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琴心里的一滴泪>76章

发表日期:2006-12-1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现在生活的地方钢笔画

我现在住的地方就在企沙小镇一个很安静的地方,也很偏僻,偏僻的程度是我对面岭就是专门来用埋死人的山,那儿的坟少说也会有几万座吧,每天几乎都能够听到对面传来送葬的炮声,刚回来的那阵子我是非常不习惯的,也颇有点害怕的味道,但现在却越来越喜欢这片安静的地方,在这片安静的地方,我可以沉得下来,甚至连我的呼吸都能够那样清楚地听到。呵呵,是不是听到都有点儿害怕了?

安静是件好事,但一入冬后,那满山的松涛叫得让人睡不着,而我住的却也是瓦房,那些松涛声声地入耳,还有房子后面那排养猪圈里那些猪的呻吟让我更是不爽,但没办法呢,最叫我选择了安寂呢,选择了安寂就必须得承受着这种折磨,前段时间总是失眠,但这几天不错了,毕竟我已经学会把那盏长明灯关上了,妈妈说有点不适应,但我还是关上了,这样才能够保证我不在于失眠中变成疯子。

这几天我的思维一下子又回到了去年,听着自己敲着键盘的手指响,上北京的那次火车声又在耳边嗡鸣。。。。。。

在火车上,薛文灵总是那样走来走去,他很少真正地坐在我的对面那儿,我只得开始在睡醒之后得找一些人说话了。

“你好。”我和对面的一个女生搭讪了一下,她有点像我初三时的同学李枰,脸有点长,脸上长着几点麻斑,头发也疏理下来,“你能借你的那本杂志让我看一下么?”

“嗯。”她朝我看了一下,似笑非笑地咧了一下嘴,在她那本来年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皱纹,她说话的声音细细的,沙沙的,和我认识的那个李枰更是相似,但我当然不会以为她就是李枰的。

杂志上写的东西很杂,也就是平常大家看的那种婚外情什么的薄薄的,我看了一会儿也觉得无聊,对面的那个女生也正在发短讯,好像是和她的丈夫打电话,我不禁对这个看似比我小几岁的女生不禁侧目了一下,看来我这种人真是老了,人家结婚比我还早。

“我能够一天之内写出这么厚的一本作品。”我轻轻地说,我那时候或许是想炫一下自己,但又怕她知道般地转换了话题,“你是什么职业的?”

“我现在是会计。”那女生再露了咧了一下嘴,牙齿显得有点黄。

“看来你毕业得很快。”我有话无话地说。

“我二十二岁毕业的,现在已经有四年了。”她轻轻地靠在椅子上,边望着外面边说。

“那你现在已经有二十六岁了。”我还是不禁惊讶了一下。看来那些娇小的女人真的不容易老,“你是去北京玩?”

“不,我是回北京,冬天冷了,来南方玩一下。”

“去过桂林么?”我不禁问。

“玩过。但没有太多的时间。”她望了窗外,毕竟也快从柳州到桂林了。

“有孩子了没有?”我边赶快转向,“我也有一个孩子了。”我其实那时候还没有孩子,但因为觉得第一句话说得冒昧,就习惯地说了句谎言。

“还没有。”或许她看到我那未老先衰的样子,以为我也有二十七八岁了,所以觉得我说话的样子也很正常,但没想到我才刚刚二十二。

“那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对面坐在她身边的那个男子也插进话来,他长得和我的那个六叔有点像,脸都是圆圆的,脸也是有点酒斑,他说话的声气更是有着酒味,沙沙的。

“我还是喜欢男孩子一些。”我不可能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毕竟是在一个比较封建家庭里长大的人,不是么?并且我也没有亲妹妹,我也不知道自己有男孩子或者女孩子会有什么感想。

“看来你们男人观念都是这样的。”那个女生的脸上浮出了一丝责备,如果她知道我比她小四岁时,她或许不会露出那种娇性。

“我有两个孩子了,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那个脸上带酒斑戴着领带的男子有点骄傲地说,“一个是六年级,一个是三年级。我是四川人。”

“那你这次是去北京么?”我不禁问了一句,看来他也是做生意的,但为何不坐卧铺而像我这种人来坐硬铺,那可不是一般的难受,一路上我真的是说不出的折磨,但我不知道其实像他们那种经常在火车上过日子的人是不怕这一点儿的旅途的,以后的日子里面我对这种硬铺日子也不太在乎了。

“是啊,我是从云南转车上去的。”他笑了一下,“那你也是上去么?”

“是啊,我是上去投稿的。”我装着老江湖的样子,“我也是经常辗转于各地的,我去过西藏,去过福建,什么地方都去过的。”我那纯属于在吹牛,读者们你们请原谅啊。毕竟我不能说我是还没有毕业的学生,毕竟那样子和别人说不到很多话题,我不喜欢别人问着各种在学校里面的情况,我其实真的不太喜欢学校里面的生活,并且我的大学生活似乎没有在我的心里留下太多的痕迹。

“哦,你是作家啊。”那个女生这样说。

“我不知道。反正就在这样走着。”虽然提起了这个话题,但我心里更是苍霜了。

“是啊,有时候我们再骑一下自行车去西藏一下。”薛文灵回来了,这个家伙眼里总是露出一丝亮晶晶的毅力。

“以后再说吧。这个是我的师弟。”我向这两位新朋友介绍着我的好友。

“验票了,验票了。”这时一阵子的叫声来了,我拿出了刘新龙的学生证,很快那列车员就表示了很大的警惕来,我至今还是最气愤这种眼神来,但没办法,毕竟那上面的长的人不是我。

“这是我的学生证。”我微微地有点脸红地拿出了自己的学生证,很快他们或许知道我是大学生吧,所以也不太想为难我,所以最终也没有说什么地走了。但我开始微微地后悔于自己怎么没有听薛文灵的话来把我的照片换上刘新龙的学生证呢,真的窝囊极了,同时在心里也愤愤地恨了一下,下次我弄个作家证什么的,到时候你们这些警员看到我都要低头来,那时候的心态真的是不太正常,呵呵。

“你不说是你已经毕业了好几年了么?”那个女生不禁对我之前和她说的话表示怀疑了,毕竟我说我已经有孩子并且说已经有三岁了,这个话题可不是随便能够说的呢。

“哦,你什么时候有孩子了?”薛文灵不禁也呵呵地笑了一下。

“私生子。“我不禁淡淡地说着。我不禁想起了我的那个在南宁那儿不知是真是假的小侄女,那眼神应该会很熟悉吧,爸爸看到会高兴么?我爸爸妈妈这几年一直有意无意地说他们想抱孙子了,并且说最好越快越好,那时候在火车上我还不清楚父母的意思,仅是以为他们真的是已经年入中年了,就会想着要孙子了,但其实我那时候是不懂的,我后悔得有时候厌自己太过于年轻了,要是再早一些,或许半年后的事情会改变很多呢。

作者:何生

《<琴心里的一滴泪>76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