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引用 3月2日珍宝岛事件真相

发表日期:2008-04-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引用

ljj.lw3月2日珍宝岛事件真相

                                                                    3月2日珍宝岛实录,看官方掩盖着什么?

珍宝岛位于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国一侧,以酷似金元宝而得名。正常季节它的面积为0.74平方公里,随江水涨落,岛的面积也在变化。该岛有一小河汊与我国江岸相隔,在枯水季节人们可趟水上岛。珍宝岛和乌苏里江以东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一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1966年中苏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苏方经常挑起边境冲突,对我们渔民到乌苏里江上正常的捕鱼活动拳脚棍棒相加,对我们正常巡逻边防军更是大打出手,每次苏方都派出超我方2倍以上人数的军人,用殴打来驱赶我们的巡逻队,直撵到我方内河汊岸边为止,由于人数的差距我方每每以吃亏告终。

当时我国内地的文化大革命已搞得沸沸扬扬,人们思想混乱;政治秩序混乱;经济秩序混乱;社会秩序混乱,再这样搞下去。这场由他老人家亲自发动的“大革命”难以收场。为了缓和国内的矛盾,必需转移视线,将矛头对外,以增强民族的凝聚力,恰好有中苏边境这样的情况,可以利用做到一箭双雕。为了使世人瞩目,国家就得借此把边境冲突升级。1969年2月末,沈阳军区抽调了上百名罗瑞卿大比武时期的尖子兵,组成侦查连,打着毛泽东思想第二宣传队的大旗,进驻了五林洞这个距珍宝岛最近的一个小村庄。3月1日,这些多才多艺的侦察兵白天还在用木头搭起的舞台上又唱又跳,给村民演节目,晚饭后只小憩一会儿,就集合交待任务,带着枪支弹药以及当地民兵秘密用柞树给每人削的1.5米长的大木棒,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珍宝岛的东南端潜伏下来,每个人一律用白色的伪装斗篷把自己遮盖得严严实实的,走在雪地中十几米以外则很难发现。当初的打算是利用苏军追打我巡逻小分队的时候把他们引进埋伏圈,棍对棍以冷武器短兵相接,给苏边防军一个教训出口近期挨打的恶气。同时也作了进一步的打算,在岸边树林里潜伏了预备队,以备冲突升级动起枪炮后予以增援。

3月2日上午8时多钟,我边防军20多人从公司梁子边防站,分成两组按惯例对珍宝岛进行巡逻,一切都正常到不能在正常了。当我边防巡逻队沿冰冻河道抵近珍宝岛时,苏联边防军同时也按惯例根据我方的人数,开出两辆装甲车,一辆卡车和一辆指挥车大约有60多人,分三路向我巡逻队合围过来,企图将我边防巡逻队包围痛打。

我们接近岛东南端边防巡逻队的一个组,向冲过来的手拎长棍全副装的苏军士兵喊道:“这是中国的领土,请你们马上退出!” 苏方不知其中有诈,不顾中方的警告,凶狠狠地冲将过来,我边防小组故作张皇状撤向我潜伏地点。在距潜伏地带还有10多米的时候,雪地上密密麻麻露出一张张冻红的面孔,使苏军发现了中了埋伏,枪声陡然响起,片刻就象爆豆一样连成了片。在枪响之前,苏军的一个军官坐着指挥车,美滋滋的带着照相机来到珍宝岛我方一侧的小河汊的冰面,幻想对我边防人员被追赶的狼狈相迎面进行拍照,可事情没像往常一样发展,他们刚一下车,岛那边的枪声就响了起来,还没等反应过来,我岸边的预备队一个小冲锋就把他们3人全部消灭。3月2日这场战斗共持续了一个多小时,苏方被打死近50人,双方撤出了珍宝岛,战斗结束。

这次官方说是个漂亮的伏击战,但以牺牲我方近20名人员的代价来换取,未免损失过大。客观上来看,这场战斗各方面的条件对我方都很有利,1、我们在暗处,对方在明处;2、我们是守,对方是攻;3、我们是有准备,对方是无准备;4、我方具有人数上的绝对优势,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呢?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是,潜伏之初,我方上级对士兵有个要求,我们要先礼后兵,不开第一枪,但无论谁开的第一枪,只要听到枪声就可以射击。有的战士怕走火,子弹也没敢上膛,枪响后这才拉枪机,致使第一次枪响后有个停顿,错过了最有利的战机。事实上,这种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边境冲突,是很难判断是谁放的第一枪,第一枪在舆论上重要,在现实中并不重要。

二是,参战的虽大多是各部队中大比武的能手,可他们的本领大多是在训练场上学的,尤其是在批判单纯军事观点后,那时的兵很少训练,更缺乏实战经验,在弹雨中有的还不善于利用地形掩护自己,甚至有的战士一看战友负伤了,眼睛都红了,站了起来用冲锋枪射击,加大了我方一些不必要的伤亡。

如今,乌苏里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战争的硝烟已变得是那样的遥远。在珍宝岛,边防战士象征性的持枪站岗,它的特殊身份已使这里成为虎林重要的一个旅游景点,络绎不绝的游人很难把这美丽的风光与横尸遍野的战场联系在一起。然而,3月2日发生的的事情已牢牢地封存在参战军民,包括我们这些兵团战士的脑海中。

作者:雯弦

《引用 3月2日珍宝岛事件真相》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雯弦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