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斯斯然”与处女“情节”

发表日期:2006-12-2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中国语言中是有一个叫“施施然”的词组的;如果没有记错,该词组中的“施”字应念yi(音夷)。
  可是今天我在看一本杂志(还是一本名刊呢)的时候,赫然看到一句“斯斯然走开”。OMG!有这么写的吗?是语文教育的失败吗?还是我记忆出了差错?否则,我念了十几年书,为什么从来不知道有这个写法呢(你可以怀疑我的记忆,但你不用怀疑我的语文能力)?不过几乎是在0.5秒之间,我就反应过来,他写的原本应为“施施然”,可是他不知道此处“施”不念shi,而且估计他是南方人,不分平舌和翘舌(别误会,其实我也是南方人),所以念成了si si ran,可是又忘了是哪个si,所以就大胆造写:斯斯然!
  鲁迅先生造过一个词,现在的人个个都有超越鲁迅的信心和行为啊——鲁迅只造过一个词,现在很多写手一造那可是一串词组一串词组的,多厉害!
  写到这里,我想起以前在一知名网站首页看到的一篇文章的题目:《我的处女情节》。我当时就在想,不是应该写作处女情结吗?是别字吗,还是另有含义?我相信是后者,我不能相信那样一个知名网站的编辑会犯这样的错。那就有趣了,我倒要看看这是怎样的一个处女“情节”。一定是有关处女的一些什么故事吧,都上首页了,说不定是篇经典的色情文学。于是开始看了下来。结果看完才知道,根本就是别字!或者说,作者和编辑还都不知道这是个别字!这是语文能力的欠缺!
  当然,可能有些别字被人写多了,形成共识被接受了吧。就像少时我拿着语文报上一篇文章问语文老师,最近那上面的文怎么都“的”、“得”、“地”不分?结果老师说语文改革,决定不再细分这三个字的用法了。可是不久以后,又出来一个文件,说不改(革)了,不分不行。谁知道这个“斯斯然”是不是呢,是吧(千万别当真,这一段是糟粕,请飘过)。
  有朋友怂恿我去当杂志编辑,我说我有个担忧,由于语文方面形成的某些习惯,我看文时那是一字不漏掐过去看,而且边看边挑毛病。这个习惯,做校对工作是非常好的,但是做编辑,那挺要命。没效率,人家看五篇,我才看一篇。最重要的,要是我经常看到类似的造字先生,我会不会经常气背过去威胁生命健康呢?
  再不回扯又跑远了。话说我在看到“斯斯然”的时候,特地去翻《现代汉语词典》查“施施然”这个词组,结果没有查到,甚至没有“yi夷”的发音。然后我想起,“施施然”是当年古文课里的一个词。我又想起我有一本古汉语词典的,可是,找不到(哦,又是搬家搬丢了,我恨死搬家,把我一个库的书丢得只剩几本了)。现代汉语词典没有收录那个词就算了吧,反正上面更没有“斯斯然”……
  感冒刚好,背还在痛,我忍着疼痛煎熬跑上来敲这么一篇东西,搞不好到头来是我记忆出了问题,我何必这么较真呢?现代中国人汉语能力下降那是普遍毛病,我何必呢?每次都跟这东西较真恐怕会折寿——因为类似的现象太多太多……
  当然,如果我的记忆是错的,那么sorry我道歉。记忆不好,当是我F了一个P。我真是有毛病,操这心干吗。喜欢操这心干吗不去搞汉语研究工作。哼。继续疗养去

  PS:写完的时候,我记起,同一本杂志,更出现了“一万光年的时间”字样,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光年是距离单位……好遗憾,我到这时才发现,这本杂志不是给我这类人看的。

作者:何生

《“斯斯然”与处女“情节”》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