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怀念父亲

发表日期:2006-12-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今天,是我的父亲去世十周年纪念日。
    十年前的今天,父亲以他八十九岁高龄,与世长辞。
    十年前,是我工作最忙的时候,整天出差在外,父亲病重期间也没有办法伺候在他的身边。
    父亲去世的前一天,我出差在厦门,大弟弟打电话给我说,父亲这几天昏迷好几次,可能不行了,你回来吧。那天,我马上从厦门赶回永安。父亲看到我,精神立刻好起来,断断续续说了一些话。他说,想不到我一个做武的(指自己是个大老粗、工人),养了四个做文的孩子(我和妹妹是干部,大弟弟是医生,小弟弟是大学教师)。他说,你们姐弟一定要团结,家庭要和和睦睦的。。。。。。第二天一早,我看父亲精神还可以,就与他说,爹,今天是你的生日(他是农历十月二十一日出生的,1996年的12月1日就是农历十月二十一日)。他点点头,还叫我拿水给他喝。那天,我们兄弟姐妹一起在家吃午饭,饭快吃完的时候,大弟弟到房间看父亲,一看父亲的脸色,就叫起来“爹不行了”,大家都围了过去。我至亲至爱的父亲就这样与我们永别了。

    十年来,我深深地怀念着父亲,父亲高大、坚强、慈祥、善良的形象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中!

    我父亲的祖籍在福州乌龙江边的浚边村。那是靠江小丘陵村庄,人多地少,百姓贫穷。我的祖父在十九世纪末就外出谋生,到宁德三都港的码头当搬运工人。当时,离福州不远的三都港可是个大码头,据记载“三都澳位于宁德城东南面,距城30公里。为闽东沿海的出入门户,五邑咽喉,这里岛屿连缀,水深波平,腹大口小,能停泊数十万吨巨轮,是世界少有的天然良港。三都早在唐朝以前,就已开发。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在此设有宁德税务总口,下辖九个口岸。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正式开放作为对外通商口岸,并成立福宁海关。嗣后,有英、美、德、俄、日、荷兰、瑞典、西班牙、葡萄牙等13个国家20家公司在三都设立子公司和商行。至今还保留着当时建造的天主教堂、主教楼、修道院、渔民馆等,其中三都天主教堂在省内算为保存最完善的一座。”我的祖父就在那儿打工,算是中国最早工人阶级的一分子,后来在那儿结婚,生子,最后长眠于那块土地。
    因为我的祖父是一个搬运工人,并生育有五个孩子,家中生活十分困难,我的两个姑姑十三四岁就嫁回福州乡下,一个姑姑卖到屏南山区,一个叔叔被抓去当壮丁。父亲从小没有上过正规学校,只在三都岛上外国人办的教会学校免费读过一两年书。十五六岁到福州,做过各种杂工,当过邮差(在仓山,那里有许多外国领事馆,里面有大狼狗,父亲怕了,不干了),当过电厂外线工(因为团伙打架,跑了),最后在一个锯木厂当“正架”工(需要力气最大的活,因为父亲个子高大,身强力壮,就一直干这个重体力活)。
    **战争爆发,父亲回到三都结婚,生子。抗战期间,三都被日本飞机轰炸得非常厉害,祖父、父亲一家人到我奶奶的娘家农村当农民。那段时间是父亲最贫困潦倒的日子,寄人篱下,自己没有一分田地,给人做长工,生的两个孩子(我的哥哥),因饥寒交迫,夭折了。父母亲每当与我们说起往事,都会痛哭流涕。
    抗战胜利,我出生了,父亲又到福州锯木厂做工。我七个月的时候,母亲抱我到福州,从此,我们就在福州安家了。
    到福州后,妹妹弟弟相继出世,母亲没有工作,靠父亲一个人微薄的工资,家庭生活非常困难。我记得小时候读书,每年交学费,父母亲拿棉袄到当铺当钱给我交。(因为交学费是3月、9月,棉袄不要穿了)
    1955年,为了修建鹰厦铁路,福州动员锯木厂工人到山区砍伐木材做铁路枕木,说是支援前线,支援山区建设。我的父母亲响应号召,从福州到了永安林区伐木场。鹰厦铁路修通后,从福州去的一大批工人,就在永安贮木场工作。我的父亲还是干他的锯木“正架”工。直到1972年65岁才退休。
    父亲一生饱经沧桑,但他特别能吃苦耐劳,从不在困难面前低头。他虽然没有上过正规学校,但他靠自学,能看书、读报、写信,特别关心国家大事,识大体,顾大局。
    父亲非常爱子女,父亲迟结婚,前面生的两个孩子又夭折,到生我的时候都快40岁了,我的两个弟弟,都是在他40多岁才生的,因此对孩子特别疼爱。自己再困难也不能饿了孩子,再困难也要让孩子上学读书。


(待续)

这就是我的父亲。看照片,不像是老工人,倒像是大干部。因为父亲一辈子干重体力活,练就了强壮的身体,而且他非常乐观开朗。
   

这张全家福照于1958年,大跃进年代,父亲他们超额完成生产任务,得到50元奖金,父母亲一人买了一双皮鞋,这是他们一辈子第一次穿皮鞋。给我们姐弟每人买了一双新球鞋。全家高高兴兴到照相馆拍了照片:



这张一看就知道,照于1969年春节。那时候,妹妹弟弟刚刚上山下乡三个月,但是,父亲还是要在照片上写下“幸福全靠毛主席”。


父母亲都是1972年退休:


父母亲1980年留影:


父亲84岁那年与母亲一起去上海看望我的小弟弟(在同济大学一个重点实验室当主任)


父母亲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对社会、对同志、对亲人充满爱心。


父亲晚年患糖尿病二十多年,在大弟弟(主任医师)的精心治疗、照料下,活到89岁。照片是我拍的,左脚大拇趾溃烂,纱布包着。






作者:何生

《怀念父亲》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