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四二

发表日期:2006-11-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宇川也有着几个同学是东兴和马路上的,但自从那年从民办高中毕业后宇就不再和他们打个交道了,或许是分开了就真的是分开了,或许有一些一辈子都不能联系上了。 不过那分友谊不知能不能永远地留住。
宇一直在观察着有没有来跟踪着自己,毕竟现在在全国都是在严打着邪功,这是宇在回到这片地方后才知道着的,宇现在心里也是有点矛盾,不知道父母是不是真的练上了邪功,到时他们会不会也真的会自焚等行动,宇不知道着,宇川甚至开始有着他们会不会认自己这个儿子的荒唐想法来,但最终还是望了眼窗外,简直有点不敢相信那玻璃窗反射中的是自己,宇忙把脸全转了过去,把脸正对着玻璃,只见里面的自己眼圈黑黑的,有点像熊猫,赶紧把眼镜往上推了一下,里面的那个人几天没有乱胡子简直和那些吸毒的人没有什么两样似的,宇川摸了摸自己的脸庞,自嘲地笑了笑,这才想起了清晨旁边人望着自己怪怪的目光。宇川四周地望了望车厢里的人,由于这时不是很多人,或许他们是去旅游的。
宇川明知道没有多少希望,但还是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只听里面还是只有着几个“无法接通的声音”罢。
“那那些公安们也不知道为何不能查到自己父母的下落,不过相信不会有着太严重事故事情吧,毕竟还没有见有谁来告父母的。
“嘟嘟嘟”地宇的手机刚放下又响起了,没想到钟冰还是回电了,忽然想起了她是军校的或许能够帮自己通过一些方法来帮自己找着父母呢,但她的那个这么严厉的姑娘她肯定会很遵守着纪律和法律的,但现在这样去找还是不是没任何希望,所以宇还是认为试一下还是挺值得一试的。
“钟冰,我的银行卡搞丢了,你看能不能寄一些钱给我。就寄着一二百就可以了。”宇川看不能从她寄钱给自己能不能到时从银行里察出她给自己寄给自己的地址,虽然知道这样子是利用着钟冰,但他觉得还是心安理得的。
“哈哈,看来你这么男子汉的青年还是给我逮住了机会让你吃一次软饭了,快把你的银行帐号告诉我,像我这样豪爽的姑娘你那儿去找,呵呵。”钟冰倒没有问一丝什么原因就一口地答应了。
“嗯。”宇把自己的一张很久没有用过的卡的帐号告诉了她,很快半个小时后她就回过了电话说她已经把钱寄了过来,宇一下车就去了银行去查了一下,没想果真的能够把她的寄钱的地址的确就在铜鞍呢,宇顿时有点高兴起来地用着父母给自己的那张电话查了一下,但发现那寄钱的地点就只是在自己的家乡里面寄的了,并且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宇没办法,只得把自己的钱全都转存进了一张新卡里,并且现在也只能等着他们见里面没有钱了,那时候他们肯定会给自己寄钱来,到自己也能缘着那地址来找到他们了。但现在只能在这片地方等着。
但现在只能在此等待上四五天而已,毕竟还有四五天就要开学了,那是自己期盼了好多年的清华啊,那可不简单,但现在他还是想让父母知道一下,毕竟他是那样希望能亲口地告诉着他们说自己已经考上了清华了。他们多年的心血也终于能够结成出一些晶华了。
但在这儿宇又不太舍得花钱,所以他最终还是没有像其它游客那样子去玩着金滩,他也只是用五块钱买了一张出越南的出国证去那儿逛了一下芒街,但他又不太敢吃太多芒果,毕竟他对着芒果易敏感。这几天宇也是住在那些最便宜的旅馆里面,但他也长出了一身的痱子,那成天穿着的玻鞋让他的脚长满了胞,毕竟这片地方太过于潮湿了,他真的不太适应着这片地方呢。并且他这几天也是不能睡得太着呢,毕竟他也知道着太多的事情发生了,越想着越担忧,刚开始在白天里也没觉得什么,但后来到了晚上一想起就开始有点提心吊胆着,有时还做着恶梦,这种感觉即使是在自己去到了青海时也没有那样的彷徨,宇似乎也明白着那时因为有着追求吧所以才能走到了不彷徨的理由,但现在或许自己能够去清华了,反倒没有了追求,那正是让自己更为彷徨的理由吧。
现在宇川甚至有着总是有一些人跟在自己身后的感觉呢。宇在等了四天后还是打算北上了。
“最近在北京天安门面前发生了一件足以令全国人都震惊不已的事情,有的练习者攻击中南海,并切断了新闻联播的传播棂,并且有着三十来个邪功者在天安门面前进行自焚,现在全国都严禁着邪功者的练习,要是发觉你身边有邪功练习者,请大家一定要小心注意,并及地和有关部门联系着,特别是发觉着有自焚者一定要主动向上面报告,进一步肃清了邪功对着人民的毒害,以绝后患。。。。。。”宇越听越心烦,最终在咬了咬牙后就在汽车的下一站就下车了,乘上了直回东兴的车站上,他再次试了一下那张卡还有没有帮自己寄了钱。但还是没有人帮着自己。
在这片地方又徘徊了好几天宇还是没有任何回音,他知道着清华已经开学了几天了,但现在他又不想现在就马上回去。正在这时没想到钟冰又给自己打了电话了。
“宇川,你怎么啦?”听着宇川那平时清亮的声音现在却变成了如鸭嗓一样的嘶哑,钟冰焦急而关切地问着。
“咳咳。”宇忙把嘴捂上了后好一会儿等缓过气后才解释着,“我感冒了,对这里的水土不是很服呢。”
“你现在应该在北京了吧,如何,清华的环境?”钟冰关切地问着。
“我现在还在家乡呢。”宇川不敢向她说得太清自己的地址。
“不会吧,你怎么还不回来呢,这样子会对你以后有很大影响的,你快点回来。”钟冰催促着。
“我还不想回去。”宇皱了皱额头,脸有点苦地说着。
“是不是又是钱的问题,我有钱着呢,不用怕。”钟冰看来真的要帮宇出钱呢,“当初你来到铜鞍我还不是帮你打点着一切。”钟冰有点骄傲地说着,这让宇不禁心一动。
“钟冰,你能不能帮我去清华打点一下,我现在真的抽不出身呢,我家里发生了一些非常严重的事情。你看能不能帮我去那儿请一下假。真的是很严重的事故。”宇虽然知道这是强求所难,但还是试了一下。
“到底是什么事情?”钟冰还是细心地问着,口气也变得轻缓了一点儿,看来她真的是想帮着宇川。
“现在真的是不能告诉着你呢。家事吧,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呢。”宇川说着,“你看能不能帮我一下子?”
“说吧。”钟冰在犹豫了一瞬间后就马上爽快地答应了。
“你先去帮我报名,我把钱汇入的银行卡去,你帮我报一下名,缴了学费,我大概十几天后才上去,不过这真是太为难了你呢。”宇川也感觉到了有点不好意思了。
“没什么,我也正好有着事情去北京呢,不过你可经记得请我饮啤酒了。”钟冰的大喉咙也表现了出来,接着开了一句玩笑,“你就那么信任我么,你不怕我把你的钱吞了么?”
“不怕。”宇这句话是从心里发出来了,不知为何在这紧急关头宇就是觉得她最值得信任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宇不断地看着自己是不是真的被人跟踪着,宇有时候发觉自己真的有点疑神疑鬼了,宇川不禁笑了笑。但这几天的的身体感觉到真的是像虚脱了一样地累。
“啊。”宇这天在自动取款机里发现自己的钱果然多了一好几百,宇马上冲进了一个银行里,查着那个钱的寄钱地址,没想到真的查出了地址来,原来是在凭祥,宇马上疾冲而去,但来到了屏祥却发现在到这儿依旧是茫茫然。在屏祥大街上转了好几天,每天宇川都拔了其母校的手机,可是手机里总是接不通,每每里面传来的只是冰冷的“对不起,您所拔打的用户目前已经关机,谢谢你的拔打。”每每这时宇川也会烦躁地把手机重重地关上。这里的天气依旧很东兴还要湿热,但宇川最爱不了的是这里的潮湿,整天都被汗沾糊糊地包围着,咳嗽加上全身的痱子让宇苦不堪言,特别是彻夜难眠让宇川有时真的是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真实世界里。
这里宇穿着一件背心,几乎是光着膀子昏沉沉地走在屏祥步行街上,脚上的运动鞋已经烂了,原本是不想去买的,但后来鞋底也几乎全断了宇川才打算重新买对新的,和商主用着很不流利的普通话讨价还价了半个小时后最终决定成交,把鞋穿在脚上,这时宇川裤袋里的手机震动了,开始宇以为是错觉,后来竟又震了一次,忙把手机拿了出来,目光马上由于惊喜而变了色,正是母亲的电话,又急又兴地冲出了商店找一个角落把手机拔了手机显示的来电号码。
“妈。”宇焦急地对着手机叫着。
“哎,宇川么?”那头传来了小心翼翼的问候,宇一听正是母亲那刻意变调的声音,不禁眼一酸,眼泪马上不争气地填满了双眼。

作者:何生

《四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