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三峡好人》:面朝三峡,纵身一跃

发表日期:2006-12-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作者:佚   名

        父亲不识字,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在经历了“睁眼瞎”的种种不便之后,父亲把读书的愿望寄托到了下一辈人的身上。于是我们兄妹几个,不分男女都很幸运地进了学校。父亲希望我们有出息,至少不再象他一样目不识丁,连读封信写个条什么的都需别人代劳。

        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农村,我家境况并不富裕。几个姐姐相继出嫁后,家中除了年过半百的父母再没有其他劳动力。哥哥、我和妹妹同时读书,家中每年的支出达到了历史之最。哥哥在读大学时,我上高中,妹妹读初中;哥哥大学刚毕业,我又到上海读书,妹妹读高中。等我大学毕业时,我家已经债台高筑,连基本的生活支出都成问题。可是父亲从不后悔当初让我们读书的决定。虽然生活艰难,但我家成为村中唯一除了两名大学生的家庭,而我则是村中的第一名女大学生。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原因,妹妹最后没有考上大学,没有实现父亲'包三块大专'的愿望。 

       哥哥和我相继毕业后,家中的经济状况在短期内并无明显好转,头几年,父母一直省吃俭用偿还借款。几年后,当我们基本稳定,收入稍稍增多的时候,父亲的身体却出现了不适,最后被诊断为癌症。
 
       1999年春天的一天,我正在上班,妹妹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父亲在县医院查出癌症,已到晚期。”妹妹说着,大滴的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淌。我象遭了雷击,整个大脑一片空白。等我回过神来时,已经满面泪水。父亲患癌的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一下自毁了我的正常生活。
 
       我们满心希望这只是个误诊,但是地区医院的复诊最终粉碎了我们微渺的期望。病魔不可阻止地缠上了父亲。这一可怕的消息,我们没敢告诉父亲,怕他想不开,反而影响了治疗效果;我们不敢在他面前流泪,尽管我们天天以泪洗面。在父亲面前,我们强装笑颜,对他说只是严重的炎症,只要积极治疗很快会好起来。父亲好象完全相信了我们,却总是反复对我们说,“不要花太多钱,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很多”。后来才知道父亲其实已经预测到自己的病情,他只是不想让我们太难过,所以才没有揭穿我们善意的谎言。只可惜,当时我们谁也没有真正理解父亲话里的含义。
 
        以后的日子,我回家的次数多了,常常是在下午提前1小时离开单位,赶最晚的汽车会百里外的老家看望父亲,第二天一早再赶回公司上班。我想,在父亲还能活动的日子里,我不能请假,等他老人家真要动不了的时候,我一定要请长假好好侍奉他,好好尽最后的孝道。可惜父亲并没等到我请长假就匆匆的走了,只留给我这个不懂事的女儿留下了永远的遗憾。
 
       1999年的夏天,父亲去世前的一个星期日,我同往常一样下午才回到家里。面对骨瘦如柴的父亲,我丝毫没有觉察出他与以往有何不同。第二天早晨,我离家前向父亲辞行,告诉他我下周再回来。“你去好好上班吧,以后不管什么时候接到家里的电话都不要着急,路上小心”,父亲平静的交待着。我答应着,没有多想便返回了工作者的城市。我没想到,那其实是父亲向我表达的最后的关心。我总以为,父亲是那样爱我们,他无论如何也会留给我们更多的时间,让我们尽到儿女的孝心。可是父亲还是匆匆的走了,在我算计周日就可以回家的时候,噩耗已经提前而至——

        星期六早晨4点多钟,正当我要开灯起床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重重响起。又是妹妹,从天而降般出现在我的面前。妹妹是夜里2点多钟从家中租车来接我回家的。“病情加重,马上回家”我没有收拾任何东西,立即跟妹妹回家了,可还是晚了一步,父亲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我没有见到临终前的父亲,而父亲却在5天以前做好了交待。如果早知道,我会一直排在老人家的身边,可是一切都过去了,没有如果,只留给了我永久的没法弥补的遗憾和心痛。至今,6年过去了,每每想起那个早晨,父亲和他的话,我都情不自禁的泪湿衣襟。

       在生命垂危的时候,父亲仍在给我的最后的关爱,父亲关心我超过了关心自己......

作者:何生

《《三峡好人》:面朝三峡,纵身一跃》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