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那一场大火

发表日期:2009-08-31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景区:朔州 点击数: 投票数:

 
 
 
 

而今我们沿着当年介子走的路再走一遍。光阴荏苒,他当年经过的路径早已历经累世的风尘。我们走在路上时,是否可以离他的那个年代更近些了?许多事情我们已经找不到丝毫影踪,可以说出来的只是我们心里也无法辨别的故事。这故事曾经占据多少文学家的脑海,他们怎样勾勒过当年那一场大火?我们已经真正无法知晓。古人们写字比我们谨慎得多,所以凭借我们后来看到的片言只字,只可以说出来那一场千古悲剧的大概。其实说与不说又有什么不同,只是当我们路过这里了,总是时不时会琢磨那年月里人是多么荒唐,也许平静岁月里的我们总有无法领会处,即使领会了又如何能够想得清楚。我们就这样述说了,也就装作看得着了世道人心。

 
 
 
 

想当年晋文公和他的手下来到这里,他们急匆匆地行走,人困马乏,再后来山高路险,人只好步行上山了,那阵子晋文公登上王位不久,诸事烦忧,想必没有心思去领略这山的俊美灵秀,他急于弥补自己的过失,一心要把介子找出来,再加上看到随行人众的急迫之色,不知道他们是为介子急还是为他急,他心里慌慌张张,似乎自己的腿部有些疼了,介子当年肯把自己腿部的肉割下来让他吃,这样的举动,怎能不让人萦怀经年呢?再说重耳这个人,也不能说是个没有情义之人,十九年的风尘劳顿,他不能多想,顾盼回头间,只觉得恍若烟云,想起介子的忠心耿耿,他的心里大约就有些憋闷。手下人呼喊的声音穿越云峰山峦;心头郁积的事情太多,他可能有点急噪,现在这个臣子铁了心要离开他,连见他一面都不肯了。望着山头的烟雾,他叹着气,眼神渺茫,完全失却了平日的王者威严。跟随他多年的狐偃、赵衰是最明白的,他们知道火候到了,就提议烧山逼介子出来。这个意见一提出,可能把晋文公吓了一跳,他回头看了看出主意的两个人,二者不慌不忙地分析说:介子孝心素著,他现在和老母山居,即使自己性命无所谓,但总不会不顾及母亲的。应该不妨事。再者,我们给他留一条下山的路,我们在山下等他下来便可。晋文公一听,觉得这主意尚可,就点了头。

 

 

大火转眼就烧起来了,火焰遮天蔽日。山下晋文公望着遍眼的大火,不知该想些什么,他只是觉得心里忐忑。再仔细一琢磨,有了些怒气,他不知道这个介子怎么了,怎么会变得这么倔,待见了面,一定得说说他,再怎么讲,你也是我的臣子呢。可是他这样胡乱想着,火势大幅度蔓延开去,不要说人影,就是连鸟,也在起火时大都扑棱棱飞走了,偶尔会有一两只野兽逃窜下来,远远地自山上跑近,被身边的人一赶,都顺山势跑出去了。他一直等着那个人影出现,他估计这样想着:现在下来,寡人什么数落的话也不说了,只说寡人对不住他。可介子人呢?莫非他被烧死了吗?等了这么久,山都烧枯了。他这么一想,就觉得介子真的再也不会出来了。

 

大火烧了许久,有的人说,是整整三天三夜。到后来人也疲惫了,好象失心疯了。介子在山上背着母亲东躲西藏,如何狼狈情状,我们再也无法知晓了,火烧得愈久,他心里主意愈坚。到后来,他就不见了。《庄子》曰:抱木而燔死。西汉刘向《新序》:文公待之不肯出,求之不能得,以谓焚山宜出,及焚其山,遂不出而焚死。明末冯梦龙《新列国志》载:火烈风猛,延烧数里,三日方息。子推终不肯出,子母相抱,死于枯柳之下。

 

关键词:绵山

作者:岚之一族

《那一场大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岚之一族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