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清明节——思念我的父亲

发表日期:2007-04-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唐代诗人杜牧的诗写出了清明节的特殊气氛。

    今年又到了清明祭祀的时节,在此时想起了我的父亲。他出生于1920年8月15日(庚申年甲申月乙巳日),故于1972年8月15日(壬子年戊申月戊寅日),原名王庭权,1940年入党参加革命,当时化名“李泽民”,国民党到处抓不到他,就将我的爷爷吊在树上拷打,爷爷以为此事受了不少的罪。父亲当时在河北省天津地区宝坻县黑狼口区、林亭口区等一带闹革命,任过区长;解放后转到河北省天津地区武清县,曾经在武清城关镇、杨村镇、杨柳青镇等地工作过,改名叫“王化民”。50年代初转到河北省天津地区廊坊、霸县,做工商管理工作,后任霸县副县长,并兼任粮食局的局长。由于他为人厚道、老实、又遇不到“好人”,所以每次“政治运动”总是受到“坏人”的欺负。

    “四清”时被打成“右派”,主要原因是家里的房子问题:解放前家里条件稍好些,阶级成份定为上中农,一时将闲置的房子“借给”大队当做学校用了,大约是“土改”时大队就说是“献”出去了,我们一直不承认,但房子一直被大队占用做学校,为此我们一直在做工作,当时父亲工作忙,顾不上这些小事,但为此也做了些工作,故“四清”时就被扣上了“反攻倒算”的帽子。

    文革时期又因为此事被打成“走资派”,批斗、劳动改造,受了很多的罪,记得妈妈问他:挨打痛吗?他说不痛,埃批斗是对的,因为我的工作没有做好。那是我还小,隐隐约约记得当时在霸县信安镇“干休所”劳动改造,给收发报纸,每天要骑几公里的自行车路,把报纸取回来,那是已经患“脑血栓”病了,严格的讲是不具备骑自行车的能力了,但是,这是改造“走资派”,所以你必须要做好这份工作。经常地摔倒,身上摔得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回到老家后,妈妈看到十分心痛,但没有办法。每次从霸县回宝坻,要从霸县坐长途汽车到天津西站,从西站坐24路公共汽车到东北角,再坐长途汽车到宝坻的大口屯,还有25里地要坐“二等”才能到家。走的时候,家里人将军挎包套在他的脖子上,我用自行车把他送到汽车站,他再返回去。看着他受的罪,我们全家都很心痛,但还是要改造。

    他的病越来越重,直至不能工作了,“领导”才同意回家养病,我们还得万分的感谢。他本来应该享受到城里大医院住院治疗的干部待遇,但只能回家接受农村“赤脚医生”的简单治疗。最后他发展到话说不出来、饭咽不下去,最终医治无效,离开了我们。使我们感觉到:他老人家为革命奔波一辈子,到最后却被“文革”给革了命。

    今天在此怀念我的父亲,我要学习他一生坦坦荡荡的风范、兢兢业业的精神;我要尽我最大的努力,通过各种渠道,查清他的历史,既在各个历史时期为党、为人民所做到工作,写好他的回忆录。

作者:东方之子

《清明节——思念我的父亲》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东方之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