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幸福是穿给别人看的外套,还是穿给自己的内衣?

发表日期:2006-11-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感冒好了后,林格紧紧抱着我说:“宝贝,以后我睡觉再也不关手机了,从现在开始,我的手机为你24小时开机。”

  那是去年的事,那时候林格还是我的男朋友,那次我感冒,半夜发起烧来,给他打电话,手机却关了。

  好容易熬到天亮,我打通了林格的手机,他飞快赶来,把我送到医院。他很自责,说如果他不关机我就不会这么严重了。从那以后,林格的手机一天24小时为我开着。

  我几乎是含着金勺子出生的,爸爸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总,妈妈是高校老师,家里就我一个孩子,从小就过着公主般的生活。虽然家庭条件优越,我却是个乖乖女,从小到大没让家里操过心,上学时一直是品学兼优,大学毕业后到合资企业上班,现在是部门经理。

  之所以说这些,是我有点心虚,好像说说好的条件能给自己壮胆似的。其实说到底,人还是不能免俗的,尤其是在婚嫁上,就像我,一份感情再真挚,还是不能不顾一切地往前冲。

  林格家在烟台农村,他考上了名牌大学,毕业后来到济南,聪明倔强的他要给自己打拼出一片天空。想起林格,涌上我心头的都是赞誉之辞,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缺点,可是我放弃了,这份笃定的幸福,我眼睁睁看着它溜走。

  认识林格很偶然。那是两年前的一天,我和几个女友逛街,一个女友碰上了老乡,那个人就是林格。当时我对林格几乎没有任何印象,只记得他眼睛很大,好像眼睫毛很长,很腼腆的样子。几天后,公司弄什么软件安装,请来的两个软件工程师里就有林格。他见到我后,很腼腆地冲我笑,我看见他的睫毛,的确很长,比女孩子的都长。

  开始的时候我真没想到会和林格有什么故事,在我印象里,我和他是两个世界里的人。所以,当他第一次约我的时候,我很吃惊,都没反应过来去拒绝。

  林格安静温和,细心周到,和他在一起感觉非常舒服。开始的时候我就跟他明讲,两人只做朋友,其他免谈,他笑着点头。林格知道,他和我之间有着一定的距离,可他希望和我在一起,他常说,看到我他就能心安。那段时间,我经常和林格在一起,一起吃饭、散步、看电影、逛街……他很少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地走在我左边,为我留意着来往的车辆。

  什么时候和林格突破朋友关系的呢?记不得了。他的爱和关心是涓涓细流,等到有意识,心里的芳草地已经完全被他的关爱滋润透了。我只记得第一次拥抱是在电影院里,我因为落枕脖子疼,林格说:“要不我给你揉揉?”于是侧身把肩膀转向他。很舒服,我不知不觉往后靠,一点一点,直到被他抱在怀里。

  几乎所有人都很吃惊,要好的几个直截了当地质问我:“你怎么找了个这样的?”怎样的?我也说不清,只好有点心虚地笑笑,“林格挺好的!”我知道他们会说什么——他家是农村的、他连房子都买不起、你什么样的找不到、你爸妈知道肯定会反对……想起爸妈我就更加心虚,一点底都没有,和林格恋爱大半年了,我还是不敢向爸妈公开这份感情。

  不是没想过分手,林格除了温和的性情和用不完的爱,什么都没有。可是,他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感动我,有时候我故意惹他生气,他总是腼腆地笑,不急不恼,任我使小性子发脾气,什么都依我,最后还是我心酸地对他说抱歉。林格说:“宝贝,你怎么对我都行,你是我无比珍贵的宝,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

  爸妈一直在帮我挑男朋友,他们替我把第一关,他们看上眼的才会介绍给我,我看上眼的再去见面。以前见过几个,都是条件极好的,但说不上为什么,看着很好,见面后就有这样那样的毛病。爸妈也不勉强我,我说不行他们连原因都不问,继续帮我物色。爸妈说过,他们相信我的眼光。

  林格是我眼光的体现吗?幸福到底是什么?是穿给别人看的外套,还是穿给自己的内衣?

  有时候我甚至会痛恨林格的好脾气,我闹得再无理,他都微笑着,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童养媳似的。“林格,你会不会发脾气啊?”那次,我因为推不掉,去见了爸爸的朋友介绍的男孩子,挑刺拒绝后回来见林格,心里不舒服,便找茬跟他吵架。他答:“冲你发脾气我不会。”

  太好了也不行,爱得过剩也是一种压力。林格的爱就像含糖过量的糕点,吃多了会腻,不吃又会想。

  有时候赌气,到林格那里去,故意把他的房间搞乱,知道他不吃油腻的东西,却买来油汪汪的饭菜,他依然充满爱怜地看我吃,然后给我收拾。有时候,我甚至故意去见家里安排的男孩子,然后愤愤地讲给林格听。他长长的睫毛掩住满眼忧伤,但抬头又是微笑,“我会努力做到最好。”

  今年春天,马乐出现在我生活中,这个从国外学成回来的公子哥,风流倜傥,聪明能干,准备接过他爸爸的公司。我爸爸和马乐的爸爸是生意场上的朋友,双方家里对我们之间的发展非常看好。说实话,马乐很优秀,是很多女孩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只是我对他不来电,虽然他对我很殷勤,但我总觉得他举手投足充满戏谑。

  可能是林格太本分了,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安静和真诚。

  马乐追得很紧,爸妈也在催我拿出个态度。我终于鼓足勇气把林格的情况告诉给爸妈,他们的反应在我的意料之中。

  妈妈很气愤,说我不能就这么把自己打发了,爸爸却不以为然,“我不相信你能把一辈子交付给这样一个人。”不相信?那我做给你们看!我的爱是真诚的,是纯粹的!

  可是,爱情在现实面前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呢?

  周围不少人知道马乐在追我,好友们纷纷让我跟林格说拜拜,“就算马乐不行,也不能是林格。”真的吗?真的就不能是林格?

  我故意制造矛盾,有事没事地跟林格吵架,可他的柔情让我心碎,往往都是,发泄完后我再紧紧抱着他,说对不起。那天下班后去找林格,他正在抽烟,我劈手给他夺下,“怎么不学好啊你!”他苦笑,“我学不了那么好,离你们的要求相差甚远,对我,你是不甘心的,不过你仍然和我在一起这么久,够难为你的了。”

  我呆在那里,我以为林格爱得很盲目,没想到他爱得澄明。他明白我爱他不够深,我的爱不足抵挡我会面对的压力。

  林格说,和我分手是他这辈子最不愿做的事,“我不想我的宝贝为难,分手还是我来说吧。”他的笑还是那么腼腆。我知道我该冲过去,挽留他,只要我开口,他肯定会留在我身边。可是,我冲他的背影抬了抬手,张开嘴却没有说话……

  和林格分手后,洁白拒绝了马乐的追求,她说自己想静一下心,把感情和生活都好好想想,“分手后的一天,我曾在深夜打林格的手机,手机接通后我就挂了,他也没有再打过来,我想他应该明白,那是我的一种试探,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还24小时开机。”

  似乎我有些残忍,给不了林格未来,却希望他能遵守诺言,为她24小时开机,“也许现在他已经不是为我24小时开机,而是已经习惯了这样,但我心里还是感觉很温暖。”

  有人问我会不会重新和林格走到一起,我说:“也有可能。”她接着问:“你觉得林格如果找了别的女人,会比和你在一起幸福吗?”我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说:“也许。”

转贴

作者:那还用说

《幸福是穿给别人看的外套,还是穿给自己的内衣?》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那还用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