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临产

发表日期:2006-12-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现在这状态非常类似进了手术室,大夫对在楼道里走来走去,在大衣兜里偷偷攥紧拳头的丈夫发问:“若是有个一二,保孩子还是保大人?”
只是情势特殊在“孩子”是我,“大人”也是我,“丈夫”还是我。而且公兽们你们总也碰不上生理期这回事.\/.

事实证明皮蛋喜欢看德云社的相声(它真的很少看电视),它还常常用爪子摸荧幕上郭德纲的脸=.=
它有时也霸道得像个醉鬼。以前还分头尾,关了灯,老实在床尾躺下。昨晚开始蛮横地改分左右,在我身边砰地找了个地儿,招呼也不打,径自睡着,压着被子没法动。我只好在一只猫旁边眼巴巴失眠,小样儿地还睡在靠门的那侧,想保护我是怎样?

十米开外闻到烤白薯的味道,你就可以眯缝眼睛微微微笑顺着那味儿寻了去。北风最好,北风里没有让人心猿意马的其他线索,是什么就只剩什么。想起上次从学校回家,冷得要命,见有个他还在路边吹口琴,每吹完一首曲子便停下搓手,跺脚,准备好了再吹下一首。我以为是要赚晚饭钱,便跑到白薯摊买了烤白薯,分他一个,嘱咐他早点回去。他裂开许多笑,白薯插于口袋,答应我再吹一会儿便回。我坚持快回,他坚持不走,俩人都对“家”这个字闪烁其词,也不知他是看重这里还是不看重那里。前天又见了他在路边卖艺,黑漆漆地几乎与身后的灌木融在一起,没吹口琴,倒是改吹笛子,可惜白薯摊不见鸟=.=烤白薯的幸福就在于瑟瑟发抖地与人分享,就在于枯枝败叶下捧着一把滚烫的金子,烫呦,烫呦,呼呼地吹,不好意思地笑。冻得太僵,嘴角几乎笑不动,就显得更加不好意思。一来一去,倒仿佛真有了什么惴惴不安的事情似的。

有两个很烦人的小姑娘。有两个很烦人的小姑娘嘻嘻哈哈。有两个很烦人的小姑娘嘻嘻哈哈地穷,到,没,钱,嘻,哈,了,吧?
活该!
小姑娘多烦人多烦人地年轻着。年轻到事情还在为她们准备,年轻到她们彼此为对方准备了这么久。年轻到小姑娘们轻描淡写地把鸡血涂在太阳上,盾牌一样的天空,终于明白自己是鸡血了。

作者:何生

《临产》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