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九之1

发表日期:2009-09-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1

 

曾挚和妈妈的肾脏移植手术甚为成功,曾妈妈移植了女儿的肾脏后,情况良好,一切稳妥,曾挚亦在逐日的恢复之中。

时至五月廿一,思旭与同事一齐到医院探视曾挚。躺在病床上的曾挚见到她们,自是欣奋不已,支起身子想要坐起来,旁侧一位身穿白大褂、戴副眼镜的大男孩赶紧上前扶起她,使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触到一种融融的关切之意。

郑立一脸坏笑地问道:“曾挚,何不为我们介绍一下,还要继续瞒着我们啊?”

曾挚登时羞红了脸,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反倒是男医生,大方地向他们作了自我介绍。

原来这位陈实是曾挚的高中同学,医学院毕业后来到医院工作,恰好曾挚这次也在这家医院做手术。闻听曾挚此举此为甚为感动、敬佩,深感在如今急功近利的社会风气之下,这样重情重义的女孩已属难得,不禁对她逐日萌生珍重爱慕之心。

陈实这样说着的时候,目光始终落在曾挚身上,眼底眉梢尽是深情厚爱,而曾挚沉静似水的面容微微泛着红晕,显得格外清秀动人。

思旭望着这一幕,只觉胸中有一股暖流。

——也许幸福就是像曾挚这样,将一切深埋,然后低低地开出秀丽的花朵,真令人动心动情动容!

林航在旁侧忍不住说道:“虽然两人世界很温馨,但你可要记着,我们每天都在翘首期盼你早些回来呢!”

吴昭明接住他的话茬笑道:“哈哈,曾挚,你不在的时候,他们一个个全都没精打采的!”

“是啊,你不在,才知道你在的好处。现在每天要自己煲水饮,自己打扫卫生,你知道吗?办公桌面的灰尘都快要把我们淹没了!”林航夸张的神情语调引得众人啊哈大笑。

曾挚也捂住心口笑道:“原来是因为这个才盼着我回去呀!”

郑立靠在墙边说道:“当然不是啦!你忘了吗?我们程科长不是常说,我们五个人,就像金木水火土,是不可分割的整体,缺了谁都不行。所以说呢,你要快些休养好,早日归队才好!”

曾挚的目光投向思旭,一脸的歉疚:“对不起,思旭姐,科里最忙的时候,我却什么也帮不上——”

思旭近前两步,牵起她的手说:“现在什么也别想,最要紧的是养好身体,母亲亦需要你照顾。”

“我知道,”曾挚点点头,恳恳然说道:“可我真不知该如何谢你,思旭姐——”

“你不用谢我,你快些好起来,我便最开心——”

吴昭明也凑上前来对曾挚说道:“过两天就要举办‘秋色大巡游’了,前期工作你也费了不少心力,届时争取回来啊!”

曾挚一脸期待地答道:“你们放心,到时我一定会回去的。昨天宋部长和周副部长来看我时也这样说——”

“宋部长他们也来过了?”吴昭明问道。

曾挚“嗯”一声道:“不过宋部长看上去似乎很操劳的样子——”

思旭听见此话,心内不禁“咯噔”一下,随后便紧紧地缩成了一团。

她如今是只要一见到他,一想到他,一听到他的名字,就忍不住心潮难平——想到他竟瞬息而变,突然间对她如此淡漠疏离,一颗心更是痛楚难抑——早知如此,当初她又何必向他道出心底最真的那一句,他也就不会如此这般刻意地躲闪退避吧!

从医院出来,吴昭明他们先回市委大院,思旭说自己还有事要办迟些再回。

医院离单位不远,她沿着大福路一面慢慢地走着,一面掏出手机拨通了聂宏宇的电话。

“思旭,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聂宏宇在电话那一头问道。

思旭于是道明来探曾挚的事,再次多谢他的热忱帮助。聂宏宇笑道:“你不用跟我客气。说实话,这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最该谢的是宏怀公司的郑辉扬先生——”

“原来真是他——”

思旭听到这个名字时不免有些吃惊,旋即便有一种豁然开朗的释然。

自始至终,辉扬不都是知情者之一吗,依他的性情,又岂会袖手旁观呢?

“你认识他吗?”

“是很好的朋友。”

“他是个不错的人,经常资助有需要的人,行事却一直很低调——”

思旭一路走着,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突然很想见到辉扬。

她挂了电话后,又打给辉扬。辉扬的公司就在附近,十分钟后他便驾车赶到,接上思旭到信联广场一楼的“星巴克”喝咖啡。

思旭端凝着辉扬端正清朗的面容,不禁想到:他真是个明亮的人!在他身上,她常常感受到像思明哥一样昭明、阳亮的品质,或许正是这样的一种机缘,牵引他来到了她的面前,和她相识相往,相知相惜!

“辉哥,曾挚的事情,谢谢你——”她不禁对他说道。

辉扬愣了片刻,大概没料到她会知晓此事,淡然一笑说道:“举手之劳而已——”

这时思旭想起《舌华录》里记载的一个典故,说的是古时薛西源性好施,尝脱绵袄施贫者。有人问:“安得人人而济之?”薛回答说:“吾为见者赠耳。”

她将此典故说与辉扬听,慨叹道:“薛西源不仅乐施好善,而且深谙施善济贫之理。若说不能人人得而济之则不去施济于人,则无一善可举也;若人人皆从所见者为赠,则天下受惠者众矣——”

“你想说的是,为善应从身边做起,从实事做起,对吧?”辉扬专注地看着她,问道。

思旭点点头,抿一口咖啡,笑道:“辉哥不就是这样的人?”

“别将我抬得太高。佛法云:施比受更有福,其实有时候,付出的同时却能得到更多——”

思旭亦点头说是。她真庆幸生命中能与辉扬这样的男子如此地接近,令她对人性的真善美充满了信心与期待!

“有件事想问你很久了——”辉扬突然话锋一转说道。

“所问何事?”思旭含笑望向他。

“你和俊贤怎么了?为何两人突然间都变得奇怪——”

思旭的笑容霎时凝住了。

想到辉扬这几次约他们吃饭,都被他们各自找藉口推辞了——她和俊贤是连互见的勇气都没有了,她甚至不知道俊贤因何骤然间如此冷落她……何以事情竟至此境地!

她这样想着,眼泪就像雨点一样纷至而落。他这样对她,她的心竟犹是如此牵缠,如此放不下他!

辉扬不免感到讶然。他递给她纸巾,犹疑地问道:“真的喜欢他?”

思旭无助地点头:“可他突然不再理我——”

辉扬若有所思地望着她,沉思半晌,安慰她道:“思旭,不要难过,他这样做,大概有自己的苦衷——”

思旭抬起头,眼里闪着泪光:“辉哥,难道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我情愿为他忍受一切,可他什么也不说。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辉扬不忍见她痛楚纠缠的面容,只好叹气,不再言语。

待思旭平复下来,辉扬送她回单位便离开。

回到办公室,思旭坐在桌前,顺手打开电脑,见屏幕下方显示有一封新邮件,内心一动,急忙打开来看,果真是俊贤发来的:

 

思旭:

最近一切可安好?

自从上次发邮件给你后,你一直没回复,也不知你过

得是否还好,心中甚为担忧。大概在生我的气吧?若令你

有不好的感觉,我很抱歉,请你谅解!

    人一生当中,有时候,难免总会有一些执著,一时之

间参不透,看不明,可哪天忽然在一个机缘下,念头一转,

豁然开通,也许人生都会因此而改变。

    爱情虽然美好难得,却不是人生的全部。生活除了爱

情,不是还有许多值得我们去关心关注的事情吗?比如亲

情、友情、事业、责任……

    感觉到你近来的状态似乎不大好,若是因为我的缘

故而影响了你的工作、生活和情绪,则大可不必。

希望你放下纠结的心念,珍惜眼前拥有的一切,健

康快乐地生活下去,这才是我最想看到的!

 

                                       宋俊贤

 

思旭读着这样的文字,心里真是百感交集。她何尝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

她在书上看到唐朝鉴真大师为了弘扬佛法,孤身渡海前往日本,弟子们劝他不要贸然前往,他说:“为大事也,何惜生命!”后来困在海中孤岛两年,双目失明。十二年后,终于在第六次航行圆满东渡。

她的内心不禁萌生共鸣——

俊贤为人处事,便有着同样一种崇高的情怀,又有着太多未完成的理想。他稳重、守礼,对国事、家事,对父母、亲友的炽热之心有如他淡黄玫红的衣服一样明洁。

她又何尝不知道他内心的曲折,他行事的顾虑,他肩上的背负,正因为知晓,她更是无法轻易放下他,反而更相信爱——他在她的心里逐日深重,对他的感情与日俱增,要他们回去原来的轻眉淡眼,又如何能做得到?

她对于他的人,仍是说不尽的爱惜与敬重。

心知他为她好的一番心意,思旭却又忍不住要跟自己赌气,怪他写这样一封信,说的尽是些她不爱听的话,于是决意不予回应——

 

 




关键词:子夜歌

作者:开心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九之1》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开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