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次乱情竟然惹来九年情债!

发表日期:2008-07-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夜风流一场梦


1998年,还不到40岁的胡天明已是广西一家大型国有商贸公司的总经理,可以说是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在旁人眼里,这是个让人羡慕的家庭,丈夫能干、妻子贤惠、女儿乖巧。


这年8月的一天,胡天明到位于中越边境的凭祥市出差。晚上,他与客户吃饭时喝了不少酒,回到酒店后就早早睡去了。半夜时分,胡天明醒来后怎么也睡不着,黑暗中他感到寂寞难耐。这时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他以为是服务员,便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的女孩,看样子只有20岁。“先生,我可以进去坐一下吗?”女孩给了胡天明一个甜甜的笑,未等他反应过来,女孩已经走进屋子。


几句简单对话后,胡天明得知对方是酒店的三陪女。一个漂亮女孩站在自己面前,正寂寞的胡天明一时来了“性趣”,开始与她宽衣解带。激情过后,两人接着聊天,女孩告诉胡天明,她叫艳燕,19岁,从艺术学校毕业后,一时没有找到工作,只好做起了这一行。“难怪你身材那么好。”胡天明夸着艳燕。


第二天早上,胡天明大方地给了艳燕800元“过夜费”,还给了她一张名片,叫她去南宁的话就找他玩。当时他压根儿没考虑到这个小姑娘会有什么坏心眼,潜意识里只想炫耀一下自己身份不凡,跟他交往不会吃亏。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一天,胡天明正在防城港出差,突然接到了艳燕的电话,“胡哥,在哪里啊,想你呢,要不要我去陪你啊。”胡天明高兴地同意了,已转到北海市谋生的艳燕于是直奔防城港。当晚,两人又是一夜快活。艳燕看得出胡哥很喜欢她,于是说:“胡哥,我不想做这一行了,我打算组织一个表演队,到各个酒吧去演出,还缺点钱买服装,能不能支持我一下?”


其实胡天明心里也不希望她继续在这一行做下去,听到她“从良”的意愿后,自是很高兴,当场就拿出1万元给了她,劝她说:“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就应该找个正当职业做。”一连几天,艳燕都温柔地陪在胡天明身边,胡天明给她买了一身漂亮的衣服和首饰。


胡天明出差结束之后,艳燕说她不愿意去北海了,就跟胡天明一起回了南宁。


艳燕在南宁租房住了下来,胡天明有空时她就陪他玩,胡天明没空时她就自己逛街、泡酒吧。胡天明每次和她作乐,还千儿八百地给她钱。


转眼几个月过去了,艳燕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并不想要孩子,于是左思右想之后,她想出了“坏事变好事”的主意。“胡哥,我怀孕了!”艳燕向胡天明求救。胡天明吃惊不小,忙赶到艳燕的出租屋商量对策。看到胡天明对自己这么关心,艳燕提出给自己1万元去做人流,胡天明爽快地答应了。


艳燕并没有去医院,只是到药店花几百元买了些药做“药流”。


几天后,艳燕“伤感”地告诉胡天明,她之前谈了一个男友,对方在深圳工作,现在男友让她去深圳结婚。胡天明虽然感到有些惆怅,但更多的还是欣慰。毕竟艳燕有了好的归宿,同时他觉得艳燕总在身边“晃悠”也有些不安全。因此,当艳燕提出要他给点结婚贺礼时,胡天明大方地给了她两万元。


第二天,艳燕便从胡天明的视野里消失了。她并没有去深圳,“深圳男友”不过是一个谎言,她回到了离南宁市不远的扶绥县老家。这次她是打算离开胡天明的,毕竟他给了她那么多钱,对她也算好,她怕相处久了如果穿帮反而坏事。


回到老家不久,艳燕在当地交了男朋友,过起了安稳的生活。


一对“双胞胎”一场敲诈登场


这段“艳遇”就像一阵春风拂过,除了在胡天明心中留下甜蜜的回忆,并未给他的生活、工作、家庭带来丝毫的影响。随着岁月的流逝,胡天明也渐渐将这件事淡忘了。


很快两年过去了。


2001年8月的一天,胡天明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竟然是艳燕打来的:“胡哥,你害惨我了!”艳燕说着哭了起来。“艳燕,出什么事了?”胡天明不解而又关心地问着。


艳燕告诉胡天明,那次怀孕她并未去做人流,而是想把孩子留下来。可去了深圳之后,随着产期的临近,男友算了算日期,意识到她怀的不是自己的孩子,就提出和她分手。于是,她只好含泪回到老家把孩子生了下来。艳燕说,她本来不想再打扰胡天明,可一个人抚养一对双胞胎女儿十分艰辛,只有再找他想想办法了。


“什么?双胞胎?”胡天明脑子里像炸雷一般嗡嗡直响。“胡哥,你再不帮我,我就活不下去了……”说着,艳燕在电话里哭得越发厉害起来。在艳燕的哭泣声中,胡天明的温情渐渐从心底涌出来,他决定帮艳燕一把,毕竟当初两人相好一场,毕竟她生的是他的孩子。于是,他们约好了见面地点。


“你打算要多少?”见面后,胡天明问。


“你给我两万就行了,熬过这一阵,等孩子长大一些,我出去打工挣钱抚养她们……”


胡天明拿出两万元塞进艳燕的包里,临走时他一再交待:“这件事你不要声张,跟你家里人也不要说是我的孩子。”艳燕温顺地点点头。


本来事情就到此为止了,孰料节外生枝。艳燕拿到钱后,去找她的一个女友玩,当她走到偏僻的城中村小巷时,突然4名男子围住她,抢走了她的包,还把她的手刺伤了,艳燕为此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艳燕想来想去,认为一切都是胡天明搞的鬼,否则事情不会这么巧。


艳燕出院后马上给胡天明打电话:“姓胡的,你这个流氓,竟然叫人来抢回我的钱,还把我捅伤,你太没良心了!”尽管胡天明一再辩白自己不会做这样的事,但艳燕仍不相信:“这两万元钱你一定要补给我,否则我跟你没完,我要让你身败名裂、不得安宁。”看着此时的艳燕全然没有了以往的单纯和娇媚,气愤的胡天明也强硬起来:“钱我已经给了你,你被抢跟我没有关系,钱我不会再给了!”


胡天明的话“激怒”了艳燕,她决定跟胡天明斗到底,无论如何也要把钱要回来。


艳燕翻出胡天明给她的那张名片,一个电话打到了胡天明的家里,是胡天明的妻子白苇接的。“胡天明在吗?你叫他接电话!” 艳燕没有好气地说。看艳燕说话这么不客气,白苇问道:“你是谁?”“我是他的情人,你又是谁?”白苇虽然心里一惊,但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就多了一个心眼,说自己是胡天明家的保姆,问艳燕有什么事。


“胡天明和我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由我一个人抚养,而他却不闻不问。我生活得很艰难,有一个女儿已经生病死了,还有一个女儿,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白苇一听,惊得差点晕倒。她不敢相信,丈夫这样一个爱家、本分的男人会在外面乱来。她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问对方:“胡天明是有家室的人,你为什么要和他做这样的事呢?”艳燕不耐烦地说:“过去的事情不说了,现在我要问胡天明,他养不养这个女儿。”


“你如果养不活,就抱来给我们家养吧。” 白苇仍心平气和地说着。“好,哪天我就抱来给他看看!”艳燕说完气呼呼地挂了电话。


晚上胡天明回来之后,白苇把白天的事跟他说了一遍,之后与胡天明大吵了一架。但胡天明并不承认艳燕电话里说的事,极力辩称是有人想陷害他。白苇想想胡天明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生意场上难免有仇家,于是她也就没和丈夫闹翻。


艳燕这一招让胡天明既愤怒又害怕,他真切地感受到了艳燕的“厉害”。第二天,他急忙向艳燕求和,再次给了她两万元,并要求艳燕再不能闹事。艳燕带着胜利的笑容答应了。


但胡天明心里仍不踏实,他想到艳燕手里的那张名片,觉得后患无穷,于是他马上更换了自己的所有电话号码。


一次次“困难”一次次伸手


换了电话之后,艳燕再没办法“骚扰”自己了,胡天明暗自庆幸自己终于解脱了。


转眼5年过去了。2006年5月的一天,胡天明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一开口就说:“胡天明,你躲了那么多年,我终于又找到你了!”胡天明一听,顿时如坠万丈深渊,他感到噩梦又一次卷土重来。原来是艳燕!


“你以为两万元就能养孩子一辈子吗?现在孩子6岁多了,准备上学了,她往后读书还要一大笔费用呢。”艳燕直截了当地说。


“你不是答应不再找我了吗?”


“孩子的生活费我不找你要了,可是她还要读书,她还会生病,我哪负担得起。”


胡天明感觉很气愤,什么也没说就挂了电话,但这并不影响艳燕和他的“交流”。她的短信源源不断地发过来,反复表达同一个意思:她生活太艰难,如不给钱,就去他单位和家里闹。


胡天明烦恼不已,同时他也感到不解:艳燕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新号码的?


其实,5年前艳燕拿了两万元回去后,安分了不少,虽然她后来也试着打胡天明的电话,想再敲诈一点,但发现胡天明所有的电话都换了,她也就作罢了。如今,那两万元早就花光了,而且她和男朋友商定要在当年的10月结婚。可是结婚没有房子,也没有婚宴钱,艳燕觉得简简单单地把自己嫁出去,太没面子。


想来想去,继续敲诈胡天明的念头又在艳燕脑海里冒出来,她直接去了胡天明名片上写的住址。但此时胡天明已经搬家,把房子给亲戚住了。亲戚并不知道艳燕和胡天明的关系,反而热心地把胡天明的新号码告诉了她。


频繁的短信让胡天明不胜其烦,但艳燕的诉苦又让他渐渐生出恻隐之心,想来想去,他决定干脆给她一笔足够孩子读书的费用,从此一了百了。那段时间,胡天明因腿摔伤了正住院,无法和艳燕见面,于是他让艳燕去办一个账号,然后他再叫朋友把钱汇进去。


艳燕当天就开了一个账号,第二天,她去查账时,发现里面竟然有10万元!艳燕不敢相信胡天明这么大方,她想胡天明一定是怕她闹事。“他怕我闹事,我就偏要闹事!”收到巨款的艳燕反而不满足起来。


“胡哥,你的钱收到了,谢谢你这么关心孩子。”艳燕打电话向胡天明致谢时,语气缓和了许多,“可是,我的生活还没有着落,我想开个铺面做点小生意,你得帮我。”


胡天明想想也有道理,在得到艳燕以后再不伸手向他要钱的承诺后,他又叫朋友给她汇了5万元。


每一次都能得手,这让艳燕欲罢不能。过了十来天,她又想出了新的借口:“胡哥,我不想在南宁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生活了,我想到武汉去,我有个很好的女友在那里开店,她叫我去和她一起做生意。可是武汉的铺面太贵,5万元根本不够。”


难题再一次摆到了胡天明面前,他虽然极不情愿再给艳燕钱了,可一想到她如果去了武汉就离自己远了,于是抱着“送瘟神”的心理再次给了艳燕10万元。


艳燕压根儿就没准备去武汉,她拿着那些钱兴高采烈地回老家置办婚事去了。男友怀疑她巨款的来路,艳燕就谎称是买彩票中了大奖。为了证明给男友看,艳燕开始买起了彩票,而且下手十分大方,常常一买就是上万元。渐渐地,艳燕买彩票上了瘾,不过她运气不佳,输进去许多。


艳燕本来打算拿这笔钱在南宁买房子的,但买彩票输掉了一大半,于是她决定继续从胡天明身上“淘金”。


“胡哥,我已到武汉了,开了家杂货店。可是没有房子住,你还得再汇些钱给我……”


还没等艳燕说完,胡天明就气炸了肺,他怒吼起来:“你还有完没完,不是说不再找我了吗?”


“没完,你不安排好我,我是不会完的。要不,我不待在武汉了,回南宁天天缠住你。其实,也就这一回了,以后我不会再跟你要了。”已经死死抓住胡天明弱点的艳燕,根本不把他的愤怒放在眼里。


听到艳燕要回南宁,胡天明又退让了。他一咬牙,向她的账号汇进了20万元,不久又汇进了6.5万元。由于对艳燕口头承诺的“最后一次”不再相信了,胡天明特意叫她写了书面保证,并留下身份证复印件。艳燕爽快地写了保证书,并托人交给了胡天明。


艳燕拿到钱后,高高兴兴地看房子去了,她看上一套价值27万元的房子,一次性就把房款付清了。


到此时为止,艳燕已经从胡天明手中敲诈了51.5万元,可除了买房子之外,大部分钱她都买彩票输掉了。手上没有多少钱的艳燕又打起了胡天明的主意,想来想去,她竟然用那个“死去的孩子”说事:“胡哥,我另外一个孩子没死,我姐又送回来了。原来,我姐见我生活困难,就以病死为名把孩子抱给了别人。现在我姐见我生活好些了,又把孩子抱回来了,我好高兴。胡哥,你也要庆贺你的女儿死而复生啊,快点打个大红包给我。”


胡天明听了艳燕的话简直要被气疯了,他想,一个孩子怎么说死就死,说活就活。直到此时,胡天明才对所谓的“双胞胎”有了质疑:“你一会儿说孩子死了,一会儿又说孩子没死,我都不敢相信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你把孩子带来,让我见见面,否则我不会再给钱了。”


“你敢跟我讲条件,好,我也跟你讲条件。我要到你家去讲,到你单位去讲,我还要带两个女儿来南宁,跟你同归于尽。”艳燕撂下这句话就挂了电话。


艳燕决定去跟胡天明的妻子吵一回,让胡天明知道自己的厉害。她又去了胡天明原来的住处,这次屋里住的是胡天明的父母,艳燕磨了大半天,终于从老人嘴里要到了白苇的办公室电话。


晚上胡天明回到家,发现白苇坐在沙发里,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着,他意识到大事不好,就主动向白苇承认了与艳燕的是是非非。“8年了,你一直瞒着我,什么也别说了,签字吧,明天我们就去离婚。” 白苇丢给胡天明一份离婚协议书。


百般退让,可这个家还是让艳燕给毁了,胡天明恨不得把艳燕撕成碎片。但他不甘心落得这样的结局,他对妻子说:“我觉得这件事其中有诈,她总问我要钱,为什么不带孩子来认亲?我敢肯定她压根儿没生孩子,是在诈我。”白苇也觉得丈夫的话有道理,就决定暂时把离婚的事放一边,把事情搞个水落石出再说。


第二天,白苇告诉艳燕,钱可以给,但她要带孩子来认亲,还要做亲子鉴定。见胡天明夫妇结成联盟,艳燕觉得计划无法再进行了,就一躲了之,再没给胡天明打过电话。胡天明认定一切都是艳燕的陷阱,于是2007年2月6日,他向警方报了案。当日,艳燕被警方抓获。警方查明,她所谓的“双胞胎女儿”纯属子虚乌有。


2007年10月,艳燕被南宁市青秀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退还赃款给受害人。

                      汇聚全球婚礼时尚,为您婚礼出谋划策,http://jinpaizhuchi.poco.cn您不容错过的精彩!

关键词:波导其它型号恋爱课堂

作者:I DO

《一次乱情竟然惹来九年情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I DO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