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女人和诗歌----写给弥

发表日期:2006-12-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那天,你欲言又止。我说:你想说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今天是我们认识五周年的日子。每年这个时候,我都联系过你。我只是想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忘记我们的最初,忘记那一段诗意人生。”


一:地中海有风掠过。而你的芳心,请允许我用我的诗歌掠过

02年1月14号,我的生日。那一天,众星捧月,众多朋友为我写诗,慷慨地将最美好的句子,洒满我一身:“自始至终,你是全城最美丽的女子。”游牧说。

而你喜欢我,远在这天之前。你说:“生活总是这样让人措手不及。这个几率不是很高,比我买足彩中头等奖的几率还小。”我在另一篇文字里,半嘲半戏地说:“因为没遇见过仙女,所以会爱上橡树。”

那段时间,读到过这一生所见的最干净最清澈的诗歌。“来到这片网络的湖,我数着自己的心跳嘀嘀嗒嗒上线。我找一只湖上的天鹅和我的花朵。你站在水上和我说话,是光亮的声音穿过我的眼睛。”每天下班后,你到网吧陪我下棋,陪我写诗。周围一片嘈杂,你的空灵遗世独立。

你在榕树下有个文集,以我的名字命名:
我把所有的诗稿码放整齐  
留给你钥匙  
门开在  
有你名字的句子里 


见过数次。你是年少英俊、毕业不久的白领,一味的瘦,弱不胜衣;我是身材单薄心事幽凉的孤独女子。在上海无穷无尽的雨夜,你在你的白色风衣里,我在我的蓝色风衣里,偶尔衣衽相触,一点点温度,在风中消散。

走过无数的长街小巷。深宵,你送我回酒店,转身离开。在高楼上,看你翻栏而过,像一只刚刚成年的鹿,优美矫健,满心草木初生的喜悦。

整个春天,整座森林的喜悦,在你的心里,润物细无声。


二   如果我消失了,请找回我在我的诗歌中,存在的楼阁

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三个月?半年?
写完这首诗后,你不再上网,也不肯回我的短信。

水在火上已经烧开  
我在爱情中源源不断的煤气  
也该停止  
就这样在寒风中远离  
冷却蒸蒸而上的热气  
需要一天,一年  
还是一生一世  
......

千里的距离冰冷如铁  
我不能磨成  
一根缝合离别的针
我想去远方  
重新做一片坚强的叶子  
只是不知道  
明年春天  
你新绿的眼睛  
会长在哪一截树枝  
 
从01年走到02年,你从23岁走进24岁。我的脚印往返苏杭二州。冬天,冷雨。突然想起你冰冷的手。我连一双手套也不曾给你买过。

两年以后,我们再次相聚在杭州。钱塘江边,有一年中最大的月亮。我对着你,哭成泪人。有些悲伤并非是为了爱情。你依旧清澈的眸中,有理解和悲悯。

你说:我老了。
我说:你老了,我可怎么办?
“你不会老。”

不怪你对我无奈。在遥远的地方,你看着我,看我年复一年的写情诗,年复一年的爱着,和别人调情。那时喜欢一个比我小七岁的大二男生。我在网上贴他发给我的短信,你说:“他会长大,而我们会老。我不是说他对你不真诚,而是你翻开任何一个恋爱中人写的笔记,都会有这样的句子。这是激情所制造的呓语,而不是经过了灵魂拷问而得出的沉淀。”

我脸红不语。你笑说:“咦?脸红什么?”

你早已远离网络,经年也不开QQ一次。有一次我拉你进群说话,有人问新来的是谁?我还没来得及介绍,小春突然说:“我知道。”接着他贴出了一首诗歌:

告诉我所发现的 
吹破的花果 
云衣减小 
大路朝向你的脸 
说莲 

仿佛玻璃外的进程 
遭遇悲剧的前提 
手伸出又缩回 
高楼上故人的马车 
我在恶梦里追随 
一脚踏空 

或是某种流转 
折回是尖角的悬崖 
无法抚摸 
每人痛失了声音 
哑不过深深的鞋印 

我为什么不能念起流水的村庄 
我为什么不能重提山花的夕阳 


三   如果可以,请许我在诗中,流浪一生

五年,你早已从当初的青涩少年成长成一个成熟睿智的男子。单身生活在上海。
而我,依旧在风中,游荡,行走。穿过春天的油菜花地,在暗黑的回廊,和柔情以及爱欲,重逢。

总是坐着火车,去到一个又一个的地方。

有一天,我在火车上,看见远方火红的枫林,枫林下,有一个碧潭,被落叶和青烟覆盖着,仙境一样的美。心中惊动,恨不得火车立刻停下来,好让我去到那个仙湖。

在梦中,梦见许多长着金色翅膀的云,朝我飞来,而身边的人,容颜冷峻,沉默不语。

悲伤而宿命。我的心,像是色彩斑斓的灰烬。一点点的微风,也能令我无法止息......

亲爱的,我突然都理解了。全都懂了。理解你为什么在27岁的年龄说老,理解你为什么不陪我,为什么明明爱着我,却仍然离开。

我一直都只是个小孩,一直都生活在诗中,一直向树木乞求火焰,向季节乞求春天。你该如何点燃自己,才能应付我不停的燃烧?
诗意人生,只发生在01年冬季和02年的春天,之后的日子,是雾气弥散后的湖面,面对生活呈现出的真实面目,你如何去扮演针刺指尖的情人?

女人可以将一生都奉献给诗歌,可以一生都多情软弱,天真无辜,而你,却该如何面对墙上的画饼?

都逝去了。只剩我的伤悲,和你年年的关注。你吟哦的诗句,是冬天的冷雨,穿过我的发稍,终夜徘徊在枕畔,最终,在颠沛的旅途中,打湿我的行程。


作者:何生

《女人和诗歌----写给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