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无所谓有所谓

发表日期:2006-12-2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所有事情都忙到差不多之后,一下又陷入了无所事事的状态.
一点儿都不喜欢这样,两极分化.
就像冬日的北京,要么阳光清冷,要么雾气沉郁.但都是一样的冷.
无论忙或闲,也都是一样的心情恹恹,没有精神。

平安夜那天傍晚,踌躇良久,还是推掉了去狂欢的一个约会.
也不算放人鸽子,反正没有我,其他人还是会玩得开心.
去和不去,就是一念之差.我只是忽然失去耐心,不想从五点等待到七点,从天亮等到天黑.然后像大家一样,混迹在喧闹的人群里,过一个莫名其妙的节日.

于是,就突然决定了,穿着加班后特地换过的HAPPY的行头,一个人坐地铁回家.
这感觉,蛮滑稽.

这个世界原本就不会在意每个人的一举一动,缺少了某个人的圣诞节还是圣诞节.热闹的人们还是一样热闹,寂寞的人也还是一样寂寞.
回家的地铁一如既往的拥挤,天桥上乞讨的老人也一如既往拉着不成调的二胡.
人们从他身边匆匆而过,没有多少人因为圣诞节而在他面前的罐子里多放些钱.
我像以前一样,从坐在地铁口附近的年迈老太太那里买一份报纸.希望这样或许能让她早一点儿回家.

前年的平安夜,我们一起看《功夫》。去年的平安夜,我们在天津听许巍演唱会。今年的平安夜,我只想回家。

——————————————————回忆的分割线————————————————————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许多N年未见的人都浮出水面。
有人打电话问候,有人发短信祝福。有人已相识多年,有人仅是一面之交。

最彪悍的是,某天有个陌生人在QQ上和我打招呼,说好久不见。
我绞尽脑汁也没想起来他是谁。
直到对方提醒我说,说很多年前,一起在簋街通宵喝过酒。
我忽然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貌似中国足球第一次打进世界杯决赛的那年。大概是2001,我刚毕业的那一年。
应该是在中国队提前出线的那天,一个人在家看完比赛,兴高采烈,激动不已。也不知道怎么,就和这小兄弟约好,一起喝酒庆祝。

想起当年的自己,好象没有什么危险的概念,也没想过是否要保持戒心。
总之,深更半夜就和陌生人跑去簋街,吃小龙虾外加喝酒聊天。
那时候酒量也好,啤酒喝下去也没多大感觉,至多是多跑几趟卫生间。
总而言之就是一直HIGH到天蒙蒙亮,已经有面容憔悴的老妇到餐馆里来卖晨报,这才出门打车,挥手告别,各奔东西。

一转眼,居然已经五六年的光阴了,这位兄弟的样子我早就想不起了。难为他还记得我。
如今想起,实在是神奇的很。

像这样一些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感觉真的已经是好模糊了。
除了极大的快乐和极大的悲伤。大部分无关紧要的过程都不记得了。

好像做梦一样,除美梦和噩梦之外的那些梦境,在刚醒来的时候尚且印象犹存,没多久就慢慢淡忘了。
想来,这应该算是无意识忘却。可是有一些,即使是拼命想选择性忘掉,但就是忘不掉。
真郁闷。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日子还是要继续下去。
我们又没有机器猫,可以让时间停止或倒退。
所以。也只能无可奈何地一天一天过下去。

不过,也无所谓了。
反正我最近正在学习无视那些讨厌的人和事。
以后,我要修炼成一只百毒不侵的熊喵。

作者:何生

《无所谓有所谓》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