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带着菊花逃亡

发表日期:2006-12-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马尔克斯的叙述习惯是:一段咕噜咕噜的意象之后,猛起一段砸出一句对白来。话说马尔克斯的对白大多数时候都是关于死亡的箴言。关于死亡和玫瑰花的记录遍布他每一个小说。

纳博科夫在叙述时一般会带到橘子、某种水果汁(如果不是橘子的话)、某种案头用的文具(比如铅笔、地球仪、带有某图案的纸)以及体育用品等意象。树是一定会有的。某种树叶的影子是他和村上春树共同的爱好。

巴尔扎克会用连绵的句势和洞察力,在小说的一开始就把你砸晕。中间他会找准某个点,对小说的主人公做一个生平简介般的叙述,而那些叙述的精练与优美往往是他小说中最有趣的部分。在陈述某人发财的途径时,巴尔扎克的那种“老子不稀罕你”的架势极其可爱。

雨果的博闻强记已经不用说了。后期的小说里,他没事喜欢做关于上帝的左右互搏式陈述。引用的典论,罗马和希腊时期的堂皇经述居多。雨果起标题的酷劲是小说家里极少见的。最体现其剽悍铺陈作风的是《悲惨世界·滑铁卢·康布罗纳》那段。

海明威小说里,那些强壮得让人恐惧的人都很和气——话说回来他小说里大多数人都很和气——我初次看《低俗小说》时,总觉得那两个杀手活象海明威《杀手》里的嘴脸。平心静气的跟人说生死大事,酷得不对劲。而死的多半是神经质的柔弱人,比如《世界之都》里那孩子,比如麦康伯。

作者:何生

《带着菊花逃亡》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