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女人和诗歌 (二)

发表日期:2006-12-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写“女人和诗歌”时,心中想的是诗意人生,以及一种纯性灵的人生,认为女人和诗歌的联系,比男人和诗歌更紧密些。

李商隐写《燕台诗》时,当时文坛的骚人墨客都说看不懂。而十七岁的商女柳枝见他,却说:“是写燕台诗的人么?若是,我要与你相约湖上,与你同游。”
男人们只知在句子里索隐,而那女孩,一见其幽艳凄恻,怜之敬之,不昔相约私奔。

这是一千多年前,因为一首诗而产生的约会。不幸的是,男子迫于舆论失约,而女子,终于沦为歌妓。

此后的李商隐,依然一首一首的写“无题”。他的政治诗激愤幼稚,想来一生也不曾成熟过。只有那一首首语焉不详的情诗,苍凉沉郁,悱恻哀婉。

而女子呢?“清晨薄雾卷轻霜,呵手试梅妆。都缘自有离恨,故画做远山长。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这首词,是不是她一生的写照呢?到老了,姿色衰退,也许只能沦为门房的洗衣妇。那个春日的南山下,因为一首诗,惊问:“谁人有此?谁人为是?”手断裙带乞诗,相约,是她一生中最丰美的青春记忆。




这个故事,因为年代久远,而缠绵哀艳。

而在现代,和诗歌联系在一起的女人,多半是不名誉的。
写诗的男人,容易让人联想起:软弱,颓废,花心,好色,随便,不负责任,苍白,愤青,傻B,生活能力差......
写诗的女人,更几乎是和淫乱、滥交联系在一起。
前些时候的赵丽华事件,彻底地将诗歌和小丑联系在一起。

从没有一个年代,诗歌变成这样落魄、尴尬。
“你是个诗人”,成了一句骂人话。

不,不要告诉我,什么梨花派,什么下半身。也不要说文以载道诗以言志。

在鱼龙混杂的文字的海洋,我们可以选择性的阅读。




......

在这样的网络氛围中,为诗歌说话,我没有那个能力。

可是,却想说,我喜欢什么样的诗。


五月初四 
你托人说已经到达 草丛上的马,晕眩过去的栀子花 你说起精心准备的哈达
我不断沉睡。两条路使我迷惑 我鞭打马背 空气湿得象条河 
说起梦,它还有自己的瓶子 黄昏来得那么安静 在一些云层
滴着水的清香。大雪山就在身后 那些诅咒的声音。你总是不醒 你从不做梦

无题
对于她,我容易理解成萤火虫 一肚子的光明,停在139页 其实你可以看得更远,在未来的零点与三点之间 她温暖的小灯,甚至能给我们照到结局 
但她不坚持,也不哭泣 象所有铺电线的工人,将危险与可能 小心地埋入墙里,她空着手停在那里 空着手,象两个悬念 
一些人成为历史。一些人将命运 控制下来。她甚至谈到将要到来的事物 “这样晚餐将是什么?”是的,是的—— 有人将使用篝火,铁锅,描绘粘满蚂蚁的天空


以及她多年前写的:

生前写好的遗书 

花殇 

谁?咫尺天涯 
骑马踏出经典的主题 
谁?明月此时 
收留不渡寒塘的鸟影 

谁被风吹开 
在慵懒的枝上恍惚入梦 
花瓣的露水,无法抵达 
遥远而深沉的源头 
没有重量的思绪 
按不灭白昼 
与夜晚如豆的叹息 

这一生 
谁的手最先伸出 
握住对方的凝眸 
谁 
从盛开到盛开 
从凋落到凋落 
在蜿蜒的路上沉默 
踩痛对方的掌纹 

掌纹,布满针刺 
盛满花弱多病的哽咽 
比流水更清澈 
更单纯 
与马蹄上的家园,墓地和鸟声 
遥相呼应,逐被洞悉 
谁的眼内深藏汪洋 
这一生 
花病是一枝触不到岸的桨 
美得离奇而空幻 

从生到死。从心到心 
开落使语言成为多余的装饰 
散落稿纸上彻夜的失眠 
谁的目光能够投注未来 
谁的脚步能与道路 
混为一谈 
谁 
溺水而亡,无怨无伤 
谁 
在结网的窗下跨越今生 
梦见冬天的云层 
全部开放 


琴声 

谁横琴而操 
声音震撼了一天星斗 
银河的流水 无法拼凑 
精心描绘的动人传说 
谁 
从千山到万水 
从万水到千山 
泅渡苍茫的夜色 

夜色如水 
流经无法抵达的梦境 
谁展开玄黑的僧衣 
包裹不慎抖落的月光 
这一生 
琴声在半掩的门扉内 
折叠自己 
成一缕永远不能返回的光 
美得飘渺而空旷 

谁的手指最先落于弦上 
谁的目光最先洞穿遥远 
与琴弦上的天堂,梦想和梵声 
一一幻现海蜃的轮廓 
这一生 
有多少城市的背影 
可以亭立于琴弦之上 
唤出凄迷着脚步的泪水 
情到深处的琴声 
细若游丝 

这一生 
谁 
最先情不自禁 
将自己化作树木 
绕住失眠的琴声 
谁 
最先在树下 
将自己化作琴声 
穿透头顶的天空 


落花的梦 

一 

仿佛只是瞬间 
我就已为你做了 
一个落花的梦 

蓦然回首的灯火里 
是泪影装饰的河流 
我曾是岸畔脆弱的一根柳丝 
只为系住 
你摇橹而过的诺言 

诺言与谎言 
一水之隔的寓言 
我瘦若兰舟 
记载你 
来去匆匆的内容 

二 

灯火阑珊时你还在吗 
曲终人散湿透了眉宇的单纯 
倦鸟归林时你还等吗 
沧桑落泊寒彻了冬天的黄昏 

所有的灵魂在接触之后麻木 
喧哗在笑声之后落满灰尘 
彼岸浮现的墓地,渐次遥远的家园 
从今后 
风雨挽歌的脚步 
将伴随谁 白发飘零 

仿佛还在惆然经过 
水边的淡影,古老的情节 
日夜怀抱失眠的风 
无法破解的幽怨如何穿透来生 
从今后 
那些晾晒在蝶翼上的血泪 
将为谁流空 
 




PS:刚才找诗歌找到诗风词韵论坛,恍若隔世。请让我们记住这些名字:杨铮,刀刀温柔,野马非马,冰之阳光,叶轻舟,春如旧,游牧人


作者:何生

《女人和诗歌 (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