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破门之战:美日血战冲绳岛

发表日期:2008-08-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琉球群岛是由140多个火山岛组成,总面积约4792平方公里,中世纪是中国的附属国,其国王每年都向中国进贡,与中国有着密切的经济、文化交流。在日本闭关自守的年代里,是中日两国之间贸易、交往的重要桥梁,因此日本一直允许琉球独立,直到1879年才正式将其纳入日本版图。

  琉球群岛又可分为三个群岛,从北到南依次是奄美群岛、冲绳群岛和先岛群岛,与台湾岛构成了一道新月形的岛链,成为日本本土在东海的天然屏障。其中的冲绳群岛位置居中,距中国大陆、台湾和日本本土的距离分别是360、340、340海里,冲绳群岛由冲绳岛、庆良间列岛、伊江岛等岛屿组成,主岛冲绳岛是琉球群岛的最大岛屿,南北长约108公里,东西最宽处约30公里,最窄处仅4公里,面积约1220平方公里。人口约四十六万,主要城市有那霸、首里和本部町,冲绳岛北部多山地,南部则是开阔又平坦的丘陵地带,岛的东海岸有两个天然港湾,金武湾和中城湾,日军建有那霸军港,岛上还有那霸、嘉手纳、读谷和与那原四个机场,是日本在本土西南方向的重要海空基地。冲绳岛上有一种特别的建筑,就是圆形的家墓,用坚固的石料建成,在岛上随处可见,日军稍加改装,就成为坚固的防御工事,在后来的战斗中给美军造成了巨大的困难。

  冲绳岛因其在日本本土防御中的重要的战略位置,为誉为日本的“国门”,因此冲绳岛登陆战就被称作“破门之战”。

  美军占领菲律宾后,冲绳在本土防御中的地位更加突出,对于日本而言,冲绳岛一旦失守,本土、朝鲜以及中国沿海地区的制海权、制空权将悉数丧失,日本赖以维持生存的通往东南亚的海上交通线将被彻底切断,因此日军大本营判断美军在进攻日本本土之前,必先在冲绳岛登陆,所以日军对冲绳的防御极其重视。自1944年7月马里亚纳群岛失守后,就开始重点加强冲绳岛的防守兵力和防御工事。

  至1945年1月,日军在琉球群岛守备兵力为第32军,共辖有四个师团和五个旅团,以冲绳岛为防御重点,由第32军军长牛岛满中将亲自指挥第9、第24、第62师团和独立第44旅团进行防御。牛岛满原计划以岛中部的两个机场为核心防御地带,先以海上和空中的特攻作战削弱来犯美军,再集中兵力将登陆之敌歼灭在水际滩头。美军进攻菲律宾后,日军大本营将冲绳岛守备部队中最具战斗力的第9师团调往台湾,引起了牛岛满极大不满,他随即以兵力不足为由,放弃了歼敌于滩头的计划,将防线从建有较完备工事的中部地区收缩到南部,依托筑垒地带实施持久防御。采取的作战方针是将美军诱至得不到海空火力支援的纵深地区,凭借预设阵地将其消灭,根据这一方针,日军将80%的兵力配置在以首里为中心的南部地区,在北部和海岸地区仅配置了少数象征性的部队。美军登陆前,日军在冲绳岛上的兵力为陆军两个师团和一个旅团,加上海军的一些警备部队和陆战队,共约十万人。

  为确保冲绳岛的防御,日军大本营于1945年3月制定了代号为“天号作战”的航空兵决战计划,集中了陆海军总计达2990架作战飞机,其中自杀飞机1230架,分别部署在台湾、琉球和九州等地区,准备在美军登陆冲绳岛时对美军舰队和运输船只实施猛烈突击,配合岛上的第32军粉碎美军的登陆。

  日本海军在冲绳岛及其附近岛屿部署有数百艘自杀摩托艇和人操鱼雷,将对美军实施水面和水下的特攻作战。而联合舰队的残余军舰也将在适当时机出动,做最后的决死攻击。

  当美军确定不进攻台湾后,冲绳岛就成为美军进攻日本本土最理想的跳板,早在1944年10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就向太平洋战区下达了攻占冲绳岛的指令,遵照这一指令,太平洋战区总司令尼米兹就立即开始组织有关人员筹划这一作战,参加此次作战计划制定工作的有第五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海军上将、太平洋战区两栖部队司令特纳海军中将、陆军第十集团军司令巴克纳中将、布兰迪海军少将、赖夫斯奈德海军少将和霍尔海军少将等,1945年1月3日,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批准了冲绳岛作战计划,2月9日又批准了具体的登陆计划。

  参战兵力几乎包括了太平洋战区所属的全部陆海军,负责为登陆编队提供海空掩护的有两支:一支是美军第五舰队的第58特混编队,由米切尔中将指挥,下辖四个大队,共计16艘航母、8艘战列舰、18艘巡洋舰和56艘驱逐舰,搭载舰载机1300余架;另一支是英国太平洋舰队,现属美军第五舰队建制,番号为第57特混编队,由英国海军中将罗林斯指挥,下辖4艘航母、2艘战列舰、5艘巡洋舰和15艘驱逐舰,搭载舰载机150余架。

  登陆编队也称为联合远征军,由特纳中将指挥,登陆舰艇约500艘,护航及支援舰只有护航航母28艘、战列舰10艘、巡洋舰14艘、驱逐舰74艘、护卫舰76艘,舰载机约800架,连同后勤保障和运输船只,总共达1300余艘。

  地面部队主力是第十集团军,由巴克纳陆军中将任司令,下辖海军陆战队第三军和陆军第二十四军。海军陆战队第三军由陆战一师和陆战六师组成,军长是盖格海军少将;第二十四军由步兵第七师和步兵第九十六师组成,军长是霍奇陆军中将。另有四个师为预备队,陆战二师为第十集团军预备队,陆军第二十七师为留船预备队,陆军第七十七师先担负攻占庆良间列岛和伊江岛作战,然后作为战役预备队,陆军第八十一师则是总预备队,在新咯里尼亚岛待命。共计十个师,十八万人。

  投入总兵力达54.8万人,各种舰艇1500余艘,飞机2000余架,战役总指挥是第五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海军上将,战役代号“冰山”,意为如此庞大的参战兵力,仅仅是冰山露出水面的一角,犹如冰山水下部分的更大规模的部队将在登陆日本本土时出现。

  登陆日期最后确定为1945年4月1日。美军认为冲绳岛距离日本本土较近,必定会遇到日军航空兵的全力反击,尤其是自杀飞机的拼死撞击,尽管这些自杀飞机并不足以能改变战役的最后结局,但不可否认对于美军的威胁是巨大的,因此,美军计划在登陆之前,先以航空兵对日本本土、琉球群岛和台湾等地的日军航空基地进行大规模突击,以尽可能削弱其航空兵的力量。同时在登陆前一周,以陆军第七十七师在庆良间列岛登陆,建立前进基地,以便在战役中就近进行后勤补给和战损抢修。

  根据美军的计划,斯普鲁恩斯和米切尔率领第58特混编队,在硫黄岛战役期间对日本本土实施轰炸的返航途中,于3月1日对冲绳岛进行了猛烈空袭,并对冲绳岛、庆良间列岛和奄美大岛进行了航空侦察和空中摄影,为冲绳战役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对于日本本土航空基地的突击,因为距离美军塞班岛轰炸机基地在800海里以上,只有航母舰载机和B—29重轰炸机能够到达,由于航母编队已经在海上征战多日,又要在即将开始的冲绳岛登陆中担当海空掩护的重任,迫切需要在战役开始前进行休整,而B—29又都归美国陆军航空兵的战略空军部队指挥,所以尼米兹向陆军航空兵司令阿诺德上将提出了请求,但阿诺德认为这是纯属战术性质的任务,不愿出动宝贵的B—29,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尼米兹一面表示海军在硫黄岛浴血苦战,伤亡惨重,全是为了替战略轰炸机取得基地;一面以“战略空军宪章”中规定的战区总司令在紧急关头有使用战略轰炸机的权利,居理力争,阿诺德只得作出了让步,同意将B—29用于对日本本土飞机制造厂和航空基地的轰炸。

  从3月9日开始,第二十一航空队司令李梅少将为提高对日本军事工业的轰炸效果,将原来采取的白天高空精确轰炸战术改为夜间低空轰炸,并拆除了B—29上除尾炮以外所有机栽武器,这样就使B—29的载弹量增至七吨,而且全部使用燃烧弹,这一战术史称“李梅赌注”或“李梅火攻”,当晚334架B—29在东京投下了近2000吨燃烧弹,将东京42平方公里城区化为一片废墟,建筑物被毁25万幢,一百余万人无家可归,平民死亡达8.3万人,伤10万人,破坏程度毫不亚于原子弹。

  随后又以同样战术组织了对名古屋、大阪、神户等城市的大规模轰炸,至3月19日共出动B—29约1600架次,投掷燃烧弹近一万吨,迫使日军将这些城市的飞机制造厂进行了疏散,从而大大降低了飞机产量。

  3月27日和31日,第二十一航空队根据尼米兹的要求转而轰炸日军在九州的各机场,严重破坏了这些机场的设施,使其在九州地区的航空兵几乎瘫痪。同一时间里,美军组织的攻势布雷又将下关海峡彻底封锁。

  美战略空军上述活动,严重阻碍了日军海空军对冲绳岛的增援,为冲绳战役的举行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为了彻底消除来自日本本土的空中威胁,美军第五舰队的主力航母编队第58特混编队,经十天的短暂休整,由编队司令米切尔指挥于3月14日从乌利西基地出发,前往攻击日本本土,第五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以“印第安纳波利斯”号重巡洋舰为旗舰,随同编队行动。

  3月17日夜,特混编队被日军侦察机发现,对此日军大本营内部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意见,有的认为这是美军为在冲绳登陆而实施的预先航空火力准备,应迅速进行反击;有的认为应当在登陆开始之后再组织反击,在情况未明之前不应轻易出击,以免不必要的损失。最后大本营考虑到航空兵力损失严重,新的部队正在突击训练,即使多训练一天,也是有益的,因此只要美军登陆的迹象不明显,就尽可能不动用航空兵,以保存实力。

  3月18日,第58特混编队到达距九州东南约90海里处,从凌晨开始出动舰载机对九州各机场进行突击。日本海军第五航空舰队司令宇桓缠海军中将虽然接到待美军登陆编队出现时再出击的命令,但他认为如果不进行反击,任凭美军轰炸的话,他的航空兵力都将被消灭在地面上,因此仍下令出击。双方的飞机在空中交错而过,美军飞机在九州上空只遭到了轻微抵抗,但机场上基本没有飞机,战果很小。而在美军攻击日军机场的同时,193架日机也对美军舰队发起了攻击,“企业”号航母中弹一枚,一架日军自杀机在“勇猛”号航母舷侧被击中爆炸,碎片落到航母的机库甲板,引起大火,舰上水兵死2人,伤43人,“约克城”号航母也被击伤,舰体被炸开两个缺口,水兵死5人,伤26人,所幸三舰伤势都还不重。日机则损失161架。

  3月19日,美军航母编队出动了近千架舰载机对吴港、大阪和神户的飞机制造厂和九州、四国等地的机场进行轰炸,日军第五航空舰队也出动飞机反击。“黄蜂”号航母中弹数枚,燃起大火,损管人员拼死搏斗,才将大火扑灭,舰员死101人,伤269人。但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七时许,“富兰克林”号航母正在组织舰载机起飞,一架日军的“彗星”轰炸机借助云层掩护,突然俯冲而下,在30米高度投下两枚250公斤炸弹,一枚在机库甲板爆炸,另一枚落在舰尾,穿透两层甲板在军官舱附近爆炸,在机库爆炸的炸弹危害特别严重,因为航母正在组织舰载机起飞,机库里全是加满油,挂满炸弹的飞机,炸弹爆炸后立即引起了可怕的连锁爆炸,火势迅速蔓延,爆炸此起彼伏,大火引起的浓烟直冲云天,航母上几十架飞机都被炸毁,舰员伤亡已经多达数百人,爆炸和大火持续不断,并逐渐波及到机舱,“富兰克林”号上层建筑面目全非满是弹洞,甲板上遍布飞机残骸,大火蔓延到了后甲板的弹药堆,引起了更大的爆炸,烟柱高达600米。“富兰克林”号所在的第二大队司令戴维森海军少将见航母伤势严重,通知舰长盖尔斯上校可以下令弃舰,但盖尔斯认为只要提供必要的海空支援和掩护,“富兰克林”号还能挽救。戴维森同意了他的计划,立即调动第二大队的其他军舰前来救援,“圣非”号轻巡洋舰用钢缆拖住“富兰克林”号以阻止其倾覆沉没,同时接下部分受伤舰员,舰长盖尔斯首先下令向弹药舱注水,以避免更大的爆炸,但注水后航母开始右倾。九时三十分,“富兰克林”号锅炉停止了工作,右倾加剧,甲板几乎碰到了海面,“圣非”号眼看无力控制其倾斜,担心被航母巨大的舰体拖翻,只得砍断钢缆。“匹兹堡”号重巡洋舰接着赶来,布置钢缆阻止“富兰克林”号倾斜,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制止了航母的倾斜,“圣非”号再度靠近航母,将钢缆以前主炮作支点,系上航母,协同“匹兹堡”号一起矫正航母的倾斜。

  航母上的官兵在舰长的指挥下全力抢救,尽管零星爆炸还不时发生,火势还很猛,但倾覆的危险总算被解除了,第二大队的5艘驱逐舰在航母四周一边搭救落水舰员,一边为航母提供掩护。由于航母所在海域距离日军航空基地还不足100海里,日机空袭的危险随时存在,因此抢救工作非常急迫。中午前后,又有一架日机前来攻击,但未命中。

  航母上很多舰员在极其危险困难的情况下,表现了非凡的勇敢和崇高的互助精神,水兵唐纳德?加里和300余水兵被困在第五层甲板下的一个舱室里,在与外界联系全部中断的情况下,加里独自一人冒着呛人的浓烟,从一个狭窄的通风道找到了逃生的道路,他随即返回舱室,带领同伴逃生,总共往返三次将这300余人全部带出了绝境。舰上的牧师约瑟夫?卡拉汉在飞行甲板上,不顾四下横飞的弹片,安慰伤员,并为死去的官兵进行简短的祈祷,最后还加入了灭火工作,他的行动感染、鼓舞了很多人。

  遭到如此重创的“富兰克林”号在全体官兵和第二大队友舰的大力支援下,经数小时的拼搏,竟然奇迹般的扑灭了大火,在这场灾难中,“富兰克林”号共有724人死亡,265人受伤。后在“匹兹堡”号的拖曳下,回到了乌利西基地,经短时间抢修,恢复了航行能力,在“圣非”号巡洋舰的护送下于4月28日返回了美国本土的布鲁克林海军基地。“富兰克林”号是太平洋战争中受创最重却没沉没的航母,该舰的抢救经验,对战后航母的舰体设计和损管系统配置具有极大的指导作用。

  舰长盖尔斯因此受到嘉奖,并在6月30日升任圣迭戈海军基地的司令;加里和卡拉汉被授予美国最高荣誉勋章——国会勋章,1984年和1968年美国海军分别将一艘“佩里”级护卫舰和“诺克斯”级护卫舰以加里和卡拉汉的名字来命名,以此表彰和纪念他们的英勇事迹。

  在18、19日两天的突击中,美军损失舰载机116架,有1艘航母遭到重创,4艘航母和1艘驱逐舰被击伤,在空中和地面上共消灭日机528架,炸沉炸伤日舰22艘,并对九州地区的飞机制造厂和航空基地造成了较大的破坏,使九州地区的日军航空兵在此后的两周时间里无力组织大规模行动。

  3月20日,天气转雨,第58特混编队南撤,日军因航空兵力损失严重,所剩无几,只以少数飞机进行了零星袭扰,有一架自杀飞机撞伤了一艘驱逐舰。

  3月22日,第58特混编队与后勤支援大队的补给船只在海上会合,进行了海上补给,补充粮、弹、油。

  3月23日,第58特混编队到达冲绳岛以东100海里水域,开始对冲绳群岛进行预先航空火力准备。日军大本营还以为不过是美军航母编队向乌利西返航时的顺便之举,并不以为然。

  对于来自台湾地区的空中威胁,则由英国的航母编队负责消除。英国海军自1944年末在大西洋已基本掌握了制海权,能够抽调部分舰只转用于太平洋方面,于1944年12月正式组建英国太平洋舰队,由弗雷泽海军上将任司令。经过与美军协商,决定派出航母编队参加冲绳战役,这支航母编队被授予第57特混编队的番号,由英国太平洋舰队副司令罗林斯海军中将指挥,在第五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指挥下作战。

  3月16日,第57特混编队从马努斯岛出发,20日抵达乌利西基地,进行补给和短暂休整。

  3月23日,从乌利西启航,向先岛群岛航行。

  3月26日拂晓,到达先岛群岛主岛宫古岛以南100海里处,随即出动舰载机对岛上机场实施突击,这支航母编队共有4艘2.3万吨级航母,排水量与美军的“埃塞克斯”级航母相差无几,但舰载机只有36架,仅为美军航母载机数的一半,原因主要是英舰飞行甲板以及弹药舱、机舱等要害舱室都有50毫米厚装甲钢板,这在后来同样面对日军自杀飞机的亡命撞击时,英舰生存能力要比美舰强的多,但现在由于舰载机数量少,斯普鲁恩斯命令德金海军少将指挥的第52特混编队第一大队的护航航母与英军航母协同作战,共同对先岛群岛和台湾北部的机场进行压制性轰炸。经过数天空袭给予日军在这一地区的航空兵力和机场设施造成了严重损失。至此,在美军登陆编队到达冲绳岛海域前,第58和第57特混编队就已经有效地削弱了日军在冲绳群岛北南两个方向的航空兵力,进一步孤立了冲绳岛守军。

  在冲绳岛西南,距那霸约15海里,是由十余个岛屿组成的庆良间列岛,这些岛屿坐落在长约13海里,宽约7海里的海域,十个主要的岛屿都是悬崖峭壁,礁石林立,日军认为该群岛对冲绳岛的登陆没有多大作用,所以防御力量非常薄弱。

  美军登陆编队司令特纳在制定冲绳岛登陆计划时就提出先以部分兵力夺取该群岛,但遭到几乎所有人的反对,他们觉得庆良间列岛地形崎岖,无法修建机场,对于冲绳登陆作战没什么价值,如果实施登陆,将会遭到日军猛烈的航空兵力攻击,因为日军在以庆良间列岛为中心,半径50海里范围里有五处机场,航空兵力雄厚,不仅登陆难以取胜,还会影响随后进行的在冲绳岛的登陆。特纳认为,庆良间列岛主岛渡加敷岛与其以西的五个小岛围成庆良间海峡,海面开阔,海峡两端可以布设反潜网,是天然的避风锚地,水深数十米,能容纳近百艘大型舰船,而在渡加敷岛以东还有一片稍小一些的开阔海域,则可以建成理想的水上飞机起降基地,这样庆良间列岛就可以成为在冲绳岛登陆的前进基地,而且根据硫黄岛战役的经验,在靠近战场的海域拥有一个避风锚地是绝对必要的,在他的坚持下,美军最终决定先在庆良间列岛实施登陆,以取得前进基地。战役发展进程证明,特纳的这一决定是非常明智和正确的。

  3月17日,第52特混编队司令布兰迪海军少将、第51特混编队第一大队司令基兰海军少将、陆军第七十七师师长布鲁斯陆军少将和水下爆破大队大队长汉隆海军上校一起制定了庆良间列岛登陆计划,根据空中侦察,发现日军在庆良间列岛的防御非常薄弱,他们遂改变了特纳原先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逐个攻取的设想,决定以七十七师主力在六个较大的岛屿同时实施登陆,力争一举夺取庆良间列岛。

  3月23日,布兰迪海军少将指挥由18艘护航航母、15艘驱逐舰、19艘护卫舰、70艘扫雷舰以及一些炮艇、猎潜艇等小型舰艇组成的第52特混编队,其任务是对登陆作战实施支援,也被称为两栖支援编队,开始对冲绳岛接近航道进行扫雷,护航航母则出动舰载机对冲绳岛、庆良间列岛日军进行轰炸,以掩护扫雷行动。

  3月25日,支援编队中的2艘巡洋舰和3艘驱逐舰对庆良间列岛实施预先火力准备,同时掩护水下爆破大队侦察各岛屿登陆地点的海滩情况,结果发现久场岛和屋嘉比岛两岛屿预定登陆点的水下密布暗礁,登陆艇无法直接驶上海滩,只能使用履带登陆车,这样一来,现有履带登陆车的数量就不能满足在六个岛屿同时登陆的需要,因此美军临时改变计划,先只在其他四个岛屿登陆。

  3月26日凌晨,戴约少将指挥的第51特混编队第一大队的11艘战列舰、11艘巡洋舰、24艘驱逐舰和8艘护卫舰对冲绳岛实施炮火准备,吸引日军的注意力,掩护在庆良间列岛的登陆。

  四时三十分,支援编队开始对庆良间列岛实施登陆前的炮火准备,七时许,第七十七师由430余艘登陆舰艇运送,兵分四路,在海空火力支援下,同时在坐间味岛、阿嘉岛、庆留岛和外地岛登陆,日军抵抗非常微弱,至黄昏时分,美军已占领上述四岛,并开始在庆良间海峡布设浮标等锚地设施。

  入夜后,日军以自杀飞机和自杀艇对登陆美军进行了特攻袭击,虽给美军造成了一些损失,但对整个战斗已没有多大影响。

  3月27日,美军扩张战果,向其余岛屿发展进攻,很快就占领了整个庆良间列岛,日军一来没有想到美军会进攻这个群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二来防御兵力薄弱,无力进行有效的抵抗;三来随着战争的发展,日军必胜的信念早已破灭,士气低落,与战争初期根本无法同日而语,在此次战斗中,主岛渡加敷岛上300多守军几乎不战而逃,退到岛上的山中,美军只是想夺取一个锚地,并不在意这些日军残部,因此没有组织清剿,而这些日军尽管还有火炮等重武器,但惧怕美军的报复,不仅没有主动出击,甚至连火炮都一炮不发,与美军“和平相处”,直到战争结束,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日军士气之低,由此可见一二。

  当天,美军的供应舰、油船、修理船、补给舰等后勤辅助舰只就陆续进入庆良间列岛,很快在此建立起补给和维修基地,至31日,庆良间锚地已经成为一个初具规模的前进基地,在冲绳战役期间发挥了巨大作用。

  美军占领庆良间列岛还有一个意外收获,那就是俘获了日军配置在该地的250余艘自杀摩托艇和100余条人操鱼雷,原来庆良间列岛是日军的自杀艇基地,日军原准备当美军在冲绳岛登陆时,以这些自杀艇进行夜间特攻的企图随之破灭。

  战斗中庆良间列岛日军守备部队死530人,被俘120人。美军第七十七师的登陆部队阵亡31人,伤81人;海军阵亡和失踪124人,伤230人。

  3月31日,美军七十七师又占领了庆良间列岛与冲绳岛之间的庆伊濑岛(距冲绳岛约6海里),由两个155毫米炮兵营组成的野战炮兵集群迅速上岛建立阵地,以便支援从次日开始的在冲绳岛的登陆。

  美军攻占庆良间列岛后,下一个目标毫无疑问就是冲绳岛了,而对冲绳岛的炮火准备从3月26日就已经开始了。

  3月26日四时,德约少将的第51特混编队第一大队开始炮击冲绳岛,天亮后,美军第58特混编队的航母舰载机和第52特混编队第一大队的护航航母舰载机以及从马里亚纳、菲律宾甚至中国大陆基地起飞的陆军航空兵也对冲绳岛进行了持续而猛烈的轰炸,参加轰炸的飞机数量多,任务也各不相同,有的对日军机场进行压制性轰炸;有的轰炸日军防御工事;有的为舰炮火力进行校正;有的担负空中警戒;有的进行反潜巡逻……为了有效地进行组织协调,美军专门成立了由帕克海军上校为队长的空中支援控制分队,对所有参战飞机进行统一指挥和协调。

  3月29日,因为美军扫雷舰已经将接近冲绳岛航道中的水雷清扫干净,所以战列舰、巡洋舰能够驶到距冲绳岛很近的距离,进行精确射击。

  至3月30日,美军的火力准备已经进行了足足五天,而日军的反应令人诧异至极——没有任何还击!要知道在冲绳岛上有着十万日军,却好象什么都不存在一样,让美军感到非常奇怪。

  在登陆前的一周里,美军炮火准备消耗了大量的弹药,仅舰炮就达四万余发,其中406毫米炮弹1033发,356毫米炮弹3285发,203毫米炮弹3750发,152毫米炮弹4511发,127毫米炮弹27266发,日军龟缩在纵深坑道工事中,因此效果并不理想。

  4月1日,天气晴朗,美军的登陆终于开始了,来自于旧金山、西雅图、夏威夷、新喀里多尼亚岛、圣埃斯皮里图岛、瓜达尔卡纳尔岛、塞班岛和莱特岛等地的美军登陆编队于拂晓时分到达冲绳岛海域,并开始换乘。

  四时许,特纳发出:“开始登陆!”的命令,美军炮火支援编队的军舰随即开始射击,掩护登陆部队抢滩上陆。

  陆战二师首先在冲绳岛东南海岸登陆,实施佯动,以吸引日军的注意,分散日军的兵力,为真正的登陆创造有利条件。

  八时,美军登陆的主攻部队从登陆舰上沿舷侧的绳网下到登陆艇上,登陆艇排成五个攻击波,以整齐的队形向岸上冲去,陆战一师、陆战六师和陆军第七师、第九十六师,在冲绳岛西海岸从北到南正面约9公里地段登陆。八时二十八分,美军飞机结束了最后一次扫射,舰炮也停止了射击,第一波登陆艇此时距海滩仅70米,海空协同完美无缺。八时三十二分,第一波登陆部队冲上岸。九时,太阳升起来了,阳光驱散了淡淡的晨雾,可以看到海面上履带登陆车和登陆艇排着整齐的队形,一波又一波,川流不息,秩序井然,整个登陆过程,顺利地异乎寻常,日军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使美军颇有些莫名其妙,不知所以。

  十时,美军占领嘉手纳和读谷两机场,美军原以为必定会有一番血战才能拿下这两机场,根本没料到能在登陆当天占领,而且机场设施都完好无损。日军的防御重点虽然在南部,机场本来也不准备坚守,但是牛岛计划在放弃前将机场设施全数摧毁,使之无法使用,因为日军部署在机场地区的是由冲绳岛壮丁组成的特种勤务旅,这支部队组织涣散,装备低劣,士气更差,美军还未到来,就已经溃不成军,哪里还记得破坏机场?让美军得了大便宜。

  下午,美军突击进行物资卸载。海上,日军没有出动一架飞机一艘军舰;冲绳岛上,日军也只有少数狙击兵的轻武器射击和迫击炮零星射击,抵抗极其轻微。

  至日落时,美军已有五万余人和大量的火炮、坦克以及军需物资上岸,建立起正面约14公里,纵深约5公里的登陆场。特纳向斯普鲁恩斯和尼米兹报告:“登陆顺利,抵抗轻微。”美军上至特纳,下到普通士兵,对日军的神秘消失感到迷惑不解。巧得很,这天正是西方的愚人节,很多官兵甚至想难道这是日军的愚人节玩笑?

  4月2日,美军一部开始向东推进,以切断日军防线。

  4月4日,美军两个陆战师横跨整个岛屿到达东海岸的中城湾,占领岛中部地区,将日军防线一分为二。美军原计划十五天完成的任务,仅四天就顺利实现。

  日军原计划在美军实施冲绳岛登陆时发动代号为“天号作战”的航空兵战役,集中陆海军飞机,对美军登陆舰艇进行攻击,当3月26日美军在庆良间列岛登陆时,日军就判断美军对冲绳的登陆已经开始,海军联合舰队司令丰田副武大将立即下令实施“天号作战”,但作为“天号作战”主力的海军驻九州地区第五航空舰队的岸基航空兵,在3月18日、19日反击美军对九州地区的空袭中损失惨重,已无力组织大规模作战。而海军其他航空兵部队大多还在训练中,陆军的航空兵则还没来得及调到九州,因此,日军只出动了少量飞机进行攻击。

  从3月26日至31日,包括侦察机在内,出动的飞机才100架次,其中自杀飞机约20架次。尽管“天号作战”草草收场,出击的自杀飞机数量虽少,还是给美军造成了一定的损失。3月31日,美军第五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的旗舰“印第安纳波利斯”号重巡洋舰就被日军的自杀飞机撞中,舰体被撞出两个大洞,紧急前往庆良间列岛抢修,斯普鲁恩斯只得改旗“新墨西哥”号战列舰。至4月5日,日军共击沉快速运输舰1艘,击伤包括战列舰2艘、护航航母1艘、巡洋舰3艘在内的39艘各型舰艇。

  4月5日,丰田副武觉得面对美军数千艘舰船,少量飞机的出击根本无济于事,为配合岛上的抗登陆作战,决定从次日开始对美军在冲绳海域的舰艇实施大规模空中攻击,投入海军岸基航空兵的第一、第三、第五和第十航空舰队和陆军第八飞行师团和第六航空军,飞机总数达4000架,作战代号为“菊水”,菊水就是水中的菊花,这是日本十四世纪著名武士楠木正成的纹章图案,楠木在众寡悬殊的战斗中立下“七生报国”的誓言,意为即使死去七次也要转生尽忠,他就因在战斗中与敌同归于尽的壮举为后世所推崇,从这一代号就可看出日军的这次攻击显然是以自杀性的特攻作战为主。日军将执行这种自杀攻击的称之为“神风特攻队”,神风的典故出自十三世纪末,中国元朝皇帝忽必烈两次派遣远征军出征日本,都在航行途中遭遇强台风而全军覆没,日本就将这两次挽救了日本的强台风称为“神风”。所谓特攻则是指出击的飞机只携带单程燃料,而将空余的载重量全部携带炸弹,然后对美军军舰的要害部位,如烟囱、机舱、弹药舱等进行撞击,以达到“一机换一舰”的目的。战争中日军飞行员在飞机受伤无法返回的情况下,撞击敌机或敌舰而与之同归于尽的不乏其人,但把这种方法作为有组织的战术手段来广泛运用的,始作俑者是1944年10月菲律宾战役中担任海军航空兵第一航空舰队司令的大西泷治郎中将。第一次出击是在1944年10月25日,由关行男海军上尉率领的24架,在菲律宾战役中“神风特攻”取得了不小战绩,因此被技术熟练飞行员严重短缺的日军大力推广,此后这种极其野蛮的战术愈演愈烈,在冲绳战役中更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4月6日、7日,日军以九州的第五航空舰队和第六航空军为主要兵力,台湾和先岛群岛的第一航空舰队和第八飞行师团为辅助兵力,出动海军飞机462架,陆军飞机237架,共699架,其中自杀飞机355架。击沉美军驱逐舰3艘、坦克登陆舰1艘和万吨级军火船2艘,击伤战列舰、航母、护卫舰和布雷舰各1艘、驱逐舰8艘,美军伤亡有数百人之多,尽管战前美军就估计到了日军会发动自杀性攻击,但日军攻击之疯狂、美军损失之惨烈,仍令美军胆战心惊。日军将这两天的战斗称为“菊水一号”作战,出击的日机共被击落335架,约占出击总数的48%。

  4月12日、13日,日军发动了“菊水二号”作战,因为“菊水一号”作战中损失的飞机还没来得及补充,所以出击的飞机数量要比第一次少,海军出动200架,陆军192架,共392架,其中自杀飞机202架。由于兵力不足,日军在攻击战术上作了一些改进,先出动战斗机吸引美军的战斗机,当美军战斗机燃料耗尽返回母舰时,攻击机才飞临目标上空进行攻击,同时日军还开始使用一种新式武器——“樱花弹”,实际上是火箭助推的载人航空炸弹,由攻击机携带到达战区后脱离载机,由敢死飞行员驾驶冲向目标,装有一吨烈性炸弹,由三台固体燃料火箭发动机推进,时速高达800公里,威力很大,美军则称之为“八格弹”,这种武器给美军造成了不小的损失。此次作战,日军共击沉美军驱逐舰、登陆舰各1艘,击伤战列舰1艘、驱逐舰6艘、护卫舰3艘、扫雷舰、布雷舰和登陆舰各1艘,日军损失飞机205架。

  4月中旬开始,美军为了减少损失,在日机最有可能来的方向派出雷达警戒舰,当发现日机飞来,一边发出预警,一边引导空中的战斗机前去拦截。此外还在刚占领的冲绳岛机场上布置大量战斗机,专门用于截击日军来犯飞机。

  4月16日,日军发动“菊水三号”作战,出动海军飞机391架,陆军飞机107架,共498架,其中自杀飞机196架,击沉运输舰和军火船各1艘,击伤航母、驱逐舰、医院船各1艘,运输舰2艘,日机损失182架。在此次战斗中,美军的“拉菲”号驱逐舰浴血苦战,赢得了“不沉之舰”的荣誉,成为美国海军勇敢和坚强的象征。当天“拉菲”号担任雷达警戒舰,早上八时许,发现日军50余架飞机飞来,便立即发出预警,并引导空中的战斗机前去拦截,由于此时空中双方飞机混杂在一起,“拉菲”号怕误伤己方飞机,没敢开火。很快两架日军自杀机猛冲过来,“拉菲”号迅速开火将其击落,随即又有20余架日机从几个方向扑来,“拉菲”号全力以赴,组织全舰火力对空射击,日机集中攻击,使“拉菲”号难以兼顾,先后被三架自杀飞机撞中,其中一架正撞在127毫米尾主炮的炮塔上,剧烈的爆炸当场就将炮塔炸飞,火焰和浓烟喷涌而出,高达60米,甲板上到处是日军自杀飞机上航空燃油溅洒所引起的燃烧,火势熊熊,损管队员冒死拼搏,竭力控制火势蔓延。紧接着一架日机投下的炸弹命中20毫米高射炮的弹药舱,引发了更大的爆炸,将舵机炸坏,使“拉菲”号失去了机动能力。不久又有两架自杀飞机撞上“拉菲”号,进一步加剧了伤势,“拉菲”号后半部的火炮全部被炸毁,只剩前部4座20毫米炮还在坚持战斗,生死搏斗持续了整整八十分钟,“拉菲”号共遭到了22架自杀飞机的攻击,击落了九架,但被五架撞中,还有四枚炸弹命中,“拉菲”号受到的创伤如此之重,凭着全体舰员的努力,最终没有沉没,在350名舰员中,死亡32人,伤71人,几乎占三分之一。次日被拖船拖到庆良间列岛锚地进行紧急抢修。4月22日就能依靠修复的自身动力驶到关岛,最后于5月22日驶抵本土西雅图,在托德船厂进行大修,直到战争结束后的9月6日才修复。战后“拉菲”号于1975年3月退役,1981年被拖到南卡罗莱纳州帕特里奥茨角,作为一艘历史名舰于1982年开始向公众开放。

  日军这三次菊水作战都是在白天进行的,虽然容易发现美军目标,也取得了不少战果,但代价也相当巨大,对日军而言,无论是损失的飞机,还是飞行员都很难迅速补充,因此随后的菊水作战,日军只得改为夜间攻击。

  4月21日和22日,日军出动飞机317架,其中自杀机131架,实施“菊水四号”作战。

  5月4日和11日,日军为弥补损失的飞机,将水上侦察机也改装成自杀机,投入特攻攻击,共出动飞机597架,其中自杀机300架,先后发动了菊水五号和菊水六号作战。

  5月24日、25日和5月27日、28日,日军又将教练机改装成特攻机,以增加特攻机的数量,接连发起了菊水七号和菊水八号作战,总共出动飞机737架,其中自杀机208架。

  6月3日和21日、22日,日军竭尽全力,出动飞机502架,其中自杀机114架,发动了菊水九号和菊水十号作战。

  美军逐步摸索出了对付日军自杀机的方法,首先除雷达警戒舰外,还派出预警雷达飞机,严密监视日军最可能出击的方向,还在冲绳岛和附近小岛上建立雷达站,实施严密对空警戒;其次运用统筹学原理,科学组织舰船的防空机动,大型军舰与日机来袭方向保持垂直,小型军舰则与日机攻击航向平行,同时采取突然急转和增速,使日机难以对准目标;最后加强战斗机空中巡逻警戒,随时根据雷达预警的报告,进行拦截。而日军的情况正好相反,因为进行自杀攻击的飞行员没有一个能够回来报告攻击经验和体会,因此无法针对美军的战术变化进行必要的改进。此外,最早的以献身为荣、毫不畏死的神风特攻队飞行员已经损失殆尽,后来的飞行员大多是迫于压力而出击的,认为这种牺牲没有意义的厌战情绪逐渐在日军内部蔓延,甚至有些飞行员以没有发现美舰为借口返回了基地。最终,日军的攻击效果越来越小,而飞机和飞行员因为损失又得不到补充,能够出动的飞机越来越少,菊水作战才告结束。整个冲绳战役中,日军出动的神风特攻队飞机,包括樱花弹,共计1500余架次,击沉美舰26艘,击伤202艘,被美军击落900余架。

  日军除十次大规模的“菊水作战”外,只要天气允许,每天还组织小批飞机出击,从4月6日至6月22日,零星出击的飞机总数也高达4109架次,其中自杀机917架次,加上十次菊水作战出动的飞机,总计7851架次,其中自杀机2423架次,虽被击落4200余架,但给美军造成了巨大损失,共击沉美军军舰33艘,击伤360余艘。在美军被击沉的33艘军舰中26艘是被自杀机击沉的,占沉没军舰总数的78.8%。就连米切尔的旗舰“邦克山”号航母也于5月11日日军发动的菊水六号作战中被两架自杀机撞中,损伤极其严重,舰员死亡和失踪达396人,伤264人,其中一架自杀机撞上母舰时发动机被爆炸的气浪弹飞进米切尔的司令部所在舱室,使舱内14名参谋军官当场阵亡,米切尔只好率司令部的其余人员转移到“企业”号航母上,不料三天后,“企业”号也遭到了自杀机的撞击,失去航行能力,使得米切尔在三天里两易旗舰。由于日军自杀机的疯狂攻击,美国海军的高级将领不得不一直留在冲绳海域指挥作战,他们在这八十多天里,神经一直处于高度紧张,身心压力巨大,尼米兹为了保证战役指挥,采取了前所未有的举措,在战役进行中更换指挥官,5月28日,哈尔西、麦凯恩和希尔分别接替斯普鲁恩斯、米切尔和特纳,第五舰队和第58特混编队也就改称第三舰队和第38特混编队,从这一点也可看出,日军给美军的造成的威胁是多么巨大!被替换下的将领经过短暂休息后,斯普鲁恩斯和特纳着手制定代号为“奥林匹克”的日本本土登陆计划,米切尔则调回华盛顿,升任海军作战部主管航空兵的副部长。

  相比之下,英军参战的4艘航母都遭到了日军自杀机的撞击,但损伤远比美军小,这是因为英军航母具有装甲飞行甲板和设计坚固的封闭机库结构,所以抗损伤能力和耐撞击能力要比美军航母强的多。

  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经莱特湾一战后,其主力已折损大半,残余的水面舰艇退至文莱,整编为第二舰队,由伊藤整一海军中将接替因在莱特湾海战中出现重大指挥失误而被撤换的栗田健男出任司令,并于1944年11月24日回到日本本土的吴港。1945年3月17日,联合舰队判断美军对冲绳的登陆迫在眉睫,命令第二舰队前出至濑户内海西部的德山锚地,做好随时出击的准备。

  4月5日,联合舰队决定以第二舰队的“大和”号战列舰、“矢矧”号巡洋舰和“冬月”、“凉月”、“矶风”、“滨风”、“雪风”、“朝霞”、“霞”、“初霜”号等8艘驱逐舰组成海上特攻队,配合“菊水一号”航空特攻作战,于4月8日拂晓突入冲绳以西海域,歼灭美军登陆编队,支援冲绳岛上守军夺回机场。由于日军燃油严重短缺,联合舰队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搜集到2500吨燃油,还不到“大和”号燃油舱容量6400吨的一半,勉强能保证前往冲绳的单程油耗所需,而且因为航空兵力全数投入菊水作战,对这支出击的舰队没有任何空中掩护,完全是一次地道彻底的自杀性海上特攻行动,所以参战官兵都清楚此次作战是有去无回的,在出征前例行的诀别酒会上,很多人都情不自禁有些失态,与以往出征前的诀别酒会有说有笑的场景,截然不同,充满着赴死前的悲怆与凄然。

  4月6日下午,“大和”号全舰3000官兵在甲板上集合,听舰长宣读联合舰队司令丰田副武发来的出击命令,随后全体高唱国歌、军歌,并三呼万岁,然后拔锚启航。由于下关海峡已被美军布设的水雷封锁,日军舰队只得经丰后水道沿九州岛南下。

  4月7日六时舰队通过大隅海峡,经九州岛最南端的佐多岬后伊藤决定以280度航向先向西,尽量避开美军飞机的搜索,到黄昏后再转向冲绳。

  其实早在日军舰队经过丰后水道时,就已经被在丰后水道的美军“线鳍鱼”和“棘鱼”号潜艇发现了,这两艘潜艇任务是监视丰后水道的日舰活动,因此都没有对日舰进行攻击,只是将敌情迅速向斯普鲁恩斯报告。斯普鲁恩斯接到报告,立即命令戴约少将指挥第54特混编队的6艘战列舰、7艘巡洋舰和21艘驱逐舰,从冲绳海域迅速北进,尽可能引诱日军舰队向南,使其得不到岸基航空兵的支援,也不能迅速撤回本土,以利第58特混编队的航母舰载机实施攻击;如果舰载机未能将其消灭,第54特混编队的战列舰和巡洋舰就以舰炮火力歼灭之。同时命令米切尔的第58特混编队作好战斗准备。米切尔随即率领58特混编队的第一、三、四大队向冲绳东北海域航进,以占领有利的出击位置,第二大队因正在冲绳以东海面进行水上补给,没有参加此次战斗。

  4月7日拂晓,第58特混编队就出动了约40架飞机,呈扇面搜索冲绳北面海面,而担负突击任务的机群则在航母甲板上待命,只等一发现日舰就立即起飞攻击。

  八时三十二分,“埃塞克斯”号航母的侦察机在甄列岛西南发现了日军舰队正以12节航速300度航向行进。正在空中巡逻的从庆良间列岛起飞2架水上飞机闻讯后,立即赶到目标所在海域跟踪监视。

  九时十五分,米切尔派出了16架战斗机对日舰进行跟踪监视。美军飞机在日舰高射炮射程之外盘旋,克服天气不佳的困难,始终与日舰保持着接触,并不断向米切尔报告日舰的位置、航向和航速。

  十时整,美军第一攻击波起飞F6F“恶妇”战斗机132架,SB2C“俯冲者”俯冲轰炸机50架,TBF“复仇者”鱼雷机98架,共计280架,向日舰所在海域飞去。因为中途岛海战中,俯冲轰炸机立下殊勋,击沉了日军4艘航母,而鱼雷机不仅没有取得战果反而几乎损失殆尽,美军因此调整了航母上舰载机的编成,削减了鱼雷机的数量,加强俯冲轰炸机的数量。但是不容否认,鱼雷机的攻击威力大大超过俯冲轰炸机,中途岛海战,俯冲轰炸机所取得的辉煌战绩,一方面是机缘巧合,另一方面则是鱼雷机牵制吸引了日军战斗机,为轰炸机攻击创造了有利条件,这仅仅是一例个案,并不具有普遍性。美军因此走了一段歧路,直到马里亚纳海战和莱特湾海战后,才意识到这一错误,随即在航母舰载机的编成中又增加了鱼雷机的数量,而且此时的鱼雷机性能比战争初期已大为提高,飞行员经过战火考验,战术素质也有很大进步,所使用的鱼雷也已更新为MK—13型,性能更可靠,命中精度更高,因此美军的鱼雷机战斗力已经跃上了新的台阶,远非中途岛战役时可比了。可惜自莱特湾海战后,日军水面舰艇龟缩本土,鱼雷机部队已经有几个月没有机会一显身手,当得知日舰来袭的消息,鱼雷机飞行员兴奋不已。所有出击的飞机,每架俯冲轰炸机挂载两枚450公斤半穿甲弹,鱼雷机则挂载一条MK—13鱼雷,甚至还有部分战斗机也携带了一枚225公斤炸弹,用于攻击敌舰。

  十二时三十分,美机飞临日舰上空,日军舰队排成菱形队形,“大和”号居中,巡洋舰和驱逐舰则在其四周,正以26节航速行进。当美机冲出低垂的云层,展开攻击时“大和”上的24门27毫米高射炮和156门25毫米机关炮一起开火,同时其他日舰也以全部炮火开始对空射击,一时间天空中炮声轰鸣,弹片横飞,美机冒着密集弹雨迅速占据有利的攻击阵位,从各个方向和角度投下了鱼雷和炸弹,战斗机则用机枪猛烈扫射,压制日舰的对空火力,美机攻击凶猛异常,“大和”号在舰长有贺幸作海军大佐指挥下,不断进行高速大角度机动,以规避呼啸而来的鱼雷、炸弹,但仍有一条鱼雷命中左舷前部,两枚225公斤炸弹在主桅杆后面爆炸,炸开了装甲厚实的舰尾雷达室,里面的官兵尽数被炸死,观测仪器全部被毁。“大和”凭借着坚固的装甲防护,还没有受到重创,仍能以18节航速继续航行。“矢矧”号巡洋舰被击中一条鱼雷和一枚炸弹,完全失去了机动能力;“滨风”号驱逐舰被一条鱼雷和一枚炸弹命中,舰体断裂于十二时四十七分沉没;“凉月”号驱逐舰被450公斤炸弹命中,燃起大火;“冬月”号被两发火箭弹击中,幸运的是都没爆炸,逃过一劫。十三时十分,第一波美机投完了所携带的鱼雷炸弹,返回母舰。

  十三时三十五分,美军第二攻击波到达日舰上空,由于第58特混编队第四大队的飞机比其他两个大队的飞机晚起飞,因此这一攻击波不是集中攻击,而是分成几个波次进行的,持续不断的攻击反而使日军没有喘息之机,对美机的攻击疲于应付,让美机连连得手,美机的攻击有章有法,节奏分明,首先战斗机扫射,压制日舰高射炮火,并乘机投下所携的炸弹,接着鱼雷机集中对“大和”左舷进行攻击,这时“大和”号航速大减,高射炮炮手多被美军战斗机消灭,不仅毫无还手之力,连招架之功也很勉强。十三时三十七分,三条鱼雷命中左舷,海水大量涌入,舰体开始左倾,“大和”号有完善而庞大的注排水系统可以迅速消除舰体倾斜,但一枚450公斤炸弹正巧命中了注排水控制舱,将所有的调节阀门炸毁,无法进行排水,只得采取向右舷对称注水的办法,舰长甚至不等右舷最大的舱室主机舱和主锅炉舱的人员撤出就下令注水,两个舱室数百官兵很快被汹涌而入的海水淹死,总共向右舷注入了3000吨海水,牺牲了数百名舰员和全舰一半的动力,致使“大和”号只能使用左舷一半的动力运转,航速锐减,再也无法进行有效的机动,即使付出这样巨大的代价,还没将左倾消除,美机的攻击又接踵而至,七分钟后,又有两条鱼雷命中左舷,刚刚有所恢复的左倾再度加剧,而且舵机失灵,“大和”号升起了遇难旗,航速只剩下7节,甲板上到处是弹洞,被炸开的钢板四下翻卷,由于左倾已达15度,大口径高炮已经无法操纵,只有25毫米的机关炮还能勉强射击。十四时零二分,一批美机俯冲而下,投下的炸弹有三枚在左舷中部爆炸,使其左倾加大到35度。十四时零七分,一条鱼雷击中右舷,此时“大和”号上层建筑面目全非,全舰被浓烟烈焰所包围,完全丧失了机动能力,防空火力微乎其微,又不能进行机动来规避,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十四时十二分,四架美军鱼雷机冲出云层从容实施攻击,如同是在进行鱼雷攻击表演,美机攻击动作十分完美,投下的鱼雷有两条命中左舷中部和后部。“大和”号升起了紧急求救信号旗,通知驱逐舰靠帮接走舰员,但驱逐舰知道“大和”号弹药舱里近2000发460毫米主炮炮弹只发射了3发,现在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都不敢靠近,“大和”号的左倾急剧增大,舰员已经无法站立,很多人不等舰长下达弃舰命令就自行跳海逃生,舰长有贺见此情景,也知道“大和”号已经无可挽救,只得下令弃舰。十四时十五分,又有一条鱼雷击中左舷中部,伤痕遍体的“大和”号再也经受不住,左倾达到80度,甲板几乎与海面垂直,终于在十四时二十分倾覆沉没,460毫米前主炮炮膛里的炮弹滑落下来,撞穿了弹药舱甲板,引爆了舱中的炮弹,剧烈的爆炸简直将“大和”号舰体炸断,烈焰冲天而起,翻滚的蘑菇状烟柱竟高达1000米,甚至连110海里外鹿儿岛的居民都看到了大爆炸的火光与浓烟,海面上顿时出现一个深达50米的旋涡,不多时,后主炮炮塔里的弹药也在水下爆炸,钢铁的碎片从水下飞溅而出,爆炸的气浪连海面上挣扎的水兵都感到一阵窒息,伊藤中将和有贺大佐以下2498名舰员随舰葬身海底,只有269人获救。——这些生还者于1967年组成名叫“大和会”的战友会,并在臭名昭著的靖国神社树立纪念碑,碑上刻有一幅“大和”号的浮雕,碑顶放有一枚“大和”号460毫米主炮的穿甲弹,经常聚会追忆往昔。作为日本海军联合舰队象征,排水量6.8万吨的巨型战列舰“大和”号的沉没,标志着联合舰队的彻底覆没,同时也宣告了巨舰大炮主义的彻底破产。

  在美军攻击“大和”号的同时,部分美机也对“矢矧”号巡洋舰和驱逐舰发动了攻击,“矢矧”号已经丧失了机动能力,美军轰炸机和鱼雷机进行的攻击动作漂亮、出色,简直是教科书式的表演,“矢矧”号累计被击中七条鱼雷和十二枚炸弹,于十四时零五分倾覆沉没。

  “矶风”号、“朝霞”号和“霞”号驱逐舰也先后遭到重创,不得不自行凿沉。

  当“大和”号沉没后,第四十一驱逐舰大队大队长吉田正义大佐接替指挥,他一面组织残余舰只打捞落水人员,一面向联合舰队司令发电报告战况并请示下一步行动指示。十六时三十九分,联合舰队司令丰田鉴于预期计划已无法实现,决定终止海上特攻,吉田随即率领余下的4艘驱逐舰带着创伤,于8日回到了佐世保基地。

  美军的战列舰、巡洋舰编队还未投入战斗,日军的这支海上特攻舰队就被美军舰载机所消灭,美军共出动舰载机386架次,其中战斗机180架次,轰炸机75架次,鱼雷机131架次,被日舰击落10架。

  日本海军在冲绳海域活动的11艘潜艇,由于美军反潜兵力雄厚,警戒严密,未获任何战果反被击沉8艘,至此,日本海军对冲绳岛守军的支援均告失利,虽然其空中特攻作战给美军造成不小的损失,但对整个登陆战役,起不了决定性的影响。

  冲绳岛上的地面战斗在4月8日前,一直比较顺利,4月4日美军陆战一师和陆战六师攻占中部地区,将日军分割为南北两部分后,美军就兵分两路,海军陆战队第三军向北,第二十四军向南,逐步推进。北面的第三军在到达冲绳岛颈部前,只遇到微弱的抵抗,直到4月8日才开始遇到日军顽强抵抗,至18日将北半部日军基本肃清,陆战一师到达有铭湾,陆战六师则到达最北面的边户崎,并于4月21日全部占领冲绳岛北部地区。

  4月16日,攻占庆良间列岛的第七十七师在冲绳岛西面的伊江岛登陆,经过五天的战斗,于21日将该岛占领。

  但陆军第二十四军对南部地区的进攻却非常艰难,因为日军在冲绳岛的主力就部署在南部,而且充分利用悬崖峭壁、深沟高谷等险峻地形构筑起坚固隐蔽的防御工事,所以美军进展极其缓慢。牛岛原本在大本营的一再督促下,准备于4月8日发动对机场总反击,但在4月7日下午,发现那霸附近海面有美军数百艘舰船活动,牛岛担心美军会从反击部队的侧后实施登陆,加上他本来对这次反击就不积极,正好以此为借口取消了反击,而将全部兵力用于依托工事进行坚守防御,给二十四军造成了很大困难。

  4月9日,由于二十四军遭到了顽强抵抗,推进严重受阻,美军只得将留船预备队第二十七师投入南线作战。

  4月13日,星期五,黑色的日子,美国总统罗斯福在佐治亚州温泉逝世。美军上至上将司令,下至普通一兵,无不感到震惊和悲痛。尼米兹以太平洋战区全体官兵的名义向罗斯福夫人发去了唁电。日军乘机大作文章,大肆散播题为“美国的悲剧”的传单,声称特攻作战将击沉美军所有战舰,并使无数人成为孤儿。日军大本营急不可耐催促牛岛抓住时机发动反击,在大本营的一再命令下,牛岛发动了反击,但他并没按照大本营的指示投入全部力量,而是保留了相当部分的兵力,只投入了部分兵力对嘉数高地的美军进行反扑,日军先以敢死队员怀抱炸药采取自杀攻击方法炸毁美军坦克,再对失去坦克掩护的美军步兵发起冲锋,美军在日军冲击下,节节败退,死伤将近5000,全凭后续部队的重炮和海空优势火力才将日军攻势遏制。

  4月19日,美二十四军三个师从那霸以北约6.5公里处发动大规模进攻,五时四十分,海军的6艘战列舰、6艘巡洋舰和8艘驱逐舰先对日军阵地进行猛烈炮击;六时,陆军27个炮兵营对日军阵地进行了长达四十分钟的炮击,共发射了1.9万发炮弹;接着海军和陆战队的650架飞机也对日军阵地实施了航空火力准备,投下大量的炸弹和凝固汽油弹。在这样猛烈持续的火力打击后,二十四军发起了进攻,但日军利用坑道躲避美军的轰击,当美军炮火开始延伸地面部队展开攻击时,才进入阵地迎战,因此美军的攻势一次次被瓦解。日军充分显示了其顽强的战斗意志,每一个山头,每一个碉堡,每一个坑道,甚至每一块岩石,美军都必须经过多次血战,才能夺取下来,激烈的战斗整整进行了五天,美军的进展总共也不过数米!一切就像是硫黄岛战斗的重现,只是日军的兵力和要争夺的面积更多而已。性格暴躁的特纳对陆军的缓慢进展大为不满,甚至公然指责第十集团军司令巴克纳的指挥和战术,引起了陆、海军军种之间的争执。

  4月6日,美海军陆战队司令范德格里夫特上将到达关岛,准备视察在冲绳岛作战的海军陆战队,但尼米兹认为目前冲绳岛上陆军进展缓慢,为避免引发不必要的陆海军之间的矛盾,暂时不宜前去。因此建议他先视察关岛和硫黄岛的部队。当范德格里夫特在硫黄岛的视察结束后,尼米兹却邀请他一起去视察冲绳岛,因为南线的陆军部队几天来毫无进展,局势不容乐观,尼米兹觉得有必要进行干预。4月22日,尼米兹和范德格里夫特搭乘C—47运输机在12架战斗机护卫下飞往冲绳岛,次日,尼米兹、范德格里夫特和斯普鲁恩斯在冲绳岛美军已占领地区视察,并与陆军指挥官讨论目前战局,尼米兹有些怀疑陆军采取按部就班的战术缓慢推进只是为了减少其伤亡,而根本不顾海军在冲绳海域支援编队的安危。因此他要求陆军加快推进速度,以便使支援编队从令人生畏的日军自杀特攻中尽早脱身,但第十集团军司令巴克纳表示这是一次地面作战,言下之意是冲绳岛上的战斗是陆军的事,不需要海军插手。尼米兹立即冷冷回敬:“是的,这是一次地面作战,但我每天损失一艘半军舰,所以如果五天里不能取得突破,我将抽调别的部队来。”在海军的强烈要求下,巴克纳决定将陆战一师和陆战六师调到南线加强正面进攻,而不是范德格里夫特在日军侧后实施登陆的方案,他的这一意见得到了尼米兹的同意。

  美军推进至日军主要防线约4500米前,双方陷入僵持,巴克纳乘机调整部署,将北部的陆战一师和陆战六师调到南线,而将南线的第二十七师调到北半岛,接替两个陆战师的防务;攻占伊江岛的第七十七师接替九十六师,投入南线;九十六师则休整十天,再替换第七师休整。美军完成调整后,以四个师展开攻击,采取两翼包抄战术,迂回夹击日军主要防线,以加快作战进程。

  4月24日,美军终于取得了进展,克服了日军的顽强抵抗,突破了牧港防线。

  5月4日,牛岛见美军步步进逼,为争取主动,一反其一直以来所坚持的坚守防御方针,发动了孤注一掷的总反攻,以部分兵力由驳船运送在美军战线后方海岸实施登陆,配合主力从正面发动的攻击,但由于得不到海空军的有力支援,登陆部队在航进途中被美军发现,随即遭到驱逐舰和地面炮火的轰击,还未上岸就被消灭了,正面主攻部队一离开坚固隐蔽的防御工事,立即遭到美军优势炮火的集中轰击,不到二十四小时反攻就被粉碎了。牛岛这次反击得不偿失,损失了大量人员,消耗了大量的弹药,尤其是消耗的弹药难以补充,使日军的弹药储备接近枯竭,牛岛不得不下令节省弹药,每门炮平均每天只有十发炮弹,严重影响了日后的作战。如果牛岛不实施这次反击,那么反击中损失的人员、弹药可以在坚守防御中坚持更多时间,给予美军更大的杀伤。

  5月8日,纳粹德国宣布战败投降,冲绳海面的每一艘美军军舰向日军阵地发射三发炮弹,以示祝贺。

  美军投入了新型的喷火坦克和重型坦克,冒着日军的枪林弹雨,碾压日军的战壕,冲入日军的阵地,喷火坦克将凝固汽油射入日军隐藏的山洞和坑道,日军终于支撑不住,其防线逐渐被突破,但牛岛随即在夜色和烟雾掩护下,悄然组织部队有序地撤往下一个防线,因此战斗发展成这样一种模式:日军先是凭险死守,接着美军在猛烈火力支援下取得突破,日军后撤到下一道防线再死守,如此周而复始,日军防区逐渐缩小。

  由于美军占领了冲绳岛上的嘉手纳和读谷两处机场后,迅速进驻了大量战斗机部队,并以该两处机场为基地频繁出击,对日军的神风特攻作战威胁很大,日军曾多次试图组织反击夺回机场,但或是因为情况变化中途取消,或是因为实力不济反击未果,最终日军决定实施空降突击,机降一支敢死空降分队,破坏机场设施,摧毁机场上停放的飞机,然后利用空降突击的战果,发动一次航空兵的大规模攻击。这次作战由联合舰队司令丰田指挥,从陆军伞兵第一旅抽调了120名精锐官兵组成空降分队,由奥山少佐任分队长,代号为“义烈空降队”,由12架九七式轰炸机运送,作战代号“义号作战”。5月19日,奥山和各小队队长以及飞行队长讨论了作战方案,决定奥山指挥三个小队搭乘八架飞机攻击读谷机场,渡边大尉则率领两个小队搭乘四架飞机攻击嘉手纳机场,定于5月23日发起攻击。由于天气原因,推迟到5月24日。当天十八时四十分,运载“义烈空降队”的十二架飞机陆续起飞,途中有四架飞机因故障返航或迫降,另有四架飞机在接近冲绳岛时被美军击落,机上所载人员全部丧生,只有四架于二十二时抵达目的地,日机以机腹着陆方式在机场上降落,突击队员不等飞机完全停稳,就从机舱中跳下,向机场上停放的飞机投掷手榴弹和燃烧弹,顿时两处机场都燃起冲天大火,美军守备部队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开火还击,经过短暂交战,在两处机场上降落的突击队员连同机组人员共56人,全被消灭,美军亡2人,伤18人,有七架飞机被击毁,二十六架飞机被击伤,还有七万余加仑的航空汽油被烧毁,损失巨大。嘉手纳机场的大火到26日二十时才被扑灭,读谷机场上的大火更是燃烧了三天三夜,直到27日早上才被扑灭,这两机场也就因此瘫痪了近三天三夜,可惜26日和27日,天气不佳,日军无法利用空降分队创造的有利战机发动航空兵攻击,但日军在如此不利的战局下,特别是基本丧失制空权的情况下敢于实施这样一次敢死空降突击,完全出敌不意,取得了不小战果,其中的经验教训很值得研究。

  冲绳岛上的激战仍在进行,美军于5月27日攻占了那霸,并继续向冲绳岛的首府首里城攻击前进。

  5月31日,美军终于取得了重大进展,突破了日军核心防御地带首里防线,海军陆战队攻入了已是一片废墟的首里城,第十集团军司令巴克纳满心喜悦以为冲绳首府被占领,意味着战斗即将结束,但他的想法大错特错了,日军困兽之斗反而更加疯狂!牛岛率余部后退了约十公里,退到岛南端精心准备的最后防线,这是由两座山峰构成的天然屏障,地势崎岖险峻,日军充分利用地形,筑有巧妙隐蔽的炮位和坑道工事,牛岛决心以此为依托,战至最后一兵一卒。因此日军的抵抗丝毫没有减弱,美军主要依靠喷火坦克开路,不少浑身着火的日军冲出阵地,抱住美军士兵同归于尽,美军前进每一米依然非常艰难,面对日军更加疯狂的抵抗,美军还以更猛烈的炮火,美军的海陆空密集火力对日军据守的岛南部几平方公里地区进行了最猛烈的轰击,日军虽然只剩下三万余人,大炮也损失过半,弹药更是所剩无几,但仍是死战不退。

  6月3日,哈尔西急于从被动挨打的冲绳海域脱身,一面在冲绳群岛各岛屿设立雷达站,形成早期预警雷达网;一面从菲律宾调来了部分海军陆战队航空兵的战斗机部队,进驻冲绳岛机场。然后亲率第38特混编队北进,袭击日军在九州地区的航空基地。

  6月4日,美军陆战六师的两个团在那霸西南的小禄半岛登陆,迂回攻击日军侧背。

  6月5日,台风席卷日本九州海域,美军第三舰队遭到了严重损失,有32艘舰船受创,142架飞机损毁。为此哈尔西受到了军事法庭的调查,由胡佛将军主持的军事法庭认为哈尔西违反了舰队在遇到大风暴时如何处置的相关规定,对这次损失负有责任,建议将其撤职或勒令退役,但尼米兹认为哈尔西是民族英雄,如果在战役尚未结束时就撤去职务,会挫伤美军的士气,长日军的志气,因此没有对他进行处分。

  6月8日,美军第38特混编队再次北上,空袭日军在九州地区的航空基地,随后哈尔西将希尔指挥的登陆编队留在冲绳海域,以编队中的护航航母舰载机协同海军陆战队和陆军航空兵,保护登陆滩头和运输船只,自己率领第38特混编队返回莱特湾,当第38特混编队于6月13日到达莱特湾时,这支英雄的部队已经在海上战斗了整整九十二天!现在将在莱特湾做短暂的休整,为7月间向日本本土发动最后一击做准备。

  6月17日,美军又投入预备队陆战二师,该师一个团在冲绳岛南端的喜屋武岬附近登陆,协同正面和侧翼友军围歼日军。此时日军的局势已十分被动,遭到全歼只是时间问题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巴克纳用明码电报和广播向日军劝降,牛岛根本不为所动,以枪炮射击作为答复。

  6月18日,巴克纳中将亲临前线督战,当他在陆战八团团部附近小山上观察部队推进时,日军一发炮弹飞来,四下崩飞的弹片和尖锐的碎石片击中他头部,当场身亡。要知道日军当时炮火已极其微弱,当天在他到之前,这里几小时都没有遭到过一次炮击,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日军第一发炮弹居然就把这位中将集团军司令炸死了,他也就成为美军在整个太平洋战争中阵亡的军衔和职务最高的将领。第十集团军司令由海军陆战队第三军军长盖格少将代理,盖格因此成为指挥最多陆军部队的海军陆战队将军。

  6月19日,牛岛在编号第八十九的山洞坑道里向东京发出了最后的诀别电,然后指示部下做最后的决死进攻。

  6月22日,美军突破日军的最后防线,攻到了冲绳岛最南端的荒崎,并将残余日军分割成三部分,日军都很清楚,末日就要到来了,在坑道里,卫生兵给伤员注射大剂量的吗啡,使他们平静地死去。盖格乐观地宣布已经肃清了岛上日军有组织的抵抗。

  6月23日凌晨四时,牛岛知道美军即将占领他所在的摩文仁坑道,脱下军装,换上和服,与身边的参谋一一干杯,喝完了最后的诀别酒,然后剖腹自杀。他的参谋长追随他剖腹自杀,还有一些军官也随之集体自杀。至此,日军有组织的抵抗才告平息,而零星日军的抵抗仍在继续,清剿残余日军的工作一直持续到6月底,7月2日,尼米兹正式宣布冲绳战役结束。但日军残部还没彻底肃清,直到战争结束的9月7日,还有日军在坚持战斗。

  战役进入尾声后,有相当多的日军放下了武器,这在以前是非常罕见的,6月15日前,两个半月的战斗中美军总共才俘虏日军322人,而从6月15日到6月30日,日军不仅有个人或小组投降,甚至还有成建制的部队在军官带领下投降,仅海军陆战队第三军就收容日军投降人员4029人。还有一些日军脱了军装,装扮成平民逃避被俘的命运,美军从平民中搜捕出的日军就有1700余人,但还有不少人始终没被美军发现。

  冲绳战役,从3月18日美军航母编队袭击九州开始,至6月22日冲绳岛战斗基本结束,共历时九十六天,其中在冲绳岛上的激烈战斗就有八十二天之久,日军包括“大和”号战列舰在内的16艘水面舰艇和8艘潜艇被击沉,约4200架飞机被击落击毁,日军在冲绳岛上的约十万守军,除9000余人被俘外,其余全部被歼,冲绳岛的平民有7.5万人死伤。美军有32艘舰船被击沉,368艘被击伤,其中有13艘航母、10艘战列舰、5艘巡洋舰和67艘驱逐舰遭到重创,损失舰载机机763架,阵亡1.3万(陆军4600人,海军4900人,海军陆战队3400人),受伤3.6万(陆军1.81万人,海军4900人,海军陆战队1.36万人),另有2.6万人的非战斗伤亡。此役是美军在太平洋战争中伤亡最大的战役,因此英国首相邱吉尔认为冲绳战役将以史诗般的战斗,列入世界上最激烈、最著名的战斗而流传后世。鉴于在战役中所付出的惨重伤亡,美军没有举行大规模的庆祝活动。

  美军以如此巨大的代价,攻占了冲绳群岛,打开了日本本土的西南门户,取得了进攻日本本土的海空基地,为在日本本土登陆作战创造了有利条件。而战役期间美军在冲绳群岛诸岛上建立起的航空基地网,进驻了大量的航空兵力,不仅可以有效地阻截日军来袭的飞机,而且还可以起飞轰炸日本本土的中心地带,进一步加强对日本本土的战略轰炸。

  此次战役,日军十万守军,面对美军绝对优势的海空兵力和地面部队,在近乎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坚持战斗三月有余,显示了日军抗登陆能力之高,战斗意志之顽强,同时日军所采取的战术,也为劣势军队组织有效的抗登陆战,提供了有益的经验,日军主要凭借坑道、天然岩洞和山地反斜面阵地,尽量削弱美军的火力优势,并积极开展近战、夜战,组织小部队频繁实施猛烈反击,消耗美军的有生力量,虽然守备部队和航空兵力在战役中遭受了严重损失,但为本土防御争取到了宝贵的备战时间,并使美军深刻意识到对日本本土的登陆将遇到更加激烈和残酷的战斗。

  美军在作战中比较重视夺取战区制空权和制海权,依靠其绝对优势的海空力量,在确实掌握了琉球群岛的制空权、制海权,切断对守军各种支援,并对登陆部队进行海空火力支援后,才实施登陆,为此,美军以航母编队和战略空军的B—29重轰炸机多次袭击日本九州等地的日军航空基地,由于日军在九州地区建有很多机场,而且分布分散,加上防空火力的有力掩护,美军的空袭一直未能将其彻底压制,所以美军的航母编队只得长期停留在冲绳海域,充当登陆编队的屏障,在日军神风特攻队的疯狂攻击下,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美军比较成功的是战役中的后勤保障工作,参战部队总数高达五十余万,所有这些部队的物资供应,从飞机、大炮到炸药和汽油,甚至卫生纸、可口可乐到冰淇淋和口香糖,一切都是经过太平洋从美国本土运来的,工作量惊人之庞大,其中运输船队功不可没,他们冒着被日军潜艇和飞机击沉的危险,克服了潮湿炎热的海域长途航行中的种种困难,将物资源源不断送到前线,为战争作出了杰出的贡献。此外,美军首先夺取庆良间列岛,并将这个群岛建设成后勤前进基地,为参战舰艇提供就近的维修、补给和休整,也是非常明智而卓有成效的。

  冲绳战役和前不久进行的硫黄岛战役,使美军深深明白,如果要在日本本土实施登陆,将面对怎样的疯狂抵抗,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估计,日本本土登陆,美军将付出一百万人的伤亡,因此促使美国最终决定对日本使用刚研制成功的原子弹,以尽快结束战争.


引文来源  破门之战:美日血战冲绳岛-搜狐新闻中心

作者:yanagi

《破门之战:美日血战冲绳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anagi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