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男人艳遇之绝对隐私

发表日期:2006-11-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人有时是有一些淡淡的忧伤。这种痛苦抑或忧伤在《同桌的你》还有《恋恋风尘》中都得到了诠释。 

过去的一切当然是美好的。包括那个向你借半块橡皮的女同桌,更包括你一度爱得水深火热她也爱你爱得一塌糊涂互相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你的那个旧情人。 

当然一切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以来你从黑领变成蓝领又变成白领再变成金领,你的笑容从纯真到成熟再到敷衍。一切都已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旧情人也早已理所当然地不知下落。 

你终于习惯现有的一切,习惯了由老婆而不是旧情人来为你张罗一切。 

但命运无常,轮回有序。有一天旧情人终于“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地出现了。一个电话,一次聚会,一个邂逅,乃至一场有意的安排。出现的手段或方式其实并不重要。 

于是,你方寸大乱。当然大乱之后便是隐隐的渴盼:假若明天来临,昔日是否重来? 

现实生活中可能存在的某些不如意固然是这种念头得以产生的一个原因,其实更深层次的心理还在于,越是没有得到的东西越觉得珍贵。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贱。 
最浪漫的艳遇模式:萍水相逢一夜情 

白领自然有很多出差机会。 

于是萍水相逢。于是《廊桥遗梦》。 

这种艳遇模式之所以浪漫是因为它不存在功利目的。投入地“爱”一次且不承担任何责任或道义。挺好。 

但也有弊端。 

因为“一夜情”事实上也是“一夜清”,“从此萧郎是路人”。这一点无疑有些残酷。 

它需要两个人都拎得清。万一有一方拎不清,麻烦事也就上门了。 

另一点,“如此浪漫”的艳遇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这世上有很多人连自个都看不顺眼更别说他人了。所以在旅途中找个顺眼且世界观情感观(不敢说爱情观)相同的人殊为难得。 

最后一点要说明的是,“在路上”的艳遇是危险的。这危险并不在于横眉冷对的夫人会张牙舞爪地冲将进来,而在于支原体、衣原体甚至艾滋病病毒不由分说地冲将进来。外遇诚然是可宽恕的罪,性病却是不可饶恕的。这种危险之所以始终存在是因为“旅途情人”固然浪漫,但毕竟属于流动人口,并且是性观念较为开放,且正处于性活跃期的危险人群(对不起,借用一下医学术语)。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浪漫是有代价的。譬如玫瑰,花,好看;刺,扎人。 

最合适的艳遇场所:酒吧 

中国人民富起来了。 

富起来的中国人民涌向酒吧。 

酒吧实际上是过滤器或伪装仪。它能让粗野的男人貌似优雅。 

而艳遇就在优雅后面若隐若现。 

关于酒吧里的艳遇经常是这样的:晃动着半杯葡萄酒,面带笑容地从一个吧台踱到另一个吧台。注意,千万别随意坐下,除非你的猎物已上手。即使与未进入你选择范围的女士交谈也要耐心诚恳。嗓音要略带磁性,并且时不时地“嗯哼”几声,以显示你对某个话题的把握俨然是游刃有余了。当然眼光还是要顾盼有神,直到真正的猎物与你互相锁定。 

不过真正的战斗显然不在酒吧里进行,否则扫黄打非办公室会一千个不答应。你所需要做的只是完成前奏部分。扫除心理障碍,获取电话号码,约定再次见面的时间。 

一切的一切自此开始纳入轨道。毫无疑问你将步入一场惊险抑或有惊无险的游戏当中。

最流行的艳遇理由:喜新不厌旧 

关键在那个“不”字。 

男人可以说“不”,说“不”的男人才可以鱼、熊掌兼得。 

当然最重要的是要处理好“新”与“旧”的关系。有一个比例分配的问题。着重点是在前面。“喜”。对后者只需“不厌”。维持现状。 

有一些蛛丝马迹必须清除。或者换个说法,有一些来自妻子方面的疑惑要想尽办法予以消除。 

比如你借口要工作得很晚,或突然间应酬多起来,常很晚回家,但又说不出可信的理由。或者,突然过分关心对方的作息表,对妻子何时做什么、何时出差、何时加班、何时回家,都打听得一清二楚。 

再比如,你和妻子的性生活突然间完全停止。或者反过来,你像予以补偿似的突然加快做爱频率,但冷冰冰的只有形式而无内涵。 

所有这些无疑都会引来妻子疑惑的目光。你不得不开始首鼠两端、穷于应付。 

所以“喜新不厌旧”在这个意义上说是一项高难度的走钢丝运动。平衡能力不强的人切莫轻易尝试。 

最自欺欺人的艳遇心理:不吃禁果 

世上没有不吃腥的猫。 

但有不吃禁果的人。 

当然是些高层次的人,白领什么的。但千万别认为这是高尚之举。当精神上的外遇其乐趣远胜于肉体的外遇之时,这已然是对家庭生活的一种深层次背叛。 

所以不吃禁果的艳遇是最具杀伤力的都市时尚游戏。不仅“欺人”,而且“自欺”。 

故事的文本倒可以是多种多样的。比如一对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恋人因某种原因分手并各自组成家庭,但这些家庭是徒有虚名的家庭,这对恋人不动声色地“再续前缘”让“同床异梦”再次鲜活了两把;还比如一个办公室里的一对男女“脸对脸、心贴心”,但囿于环境他们没有表白。终于,机会来了。在一个天造地设的异乡之旅中,他们畅谈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个夜晚;再比如一年轻漂亮、经常做着作家和诗人梦的少妇终于在一次笔会上结识了一位风流倜傥的诗人。他的激情、他的豪放激起了她创作上的灵感与冲动,他们谈但丁谈普希金谈艾略特谈舒婷谈北岛并最终谈到了情感。于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艳遇故事又开始了新篇章。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世上不仅没有不吃腥的猫,同样也没有不吃腥的人。只不过这腥味比较特别抑或雅致罢了。

最易出轨的艳遇年龄:中年 

中年是一列四处招摇的火车。它不按轨道行驶。 

出轨也就必然了。 

但出轨的原因不能全算在中年人头上。当越来越多的清纯少女迷恋于中年人的稳健与沧桑与啤酒肚时,中年人想做柳下惠也相当困难了。 

一些硬件是中年人所特有的(当然是与青年男子相比较):一定的声誉和社会地位;能够从容理智地审时度世;对女性心理有细致入微的了解。所有这些正是中年男人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关键所在。 

有一些数据支撑了上述说法。某市妇联在受理的37件“第三者插足案”发现这37人绝大部分是未婚女子,其中有20人的年龄在25-29岁之间,属于大龄未婚女青年。而男方则大部分是30-40岁的中年已婚男子。 

但话又说回来,这些数据并不表明中年男人是受害者。在这些情感游戏当中,阴谋与无知往往组合到了一起。而在某些时候,权势也起到了威慑的作用,类似美国和北约的导弹。于是,原本就不太纯正的情感游戏在这种状况下蜕化成某种晦涩的交换。事情复杂化了。 

当然,这类事情不管有多少复杂,说到底还是有迎刃而解的可能。而最后的持刃者必定是那个一脸无辜的中年人。 

容易不是肯定。出不出轨也是完全可以事先把握的。 

最不好处理的艳遇对象:女下属 

一点都没玩阴谋诡计,也没仗势欺人。 

自然而然地就和女下属恋上了。所谓日久生情。 

也许在所有的艳遇对象中,女下属是最难处理的。 

首先是被发现的可能性最大。且不说“眉目传情”之类容易暴露的外部表情,单单幽会地点的选择上就让你伤透脑筋。这个城市就这么小,这个办公室也小得可怜。而且经常发生的办公室被捉之类惨剧无时无刻不让你感觉“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于是——逃出家园。但爱在他乡的日子是屈指可数的。毕竟不可能天天出差,毕竟不可能每次出差都带着她去,那样容易暴露。所以地点问题伤透脑筋。 

其次是今后的关系较难处理。即便是你的那个下属很纯情,纯情到不破坏你现有的家庭关系,不向你提出工作上的额外要求,但你又如何面对这样清纯的一个女人(或者还是个女孩)?!日常生活、工作关系上你怎样做才算滴水不漏、游刃有余?而所有这一切在那个女下属看来究竟是你的成熟还是你的虚伪那真是只有她一个人才知道了。所以你今后与她关系的走向将更趋艰难。 

第三是事情一旦败露打击是双重的。要么你走,要么她走,要么两个都走。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与你关系暖昧的女下属无疑是颗定时炸弹,一旦引爆必定会有杀伤力。 

“兔子不吃窝边草”。老辈人造出来的话在任何时候都管用。

最有同感的艳遇电影:《秋天的马拉松》 

一名年过半百的大学教授,终日奔波于一个妻子和一个情人之间。他善良的性格使他不愿意辜负任何一个女人,他浪漫的天性又使他不能厮守一个女人。他惟有终日疲于奔命,像名马拉松选手一样艰辛,但永远没有胜利的希望。 

这就是《秋天的马拉松》。 

之所以引起同感是因为两个诱人的字眼“善良”和“浪漫”。这是两个与品味或格调关系暧昧的字眼,它终于让有艳遇的白领男士找到了高尚的理由。 

《廊桥遗梦》差点入选,但是欠缺了那份具有真实感的艰辛,所以只有名声没有同感。 

一句话,“艳遇”两个字好辛苦。 

首先辛苦的当然是身体。脚就不用说了,身体的其他部位尤其是敏感部位将更加任重而道远。民间的黄色笑话是“种好自留地拓展试验田”,当然我们这里就不展开了。 

其次辛苦的是心灵。在一种价值判断标准不是那么明晰的情况下,备受折磨无疑是难以逃脱的心灵厄运。你永远说不出个是非所以然,问心无愧当然也就与你无关了。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艳遇”说到底也是要买单的。 

最能影响历史的艳遇名人:爱因斯坦 

名人也是人。 

但名人的艳遇却不同凡响。 

它不仅能影响当事者,还能影响历史。 

比如爱因斯坦。他与个性好强的妻子米列娃合不来,不得不离婚。但在离婚之前,爱因斯坦早已与表妹艾丽莎产生了爱情,即发生了婚外恋(当然算艳遇),离婚后不久爱因斯坦便于与艾丽莎结了婚。于是心情舒畅的物理学家做出了举世震惊的成就。 

艳遇在关键时刻挽救了物理学家并进而促进了人类的发展。 

不过话又说回来,具体事件还是要具体分析。名人的艳遇说到底也不是一件值得到处炫耀的事情。作为个案,艳遇只有在破坏没有爱情的婚姻时才有积极的作用。而这样的艳遇只能发生在中世纪的欧洲和本世纪初的中国。 

返观当下的名人,他们光怪陆离的艳遇故事只能作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抑或报刊杂志借以赢得读者的卖点所在。至于谈到影响历史,重要的原因一方面固然是这些名人的名声、能力远远不够,另一方面则在于他们的艳遇充斥了太多的私欲,远没有了前辈名人的大家风范。 

一个浪漫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在今天你再也不可能为艳遇者提供令人心服口服的范例。

作者:那还用说

《男人艳遇之绝对隐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那还用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