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HANA BI

发表日期:2006-12-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2006.12.8 In CD littleroom .L7 


现在唯一能够安静看碟的时间只有在深夜,
关于某些影的文字越来越不爱写,
大抵都怪从前写得太多,太厌倦,也怪现在不再必要,
或者说怪那些内容越来越容易直接到达最内心,
无须再做表达。
静默的片子更快更轻易把人的情绪狠狠带出来,
一点不留余地,
所以那唯一的两句对白
'谢谢你,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能够残留在头脑里许多天,工作和写作的时候,
他们都会不断出现。
惟独学习,因我现在已很少去想学习的事-_-
连满篇的英文字母也会令我头疼,懒惰。

昨晚重遇某位曾经有过浅交的女孩子,
只因她的话语着实都太谦和平淡,
让我只记得诸如她告知我在成都应试将头发吹得有多王小丫样的坚挺的话,
记忆断层也告诉我那也似乎是我与她之间所对过的最后一段白之内容,
尽管我想了太久才想起其间的种种因果关系,
也难怪,自从我毕业以后离开重庆以后,
很多事情因为本身就太无奇的缘故导致完全记不住,
加之后来过上了完全不同的生活,
奔波,忙碌,女人满涨的欲望和进取心,命理中这一段和那一段事毫无干系,
除了父母除了苏除了那几个人,我几乎是所有的过去划清界限,
并不是刻意模糊自己的记忆,
只不过真的觉得那时离今日的生活状态差太远全不能匹敌.
至于学校这种事,真的象是万年前的东西,
比如那时大家会叫我名字,
现在的人际网络里的人都称我KIKO,
老板同事以及少量好友,
各路报刊杂志媒体上只会悄悄的标记着KIKO,
临时工牌上大概也只看得清KIKO,
莫名奇妙配给的大盒非出自我设计非常不美观的business cards上也感觉让人只记得住:KIKO
不再是那个尽管我还是很喜欢外公取给的名字,
不再是他曾经很会叫我很会说给我写给我的:GUANG.
真的真的已经好远了呢.
这些KIKO好似都生硬的与过去划清着关系,
事实上真的不再有关系。
如今每有好友直呼我姓名着实让我混身趔趄,
立令当事人改口=_=.不管你娃如何喊,不要喊我全名。


结果是,会用心工作以及偶尔参加不专注的学习,
仍与从前听同样类型的音乐看同类导演的作品,
却再也不觉得能有莫大感想是很好的事,
繁琐的事太多,虚幻的东西理应埋下去,
安安稳稳的谈恋爱,不再与过去一样到处周游不定,
夜场基本不再去,
依旧喜欢简单样式的设计,中庸而温和,
偶尔会试图找曾经偏激顽固又消沉的人,
也学会了,不向任何人吐露最内心的情感,
甚至可以连写都不用写出来便很好的消化掉。
各种复杂的关系,更妥善的处理了下来。
不再有从前那样自觉好便好坏便坏的脾气。


KIKO小姐从前也许都是太过疯狂的女人,
无组织无规律的叛逆放肆,不懂得珍惜,
但是,在另一个城市,她越发的会煮食,
冬日知给她爱过的人寄去卡片和围巾,
知平和心态的重要,知把他人的好记下来回报,
给劣势的人鼓励,重视每一位重视她的人,
骨子里虽不会更改固有的锋利锐气,并还依旧有贪婪,
却还算可以还算知足的活在曾梦想的圈子里,
理顺身边的一切.

谢谢父母外于她最重要的人肯定她说,
'这两年,你终于做回了正常的女人。'
正常而优秀的女人,
终于学会如何温和得当的对待生存的各种棱角。
还会向从未用说和想去对她好的那人说,
谢谢你,
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作者:何生

《HANA BI》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