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爱情路过广州拐角14

发表日期:2008-07-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时候,霞姐下来说老黄已经出房间了,休息大厅等我。
   我起身让霞姐告诉老黄我马上出来。
   走的时候,我除了留下一千付老黄的小费,其他大概还有三千多元全部给了蓉蓉。我帮不了她太多,认识这么长时间,我把她当做自己的妹妹一样看待,但我能做的,可能也只有这些了。
   蓉蓉死活不要,她本不是个贪心的人。
   我还是把钱塞在她手上,说:“你认不认我这个哥呢?”
  蓉蓉说:“认!”
   “好,那这些钱给你爸爸治病。”
   看着我坚决的眼神,想到爸爸和家里的窘境,蓉蓉终于把手收回去了。
   在我临出门的时候,蓉蓉突然搂住我的头,在我嘴唇上亲了一口。
   我知道这一亲并不是因为那三千多块钱,这一亲很是让我回味了一会,毕竟这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主动献吻。
   出门看见心满意足的老黄正和他的二个小妞走下来,老黄的左手在一个妞的屁股上,右手还伸在另外一个妞的衣服里在摸她的胸。
   我们驱车回广州,在路上,老黄很开心地和我东扯西聊,也说到了他个人的一些私事,这是把我当朋友的信号,我也知道我的这单生意基本上搞定了。
   回到广州,送老黄到中山大道的家,还不到七点钟,老黄平时也差不多这个时间回到家。时间控制得极为的好。
   我送了老黄后回到了公司,一下午不在公司,我得回去处理邮件。
   我疲惫地回到了公司已经八点多了,广州的上下班时间等红绿灯,可以把头发都等白,把姑娘等成大婶。
   到部门的位置时,我看到大家都走了,只有月儿和云水在说着话。
   看到我回来,她们很开心地问我怎么这时候还回来。
  我开玩笑说,家里养了二个美女,怕被人偷了,要回来时刻守着。
  我正在回邮件,小毕MSN上给我发信息,原来他也还在公司加班,于是我约他等会一块吃饭。月儿已经约了一个客户,去吃饭了,所以我问云水要不要一起,云水欣然接受,说晚上反正没什么事,愿意去蹭饭吃。
   处理完邮件,已经九点多钟,我们去了天润路一家叫“左鳞右鲤”潮汕菜馆,我最喜欢里面的炒海瓜子。
   小毕很快赶来了,我很饿了,基本上一上菜就埋头苦,而小毕和云水则是边吃边聊。
   我突然发现小毕在云水面前很能聊,平时这哥们是属于内秀性的,精于行拙于言。
   而云水更是让我彻底改变我对“胸大无脑”的封建看法,云水平时文静静的,但她的IQ绝对要高于我们这些自命不凡的所谓IT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
   我对云水注意开始由胸升高到脑袋了。
   饭后,小毕殷勤地要送云水回家,出来工作后,云水和月儿在东埔附近租了一间小房,方便上班,只有要回去考试什么的时候才会回学校。而小毕住水荫路,一东一西,完全不顺路,云水笑着婉拒了小毕,要自己打车回去。
   我住在骏景,和云水是中山大道一条路的,见云水执意不想麻烦小毕要自己回去,我就说:“云水,要不我送你吧,反正我也顺路。”
   没想到云水欣然答应。看来小毕只好改天给他表现的机会了。从今晚的苗头来看,我们的小毕同学是“春心已共花争花发”,喜欢上人家了。
   因为和云水也很熟悉了,在路上,我和她九不搭八地嗐扯一通,也乐在其中。
   云水问我:“老拆,你有女朋友吗?”
   我说:“固定的?非固定的?还是性伴侣?”
   云水嚼着口香糖,眨吧着水灵的眼睛,调皮地一笑,说:“固定的有几个,非固定的有几个,性伴侣有几个?”
   记得听说谁过,如果哪个女孩问你的私生活,那表明对你有意思。不会是云水对我芳心暗许了吧?
   我回答说:“固定的暂时没有,非固定正在找,性伴侣今晚没有,当然你愿意除外。”
   云水胀红了脸狠狠地打了我一下。
   我大叫:“喂,谋杀亲夫啊。”
   云水乐呵呵地端祥了我一会,说:“咦,老拆,问你一个问题?”
   我把车向右靠进快速道,以超过前面一辆贴着“实习”字样的本田飞度,这“小飞”开得比较乌龟快一些。我用余光一看,好象是一个长发的小妞在看,就原谅她了。
   我回答道:“说吧,正经的我全不知道,不正经的我就是活字典。”

作者:苦榮

《爱情路过广州拐角14》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苦榮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