,因为他们一旦用意识妄图去诠释一切时直至他们自己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意识正试图去控制未知之后,他们就有了相信。他们相信自然是人性化的,而不是物质性的、无意志性的,所以人类相信宗教;人类同是也相信公平,他们认为自然是有序的、是可以用等号去平衡的,比如,付出和所得,比如,善良和命运,比如,道德和地位;人类还相信未知本身,一旦未知本身被人类所膜拜,那未知也就被赐予了意志的外壳;等等等等。
    相信自己——最邪恶的做法。我们之所以对自己充满信心仅仅是因为我们对失败非常惧怕或是对成功全然不能见希冀,其实仅仅是出于我们对自己丝毫没有信心罢了。因而,我们就希望相信,希望别人也相信,相信一切不可相信的东西——这是最可怕的愚化。


关键词:哲学学习

作者:天居狂客

《邓读会哲学理论文章一览[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天居狂客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