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爱情路过广州拐角7

发表日期:2008-07-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时候,酒吧的服务生上来问我们谁买单,我才意识到已经快是凌晨二点了,我们必须走了,酒吧要打烊了。
   我看看我身上两个醉得正酣的小妞,再看看对面干柴烈火的A片现场,唉了口气,人与人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我买好单后,先用沙发的抱枕把云水的头垫好,把腿抽出来,然后左手环搂住月儿腰,右手抄住月儿的腿弯,一把抱起了她,月儿身材比较小巧,抱着她很容易,她睡梦中顺势把手环着我的脖子,嘴里还在嘀嘀咕咕些谁也听不清的话,看她的手环我脖子的样子,应该她的男朋友经常这么抱她,她才会这么熟练。她男朋友真是幸福,有这么个精灵古怪又漂亮的女朋友。
   想起老莫和凌听,我吞了口口水,又叹了口气,把月儿抱到了门外的车上,把她放在副驾座上,把靠背往后靠一些,让她躺得舒服一些,然后把安全带替她系上。月儿转了一个身,把腿缩上座位,口里嘀咕了两句,然后,把左手的大姆指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边吸边继续做她的梦去了。
   我饶有兴趣地欣赏了一下月儿的吸着手指睡觉样子和短裙外的雪白的腿,然后关上车门,回到酒吧去抱云水上车。
   云水比月儿高,也比月重,横抱不好抱,我只好背着她,我让凌听在陪在身边扶着云水,让老莫拿大家的包出去。
   云水胸前二团软绵绵的尤物紧紧地贴着我的背,让我恨不得这条路永远走不完。而斜眼看着老莫手上抱着,身上背着,挎着一大堆的包,像是安徽逃难的难民,心里顿时爽快了不少。
   我把云水放到车上,并用车上的抱枕垫好她的头。正要和老莫商量去哪,只见凌听已被老莫叫上了车,然后,老莫贼眉鼠眼地走过说,分头战斗,就钻上车一溜烟地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了。
   分头战斗?我看着车上横七坚八躺着的两个小妞,苦笑。
   我打电话到广武酒店订了二间标准双人房,广武是广州武警下属的酒店,一般不会被查房,虽然我没有打算干什么坏事,(而且就她们俩醉成这样,就是我有心想干点坏事估计也难),我带二个小妞来开房万一被查,非百口难辩,我每次有战斗基本上会选在这里,这年头安全第一。
   好容易把她们俩一个个送上房间,安置在两张床上,盖好背子,我坐在房间的沙发大喘气,出了一身大汗,酒意也全没了。两位大美女喝醉酒后的样子也没有什么美感可言了,但月儿修长的腿和短裙里若隐若现的小内裤还是让我眼有点发直;而云水侧睡的姿势,把她的胸挤了大半出来,更是差点没把我的鼻血给挤出来。
   不能再看下去了,我只是个凡夫俗子,早上小弟弟也会升“国旗”,太久没有嘿咻别嘿咻也要打打“飞机”才能阴阳协调。再看下去,我真要忍不住犯罪了。还是赶紧回房间打完“飞机”,好好睡一觉比较安全。
   我没有关灯,准备退出房间,不关灯是因为我担心她们晚上起来,找不到灯会跌倒。
   正在这时候,云水突然呕了几声,然后爬起身,捂住嘴巴,迷茫的眼睛分明在找厕所,我连忙把她扶到厕所,一边轻拍着她的背,一边递纸巾给她。
   吐完后,她感觉舒服了点,也清醒了点,但还是晕沉沉的,她问我这是哪,我说是酒店。我还没来得及解释说只是她们在这间房,我在另外一间的时候,以证明我的清白的时候,她就东倒西歪地上床倒头又睡了。我帮她盖好被子,决定还是留在这里睡了,她们俩都喝这么醉,半夜起来吐什么的还需要人来照顾,再者刚才云水的一番飞流直下三千尺,已经去尽我的所有生理上的欲望了,让我现在灵魂和肉体都无比的纯洁。
   我从衣橱上方拿了一床被子,这地方是我常来,所以我很熟悉各个物品的位置,我把被子垫在地下,然后舒服地躺下,躺下后我心里在想,是不是我长得太忠厚老实了,所以这二个小妞都不防备我;还是现在的学生都这么开放,这么无所谓……想着想着,困意上涌,很快我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有人下床的声音,我的眼睛努力撑开了一条缝,天已经大亮了,下床的是月儿,她先在床边坐了一会,估计在回神,然后轻手轻脚地走过我的身边,由于房间不大,我躺的位置是两张床的外侧,而且我的头是朝门方向的,厕所是在门口。所以月儿去厕所,一定会经过我的头的位置,当她经过的时候,我忍不住张开了眼,短裙里的风光顿时一览无遗,我看到笔直的腿上,一条白色小可爱包住了月儿的翘臀,内裤上还印有LOVE字样。

作者:苦榮

《爱情路过广州拐角7》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苦榮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