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Ego vie videns.

发表日期:2008-07-09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景区:五台 忻州 五台山 点击数: 投票数:






 


从太原飞回南京的这天,航班一直延误到很晚,原因是南京天气突然变得恶劣雷电交加,飞机不能从碌口起飞。原本九点半起飞的航班变得遥遥无期。我一个人,穿吊带牛仔短裙和帆布鞋,小外套,在武宿机场冻得哆嗦。
从忻州下太原的之前吃了一点点当地的焖面,到了夜里肚子很空,可是我没有饿的感觉,只是冷。拿着王尔德的《自深深处》,不停地喝茉莉清茶,偶尔遇人攀谈,在他们要电话的时候笑着摇头。
真是冷。完全不知道飞机什么时候能飞。我很耐心,我手里握着王尔德。
飞机起飞的时候是过了午夜,我已经冷到麻木。在飞机上开着阅读灯一直把书读完。即使是身陷囹圄的王尔德,都那么教人着迷。


逃离是早就开始的。
我总记得若问的我,怎么这个节骨眼上你们还有空出来?我拿着她第二天口语考试的资料莞尔,可不,只要我需要逃离,我就必须按照自己的心意逃离。


此行是个三角形。南京飞西安。阿茶问我第一感觉是什么,我想了很久,回的信息是:靠,怎么机场都长一个样。其实我猜我在行程之初带着愠怒。
在西安住的是书院。床位,一个上铺。这是生平一个词,我一个人,在完全陌生的城市,有这么一张上铺在48小时之内我保有使用的权利,除此之外我一无所有——推门进去的时候,我深吸一口气,不怕,也许是个不错的尝试。
我的那张床的下铺的床头架子上有这么一行字。图1.这是西安给我的第一个触动。
在西安两昼夜整。我的旅行是散心,这是W说得,我觉得很对,赞他智商高。有他陪很开心,即使无聊的时候能在钟楼广场上坐很久很久吹菜色的泡泡和玩竹蜻蜓,然后考虑要不要去吃M记,却还是很开心——又开心又短暂。我在西安弄伤了自己的手,晒了很久的太阳却找不到卖FANCL的地方,夜晚糟糕极了的长途电话和呛着我了的芝华士——都不值一提。
飞太原,上忻州。我跟阿茹在他们市的国税宾馆里醉生梦死,看《奋斗》,我哭米莱,不停地。在五台山的那一天,我有他们的招待,可是却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一个人从盘天的石梯上走下来,感觉自己在发抖,而发抖的原因并不只是因为我下了那么多级陡和高的台阶。
从五台回忻州的那个晚上——好吧,我得承认是夜里连同上午以及下午——我睡了15个小时。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长的噩梦,我醒不来,阿茹说我在梦里发出委屈的呜咽,甚至在中午时间叫她自己去吃午饭。我都不知道,只是那个噩梦太长了,太长了。
我不敢想那个梦,完全不敢。因为我记得我在梦里说服自己的那些话。在先锋的时候我买克尔凯郭尔的《或此或彼》,却被自己的梦给刺痛了。


五台山的顶上,离天空很近很近。图2.
从五台回忻州,在车上拍的。阿茹说一定虚,我说不会。呵。我的小卡西欧是超强悍的。毫无疑问。图3.
阿茹。她被我那台sony a100惯坏了,拿着数码相机非要当单反使。当然,我们拿着单反的时候,是当傻瓜机使的。图4.
至于图5.…………………………hush………………………………………………不足为外人道也。




 


 


W。我们去迎泽公园玩过山车吧。


 

关键词:日记

作者:落日幻觉

《Ego vie videns.》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落日幻觉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