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开斋节的追忆

发表日期:2006-10-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今天,我和往日一样,吃完早点、开车上班、参加碰头会、打开电脑、浏览新闻,看到一则消息:《关于开斋节放假的通知》,2006年10月24日(星期二、农历九月初三),是回族等十个少数民族的传统节日——开斋节,安排放假一天。开斋……回族......马大哥?脑子里立刻联想起已经离别我们三年的大哥——马永正。
约75年左右相识,当时我们都在大港油田原采油指挥部四矿五队大班,我是气焊工,他是材料员。由于同班组、同宿舍,又是单身汉,当时的业余文化生活单调,晚饭后,除了厉行公务的政治学习,没有任何事情可做,就是闲聊,时间久了,关系越来越密切。我年龄小几岁,马大哥事事处处帮助我,直到帮助我娶了媳妇成了家。在马大哥的影响下,我们逐渐结交了几个朋友,有时任指导员的杨洪兴、技术员王俊、大班管工李如发、中一注站长刘焕城,我们保持着比“拜把子兄弟”还要亲密的朋友加兄弟关系。
马大哥是回民,他对回民的生活习性很在意,在宿舍里,谁动了他的碗、筷,他毫不客气地——仍掉,由此,我们大家都理解他,即尊敬有远之。他文化水平不高——老高中,但知识、阅历比较丰富,论社会经验、论业务能力,我们都佩服。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男子汉的阳刚之气,领会到了做人的原则,懂得了如何维护朋友的利益,在他的言传身教影响下,我们团结的象一个人一样,一人有事大家帮,我们的集体是快乐的、幸福的。
但是,“好人不长寿”不知为什么用在他身上了。2003年8月做的手术,年底又复发了,检查结果是晚期,我们大家采取紧急措施完成他最后的心愿。二姑娘原计划节后结婚,改在了节前,由于时间紧,临时决定在春节前的最后一个星期日举行婚礼,我们从医院把他接到“同盛斋饭庄”参加典礼,二姑娘流淌着热泪、马大哥强忍着巨痛参加完了二姑娘这甜蜜的婚礼。我们立即把他送回医院的病房,继续输液。我们几个除了杨哥在酒席间陪客,我们几乎谁都没吃饭。腊月三十的下午,我把马大哥从医院接回家,幸福、团圆地度过了除夕之夜,坚持到初二见到二姑娘回来拜年,初三我又将他们全家送回沧州老家,初五他就离别人世(我掉泪了),结束了痛苦的晚期(当时每天输液5瓶,几乎不能排泄,全靠汗液和唾液排掉)。临行留下遗嘱:
今日轮到我得闲,皓首俯吊情更惨,
不倡啼哭不撒孝,莫送礼帐难往还。
平等拿手不传经,不忍阿訇跪风前,
亲朋好友各珍重,我早入土大家安。
申甲年正月初三
我们都参加了葬礼,真是第一次参加回民的葬礼,虽不收礼帐,但非常的圣洁、庄重。
现在马大哥不在了,马大嫂依然是我们尊重的对象,杨哥自然出任常务大哥,主持日常的工作。三十年来,我们在“志不同、心相同”的原则下,彼此互敬互爱、相互团结和睦、共同携手进步。杨哥现在担任天津大港公安局港南治安分局副局长,王哥是大港油田油建公司市场开发部主任,李哥和我分别已经“到龄离任”了,焕城也很好。我们各自走着自己设计的幸福之路。
马大哥,今天是开斋节,你也可以“咪西咪西”了,你的好兄弟们想你了,我们想告诉你:马大嫂和孩子们都很好,我们会竭尽全力照顾好的,你放心的安息吧!

作者:东方之子

《开斋节的追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东方之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