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不得不说的心情故事

发表日期:2009-08-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其实我以前不玩网络游戏的,平时上网都是在QQ上聊天,玩玩QQ游戏,再逛逛论坛,那时一直对网络游戏都不感冒。

06年5月份的一天,在QQ上跟一个业务单位的PLMM聊天,她说她在玩一个游戏,挺有意思的,问我想不想玩,记得当时好像拒绝了吧,后来几次的聊天中她又提到了,最后我却鬼使神差地同意了。那时家里是1M的ADSL,下客户端的速度太慢,急得受不了,就跑到大街上卖游戏光碟的地方,结果找了好几个地方也没能找到,没办法,只好求着那个MM把客户端传给我。帐号申请好了后就上游戏吧。建了个人物,取了个傻里八几的名字叫“为你泪流”。其实刚刚上的时候也没觉得长安有多漂亮的,可能是我那时被游戏界面给搞晕了吧,操作都不会的,就一路瞎跑,结果跑出了城,跑到了大唐草原,顿时傻了,迷路了,最后没办法就想到了那个MM,密她。这个MM呢,就是山谷服大名鼎鼎的“风之冰羽”了,哦,错了,引用另个MM话的来说,就是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羽姐姐。

我想买一些装备跟药水,由于我没有Silk Road Gold,后来,羽来了帮我买了,又给了我一些Silk Road Gold,就教我怎么打怪了。拿着个破武器在怪物身上砍啊砍,那时真的觉得这个游戏好没意思啊,就是这样打怪的啊。第一天玩了几个小时升到了五级,然后她就开始教我修技能了。当时附魔修的是雷,把辅助弄好后,去打怪。咦,人物手中有个好漂亮的光球啊,音箱里还发出很好听“兹兹”的声音,打一个怪,乖乖,一招就搞定了,羽告诉我说,那叫“秒杀”,当时就迷住了,彻底的迷上了。我想,真正喜欢上这个游戏其实就是喜欢上了它漂亮的技能。


那时我的机子的内存太低了,才256M,上游戏很卡的,后来又加一个512M的后感觉好多了。


当时跟羽一起练级,总是被她骂成猪,猪有多笨,我就有多笨。唉,郁闷啊,那时我才玩几天啊,好多地方都不懂的。开始一心一意的冲级吧。毕竟第一次玩,升级太慢了,玩了一个多月后还没到20级,几次想过离开,跟羽说了,她说无所谓啊,你不想玩了就不玩呗,不过走的时候把我在你身上花的Silk Road Gold还清啊。额.....晕,问了她我欠你多少SilkRoad Gold的,她说最少也得五百万了吧。狂晕啊,那时身上才几万块的,最多十几万的,哪来五百万还给她啊,没办法,继续玩吧,想着哪天赚够了五百万还给她就是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级别也一天一天的涨。在我19级的时候,系统提示再升一级就能真正领略丝路特有的三角职业了,兴奋啊,在虎山打虎打得也更有劲了。那时从长安跑到虎山感觉挺远的,骑着10级的马,一边驾驾驾驾,一边轻唱着: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有几只,打玩我数数。身上的药不够时,也没有Silk Road Gold买,就密羽毛叫她送来;有时打虎一不小心挂了,也狂密她来救,每次她都及时赶来,不过每次都会被她羞辱一番。比如,她就经常踩在我的尸体上刷着白字说:“原来你死的样子好难看啊”。我狂汗,旁边还好多MM在练级的,她一点也不照顾我的光辉形象,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啊,真的是太不给我面子了。

 

羽毛一直跟我说,长安都是小号呆的地方,敦煌才是高手云集之地,和田更是了不得的。所以我一直对敦煌是比较神往的,在虎山打虎时,一边砍着一只又一只的白虎,一边痴痴地眺望着敦煌的方向,口中数着:123,123,再杀200个就能升级了,123,123,再杀100个就升级了.. ...当最后终于升级的时候,就立马密了羽毛,叫她带我去敦煌。

 

在长安的传送门NPC那交了5000块后我就来到了传说中满大街都是绝世高手的地方。不过DH给我一眼的感觉就是好荒凉啊,这么个破地方就是高手呆的地方?傻傻地问了羽毛。没想到她却一副牛B烘烘的表情,睬都没睬我。逛了一圈后,她跟我说:“走,我带你去看高手打架”。怕跟丢了,点了个跟踪,跟她来到了DH的南门,可是那会一个打架的高手都没有,傻傻在站在城外满是沙子的土地上。突然,我身边有一个影子急冲冲,挥舞着什么东西向我冲了过来,在我还没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血条空了,我躺在了地上。最后看了半天才明白,那是一个怪,怪物头上写着两字:“土鬼”!我拷,太牛B了,DH真不是盖的啊,怪物都跑得贼快。更让我郁闷的是,我发现我掉级了,掉回了19级。点了回城复活后,我又回到了长安。

第一次来到DH,刚出城门,就惨死在了土鬼身上,所以对土鬼有一种很特殊的“感情”,以至于后来我级高了,经常在DH南门PK时,一看到土鬼,我就一个鬼影步冲上去,挥舞着家伙对它就是一阵猛砍,砍死了还不罢休,再在它的尸体上踩上几脚,以解心头之恨。

刚在DH混的时候,还是怕土鬼的,所以每次出门打黄河怪,我都是从长安的渡口传送到DH渡口。等高级高了后才敢正正当当的从DH的几个大门出去。DH真的像羽毛说的那样,高手云集啊,DH南门天天都能看到脚踏奔雷步,身缠冰火护体,手拿我都没见过武器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在打架,那时真的羡慕啊,真的好幻想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员,对高等级向往成了我升级的动力。


羽毛入了第一个战盟:“千与千寻”,随后也把我带进了千寻里。以前没有盟的时候感觉好孤单的,不过有了盟之后感觉有趣多了。大伙一起升级,一起刷SilkRoad Gold,那时盟里有几个四五十级大号的,盟里很热闹的,天天吵得不行。小号们天天吵着叫大号保着跑商。就在那个时候,我也开始了丝绸之路上第一次跑商之旅。


在羽毛千叮呤,万嘱托,婆婆妈**教导下,买了商旗,骆驼,马药,还有马的万灵药。在DH的特产商那买好了五星的特产品后,我发现我身上Silk Road Gold没多少了,狂汗啊,心想这Silk Road Gold花得也太快了吧。不过还是羽毛说得好:“要做生意当然要Silk Road Gold了,笨得跟猪一样”。盟里在外面升级的大号回来后,组上队,我们就开始跑商了,目的地——长安!后来想想,有多少小商人跑商没大号保,只能跑一星的,而我第一次跑商就跑了个五星,真是幸福啊。


羽毛一路上密着我说要注意跟踪,不要跑丢了。当时做镖的是盟主KIKI,一个50多级的法师,一路上他又是放火球,又是放冰暴的,刷出的贼一下就给他灭了一大半。每当这个时候,羽毛总是会像小女生见到偶像一样大呼小叫的:“哇,KIKI,你好厉害哦”,然后扭过头来一本正经对我说:“猪,我让你学的也是法师的哦。”那时我真恨不得从骆驼上摔死算了,死前再竖一个牌子,*:“偶不认识她!”

一路上很平安,没有玩家贼来抢,就是刷出的系统贼,平平安安的到了长安,卖了货后我发现我赚了好多Silk Road Gold,很开心。以后也经常跟着盟里的人跑商。想跑商时大号没上线的话,就跟着羽毛两个人跑一星的。

跟着羽毛跑商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大大大大号:“鱼的眼泪”。组上队后我发现他80级,满级??天,好恐怖。估计那时他是第一批满级的人吧。高手高手高高高手啊。反正只要是他做镖的时候,我都二话不说,买五星。谁叫他那么牛B哩,那时对他的敬仰之情尤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啊... ...当听羽毛说她跟我们是老乡的时候,我又诧异得不行,嘴张得估计能塞下一个鸡蛋。羽毛看到我这幅表情的时候,嗤之以鼻,说我没见过世面。还告诉我,其实这个服里还有好多老乡的,级高的老乡海了去了。那时我好激动啊,就像与党长期失去联系的地下党突然见到了党组织一样。后来在我66级的时候,这些老乡举行了路友会,我参加了,在酒桌上终于看到了“鱼的眼泪”的本人,发现跟我一样也是一个超级大帅哥啊,哈哈哈哈,特意敬了酒以感谢他那些做镖日子的壮举。

 

那时羽毛很爱跑商的,天天都要跑一遍才过瘾,好像一天没跑一次心里就空荡荡的一样。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我们七八十级。我们到了七八十级的时候我们很少跑商的,我们常做镖,保盟里的小号们跑商赚钱。不过羽毛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啊,保完商后又要去做贼,不过遇上的商人大多是跑一星的,这让她很郁闷。有一天在论坛上她看到一篇关于如果抢一星商的贴子,当天晚上就效仿了。从此以后,在虎山,人们就常常能看到一个拿着九套的大刀,穿着贼衣的一个女大盗拉着一个牛在路上抢小号了。哈哈哈哈。

 

在千寻的快乐时光没有呆多久,一次我在外面升级的时候被人欺负了,在盟里叫人来帮忙,盟主KIKI那时忙着升级没能及时赶来,羽毛一气之下退了盟,重新建了一个盟,还用了我QQ上的网名“六道轮回”来命名。那时我在上班,当在她QQ上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感动得要死。晚上我上游戏跟千寻里在线的人告别,大伙都挽留我,又是感动了一把。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跟羽还像以前一样一起升级,一起刷Silk Road Gold,一直玩到现在,我永远都不会离开的.

关键词:游戏

作者:诗蕊

《我不得不说的心情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诗蕊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