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性,谎言,青春[转载]

发表日期:2008-07-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最近这段时间,一位女孩子被迫出名了,而出名正是她的梦想。这位被命名为“姚抄抄”的中学生,大段抄袭白先勇的《阿凤》、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断水人》,四处发表作品,却一直没被识破,还被封为“才女作家”。
    
令人感慨的,并非编辑水平之低,以致看不出抄袭的痕迹,因为我自己也完全看不出。我惊讶的是女孩子对抄袭的坦然,彷佛这一切都是自然发生,完全不必担心行为暴露。只能理解为,要么心智未全,要么脑子进水,要么不明是非。
   
这个事件让人联想到一个文学活动,郭敬明出资十万寻找接班人。何必如此兴师动众,早已被判定抄袭的他,不是已经找到了么?
   
从青歌赛开始,余秋雨就进入了某种状态。汶川地震之后,他在博客上“含泪劝告灾民”珍惜来之不易的气氛,让网民的眼镜碎了一地。前两天,他在《文化访谈录》继续构建自己的“气氛学说”,劝告灾民“在精神康复的过程中不要过多地咀嚼悲伤”。并批评一些文化人行为不人道,思想不健康。余秋雨痛心疾首的样子,让你不得不严肃起来,认真分析一下被余秋雨告诉的真相。 
   
对一个“70”后来说,如果想知道自己青春破败的样子,你就去看魔岩三杰的演唱会。台上的两位成了胖胖,都有了肚楠,坐在台下的一脸油光,眼神疲倦,用尖叫伪装亢奋,其实早已激情不在。一代人的青春偶像,被精神分裂的何勇以一句 “张楚死了,我疯了,窦唯成仙了”,进行了虚假的美化。在他们老去的背后,是“四大天王”时代的终结,摇滚音乐的消亡,唱片业的末路,流行音乐的奄奄一息。

   
姑娘姑娘,你漂亮漂亮,警察警察,你拿着手枪。当年的姑娘已满脸尘灰,空气中也再没有情侣的味道。一个青春的时代早就结束,三个人的重聚,并没有任何文化的符号意义,而只是为衣食再次贩卖回忆。台上的藐视与冷漠,都更像抛给时代的一个媚眼。
   
如果在十年前,一个大学生的青春记忆里,也许还会有一个名字,书友会。从一个叫做贝塔斯曼的遥远地方,寄来很多美丽的书单。你会成为其中的一员,你可以写信去买书,你会等待一个包裹,你和很多人以书会友。书友会,与其读书,更像交友,这样的传统方式,像是为大学生量身设计。毕业了,工作了,不买书了,和书友会也就互相抛弃了。直到今天,听说贝塔斯曼书友会解散的消息,你才知道,哦,又一样东西消失了。
   
网络给人最大的快感之一,是制造了无穷的语词,这些语词又构成了一代人的青春文化密码。这两周,最流行的网络词汇是“俯卧撑”。关于这则语词的典故,解释的工作量实在浩瀚,简单一个词,包含了太多的黑色、暴力、性与谎言。只推荐一句与此有关的格言,以给网友们解码的快乐:你如果爱她,就在上面做俯卧撑;你如果恨他,就在边上做俯卧撑........

关键词:心情随笔

作者:爱在西元前

《性,谎言,青春[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爱在西元前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