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梦里逝川二十三章  宇川过度挣扎处于刘芸凝目凄切中

发表日期:2006-11-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此照片载于其它网站)在这个雪地上仅滑过一次冰的宇川随其它几个朋友滑雪上山顶用手机呼救而让医生来得及把快处于疯颠状态的刘芸救过来,所以他们的情是生死换来的,后面的不用惊讶.....

从上午一直干到了下午,本身就被人家打得遍体鳞伤的宇川身上的那伤口也裂了,加上里面的汗水浸在那伤口上,那感觉就如洒盐之上一般地刺痛,每每这样他就把那伤口露了出来让那冰来冻一下那伤口,用这种自虐的方式来减轻这痛楚。那身边的两个本来有点想放弃的家伙也无语了,也只得拼命地工作。大概到了晚上七点钟了,宇他们也终于给把那根埋在雪地甚至牛粪下的一米五深的地上挖出了那条已经没有了话筒的电话线来。
“你看不能用着手机和那条电话线联接一下?”宇有点异想天开着问着。
“不能的了。”那个秘书在试了一下后发觉不行,于是他又用宇川所带来的那个手机试了一下,顿时让他们更失望了。
“那现在在那儿能弄出一个话筒来?”宇有点暴躁地踢了脚那些雪,顿时已经把那些堆成了十来米的雪堆“哗”地掩了下来,把他们着实地压在了下面。
也不知道过了几时在里面憋了好几个小时的他们终于可以出来了,那正是这些牧民把他们拉出来的,相信再过几个小时后他们也可以在刘芸之前变成了植物人。
“你们现在能不能找到了那个话筒?”这是宇川被热水泡了好一会儿醒了过来问的第一句话,并且马上跳了起来,他知道现在自己在这个高原是千万不能发烧的,咬着牙顶着那如火一般的发烧一口气做了八十多个肚卧撑后张了张大那牙颔以顶住那发烧,而现在那个司机和秘书都已经挂了,发烧强烈地躺在床上,宇川知道自己现在的压力更大了,在这高原上发烧也完全可以夺去人命,并且这个机率是可以达到百分之七十以上。
“或许我们的乡长那儿有电话,但现在却不知道怎么能够过去了,毕竟那需要着一匹大马才能去到那儿,但现在那有这么大的马。”那个收留着刘芸和宇川他们几个的藏民说着。
“那你们有没有会滑雪的?我们现在滑雪过去。”宇川猛想着。
“但现在那里有着雪板,平时这里也没有下这么大的雪的,现在只能等着雪小一些后再骑马去找人了。”
“我去吧。”宇川边又把那伤口露了出来以减轻一些刺痛,边跳跃着以活动身躯。
“你会滑么?”那个家庭的人有点疑问。
“滑过冰。就一次。”宇川从那个家主中接过了雪板跳入了那两米的雪上。
“等一下,我们也随你去。”只见那天打他的几个年轻人跟着他跳进了雪地里,趁机把由于平衡不好的宇川扶正了下来,否则宇川又要埋进了那些绝对超过两米深的雪地里面了。
“我不懂能不能找得到,现在又没有太阳,也只能根据着这些雪地去找了。”带头的那个彪悍的年轻人边等宇川把身体平衡后才开始划动他的雪棒。
“我有手表。”宇川正是靠着这个小时候在一本小科技书上掌握的以手表来辨别方向的本领,让他在这个讯号很不发达的高原上几次找到了刘芸,不知道这次他能不能带着这些年轻人准确在找到了那个乡长所在的位置。
其实宇现在也不能太明确着方向,他只能靠着这个爷爷留给他的手表按着所来的方位来辨别着方向。但没想由于本身滑雪技巧不熟,并且也过于专注地看表,最终他还是失足迅速地掉进了四五米深的雪里,幸亏有着这些年轻人的帮助,他才能再一次免去了深埋雪地的经历。
他们本想爬上山去的,但他们所住的空间在一个深深的大山谷里,现在爬上山是至少要着三天的时间,到时不止刘芸有没有救,单是那几个发高烧的家伙人命难保了。
“我们还是分开吧,万一乡长家里电话也不行,我们岂不是白走了一遭,所以我们还是分成两组吧,我和几个爬上山去,或许那样手机讯号能够发得出去,这样我们就有着两种选择了。”宇川望着那个几及耸天的竖立高峰,有点茫然地说着。
“那何尝不是。”那几个都有点曾峰的爽直性格的草原的年轻人们一口答应了。宇和两个看起来更老辣的年轻人开始爬山,而那五个年轻人则朝着乡长的方向滑去。在这几个年轻人的帮助下宇川在一天的时间里就爬上了这个海拔二千多米的山,没想到了上面讯号果然有了,但并不是很强,并且由于被雪水泡了好久,电力有点不强了。
“有刀么?”宇川问着。
“给。”一个汉子马上递了过来。
“吱”地宇川迅速地在左手腕处割了一刀,接着用一个小筒子接住了,然后又就拼命做起了肚卧撑,直到了满身大汗后把最里面的衣服脱了下来用力地拧着把那汗拧了下来也装进了一个小筒子里面,之后把用小刀把手机拆了下来把线头接到了那两个筒子里面,很快,那手机就开始有了点微光,讯号似乎也开始有点强了。
良久宇川才倒了下来,嘴角有点期盼地望着天空的飞雪。
“起来吧,否则就会对身体很不好。”这时那些汉子以着极佩服的目光望着这个对他们来说很难捉摸得透的年轻人。
“嗯。”宇川想爬起来,但还是无力地倒下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醒是睡,但在半天后一辆直升飞机的一点马达声他就马上跳了起来,把他那条冒寒脱下来的红内裤在上面拼命地扬着,让这些草原汉子在笑的同时也拼命叫着,有的也跟着脱下了三角衩在上面扬着。但直升飞机飞不下来,宇川也攀不上了那吊下来的绳索,最终发着低烧的他也只能随着那些汉子一同回去,但此时他有点放心了,因为那个发烧在家的司机的手机已经能够接到直升飞机的讯号了,所以这辆直升飞机应该能准确在找到了那个刘芸所住的地方。
那些去乡长家的人也回来了。他们说果然那里的电话果然也是打不了,因为这场雪几乎侵袭了整片青海的西南地区,那条电话线也被压断了。
宇川、刘芸、秘书、司机四个病人终于登上了这辆雪中送炭的飞机了。他们几个都是处于站昏迷的状态。他们也不知道飞向哪个地方,但心中还是有着一丝希冀,毕竟希望有着,那就有着动力。
宇川在床上躺了十一天,刘芸的父母都来了,来到了这个叫做着德令哈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是离他们最近的地方。
刘芸的情况并不是很乐观,宇川躺得也不安宁,他那本身皮肉伤一好后,他就固执地走出了医院去了,不知他又从那儿弄来了那些所谓的棺材板来煮水给着刘芸,但医院当然不肯让这些东西让她喝,除非刘芸自愿。
但刘芸还是不能醒来,那现在只能看着她一天天地开始由肿变消地瘦了下去,宇川现在也被医院监视得严严密密的,因为医院里面怕着宇川这种不知是从那儿弄来的中药而害到了刘芸,到时医院也有着脱离的干系。所以他们也不愿这个方法有没有效,反正你说医院自私还什么都行,他们就是不让宇川再踏进了刘芸的病房一步。
“宇川,刘芸想见你。”正在这天宇川有点茫茫地算着那些对他已经是轻车熟路的数学题时,凌焕老师走了进来。
“哎,我这就去!”得到了允许的宇川把书一扔就跟着冲了过去。
“你的那种药还有么,我想我喝一些,就一些。”刘芸那削瘦的脸由于变瘦而干陷的双眼无法聚光望寰宇川。
“不行。”这时医院的里面的人很快就要阻止着宇川,但宇川把一张纸放在了桌子后就迅速地把那些自己备好了十几天的木板煮成的水端了过来。
“老师,您怎么又哭了?”宇川双目含着泪水侧着脖子喃喃地问。
“没哭。”她把那张放在桌子上的纸轻轻地揉一下,但还是不能揉烂,而那些医院的人士早就抢了过去,只见上面写着“法律担保书”,要是的确是宇川造成的后果,那这一切都要由他来承担了。宇川也不知道以后的结果会如何。
十天后,刘芸要开刀了,因为吃了宇的那种所谓的中药,她的血液里面有了菌虫,宇川麻木地过了四天后,听说刘芸可以说话了。五天后宇川惊呆得脸色有点青——刘芸可以走动了。医院说这是他们的功劳,但宇川却保留好了那张法律担保书的复印件,那是从上次斗揍事件总结出来的经验,这也为着刘芸那巨额的医疗费因此而少了很多,近百分四十,因为这时宇川的那张纸在。
“跟我们回去吧。宇川你继续读大学还是今年高考都由你自愿。”凌焕老师那皱了许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悦但凄凉的笑意。
“那就看着刘芸老师的决定了。”一向千里独行的宇川这次却由着刘芸来决定着。

作者:何生

《梦里逝川二十三章  宇川过度挣扎处于刘芸凝目凄切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