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梦里逝川二十九章 实习期间书呆气 不诚刘芸责川子

发表日期:2006-11-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在西安大雁塔里宇川驳开了眼镜凝望着这古老的建筑,心里彷徨亦不舍,全然不知刘芸众人稍去一会.


“我在这里读书而已,但并不在这里长大,所以也并不是很有着感情,但我爱它。”刘芸毫不掩饰着自己地这片地方的欣赏。
“是啊,我也是对着我生长的那片沙滩很有着感情。有时间再带着你们去看一下那边大海,虽然那儿并不是很漂亮,但我也是很爱那片地方,那儿还有着我初恋呢。”宇川也并不想掩饰着,在这两个大姑娘面前他也并不想掩饰着什么。
“呵,那说来听听。”刘芸对着这个很感着兴趣。
“只有一点印象了,反正现在记不起那小女生的名字,记不起她的容貌,只记得她操着一口普通话,来自东北,还有跟她在一起的印象就是牙疼。”宇话一落,这两个女生顿时为他的幽默而笑了起来。
“看来人一旦对着某些地方有着怀念,那肯定有着一定的理由的呢。”钟冰有点羡慕地望着他们,“我羡慕你们,能够在离开家乡去读书。你们却能在不同地方飘泊着,本身就是人生的一种充实。”
“但其实现在我倒还是希望能够在家乡里静泊着。”宇摇了摇头。

“哎,醒啦醒啦!”这时宇睁开了眼,望着正在拿着背包和画夹的曾峰正忙碌地收拾着,忙也爬了起来。
当宇冲到外面时人家已经全都上车了,所以他也只能站着。
“唔,同学们,注意一下,我们的实习是十五天,今天的安排是我们的西安大雁塔去参观,大家检查一下你们的相机,速写本,画夹。”这时说话的是楚暮老师,只见他用着他的口才介绍着,“我们之所以西安这个城市来实习不远千里,西安这个城市是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观摩的。。。。。。”反正学历史的人就是会吹,而宇也懒得去听,他对着建筑也并不是真正地感着兴趣。他还是在想着回到家如何向父母解释着一切,把以前的一切误会都理清去。只是偶尔听着他说到了西周,什么封建社会的缩影,什么丰京镐京的。他的话声刚落就受到了那些女生们的热烈掌声的欢迎,直到刘芸站起后示意安静着才静了下来,的确像楚暮这样才貌双全并且口才俱佳的教师并不多。
刘芸微笑地等着过于热情的女生们安静下来后说:“我们今天要到大慈恩寺的大雁塔去参观,门票已经为你们买好了,到时不能太过于喧闹,现在由我来介绍一下它的历史,它始建于贞观二十二年,即公元六四八年,当时太子李治为其母祈求冥福而在隋唐原天漏寺上重建的。。。。。。。”宇也没有听得太多。宇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正地喜欢着这个老师,反正就是这样子看着她的感觉很舒服。
他们一会儿后走进了寺内,有五间殿。旁边有好几个女导游带着其它人群在观赏着殿内的文物,殿里有释加牟尼及十八罗汉的塑像,那些年轻人很快地就过了,而宇却在这些塑像面前久久地凝立,毕竟从青海回来的他曾看过那些被风雨侵袭的古建筑,对着这些佛教有着更深意义的一些理解。要不是上面写着“不准触摸”的这样,宇川真的想摸一下他们是如何能涮得这样金亮。身后的钟冰见宇川有点蠢蠢欲动的,不禁“噗兹”地笑了起来。
“摸一下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钟冰打趣着。
“那你先摸啊。”宇笑着说着。
宇川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高的塔,在宇川的家乡里也有着一一座铁塔,高三十米,是当年为了方便渔民返航面设立的,是宇川以前所见到的最高的塔,当年随着父亲在家乡彼岸的滨海里做拆船民工时他每晚都会望着那从铁塔上不断扫转着的光茫用手指数着才能入睡,当然他把这些东西说了出来,钟冰也是很认真地听着,一点也没有笑他的那未泯的孩童之心。一点也不像在军训时对自己异常严厉的钟冰。
上到二楼,宇就打开了行李,从里面拿出了各种塑料瓶装的颜料,用一支大画笔把各种颜料挑进了颜料盒里面,拿着塑料桶去安在墙边的水龙头处打了半桶水,就找了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画了起来,而一直大大咧咧的钟冰跟在宇川的后面,坐在一张纸上,看着宇迅速地把塔内建筑的形打好之后上了颜料。看着宇川娴熟地调着颜料及似乎和画建筑不循规律的画法,对从来未真正地画过画的钟冰肯定有很多疑惑,但她还是耐着性子看着宇川。
宇川画了一会儿后,肚子就“咕咕”响了起来,顿时感到有点倦,手臂也有点无力,毕竟他一直习惯着吃早餐。
“给。”一个面包递到了宇的面前,宇也不客气地接了过来就啃着,也不说谢。
“给”。一瓶矿泉水也递了过来。
或许是有点虚荣心在作怪,在女生面前宇就画得更出色,只见他的笔如蛇般地在画面上游走着,而钟冰似乎也为了满足他的那点虚实荣心一样地张大了嘴以表示着吃惊,并且装得很到位。
“累了。”钟冰看见宇也差不多也累了,边说了声就躺在地上了,一点也不顾那地上的脏不脏,大咧咧的风格任何地方都不曾改变着。
驳脱眼镜的宇川在大雁塔里面静静地凝望着中国的建筑,全然不知道刘芸已带其它同学离塔.

 

“起来吧,这样不好看,一个大姑娘家的。”宇也有点看不惯。
“没什么,只要你不在意就可以了。”钟冰脸上露出了一丝调皮的笑容,“毕竟在特种部队里粪坑也下过。不骗你的。”钟冰躺在那儿对着他说着。
“真的。”宇那未泯的童心也浮了起来,也跟着躺下,那冰凉冰凉的地板让宇一阵舒服边说着,“你和军训时的一点也不同。真的难以把现在的你和那时的你等同起来。”
“那是纪律。”钟冰笑着说,“我在部队里面也是绝对严肃的,不过放假出来就放松了一点儿了,并且我也从原来的通讯专业转到了文学专业。毕竟这样子我才能找到自我,我不想像以前那样子强迫着自己去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东西。”
“是什么时候的转的?”宇边用手垫着头边端详着自己放在前面的画。
“就在你上青海去的时候,那时我觉得正是你给我带来了一些勇气和决定,你的那种为了自己的爱好而铤而走险的精神让我感动。”
“算了,你别取笑我了,那些人在背后一定说着我是个做事不经过脑子的人,也就是现所谓的傻冒的说法。”宇自嘲地说着。
“那你认为后悔么?”钟冰问着。
“不后悔,男人嘛!”宇一跃坐起来,毕竟和一个姑娘家平躺在一起过久不能不让人有所怀疑。
“我给你买午餐去。”宇洗了洗手。
“在这儿了。”钟冰又奇迹般地弄出两个快餐盒来。
“你什么时候弄到了?”钟冰感到相当吃惊。
“在你画画的时候我去的。”钟冰边打开了那有着红烧肉的饭盒,她知道着他喜欢着红烧肉。
“那怎么我一点也没有发觉呢?”宇川边塞着饭边说着。
“军人嘛。”钟冰总是用着军人来当作着理由,好像军人是神奇的。

“有纸么?我没带纸。”宇满嘴油光的。
“我也没有带。”说着钟冰就用手擦着。
“哎呀。”宇张大了嘴望着她那“干脆利落”的动作,也跟着擦了一下,顿时他手中还未洗净的颜料顿时全都印在了脸上。钟冰这才从口袋里拿出了一踏干洁的纸来在脸上,宇这才明白着她在捉弄着自己。不禁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无暇的微笑。
由于是中午时氛,塔里面除了钟冰他们两个人外几乎没有什么游人,他们走在楼梯上的声音是那样悠远地回响着,愈益让这个古塔充满着清幽,更有着历史的沉重感。钟冰“啊啊”地叫了几声,叫声从塔顶一直向塔底传去又传下来,余音久久未散去,宇川也叫了一声,中气十足把钟冰的耳朵叫得直捂住着耳朵,这让宇又是一阵爽朗的笑意。
望着这似乎有点熟悉的古楼宇的思绪又回到了青海的那个塔尔寺里面想起了刘芸曾经和自己以除志摩和林徽音的爱情来萌志的对话,不禁问着身边这个文人:
“钟冰,你对着徐志摩,林徽因及梁思成的关系有什么看法?”
“为什么突然要问起这个?”钟冰愣了愣。
“没什么,我就心血来潮地问一下而已。”宇也不想她去说着了。
钟冰这时放慢了脚步:“你是说从那个角度去看了,如果是从纯伦理上的去看还是纯感情上去看了,不过那也只是传说的爱情故事去看了罢,我对他们所谓的三角恋故事很不认同,因为据说本身林徽因本身就一直爱着梁思成,而不是民间所说的那样爱着徐志摩,只不过是徐志摩自作多情地猛追着而已。”钟冰有着自己的看法。
“喔,我对这个故事也不是很了解。只不过说在前段时间的高考资料中学到了徐志摩的诗歌《再别康桥》而已。”
“其实徐志摩他不管是不是真正地失败或成功,但他在文人上是个成功的人,敢秀自己。他是个感情的勇敢者,敢去选择自己的感情和爱情,敢和当时的环境作着抗争,尽管他知道着林徽因是一个梦,我想他从一开始就或许明白着那是个乌托邦,但他许码懂得为自己营造一个这个氛围——一个作诗和搞文学的痛苦来源,我想他是明白着惯怒才成造诗人这个道理的。”钟冰果然真的是有着自己的一种看法,虽然不是知道是对是错,但她有自己的看法,“很多人在心里认主这是林徽因的错,认为她不敢超越了时代的思想局限,把这段原本可成为千古绝唱的美好烟缘成为一江春水,其实这可能是大部分男士的想法,若是从林徽因的角度去说徐志摩的思想了苛刻了,他认为思想的知音就一定要和他一样敢作出爱情的选择,敢和他一起面对伦理的挑战,对于徐志摩这种思想偏激,很难说是对还是错,或许这种偏激使他成为了一个划时代的诗人,或许也是诗歌的理想让他成为了这种性格;但或许又是这种偏激成就了他的诗歌,所以他本身就是个理想体,不用太多的理性去解释着。就像你一样子。我虽然欣赏你,但并不是赞同着你。”
“你是从林徽因的角度去考虑着问题还是从徐志摩的角度去考虑着这种问题。”宇忽然停下脚步。
“别人说我是中性人,所以我有一半是从徐志摩角度去考虑,一半是从林徽因去考虑着问题。”钟冰依旧是洒脱地说着。好像她除了画像有点拘束外没有什么可以束缚她的,“想不想听我的真正的想法?”
“你说吧。”宇搔了搔头发。
“其实我还是主要从女生角度去考虑问题,”钟冰点了点头,“若果在当代社会我肯定不会接受着这种爱情,我是说我从林徽因角度去说,或许在当代社会这种情况太多了,我对这种行为太厌恶了,但是在当时,我或许会拒绝,但像徐志摩这种思想浪漫,细致的男人,我最终最终还是会接受的。”
“噢。”宇还是非常不相信地摇了摇头。
钟冰见他这样反映,不禁“噗兹”地笑了起来,“你没想到女人是很矛盾的么,在感情方面女人的行动及思想上都是很本身就是个矛盾体。就像你们男人一样本身先天不会太能表达自己,不管是开朗的男人还是内向的男人。”
“不太懂。”宇还是微笑地做了一个鬼脸,虽然他现在快独立了,但他内心之处还是不想太过于复杂地,“其实我只想简简单单地碰到一个好姑娘,不要太过复杂就走到了一起。”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男人的心声。

很快时间到了下午四点钟了,宇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把原本靠在一根子上的身躯立了起来,肢架关节“叭叭”地一阵声响,扭了扭脖子,早已经不见了钟冰的影子,只有着几个游客还在观光,宇川忙把已经画好便还未全干的水粉画用嘴吹了几下摸了一下大概觉得干了,就入进了画夹里面了拿好了东西就冲下了塔下去。
到了塔下,早不见了一个同学,忙迈开长腿往大门口跑去。依旧人迹渺廖,宇川顿时有点慌了,这时正好见原来那个导游站在门旁跟门卫谈话,忙走过去问。
“咿,你怎么不和你的同学一起了,他们已经到那边去参观了。”导游小姐把手指向寺内的另一个方向。
“哎,多谢。”宇川不顾导游似乎还有一些话要说,就往她指的方向跑去,宇川一边四周地望着,一边大占地走着,但就是没有看见一个同学和钟冰的影子,由于心里有点发慌,脚步也变得越来越快,脚步由原来的大迈步几乎变成了小跑。走着走着,忽然又见到了另一个大门。
“怎么回事?”忙把寺内的地图拿了出来,原来寺内有两上小门,见一些游客正从这个后门走出,门边也有两个门卫,宇川边走边转头望了望而却步看还有没有同学,但空空如也。
“您有没有看见一个群像这样年纪的学生和女教师从这里走了?”宇抓住一个门卫忙问着。

作者:何生

《梦里逝川二十九章 实习期间书呆气 不诚刘芸责川子》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