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社会百态]网聊坠入情网痴情女要嫁给高墙内的他

发表日期:2006-07-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小影最喜欢那句歌词:给你我的全部,你是我今生惟一的赌注

  她是一个自由的女孩,他是高墙内一个不自由的人。但是,那天,探监的时候,她坚定地对他说:“我想和你结婚,就是现在!”于是,她开始为幸福奔波。   

  动情
  一起上班一起回家,再苦也甜

  她叫小影,家住吉林市,今年23岁。2003年6月,电脑学了半年了,朋友给了她一个网号:“用这个可以聊天。”

  看着屏幕上一跳一跳的头像,小影就在想,电脑那边的人,有着怎样的故事?突然,陌生人里跳出一个小头像,网名叫“昨夜新郎”。呵呵,还有人叫这样的网名!小影心里直笑,忍不住和他聊了起来。

网友贴图

  2004年春节,他们见面了,相爱了。和蜜一样甜的日子一直维持到了5月。好多话,还没等她说,他就已经说出口;好多事,还没等她动手,他就已经先做完了。

  这年6月,小影和父母说起了他。父母死活不同意。父亲最后抛出一句:“如果你再和他联系,就离开这个家!”

  小影真的离开了家。

  怀揣500元钱到了长春之后,男友陪她在九台路附近租了个房子。虽然150元钱租来的平房没有家里那么好,可是两人每天一起上班,一起回家,再苦也甜。

  没过多久,爸妈找到了她,小影被“抢”回了吉林。   

  真情
  他左边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

  2004年10月初的一天,男友突然来到了吉林市。家里没人,他偷偷地带着小影坐上了回长春的车。23时,跑线捷达车在公路上飞奔,向着幸福的方向。

  “咣”,还没等幸福来临,车祸就先行一步降临在他们的身上。车在开到九台四家子的时候,和一辆迎面驶来的大货车相撞了。

  小影当时只觉得好困,好想闭上眼睛,沉沉地睡过去。可是耳边却传来男友的呼喊声。好不容易才能和他在一起,怎么也舍不得男友,她告诉自己“看他一眼,看他一眼”。就这样,在男友的呼喊声中,昏迷了好久的小影终于睁开了眼睛。她看见满脸是血的他,脸上的血滴在了她的脸上。

  好在男友只是撞伤了脸,而她也仅仅是撞掉了两颗门牙。“我们是一起从鬼门关手牵着手跑出来的,所以,以后再也不能分开了。”男友常常看着她这样说。

  嘴撞得什么也吃不下,男友就买来香蕉,弄碎了喂给她。男友的脸包扎的时候遮住了一只眼睛,只留下了左边的一只。“每当我吃不下东西的时候,我都会看到,他左边的眼睛里,流出泪水来。”小影说。   

  传情
  对门男孩答应帮她传“鸡毛信”

  出院之后,小影再次被接回了家。父母拆了家里的电话,没收了她的手机,卸了卧室里的电脑,整天把她关在家里,留一个人看着。哪怕是上厕所,也要有人盯着。

  被看得死死的小影,这回装得很乖。父母给她安排了好多次相亲,她都答应了,可一到两个人单独相处时,她就故意表现得很野蛮,很粗鲁。男孩们都被她的举止吓跑了。

  为了能和男友联系上,小影想起了对门的男孩,“他在家能上网啊。”于是,她悄悄地把自己的网号和密码给了对门男孩。男孩答应她,帮她传“鸡毛信”。就这样,她能知道他怎么样了,好不好。被严密监控了4个月之后,2005年2月,家里终于放松了警惕,就很放心地把她安排到了长春一家电脑学校当老师。

  为了让家里不怀疑,到了长春,小影一直都没有用手机,也没有联系男友。直到3月底,家里完全放心了,她才拿起了电话,拨打了那串烙印在心上的电话号码。

  痴情
  高墙外喊了3个月男友的名字

  和男友联系上之后,小影到了长春的男友家。快乐的时间总是很快。2005年4月8日,两人正在街上溜达,男友突然说有事要出去。

  谁知到了20时,男友都没回来。她不断地拨打着他的电话,那端传来的都是“你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第二天早晨,电话终于通了,接电话的是警察,告诉她因为打架他被抓了,让她来取衣服和手机。

  男友被判两年刑,羁押在看守所。朋友告诉她,在大墙外喊他的名字,他在里面就能听得见。小影真的站在了高墙之外,远远地看着那楼那墙,她不知道男友会关在哪里?哪个窗口才能看见他的身影?

  也许高墙之外,能让她觉得自己和男友更近一些,所以差不多每天,她都会到高墙外等候,“说不定,他就会在哪个窗口出现,说不定哪一天他就会走出那扇铁门……”

  从4月到8月,她就这样在高墙外徘徊了3个多月,喊了3个月他的名字。

  专情
  探监时她悄悄地说“我想和你结婚”

  2005年8月,男友被转到另一家看守所。她开始期待着一个月两次的接待日。虽然每次只有那么短短的几十分钟,可对于她来说,那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时光。那一天,她会穿上最漂亮的衣服,擦去脸上的泪痕,微笑地等待,等待隔着厚厚的玻璃看见那张熟悉的脸。

  去探望男友的时候,小影有时会看到有人接到离婚起诉书。于是,每当面对男友的时候,小影都会和他说:“我认识你三年,和你在一起的日子还不到三个月,你要补偿我,我还没有和你待够呢!”

  今年4月,开影楼的朋友让小影帮着试婚纱。穿上崭新的婚纱,她有些呆了,“这是我吗?”那个早就埋藏在心里的念头又浮了上来,而且那么强烈,那么真切,“明天我要嫁给你!我要和你结婚!”

  再次探望男友,小影悄悄地说:“我想和你结婚。”男友一下就愣住了,缓了一下说:“可是现在我什么都给不了你,连最起码的一枚小小的戒指都不能给你。”望着男友,小影坚定地说:“如果有一天我们一起去要饭,你能给我吃一口,就足够了,跟着你,我愿意!但你要好好改造啊!”男友深深地点了点头。

  盼情
  结婚申请正在审批中

  自从男友转到了长春,小影很少回家了。妈妈实在太心疼女儿,常常偷偷给她寄一些钱物,让她去看望男友。而以前态度强硬的父亲,也由反对,转为了默认。

  打那之后,她开始了奔波,打听结婚的手续,回吉林市办身份证,向关押男友的看守所递申请。一趟趟跑,她就像一个飞速旋转的螺旋,向着自己的幸福飞速旋转。

  看着两个人的结婚申请,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说:“这么多年,收到的多是离婚起诉书,还从没有收到过结婚申请书,你们是第一对。”

  现在,申请正在审批中。小影说,男友喜欢听她唱《风雨无阻》,她也喜欢那句歌词:给你我的全部,你是我今生惟一的赌注。她说她不急,会耐心地等。因为她相信,所有痴心的等待都会有结果,一个美满的结果。

作者:那还用说

《[社会百态]网聊坠入情网痴情女要嫁给高墙内的他》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那还用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