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梦里逝川十四章 倔强清华水木去 欣赏亦忧爱莫及

发表日期:2006-11-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个我从网上见过最像印象钟冰的女军官
旁边一个同样是雪晒得黑黑的同学说了一句:钟冰教官真的漂亮!宇川这才发觉这帮同学真的有点贱了,受到这么重的惩罚他们都心甘情愿,看来他们也真的全知道了钟冰是个女的身份。
说实话平常的确很希望离开这个远离人烟的部队,这片地方的确是太寂寞了,若果没有好几千同学在这儿同住,宇川很难想象自己怎么能在这里呆上十几天,但要说真的要离开了这片土地时心中真的有着一丝惆怅。宇川拿起了桌边的碗像往常一样去饭堂打早餐,可以看得出饭堂里的炊事员士兵也是不怎么舍得他们走,他们打给学生们的早餐也特别的多,宇川打了一块钱的东西,得到了两个平常每个五毛钱的鸡蛋和两个馒头,还有一碗白粥。他们说钟冰教官每天都来打的,但今天她没来打,所以他们对宇也来打粥也是有点奇怪的,宇这时也明白着,其实钟冰每天都刻意地从这里打一些粥回去慰劳着宇川这个朋友的,看来她虽然很严,但由此至终都保持着一个姑娘的温柔的心,宇川这时还是有着无限的感动。
上到车,宇川又见了刘芸和钟冰,只见钟冰正帮着她扛着那些两个已经有了半个手臂长厚的画画,而刘芸这时的脸色真的比十几天前白了很多,神情也是憔悴了更多。这十几天的下午,虽然宇天天去跟她去画画,但却没有在此刻看得更清楚的,心里面也是如刀割一样。。。。。

回到了学校里面宇川发现已有大半的学生已经回到了学校,这些离开了十几天的同学们拍着彼此的肩膀,看着一张张黝黑的脸开始呈现出了坚硬的轮廓,说话开始充满着豪气,身体扳得笔直,来迎接他们的老师们脸上都现出了会心地微笑。
军训在阅兵在学校的第一操场上举行着,每一个班面前都有着教官班长带领着,接近一万的学生都在操场上黑压压的一片,但在喇叭的指挥令中,所有的成员的动作都如线拉般的一致整齐,齐刹刹地摆着标准动作,颇有沙场大点兵的气势和豪迈,从左右近五百米的首排学生像被一条线手拉着一般直,彼此间是标准三十厘米距离,一片绿色凝成的一片英姿飒爽,即使在一声坐下,学生们也是毫不犹豫地坐在那潮湿的雪地上这上。
大概十点钟,军训比赛开始了,二连一班是第十四个出场,看着其他连的同学们是如此的整齐干练,宇川心里都不禁暗暗地打鼓,但看着迈干练脚步正步如将帅一般地随着其它男教官一同走出来也是最令人瞩目的钟冰,顿时这个连所有士兵都不禁精神一振,特别是她那双又大又亮的目光扫过如剑一般,他们马上有着一种果断的力量驱使他们迈出了坚毅的第一步走向了阅兵场,斗志昂然地抬着他们的头,目光也如电一般在望着前方,稳重而整齐的“嚓嚓”脚步声在全操场上响着,并且钟冰那如钢铁般的身躯更是引得女连的女生们的爱慕目光齐刹刹地打在她的身上,毕竟这么漂亮帅气的一个“男军官”在整个学校里面也是难以找到的。她那干练的声喉让人们不禁在心里面默认:那才是真正的帅将之才。当然也有一些目光是投到了排头兵宇川的身上。不过他的那幅深度眼镜的确有点煞风景。
接下来进行的是擒拿比赛,宇由于参加正步比赛而不能参加,只能和其他同学坐在操场上观看着,或许是出自于私心,宇川还是感觉到自己所在的二连的同学是最好的,只见他们每一拳每一脚打得都是虎虎生风,特别是他们打出了钟冰自己所独创的新招时,其他连及上面的领导都全鼓起掌来。
大概十二点钟时,比赛及大阅兵都结束了,宇川所在的军连的擒拿当之无愧地获得了第一名,操正步屈居于第二。这个成绩是所有的连中成绩最好的,大阅兵的结束意味着铜鞍工业大学新生的本年军训将要结束了。各个连及班的教官都要回军校或部队了,所有的学生们都跑去欢送着教官们。二连的同学当见了钟冰时,也不顾她是男是女,都冲了上去,紧紧地和她拥抱,而钟冰则拉着宇川躲在自己面前,宇这时也发觉她的脸如火一般地红着,于是也只得在这些年轻同学们野蛮的拥抱下“保护”着钟冰,在那一刻宇川觉得钟冰的眼神望着自己的目光有点可爱。。。。。。。
                                 九
军训过后,全校的大一学生也正式放假,宇川由于答应着刘芸说要和她绘一些画,虽
然绘色对着这突然来到了老师向自己表达着爱意让宇有点然,但他还是留了下来。因为她说她要在离去前在学校里面开一次画展,这个画展对她来说似乎有点决别的意味,所以宇川的心也是疼极了。
回到宿舍里面第一天晚上,家里就来过了电话,宇川于是说是军训,所以没有来及给家里打电话等原因,并说过年或许不能回家过年了,这自然引起了这对中年父母嘘嗟好一会儿。打电话的宇心中更是痛着。他也是充满着矛盾,他现在发觉自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洒脱地说离去就离去,复读就复读 蛐硎浅ご蟮牧苏娴脑谧髯琶恳淮尉龆ň鸵 掣鹤耪饷炊嗟难沽γ矗坑钤谇巴 踯康幕 胰ナ本鸵恢痹谒伎甲耪飧鑫侍狻?br /> 其实宇川去到刘芸的那个画室也不能帮得上什么,只不过让他在一旁拉着琴而已,而刘芸似乎一听到琴声,那本身就憔悴的神色就会好了一些儿,那无血的脸上和有点枯瘦的手就会有点节奏感地画着。宇川或许是望着她心疼了,他就拉一些欢快的曲乐来,但似乎还是拉得有点伤悲来。这让刘芸的画也有时候也略带一些伤悲在里面。
其实这画也画得差不多了,但刘芸也并不反对宇川在那些已经画好的画上画着,她甚至也用着宇川的画来作着画展所用,宇川表示着自己画得不好便不画时,她却笑了说,毕竟宇川是她第一次当老师所碰到了一个最优秀的学生,故他的作品理所当然地加入她的画展中。有好几幅的画还是以宇川来当作模特的画也在上面着。
刘芸这次画展似乎是以自己这么多年每一个年龄里觉得最好的画来当作着画展的。有的还获得了日本的儿童奖的,有的获得了全国少年油画大赛第一名,高中青年全国油画二等将奖等各种奖项的作品。望着这连串的获奖作品,宇心中不能说没有着有着一丝羡慕,但看着这些画他更是伤感。他也感觉到这次刘芸似乎在离去前除了自己没有告诉着谁,或许她想平静地离去,并且宇川对她的其它一切都不明确。除了知道她曾小时候在鞍工大学的原址上住过,出生青海外,她的父亲是自己父亲的的战友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呢。
“你画画这么好,为什么你不报着艺术学院呢,其实你当年的成绩,绝对可以上全国最重点的艺术学校,而我当年成绩就是不好才到了西安去的。”刘芸看着宇川在涂抹着那些油画,有点虚弱地问,随后有点恍然大悟,“你的梦果真的是清华不改么?”宇川还是没有说话以表示着默认。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这时刘芸又问着,可以看得出她真的不舍得宇川的离去。
“我打算帮着钟冰画了小说的封面后再走。毕竟答应了她了。”宇笔停了一下。
“通过军训十几天觉得她这个人如何?”
“有点男人气质。”宇川嘴角抽动笑了一下。
“那打算什么时候过去帮她画画?到时叫我一声,毕竟我们也从小就认识了。”刘芸边用着一个袋子在自己的面前呼吸着气。
“过几天吧,很多东西不能再拖了。”宇川这时下笔有点了重,可以看得出他心中的挣扎。
“走的时候请告诉我一声,到时我去送你一下,毕竟是我录取你来的。”刘芸这时有点困意地说着。
“嗯,老师你先去休息吧。”
刘芸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老师,为何你不回家?”宇川又问着。
“顾不上了,就如你说的很多东西不能再拖了。”刘芸回过头来朝着宇嫣然一笑。
宇画了一会儿,就走了,顺便打了门,脚步有点沉。
第二天早晨,汪平曾峰他们三人出街去了,毕竟快过年了,他们也想去体验一下那异地新年的样子是如何的。
但刚出门就碰到了前来找他的钟冰,没想到钟冰一穿上了女性服装还是挺有着女人味的,但由于这十几天来养成对她的敬畏,宇还是不能一下子和她那样的熟络,感觉到像是在和一个男人说话,但又像是和一个女人说话,那种感觉很别扭。
“你等一下。”宇转身从宿舍里面拿出了很多的油画笔和油画颜料,那是他在昨天买的,“走,我们今天去买着画布去,昨天没有来得及买。”
“你不带我去看一下刘芸么?”钟冰一穿上了女服装就把她的那小女生气质全露了出来。
“先打一个电话吧。她也是太累了。”宇川眯了眯那又深髓的眼睛。
手机响了,但刘芸说她现在已经在家里面了。但她叮嘱着宇今晚在画室里面再见他。宇告诉她说自己一个人先去帮着钟冰画封面了。刘芸嗯了一声后就又睡了,看来她也是非常的疲惫。
买了画布,宇川就随着钟冰回到了有一段时间没来过的钟期海的家里。
听说钟厚带着部队去治沙了,钟期海也是刚刚和他的儿子通了电话,而宇川也听到一些关于他的未来媳妇杨菁也把户口从大兴安岭那儿迁了过来了。准备明年暑假就和钟厚结婚。
“这是我的第一本长篇小说,你先看一看,字写得不是很好。”
“签约了没有?”宇随意地问着。
“正在通过军校的审核,毕竟在军校里出书是要通过严格批审的,这毕竟是最机密的机关之一。”钟冰边为着宇川倒着水边说着,一点也不像前天那个带着士兵沙场大点兵地在操场上哟喝的那个钟冰教官。
“可我平生还没有整部地看过一本小说,这么厚一本成百万字的小说看多少天才能看完啊,并且还要画呢,那岂不是要有着一个月画不齐的么?”宇有点紧张地问着,毕竟他现在可是得提前热身一下以适应着那高三的生活。
“那怕什么,你们离开学还有一个月呢,这一个月难道不行么,你可是喝过我的煮的粥的。你一个男人可不能赖帐的。”钟冰那不过才两天过去,就白了许多的脸有点洋洋得意。
“那可是你从饭堂里面打的。”宇川低低地哼了一句,以表示他的不满。
“你以为没有我的煮,那粥能保持那么久的热度么?”钟冰有点争辨的意思了。
“得得,我画得不好,你可别怪我。”宇川在她面前还是有点气势不足,“那粥本身就烂,你再煮就更烂,专门煮给婴儿喝的。”
“喝,你敢顶着钟教官的嘴了,你可防得下次你回去考高考填中了我们的国防大学时,我再让你跑步跑得扒在床上。”钟冰这时虽然是以威胁的口气,但完全和那时军训不同了。此时她是一边笑着一边说着。
宇川不禁一惊:“你一切都知道了?”听着她的口气他还是怕,毕竟十几天她那凶神恶煞的样子不是一下抹得去的。
“当然。刘芸说你的语文差,所以她叫你来我这儿练一下语感。”钟冰这时说实话了,“你专心在这儿学一段时间语文,毕竟你的数理化知识应该不会丢得太多,你有时间也学一下英语。这个我或许教不了你多少。”钟冰拿着好几本巨著出来给递给了宇川,“你看一些这些书本,应该会对你有着好处,毕竟语文不是考出来的,而是一种感觉。你恰好和我相反,我当年数理化拉得我差一点进不了军校。”
“但你是应届生,而我是复读了几次的了。”宇淡淡地说着。
“可是任何一次你都要比我考得好,并且你也是差着清华几分而已。”钟冰似在安慰着宇川。“其实你完全可以读着清华的预科生的,只不过你也是太好强了一点儿。”
“或许是吧。那要是没什么,我就想过几天就回去了,现在心里真的不能静下来。”宇粗粗地看一下钟冰那充满着灵性的书法字体的稿纸。只见封面用着隶书字体写成的《极目琴心》,虽然宇对书法没有什么研究,但还是觉得它写得无限的好。
“我用心这样良苦,你都没有理解么?你可知道我去做你的教官可是为了你。”宇听这话一惊,只见钟冰的脸上却没有任何不好意思,知道她这时在说笑了。但又不像在说笑,因为在军训这十几天里宇川知道她可是有着什么就说什么的姑娘。
“你不信啊?”钟冰见那有点不在意的笑意,顿时有点急了。
“这样表达着爱意的确是让人有点怀疑?”宇川觉得她的那种神态有点好笑。
“那是不是我不够漂亮?”钟冰逼视着宇川,那眼神和军训时有点相像。
“你这时在威逼么?”宇知道这个姑娘也是随意得可以的。
“反正你得呆在这儿,我帮你弄一些高三的资料来,帮你恶补一下,否则你在两年的高考里都是语文没有上重点线而拉得你就差那么几分,你不急旁人看着急。”钟冰斩钉截铁地说着。
“你说话可要算数,要是我还是考不上重点,你可得负责。”宇川想着还是留下来好,否则现在回到家里也肯定会让家里有着很大的说法,现在等高三开学了,自己回去办好了那些手续后再先斩后奏那样或许会更好,并且有着钟冰这个中文系的高材生辅导何尝不是件好事,并且自己也答应着刘芸说在她把这个画展弄好再把走的,故宇川现在也暂时地留在了铜鞍。白天学着中文和英文,而晚上则帮着钟冰画着一些封面,有时他也会把这个秩序巅倒过来一下。
刘芸一般回到学校时她就会打电话让宇川和钟冰一同过去。有时刘芸也会来到钟冰的家里面帮着看着宇川画的封面,但她也只是提着一些意见,从来不会在上面画着些什么笔触,但她也在看着钟冰写的小说,她还叫着宇川跟着钟冰学着书法,毕竟宇川写字也是太慢了,写字慢在高考中也是相当不利的。
宇川写的字也不是难看,但他就是写得太方正了,每一笔每一画都交待得清清楚楚,这样子始终会影响着他考试的速度,故现在他在钟冰家里的任务也多了一项——跟着钟冰练着行书,不止要练着硬笔还要练着毛笔,宇川也真的没想到这么一个粗鲁的姑娘在这文科方面也是如此之强,所以他也开始有点自卑来,自己除了会画一些画而就,而歌也不是经常唱的,所以也真的在她的面前没有什么好炫耀的。
转眼就到了大年三十了,宇川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外地过着年,钟冰还带着他去看着冰雕。
“你想不想知道着刘芸的身份?”钟冰边兴致勃勃地抱着宇的手边问着。
“不想,别人这种事不告诉我的话,我一般不太想知道着。”被她抱着手臂宇川觉得非常不习惯,还不时地望着别人有没有看着自己,即使是在这种零下几度的天气里他也是被紧张得汗直出着。
“你若果不知道,那你就有一天会后悔的。”这时穿着冬长裙的她虽然没化妆,但说话或许没有像着军训那样压着喉咙,她的声音还是挺为妩媚的,特别是那还是不时地表现出的军人气质还是映出了英姿飒爽,但宇川不太习惯女生太过于主动,尽管他一直对着女军人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好感,但好感并不能说明着什么。
“今年考上清华还会记得这里的一切么?”钟冰那略施淡妆的脸上还有点女人味的。
“该忘掉的我还是会忘掉的,不该忘的,但痛苦的,我还是会忘记。”宇最终还是不习惯地把趁机从她的手臂中拉出来。见他那窘态样,钟冰也只得随他。
“那在这十几天里面你还是加紧一些时间把字练好一些,往年我都出外边去写门联买的,但今年由于要帮你们军训,所以那些钱不能赚了。不过现在铜鞍个城市越来越不兴着贴对联了,不像十几年前我爸就带着我出外边去卖对联,所以我这外向性格也是这样练出来的。那时由于我那时候大概七八岁就开始写对联卖了,人家觉得小孩子就能写对联,觉得挺好奇的,所以就来买的挺多的,那时卖对联的钱也是主要是用来作着学费,多少倒也不大放在心上。”钟冰边兴趣盎然地回忆着幼时的生活边自顾自说着,但宇差不多也是那种自我了陶醉的人,故他也是挺有兴趣地听着。

作者:何生

《梦里逝川十四章 倔强清华水木去 欣赏亦忧爱莫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