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楼上来的声音

发表日期:2006-12-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原谅我,我不喜欢写应景的文字,就好像,有人天性刁钻古怪,不喜迎合众人之所好,喜异端与僻静。隔壁的福建男人搬走了,他只来了十五天,中间还包括厨房管道堵塞导致的渗满了水的五天,于是他从一开始就不停打电话,我可以很清楚地听见他走来走去的讲电话。他总把中介称作“物业”,说“你们物业公司怎么这么欺负人”“你们这样下去怎么行?”他的口音很像台湾人,然后他会经常把我的门敲开跟我反覆讲“这些带有细菌的水”肯定还包括了楼上楼下的“涮菜水、洗脸水”,“好多好多的细菌,会生病来的。”……他直让我倒胃口,但有时候,哪怕你再烦,谎言说一千遍就会变成真理。我打开水笼头,开始仔细研究水的结构成份。也许那水,真的没有想象的干净。为此,我还专门思索了一段时间。直到他搬走。

  他走得非常不着痕迹。听妈妈说,刚来的时候也只拎了一个箱子,做男人,总有令人羡慕的洒脱。我想起大学时的男同学,他们回家,总是一个小包背在身上,像平日去上自习一样,就这样轻松度过拥挤的春运,矫健地占到座位。而我,或者跟我一样的女人,若是决定去哪里,无论时间长短,一定是一个庞大的工程,我有心爱的衣物、各种搭配的鞋子、我有好看的书籍、舍不得丢掉的饰品。面对指责,我总是坚持所带的东西都是一再精简,我舍不得这,舍不得那,结果是永远给人大规模搬家,或长久旅行的错觉。也许女人就是这样,天生太多牵挂,无论物质或心灵。你剪不断,理还乱。

  这段时间是一个人住,睁着眼睛不想睡觉的时候,会想很多事情。听说独居的人,不是极度感性就是极度理性,或者容易过分地自闭或怕太寂寞以致于拼命找外出的节目。对于这个结论,我只愿意承认,一个人住的时候,的确会想很多事情,比如今日。无聊之时,我开始数次回忆,去年和前年,以至于前前年的圣诞我是如何度过。每当回忆不起来当时的情景,我便会显得十分慌乱,我的过去,居然还有一段是空白的,或者是我记不起来的。我开始拼命地回想,但似乎越是想抓住,越是模糊。我实在记不清02和03年冬天的差别在哪里,或者是那年太过于天真和平实,却偏会在此时剪断了菲林。平静不是好事情。《绝望主妇》中的迈克,失去了两年的记忆,太多的人指责故事情节过分的老套,我却开始深深理解他的绝望,他说他有两年在生命中失掉,是模糊的片段,独失了苏珊的爱恋。苏珊帮助他回忆、那些爱情的过往,她说那年他们又唱又跳,她在他面前不顾一切,手舞足蹈,换来茫然眼神,如同对着沙漠讲。我看得心疼不已,一个人失去了两年的过往,尤如失去了两年的生命和思想。她的爱情,从无辜到徒劳。

  我住的地方,实在不太隔音。我不愿意做八卦的邻居,却总是听到楼上的饮食起居,我知道他们何时上班,何时晾衣。哐哐的门响,总惊得我一身战栗。  

  楼上来的声音。

作者:何生

《楼上来的声音》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