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广州酒吧女郎调查:中学女生暑假陪酒揽客(图)

发表日期:2008-07-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周末我和朋友去泡吧,常见到一些性感美丽的年轻女孩,站在小圆桌旁,酷酷的不怎么说话,朋友说这些人就是“蹬场”,她们与一般的客人不同,不会成群结队,也不胡乱“劈酒”,有的人往往拿一瓶酒就在那里坐上一晚,或者穿梭不同的桌子来应酬“朋友”。这些女孩看上去年轻漂亮,听说她们每晚在那里坐几小时还能获得可观的报酬,真有那么轻松的工作吗?做这份工安全吗?

若有一晚当你坐在酒吧内,发现隔壁桌子的两、三个女孩子打扮得非常漂亮,整晚拿着几瓶啤酒在那里很酷地坐了一晚的话,她们极有可能就是这群人的一份子,他们的名字叫“蹬场”。 

  在广州本地一些夜生活的论坛中经常都会有这样的帖子,“急招‘蹬场’,专兼职都可以,底薪100~150元一晚,要求18~25岁,相貌端正,男女均可。“蹬场”是广州酒吧业这几年快速发展所衍生出来的一种职业,酒吧会请一些俊男美女回来,每晚扮成客人出现在酒吧内,令到顾客感觉这间酒吧里俊男美女云集,从而吸引更多人前来消费。一位有多年“蒲龄”的人士一针见血地指出,“蹬场的产生是因为酒吧之间的竞争,为了挽留以及吸引更多的顾客,酒吧方面使出的奇招,而这种方法也符合了顾客追求新鲜感的心态。”

  利用蹬场吸引顾客已成为广州酒吧行业的公开秘密,随着市场竞争不断加剧,蹬场已由原来清一色女孩子,变成了男孩子也是其中一部分;由原来只是扮客人客串一下变成了需要完成一定任务的业务量;这种经营方式还引来珠三角其他地区酒吧争相效仿。

  这群外表青春亮丽的年轻人,仿佛酒吧外迷人的霓虹招牌,看上去很美。

  “最早的蹬场在2001年左右出现在一些热门的酒吧,如Golf Club等,最早一批做蹬场的女孩子是由当时酒吧中的促销烟酒小姐产生的。”纵横广州各大酒吧有十多年蒲龄的阿域向记者介绍蹬场的起源。

  蹬场起源于烟酒促销小姐

  据阿域说,其实蹬场这个起源背后还有一段故事,“当时广州有一间很热门的酒吧叫Face Club,是城中热门的蒲场,为什么它的生意这么好?原来背后是有原因的,当时一些空姐以及模特都很喜欢经常到那里玩,久而久之大家就流传着这酒吧有很多靓女去玩,因此许多客人就趋之若鹜,所以就有一些酒吧经营者萌发要邀请一些高素质的女孩子扮成客人到酒吧消费,从而刺激更多顾客前来惠顾。”其实将促销烟酒的小姐客串成为蹬场也只是一个过渡形式,毕竟这种职业刚刚诞生的时候有些人还是不了解,“直到现在还有人将蹬场与夜总会小姐划上等号,而且由于兼职的缘故,很难保证能够经常来上班,因此酒吧只能将目光瞄准每晚必定要在酒吧中推销烟酒的促销小姐,这些促销小姐的素质也算不错。”阿域说。

  不过到Face Club的“姊妹场”Baby Face开张后,由烟酒促销小姐为主的蹬场就开始发生“结构性”的变化,阿域说:“当时Baby Face开张时,一掷千金请来了大批专业模特,甚至是曾经获奖的模特来做蹬场,此招果然奏效,酒吧客似云来。”自此蹬场就成为各大酒吧的营销策略之一。

  有年轻化、本土化之趋势

  但随着酒吧越来越多,高素质的蹬场也显得僧多粥少,而且蹬场算是一种职业,也是“青春饭”的一种,并非“长期饭票”,所以近年来蹬场有年轻化和本地化的趋势。目前广州各大酒吧中,超过一半的蹬场都是广州本地女孩,年龄大多在18~22岁之间居多。“特别是近年来广州冒出了一批专门针对本地年轻一族的酒吧,如新冶、426、BonBon等,如果都是请那些模特去做蹬场的话可能会令客人感到高不可攀,反而是一些本地的年轻女孩会让客人感到更有亲切感;另一方面,随着社会就业压力的增加,一些刚从职中或中专毕业的女孩子如果要寻觅到一份好职业不容易,做蹬场无需专业学历与技能,每月就可获得两三千元的收入,对于不少女孩子来说是很有吸引力的。更重要的是不少年轻女孩子本身就很喜欢晚上去酒吧玩,既可以去玩,又有收入,让越来越多的女孩子加入到蹬场的行列中来。”阿域很详细地进行了分析。

  据悉,目前广州的蹬场主要分两种类型,一种是“纯玩型”,每晚打扮得性感迷人装作客人到酒吧玩的,她们的工作时间是由晚上10点到凌晨2点,大约每晚可获报酬100~150元左右,她们不需要应酬酒吧内任何客人,与普通顾客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是在酒吧里坐够时间;第二种是“销售型”,和前者不同,他们要负责完成一定的销售额,也有相应的销售提成,收入会比前者要高,不过就不是简单扮客人客串一下那么简单,而是要善于交际与客人打成一片,吸引更多“回头客”以及开拓新的客源,利用美貌与亲和力打动顾客前来消费,提高酒吧的营业额,所以纯玩型向销售型转变已成为目前广州各大酒吧的一种趋势。

  蹬场也有经理人 竞争机制更专业

  阿域说:“正是目前出现有这两种类型的蹬场,令市场上涌现了经理人(俗称“家姐”)。因为第一种蹬场不牵涉到销售额,多数都是兼职的形式,她们直接与场地签约,每十天结算一次工资;而第二种则多是专职的形式,家姐往往就是她们的经理人,“通常一个家姐手下起码有十个蹬场,作为一组人,每月都要为酒吧完成一定额度的销售额,酒吧根据销售额业绩给予相应的报酬,这样一来,酒吧就免却了要到处找蹬场的麻烦,而且通过几个不同家姐不同组之间的竞争,也会有利于营业额的提升。”据闻,目前活跃在广州各大酒吧的家姐大多都是之前做蹬场,自己积累到一定客源之后再跳出来做的。

月入过万 “家姐”不易做

  阿嘉 21岁

  蹬场资历:3年

  阿嘉的入行时间不长,目前21岁的她已经荣升“家姐”了,手下有超过20名“蹬场”,“其实我都是从蹬场开始做起的,可能由于我人比较外向,容易跟客人相处,所以做了两年的蹬场以后,手上也积累了不少客户资源,每晚都有不少客人打电话找我来帮他们订位,去年从我原来做了两年的酒吧跳到一间新酒吧时,这些客人都非常支持我,跟着我转场了。新场的老板就建议,既然我有不少客户资源,何不充分利用,而且之前两年的蹬场生涯中,也使我认识到一帮好姊妹,她们也愿意跟我一起,因此我就这样成为了‘家姐’。”

  阿嘉自言,做‘家姐’最困难的地方除了要应付客人就是应付手下的那帮蹬场,“如果是专职的还好,最头疼的就是兼职蹬场,因为她们的上班时间不固定,所以有时候会出现人手不够的情况,这时候就只能出卖朋友啦,打电话游说一些朋友过来帮忙救驾。”阿嘉表示,自己对于手下的“蹬场”非常照顾,“毕竟这只是一份工作而已,没必要把自己也填进去,所以我经常都会提醒她们之间一定要互相照顾,有时候她们快不行的时候,我也只能辛苦一点,帮她们多喝一点,就算要倒下也是我而不是她们。”“千杯不醉”的阿嘉说,其实自己喝醉的次数很少,近一年来都几乎没有过。”

  作为“家姐”阿嘉表示,目前自己月入过万,不过收入高的背后也有许多的苦衷,“因为工作压力大,现在我每天起码是早上8点才能入睡,而且感觉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这一年来,生病的次数比以前都要多。”因此阿嘉就说,“家姐”也是不能做长久的,“我现在最想就是赚多些钱,以后开一间服装店。”

  男蹬场吸引更多女顾客

  早期,蹬场清一色都是女孩子,但是近年来,在各大酒吧中也开始有男蹬场的涌现,“其实酒吧就是想利用英俊帅气的男‘蹬场’吸引更多女顾客前来,再利用女顾客吸引更多男顾客的到来”。阿域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男蹬场产生的原因。不过据悉男蹬场在总体蹬场人数中所占比例还是不多,目前占主导地位的还是女蹬场。

  曾经有人说过,蹬场这种职业是广州所“独创”的,虽然这种说法无从考究,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后来广州某些酒吧通过连锁经营的手法,将蹬场这种营销策略传至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而且近年来广州周边的珠三角地区,越来越多的酒吧都起用了蹬场,他们还不惜花钱请广州有经验的女孩子到他们那里当蹬场,“现在佛山的一些酒吧,每晚都会在9点左右开车到广州接一批‘蹬场’,然后凌晨再把她们送回来,有广州女孩子做‘蹬场’在当地很受欢迎。”

  虽然蹬场工作貌似轻松而且赚钱也不少,吸引一些年轻女孩子参与,不过阿域还是提醒这些女孩子说:“蹬场始终都是一门青春饭,不能做长久,往往做了两年左右蹬场的女孩子都会开始厌恶这份工作,除非是升级做‘家姐’,不少人都会转行,而且这份工作每晚都是熬夜与喝酒,特别对于女孩子的身体与皮肤都是百害而无一利的,所以要入行的女孩子都是三思而后行啊!”

  最怕遇上“男同志” 男蹬场理想是做警察

  阿黎 20岁

  蹬场资历 1年半

  作为男蹬场的阿黎已有1年半的“工作”经验,他前后辗转过两间酒吧工作,有任务与没有任务的两种蹬场形式都经历过,“做有任务在身的那种蹬场时,会感到有不少压力,玩的时候也放不开,而做没有任务蹬场时,心态会放轻松一些,当然有任务的收入会高一些,不过我自己还是喜欢轻松些。”

  作为男蹬场,别人会否用异样的眼光去打量他们,阿黎就说:“其实也是当作一种工作,本身我就是一个很爱蒲吧的人,所以现在我觉得这份工作还是比较适合我的。”一年多的蒲场生涯,阿黎自言目睹了夜场文化开放,“其实在夜场里面,大家的观念都非常开放,一夜情的现象经常可见,所以在这种环境中,很多人都会不自觉变得很开放,无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阿黎也不讳言曾经在工作中有一夜情的经历。

  作为男蹬场会否遇到给客人“抽水”的情况会少很多,阿黎就笑言,其实不是“现在我最怕的还是‘男同志’,所以我更喜欢与女客人一起玩。”

  虽然是男蹬场,阿黎同样是对这个职业的前景很悲观,“这都是不能做很久的职业,其实我自己最想做的反而是警察,做警察一直都是我的梦想。”

每年暑假,夜场中都会多了年轻的面孔,其中不乏学生一族甚至未成年人,有专业蒲友将这些年轻蹬场称为“乳鸽”,而她们年轻漂亮的背后,却也有不为人知的辛酸故事。

  名校班长做了蹬场“家姐”

  记者约刚从某省级名牌职业学校毕业的旦旦(化名)在灯火通明的餐厅采访。“你现在正在做蹬场吗?”记者问道,“嘘!轻点声。”旦旦有点尴尬地说。

  旦旦爱穿素色的衣裙,一头清汤挂面式的乌黑长发,不施脂粉,一副乖乖学生妹的样子,很难想象,她在某酒吧夜场里已做蹬场三个月,即使晚上上班,也依然是这种简单的装扮,但待人接物,却有一种超出年龄的老练。早在上职二时,她已是一群少女蹬场的“领班”家姐,带一群师妹到夜场上班,自己做中间人赚钱。

  2004年,旦旦独自来到广州一所职校读酒店管理,能力出色,做了班长。一个人在广州读书,而寄宿学校实行严格的封闭式管理,旦旦在周末晚上才有外出活动的机会。她觉得这样挺沉闷无聊的,很想出去透透气。尽管在上学日她晚上必不出门,但每逢周五下午四点到周日晚上七点,她还是喜欢和社会上结识的各种朋友出去玩,尤其是男生,上贵价的酒吧可由他们掏钱。她还坦言,那时候自己年纪小不懂事,“喜欢在酒吧那些地方,玩一夜情。”而在学校里,旦旦也很少交作业,但由于她和老师同学都能打好关系,所以不少老师都“放她一马”。

  17岁“家姐”,每月赚1500中介费

  渐渐,旦旦和很多酒吧里的工作人员甚至老板都熟络了,上职二时,17岁的她已成为五个蹬场少女的“家姐”了。当时一个熟悉的夜场老板跟旦旦说,紧缺蹬场女郎,恰好有五个小师妹,都是喜欢出去泡吧的贪玩少女,问旦旦:“有没有不辛苦,又很快能赚到钱的工作介绍?我们买衣服都把零用钱买光了。”旦旦觉得做蹬场“福利”不错,跟老板谈好每个女孩上班一天就能得到工资140元,她作为中间人,从中抽取20-40元,个把月就赚了1500元“中介费”。

  旦旦向记者透露,目前夜场请蹬场女郎要求身高在1.6米到1.7米之间,每天工资120-130元,说白了就是“陪客人喝酒”。另外还要“做额”,拉到客人来订桌的消费额要达到每月5000元,超过部分就按0.5%提成,不足要倒扣工资。“其实这挺苛刻的。有一次我一个月只做了三千,竟被扣去15%。”旦旦坦言,不过每晚工作时间是晚上9:30到凌晨三点,工作时间挺短,这样一个月也能赚到三四千,她也比较满意。每天下班回家后,她就看电视到上午八点,一直睡到傍晚才起床。

  遇上色鬼,保护自己有高招

  旦旦还告诉记者,做这一行其实很累,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都很疲倦。旦旦边吐着烟圈边说,每当感到压力大的时候,她就借抽烟缓解。做这行首先是身体受不住,由于酗酒过量,肝病和胃病成了蹬场女郎常见的病症,她已是胃部抽痛成习惯,而且声音嘶哑,动不动就重感冒。有一次,她被客人要求连续喝了四打酒,呕吐不止,但客人还怂恿她再喝,“这是我感觉最辛苦的一次!”她每天都被逼着喝酒,老总要求旦旦和其他女孩一定要让客人将存酒喝完,无论客人多少,“任务”不能少。

  夜场遇到色鬼,被客人勾肩搭背揽腰,对旦旦来说已是“平常事”。她虽然刚做这一行,已相当老练,总是借口上洗手间,或者外面有朋友走,或者委婉地说:“你太热情了,不需要这样子的。”现在十五六岁就来做蹬场的少女多了起来,这类少女对客人“毛手毛脚”缺乏经验,她还经常帮妹妹解围。不久前,一个客人喝多了,抱住旦旦乱摸,还整个人将旦旦压倒在地,旦旦用力挣脱,但手和脚还是受了伤,说起来现在还很气愤。

  不赞成未成年“乳鸽”

  暑假到了,还陆续有十五六岁的女中学生来做蹬场,这些未成年少女俗称“乳鸽”。旦旦告诉记者,这类少女大多是家境比较好、家教严,但自己贪玩,觉得做这行既能赚钱又可以玩,抱着追求新奇心态。她不赞成这样年轻就出来做蹬场,因为不够成熟不懂怎样接待客人,常发生遭到客人泼酒甚至暴力对待的事件。

  “你们不要以为我们做蹬场的就很cheap(下贱),没素质,其实我们待人接物很老练,有自己的一套。我相信,以后总有一天能实现自己开公司的梦想。”这是旦旦最后留给记者的一句话。


 白天连睡五堂课,晚上陪酒犯胃痛

  广州市某普通中学高二的巧克力(化名),年方十七,连续四个月白天上课,晚上做蹬场,最近终于因体力不支、胃痛严重而辞职。

  父母也拿女儿没办法

  初三时,巧克力第一次和朋友们去酒吧玩,感觉很新奇,很兴奋,觉得大开眼界,虽然第一次喝酒很难受,但在好奇心驱使下,希望以后还能再喝。之后一发不可收拾,一周起码泡吧两晚,凌晨一两点才回家。那时她觉得,初三压力大,整天呆在学校里捧着书本,太难受了,应该去发泄一下。为此,父母骂了她好多回,但巧克力感觉每次都是“例牌”说几句,她都听厌了。最后父母还是无奈妥协了,说:“算了,你平时学习这样辛苦,压力大,想玩就玩吧,不过要适可而止!”

  上高一后,巧克力玩得更疯了,每晚都泡在酒吧里。高二时,她通过熟悉的夜场工作人员,了解到需要招蹬场,“既然都是玩,不如赚些钱,帮补家用也好。”巧克力工作的第一间夜场,老总对她说:“我是请你过来玩的,你可以不陪客人,就坐在这里发呆。”巧克力成为那里年纪最小的蹬场女郎,每晚9:30到凌晨2:30上班,回到家时起码凌晨三点。她坦言主要不是为了钱,而是想尝试这种感觉:因为成绩差而被父母骂,不开心的时候,可以免费借酒消愁,甚至得到客人小费,开心时借着酒势玩,更high。夜场只要求巧克力陪喝酒,不用做额,另外周六日一定要穿高跟鞋,裙子不能超过膝盖。

  早上,巧克力7点半起床去上课,但几乎每天都迟到,她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几乎每天都在课堂上睡着,有时甚至连睡五堂,被放学铃吵醒,“这么快又一天啦!”她的“屡叫屡睡”,令老师很无奈。当老师从巧克力父母处得知她的情况后,也任她每周以生病为由请假一天,回家睡觉。

  在第一个夜场,工作一天工资110元,一周工作四天,巧克力由于经常迟到被扣钱,第一次领到800多元工资,不够一个星期就请朋友吃饭、买衣服和化妆品花光了。

  拒绝当陪酒工具 怒斥老板 

  但在第一个夜场工作两个月后,那里装修停业,巧克力又转去另一家夜场。她不满地表示,第二家夜场把她当作喝酒工具,好不容易把啤酒清掉后,还要尽可能多地拉拢客人叫酒喝,疲惫不堪。“老板简直把人当牲口了,我的精神和胃都无法忍受。”那些客人从不会因为自己是小女孩而“放过”她,即使看到她难受的样子,还要灌。有一次,一个客人还一直缠到凌晨四点才走,巧克力醉醺醺的,头晕目眩,但一直不敢作声。

  在这一家夜场上班一个星期后,发生了最令巧克力气愤的事情。客人要求她一口气喝下三扎啤酒,她已经不胜酒力了,想离开,却被主管恶语相向:“我请你回来就是喝酒的,你继续喝!不想混了?”“你有没有人性的?你当员工是人吗?”巧克力忍不住脱口大骂,然后收拾东西,就此走人!

  老板也未必知道蹬场女郎是否成年

  巧克力说,近日有中学生以蹬场为暑期工。这样的工作容易做,身高1,58米以上,相貌过得去就可以,不用提供身份证,连老板也未必知道这些蹬场女郎的真实年龄,包括是否成年。这些学生每天早晨吃下解酒片再来上班。有一个初三女孩,由于贪玩,在中考前还来做蹬场,现在又在这打暑期工。她很容易喝醉,然后就呼呼大睡,一次,被客人拉入房间非礼一番,幸好有同事扶她出来,但她醒来后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被告知后,整日无精打采。一次她又喝得酩酊大醉,向客人口吐真言说自己未满16岁,其实连请她的主管都不知道她真实年龄,只是恶狠狠地警告她:“你让那些外人知道自己这么小,迟早会被警察抓掉的!”她无心向学,常说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子,虽然在巧克力的督促下复习了一天,但马上又扔下书本,说不如念完初中直接去工作算了!

  赚到玩乐 赔上健康

  不过,巧克力最后表示,她不会后悔做蹬场,以后身体恢复了,有机会还会再做,“如果时光倒流,我还是会做这一行的,但不会太频繁,身体扛不住啊。”巧克力说:“我不是为了钱,只想多接触社会,光这样我都赚了,等于免费玩了好多场!”

关键词:降女性空间

作者:时尚娱乐

《广州酒吧女郎调查:中学女生暑假陪酒揽客(图)》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时尚娱乐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