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大港油田第一口油井追忆

发表日期:2007-10-31 摄影器材: 景区:鹤岗 竹竿 铁岭 山海关 铁岭 上津 玉门 点击数: 投票数:
   万子俊 口述  郝树森 整理:说起大港油田第一口油井,得从我们3238钻井队和进关(山海关)打井谈起。
    3238钻井队前身是3259队,始终在大庆外围勘探。先后被评为战区五好钻井队、五好红旗队。1960年12月,我开始担任这个队的队长。1963年8月,我们奉命进关,参加华北石油会战。

    进津后,我们住在天津的一家小旅馆里。第三天傍晚,津一井井位定下来了(现玛钢厂附近)。我们背上行李,连夜出了天津,到了工地。井位在一片稻田中间,当时设备还没运到,生产工具和劳保用品也没配上。我们百十号人背包一撂,就用手平,垫起井场来。空手搬石头,装炉渣,没多大功夫,十指都磨破了,不断渗血,可是没有一人停下,咬着牙比着劲儿,照样干。

    天亮后,在附近农村买下稻草,绑成把,铺在稻田边沿上,用竹篱笆片在稻草上方对戳,糊上一层薄泥,就成了我们的临时住处。虽说已进九月,可蚊子、苍蝇成群成堆,一抓一把,咬得全身上下没处好地方。“窝铺”里湿糊糊的,被褥上溅了一层薄泥,根本无法睡觉。

    我们百十号人住在这个垫井场,时常招来好奇的农民围观。他们不知道是石油队伍,来勘探打井的,只看见了我们工作服上有“农垦”二字,以为是劳改农场里的犯人。一位老大爷表示同情地问我:

    “你们哪来的?看你们干活的劲儿头,恐怕是判得不轻吧?!”

    “我们是大东北来的,判得是无期!”我虽是开玩笑地回答,但心里很沉重。由于我们的工作热情,忘我地劳动,不久就被当地的农民理解了——“这是为国家找油的,真够艰苦啊!”

    在津一井打到 1963年底没出油,我们又转到塘沽一带,打了唐山井,用了近8个月的工夫,仍然没有油。此时,我们有些心情沉重,感到有负众望。我们成天眼巴巴地打探消息,盼着马上再打新井,拼上一阵,看看天津这一带到底有没有油。

    从大庆一块来的二十七、八部钻机,在几百平方公里的地盘上,铺开打井,目的是“撤大网,捉大鱼”。可一口有油井未见着,全局上下都急红了眼。有一天,领导找我面授机宜,说现在就剩下北大港这最后一块地方了,再见不着油,咱们就上山(去四川)。你们这支标杆队,马上去北大港,还有千分之一的希望!

    1964年7月,我们百十号人背着行李,初次登上北大港,站在防潮堤岸(现穿港公路附近),面对一片汪洋,水面上几支渔船在默默地飘摇……我们没有多想,一心想找港五井井位,在没膝的稀泥里,趟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井场的木头楔子。

    我们在防潮堤(现穿港公路附近)安家。那时有了活动板房,探亲的要四户住一间。两口子带着孩子各住一个角。因住满了板房,后来探亲的就住竹篱笆搭的“窝铺”。

    我们第一项任务是垫路。电影《战洪图》里面讲的是保天津炸防堤的事,据说就是在我们脚下进行的。那口子宽30米,深10米多。从天津小站拉石头到口子,20公里全是土洼坑路,好天要跑三个多小时。赶上下雨,无法走车,全队人员齐出动,一辆一辆地推,一谁就是十几里地。垫那大口子时,没赶上好天气,百十号人的大头鞋和胶鞋,被泥水搞得没一只像样的,后来索性都光着脚干。一天下来,累得人人只想喝水,吃不下饭。第二天又去推车,搬石头。

    第二项任务是搬运设备。那时,我们已经使用苏式钻机,到井场的路全是没了膝盖的泥水,车辆无法通行,连做好爬犁用拖拉机也不行。我们大家用钻杆、铁管铺路,把设备放在上面,人拽肩拉。有些人的工作服肩头磨烂了,就脱光膀子,垫上毛巾。一台钻机、两台泥浆泵、五台柴油机、整体井架,总重约700余吨,就是这样被拉进井场的。

    在井场上安装设备,吊车是4.5吨的,吊装钻井设备很困难,我们就用撬棒撬,用肩扛,又拉又拽,强行安装。抬钻杆是家常便饭,厚皮的四人一根,稍薄点的两人抬,不管多远的泥水路,不歇一口气。安装好设备,做开钻准备。这时,人人都明显地消瘦了,全队平均每人掉了六斤肉。

    准备就绪,要开钻了。全队的心情都很压抑,这是从每个人的脸上表露出来的。我召开职上大会,说:“搞油的就要想法把油搞出来!地质学家经过研究分析,肯定大平原上有油,需要由咱们找出来。港五井是否有油,关系到全局,这次是‘背水一战’”。

    我们分成两大班,倒替着干,一班连续工作十二个小时,“马不卸鞍、人不脱衣”。工作中,“两分钟放一根钻杆。除钻台上的人外,打钻时,油管清洗丝扣,给油管和钻杆编号,丈量长度,用三十多把铁锹清洗泥浆槽子。这次我们打破了使用重泥浆传统作法,初次使用轻泥浆,甘冒风险。

    开钻三天三夜,百十号人没有脱衣睡觉的,倒班吃饭,都是一路小跑。我的腰在大庆打平一井时,负过重伤,这时一累,疼痛难忍。累极了,就在值班室的大平板凳上躺一下,直直腰;冷了就到泥浆泵房里靠一靠,暖一下。第三天夜里,我的伤腰疼得厉害,刚在大条凳上直一直腰,就来了几个人,抢着向我汇报:

    “队长,槽子里一层油花,流不动了。”

    “气测读数测不了啦!”

    凭经验,说明有油、有气,也是井喷的先兆。我又

    惊又喜,急忙找到总指挥,汇报情况。

    我说:再不能往下打了,有喷的可能。

    他先是一愣,随后说,喷了好,我们就等这一天呢!

    我又说:喷了就成了光屁股井。

    他兴奋起来,就说:“管什么井,先见着油再说!”

    我知道,领导们的心情很复杂,我理解他们。我们就是一块死几次,只要把油打出来,心里也高兴。

    汇报回来,已是深夜零点。我急忙召开全队紧急动员会。一讲目前的危险性;二讲全场保护,重点预防;三是明确分工,谁也不许后退一步。那场面,空气都凝固了,如同真刀真枪地赴战场,队员面目都是严肃的。接着,我详细布置了任务。

    布置完任务后,我登上钻台,接过刹把,亲自操作。钻台上只留下一名司钻,两位井口工。我对他们说,就是喷出刀子来也不许躲!说完,我摁下刹把。打进五十米,提一下钻杆观察。泥浆大巡回才半周,井内就喷了。泥浆开始钻出钻盘,接着下边又冒上来了,一下到了二层平台,下边的泥浆又紧追上来,喷过天车。我们四个人全身泥浆,只露出两只眼睛。平台上的泥浆十公分厚。喷得我们都站不住,两腿叉开,各把各的岗位。

    井场断了电,一片黝黑,两边放喷闸门打开,油气水可着劲往外冒。那“呼呼”振动声传遍方圆十几里地,我们相互对着耳朵喊话,都听不清。但场内有条不紊,各自都在忙碌。刹把不能停止活动,决不能卡钻。我往下每摁一分钟,打进十公分,再往上提一点。掌握规律后,我用手比划,告诉旁边的人,照我这样做,然后将刹把交给他,下了钻台,去检查其他岗位。

    刚离开钻台,就听到放喷停了,我喊了一声:“不好!”。就往放喷闸门跑,一连跌了几跤。当时有些人经验不足,见油气放喷可惜,关了闸门。我双腿发软,顾不上说别的,命令快打开。这时,后面也跑来人,说井场周围冒气泡。表层只有60公分,一憋开,这口井报废不说,后果无法收拾。随即又开始放喷了,我重上钻台打泥浆。由于事情变化突然,160立方米泥浆很快用完了,还有一根钻杆埋在地下,好在港五井保住了。

    然而情况还在加剧,井场油气味很浓很烈。又刮起大风,伙房和住处都在下风头。我决定点“天灯”(即将喷出的天然气燃着)。我打了十四年井,“点天灯”还是第一次,全队也无一人点过。大家琢磨着,找两根竹竿,绑上棉纱,蘸足柴油,站在上风头,往放喷口一放,准成。当时都抢着去点,谁也不顾死活。我调出两个动作利落的。他们用绑着棉纱的竹竿往喷口上一捅。“嗵”的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蘑菇云升上天空,随后半个天就烧红了。

    港五井一出油,全局上下都乐了,调来十几部钻机,专在北大港打井。随后,石油部和天津市为大港油田创建进行了整体规划。

    大港油田第一口油井从1964年11月17日开钻,至1965年3月23日下午出油,这是值得庆贺的日子,是石油工人创业精神的综合体现。我相信,她将载入中国的石油发展史册上,让后来者永远记住。

    作者简介:万子俊大港油田离休干部,1932年出生在辽宁铁岭,1951年参加工作在鹤岗煤矿,后参加了玉门、大庆等地石油会战;1963年8月,又参加了华北石油会战,来到大港,率队开采大港油田第一口油井。

作者:东方之子

《大港油田第一口油井追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东方之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