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夜,何时入眠

发表日期:2009-08-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晚上加班,台里对外招主持人。看着那些年轻人稚嫩的、甚至是不合格的表演,我在想,倒退十年,我是什么样子?
    ——倒退十年,我总以为我跟别人不一样,我认为世界是多彩的,而我是不被理解和包容的,我的倔强和叛逆都是成长和成熟的标志。
 
    加班回来,帮一个朋友写残联的晚会台本。朋友的要求很简单:别让人把我的主持人也看成是残疾人就行。要求很简单,做起来很难。不能歧视残疾人,又要突出“我们是正常人”,又要表现“我们和你们在一起”。这么辛苦,真该把我写过的那些台本都放到网上,让别人拿来主义一把,那多好。
    敲敲打打,手腕酸痛。两耳轰鸣。
    最近这段时间很累,我的耳鸣时常发作,不知道是天气或者工作压力作祟,还是我患上了中耳炎。如果突然失聪,也许我可以在残联写写台本,谋口饭吃。
 
    敲打完毕,抬头看时间,居然两点多。看看QQ上,也剩不下几个人。
    QQ空间更新里有一个提示,好友写了新的日志《我们的青春,没了》。
    这个神经大条的女子,她怎么今天才发现这个事实?
    “青春”这个词对于我,如今只能和“记忆”两个字组合使用了。
    当年我们做过很多同样的事。如今,我们依然在做:我们有同样的朋友,我们拨同样的号码,我们进同样的空间,我们有同样的记忆。
    我们同样没有了青春。
 
    七夕情人节。
    晓麦雨半夜收到粉丝的情人节短信;
    我收到粉丝情人节链坠一个。
    好吧,勉强扯平。虽然,我的粉丝是你。
 
    凌晨两点半。
    你们都在酣睡。
    而我何时入眠?
 
关键词:我们的青春

作者:黎黎原上草

《夜,何时入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黎黎原上草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