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琴心里的一滴泪>第67章

发表日期:2006-11-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说实话我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写作了,一天到时候都只是在网上做宣传,其实我的宣传也很怪,也很贱,我叫外面网巴里的小姐帮我申请了很多QQ,每一个QQ给她三毛钱,然后每个星期都出去出去和她买三十个QQ,其实我也是真的是很贱,许码比较韩寒那种先写作的人来说我真的很贱格,但我其实性格也不清高,我现在放弃了建筑,专心写作,就只是一个文人,我没有觉得我有什么不同之处,至多值得炫耀一下的就是百度上对我的报道,上面说的我是一个跨越五个八度的男高音,是一个油画家,是一个书法家,还有写了一部小说叫<梦里逝川>来说我已经比较执著一些而已,但我除了这些之外还能有什么呢,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个一文不值的穷书生,呵呵.

   我这几天晚上总是睡不太着,总是想着过去的一切的一切,心里真的是不太安静,我不知道我走文学之路是否真的是对,毕竟当代写作的人太多了,博客的发展几乎成了中国电信业中发展最快的一项,我现在刚刚大学毕业出来却不务正业去做自己的建筑设计,却在这里写作,我不知道我到底能够走得有多远,毕竟打榜即使成功了,能够成为百度博客里的前十位了,甚至全国所有博客的全十位了,我到底又会得到了什么,毕竟我已经尝试过很多东西,并且也做出来了,并且做出来的结果让自己也觉得并不是很赖,就拿音乐会来说,我举办得还是挺成功的了,毕竟能够在学校里,整个柳州市都引起了轰动,毕竟报纸的魅力不低,我也能够开了个人书法展,个人油画展了,但这一切又如何?真的想不明白了.

   说实话我有时候也不能找到自己是为什么而活着,只有昨晚和母亲一起听着那首<神秘园>小提琴曲时我忽然似乎找到了一点自我的感觉,原来我就是张顾议,就是那个人,就是一个清清楚地活着一个小子而已,我现在开始反思我所走过的一切路,我努力地想把我曾经走过的路和思想和回忆努力地记载下来,我不再盲目地写着像<梦里逝川>那种写着别人的故事来迎合世俗的小说,我觉得那样子挺没有意思的,尽管宇川是有很多的背景,但我不是宇川,我只是张顾议,我也不是誉子艺,我不需要别的虚构人物来代替我,我就只是张顾议.是家中排第二的儿子.

  我有时候感觉到深深的悲哀,为何我这样身强力壮的热血男儿只能够在这儿写作,写作应该是那些疲弱的人发泄的一种工具,而我却有着这么好的身体,却不能在外面去冲锋陷阵,我会不会在以后的岁月里面深深的失望于我现在所走过的路,会不会虚叹我这种把青春年华付在讨好于读者的岁月之中的日子里面.我一度找不到方向,现在也找不到方向,谁能够给我一个答复?

  我现在只想问到底是文学成就了我,还中文学毁了我?我不知道,毕竟身边的人都劝着我先去工作,不要再活在自己设计在自己的梦里面,毕竟大家也似乎看得出我这么多年来真的只是活在一个自己虚拟的梦里,一切都是那样假,大家来帮我只是同情我,而不是觉得我如何?真的.我曾经说我会为诺贝尔文学奖而活着,但我这样等到我的诺贝尔文学奖成功了,那岂不是很老了么,我这么一辈子就活在了为别人看到我的精神和思想中的日子么?我这样过会有什么意思呢,其实我现在也不再羡慕金庸先生了,虽然他写出了很多部小说(他写的那种武侠小说以前我很喜欢,但现在我也当上了文人后也不太喜欢了),他那时候也也开创了自己写作的一条路来,那是他的巨大成功,我不能不承认,我现在在这里提起他也不是诋毁他,毕竟我没有诋毁他的资本,我也不想诋毁他,我很尊重他.毕竟能够把自己的精神世界显示出来还是的勇气还是让人尊敬,也正是因为这种想法,我再能坚持到现在,但我同时也开始知道了很多文人都习惯了用酒精来麻醉自己,用女人来发泄自己,因为文人活得太彷徨,对自己的思想认识得太清楚,正是这种对自己的拷问太可怕了,它会让人的产生自恋,会让人活得惊心胆战的,所以喝酒可以让你的大脑处于一种模糊的意识中,让你短暂中忘记了失落,以前我也在二零零五年年底时碰到了李天天这位小女生时也喜欢喝酒,因为我那时候真的很彷徨,比现在还要彷徨,但那时候年轻,心里也有着一种巨大的冲劲,所以一切也不怕,但那时候心底中的失落就开始深深地铬在心底里面,因为我有很多东西已经失去了,就像我的学业,我知道我已经在选择了文学之路后已经开始放弃了我曾经追求过那样激烈的东西.

   我那时候真的是用一个月来每晚都喝酒,却全然不顾了很多东西,那时候我也想用一个女人来填补我精神上的空虚(那时候还是学生,还没有肉体上的空虚),而李天天出现了,她很可爱,她是我从图书馆里拉来的女人,那时候我还以为她是大三或者大四的学生,那时候我正在广西工学院的图书第三层楼的阅览室里面画小说<梦里逝川>的插图,那时候画的是刘芸因为病而在大草原上企图用最后的生命来创作油画的图景,那时候我是按着那些油画杂志上的背景来画的,那时候我见到一个穿着白色高圆领,身穿着直统牛仔裤的女生在那儿借书,然后很快坐到了我的身旁.她那时候看起来挺有个性的,一边听着耳机一边看着书本.

  "你好,同学,嗯,我能和说一些话么?"正用从韦登彪那儿借来的书法笔来画着钢笔画的我停下了笔来凝望着身边的那个女生.

  "嗯?"那个女生楞了一下,转过头来,只见她那双很大的眼睛里充满着淡淡的讶意,她有点手忙脚乱地把耳塞摘了下来.

  "嗯,我想和你说一些事,你肯做我小说的插图么?"我很直率地问.

  "嗯?!"那个姑娘显得更是茫然.

  "我是写是写小说的,我想请你做我小说插图的封面,可以么?"我说得了真清楚了一些.

  "什么小说?"这时她似乎也听明白了一些我的意图.

 "<梦里逝川>."我边说边在我一张图纸上写上了"梦里逝川"几个字体,我当时自我感觉那几个字写得还是比较潇洒的,毕竟我一拿上书法笔就有着很强烈的书法感觉.

"是反映什么小说的?"

 "是反映青春年轻人的?"我轻轻地说,毕竟身边的人也正在看书呢,而我那天先性的喉咙越是往下压,那声音嗡鸣就更响,所以我也说得不太清楚.

  "我现在正在看英语,您先忙你的吧?"她从我手中拿走了几张插图看了一下然后由于而有点差怯而有点冷傲的面容对我说.

   "好啊."我也不再说什么,而是继续画我的插图,那晚我画了两张插图.我可以感觉到她也一直在用眼角余光来看我作画.我也不太在乎,其实我这个家伙挺好色的,越是有漂亮女生在身边,我的事情就可以做得越好,在她的目光侧望之下我把那小说插图画得更惟妙惟肖,呵呵.

  很快那晚的阅读休息时间也到了.那个姑娘先走出了外边去,当时候我觉得有点可惜,毕竟这个女生身上的散发出来的香水也开始让我有点怀念了,真的,我觉得有时候香水也能够对男人有着很大的诱惑性,我是那种对香水也有着很依恋的男人,就像我在高一时刚刚开始学会喜欢女孩子时,那时候的班长刘燕燕身上的香水味让我如今还能记得清清楚楚.

   

  

    

 

 

 

作者:何生

《<琴心里的一滴泪>第67章》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