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日(星期四)

发表日期:2009-09-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断食第五天了。


    早上起来后,去了一趟卫生间。
    五天以来第一次大便。
    这算不算宿便?
    五天没吃饭,产生不了新便,当然算了。
    但这跟书上说的宿便是不是一回事呢?
    应该不是。
    按书上所讲,宿便是颗粒,而且呈胶泥状。它是多年粪便的残渣脱除水分嵌在肠壁绒毛上,久积难除。
    原崎勇次说断食半月后方可除去。
    因为半月不进食,宿便干透,会自然脱落。
    在人体所有的毒素中,宿便是健康的第一杀手。
    宿便造成的病状有:食欲不振、腹痛、腹胀、舌苔、口渴、咳嗽、困倦、易疲劳、头沉、焦躁、眩晕、腰肢发冷、口臭、肩膀酸痛、脸色不好、呼吸困难、贫血、血压异常、内脏下垂、性欲低下、坐骨神经痛、肝脏异常、耳鸣、蓄脓、溃疡病、不良姿势等等,它几乎是所有疾病的根源。
    宿便产生有毒气体,扼杀肠道内的维生素等有益身体的微生物。因此,无论怎样补充营养,仍有维生素缺乏症。另外,有了宿便,容易引起腹部血液流通的不正常。严重时,因肝脏和肾脏贫血,增加心脏的负担,进而导致脑血液流通的异常。
    宿便如此可怕,我再不尽力除之,那就万劫不复了。
    我身体这么多病,肯定跟有宿便有关系。
    断食,说穿了,就为的是要把体内积存了几十年的宿便清除掉。
    喝了一碗菜汤,补充些水分。
    回到房间,继续看苏东坡的作品。
    眼睛里进了东西。
    是眼睫毛。
    照着镜子,一阵忙碌,睫毛就被取出来了。
    正要放下镜子,倏然发现一个现象:
    眼眸明亮而清澈。
    我不相信的再次向镜子里的这双眼睛看去。
    没错,一点没错。
    我差点又蹦起来。
    常言道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恋爱中的男女,它使人一窥双方的情感。
    交友中的接触,它使人一窥双方的胸襟。
    风雨中的行人,可以通过它一窥其经历的沧桑。
    我也有一扇心灵的窗户。
    往日里的这扇窗户,空洞、虚无。
    往日里的这扇窗户,混浊,黯淡;呆滞,茫然。
    还有病态。
    高中一年级时,坐在教室第三排的我(按个头应该坐到后几排),看黑板上的字已然模糊不清。
    我配了一副350度的近视镜。
    从此眼镜就再也离不开我了。
    这眼镜就成为我观照世界与世人的工具。
    风里、雨里、白天、黑夜,处处、时时离不开它。
    苦旅人生几十年。
    几十年间的眼镜其实什么也没看出来。
    倒是不断地在变化中。
    有一阵儿,我配了一副眼镜是300度,看东西也没什么不适。
    有一阵儿,我配的眼镜是200度,看东西也没有问题。
    又有一阵儿,配的眼镜400度,看东西居然也不眩晕。
    那么,我到底是不是近视?
    如果不是,我怎会离它不得?
    如果是,这度数又怎能忽高忽低呢?
    最可悲的是,我的眼睛还患了其他疾病。
    一是散光(都说凡近视者都有一定程度的散光)。
    二是夜盲。
    三是色盲。
    另外,经医院检测确定,我的眼睛视野缺损。
    难怪有时在路上遇着熟人,到眼皮底下了,还看不清楚。
    我的左眼球内侧还有一块白翳,医生说不是白内障,但也说不清是何物。
    一个中医大夫说是内火所滞,只有泄出内火,才有可能去除之。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么多的眼疾,我百思不得其解。
    只知道眼力越来越不济,眼神也越来越涣散。
    所以,如今看到镜子里焕然一新的眸子,实在令我惊喜交加。
    这莫非是一种吉兆?
    我有些飘飘然的感觉。
    断食五天,除了虚软,除了寒冷,什么可怕的事情都没发生。
    昨日的记忆恢复,今日的眼睛明亮,我不相信是偶然。
    更不相信是回光返照。
    我穿好衣服下楼。这是我五天来第一次下楼。
    我要用这双眼睛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吸吮一口清新的空气,我更感到神清气爽。
    蓝天,白云。
    高楼,大厦
    河流,树木。
    无边的春色。
    春风吹拂。
    行人来去。
    我走进附近的一片树林。
    挓挲的枝条已褪尽寒色,嫩芽初上,显出一派勃勃的生机。
    再过十日,就该到深春季节了。
    再过十日,我也应该重返健康了。
    尽管我为此还要付出艰辛的努力。
    尽管我不能肯定以后是否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情况。
    但我不怕。
    我不会气馁。
    正如这春天的脚步越来越快,任谁也挡不住。
    生命的严冬已经来临,春天还能远吗?
    我目视眼前棵棵挺拔的树干,心里着实有些感动。
    感动它们的自强不息。
    战胜疾病也需要这种自强不息的韧劲。
    我极目远眺。
    我的视野开阔。
    我越看越远。
    我越看越清晰。
    我越看越有精神。
    晚上十点钟,在我写这篇日记的时候,我特意熄了灯,在黑暗中向着窗外望去。
    我的目光集中到对面楼中一间居室中。
    我看到那家的三口人正在吃饭。
    男主人穿一件黄色衬衫,身体很壮实,四十岁开外。
    他一头板寸的黑发。
    女主人身着藕荷色衬衫,身材矮胖,头发蓬松。
    她手指上戴着一颗不大的戒指。
    家中的那朵花骨朵是年龄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身材娇小,头扎小辫,吃饭时左右摇摆。
    她的脸呈鹅蛋型。 
    这是我借着他家的灯光所看到的。
    平日里不止一次的看过这一家,但总是看不清楚。
    此时,我一无夜盲的迹象。
    我开了灯,居然看到那家的小女孩向我窗户的方向望来。
    我笑了。
    我把最后这一镜头记下来。
    断食竟然如此美好,我想。
    断食万岁!

关键词:养生日记

作者:寂舞干戚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日(星期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寂舞干戚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