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五十

发表日期:2006-11-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妇俩更是相视一笑,忍不住和叶一起齐声笑了起来。
这时伽耶站了起来,低着头说:“厨房里面还有几个菜,我先过去帮你们端了过来。”望着她的身影,叶老汉又是嘿嘿地笑了一下,宇文光又给他敬了一杯酒,叶老汉用那仅剩的几颗牙齿啃着鸡块边嚼边说:
“其实伽耶命也不是很好,前年参加高考,考上了大学,叫什么师范大学的,哎唉,我这脑子也记不得太清楚了,那是通知书都寄到家里了,但你们想一想我平常的一个打渔的,那有这么多钱给她读大学;但为了能让她能上大学,我就摸家挨户地去借,由于我们原本都外乡人,和本地人不是很熟,所以差不多借遍了本地人的门,才能集够伽耶的学费,正当开学的时候,伽耶去死活不肯去了,原来她知道这钱是从千家百户里借来的,她不忍我这老汉因此欠债,就擅自把所有的钱都退了回去,并且我面前装着什么都没有似的,第二天就叫我在船上歇着了,自己代替我去把鱼收了,但我知道她心里苦楚啊,我没读过书,但我知道在经过十几年艰苦后却跟大学无缘,就像我当年失去儿子的感觉是差不多的;有时夜起来,经常在船头一个人呆坐,听到我的脚步声,就赶紧用手擦着脸,我知道她又在哭了,今天听说你家来个读书人样子的年轻人,硬是拉着我来找你们喝酒了。”
宇川想了想,耶姑娘是前年参加高考的,那岂不是同自己同一届的,那她的年龄和自己的了是差不多的,忽然见父亲也叹了一口气说:“叶东兄,您也不用这样自责,其实我们都是做父母的,谁都希望着自己的后辈人都比自己活得幸福,我们生里来死里去的拼搏难道不是为了他们好么,但是若果我们真的无能为力时,我们也只坦然地承认命运的安排,不是么?我想有一天我们的后辈也会理解我们的。”
“问题不是这样子的。”叶老汉却摇着说着,脸上的苦闷却更为增加了,“是这样子的,越南那边忽然给伽耶来了一封信说那里的全国最重点的大学可以录取着伽耶姑娘去那儿读书,并且伽耶的所有的费用都会全免去,而我们也打算过两天就过去了,虽然我的儿子是和越南人打仗而死的,但现在却不能把怨恨再施到活者身上了,所以这次我们来和你们做生日也算是和你们道别吧。”只见叶东老汉长长地皱着额头地说着,可见他的内心里也是充满着矛盾的。
“这样啊。”宇文光也是凝皱着额头盯着叶东汉那停止了嚼动的嘴,苦苦地咬了咬牙,那脖子上的青筋也拉了拉,宇川知道这是父亲的一种无奈情绪时的一种表现,顿时也有点紧张起来。良久大家都没有说话。
这时伽耶也走了进来,这时宇川看着的目光也变了,望着这个准大学生但因为家庭而排斥在大学门外却又被外国的大学所录取的伽耶,眼光也变得有些怜惜起来,这时伽耶的目光和他对视了一下,只见她的目光也有一点微红起来,看来她也是把刚才父亲和他们的谈话听见了。
伽耶帮宇川夹了几筷子的酒醋鱼说:“你尝一尝我们这边的特吃。”宇川吃了一口咂了点甜酒赞道:“嗯。的确是好吃,又松又软的,一点腥味都没有了,似乎还有着一股芳香。感觉到挺爽口的。”
“伽耶,你真的打算去越南读书么?”这时宇文光久久地从嘴里崩出一句话来。
“这没什么的,就当是去留学吧,”伽耶笑着说,“我知道您们老一辈和越南人打过仗 ,但日本不也是和我们打过仗么,只要我们把心放宽,并且毕竟我也会回来的,这也没什么啊。”只见她望了眼父亲,只见叶东汉也是笑得很开心,但宇川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地听着,也有点紧张地向父亲。
“那就去吧,去那儿好好地学一些越南语,或许是我们这些老一辈人真的是有点才能脑筋了。到时回来这儿好好地建设着这片地方。可以么?”宇文光目光也有点怔了。
“或许以后也是没有太多时间回来这儿了,毕竟这片地方也是太穷了,并且目前作为全国的最大的雷区,是没有多少人来这儿搞建设的。”这时叶东汉开口了,看来他也是在说着实话。
“不是的,我已经集到了一批钱了,我打算在这儿开一个旅游区,否则这儿就被越南或者其它国家外商率先来这儿投资,那我们就失去先机了。”宇文光竟然把自己这个想法说了出来。
“哦。真的。”这时伽耶姑娘很是高兴地问着,“那你们打算在这片地方什么时候开始开发啊?”
“我相信会很快了,但到时候我希望你这些和着老一辈烈士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后辈能永远记住有些东西并不应该那么快地忘记,但也不是要你们要记仇,而是应该有着一些我们国人的应该有着的骨气。”宇文光满脸的痛苦地说着。连宇川也觉得他的那种痛苦过于强烈了一点儿。
但伽耶沉了久久的沉默里面,宇川这时却可以强烈地感受到她心中的痛苦,一个能考上大学却不能上的学子的那份灵魂之痛是别人无法体会到了,或许那份痛在他们儿女寄芄豢忌洗笱Ш蟛拍苷姑夹σ幌隆?br /> “难道我们这么大的国家也不能接纳一个苦心求的学子?”宇文光苦苦地喝了杯酒,“难道我们这些父辈这么辛苦却要着后辈被迫着去外国读书?”
“杨兄弟,对不起,其实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啊。”叶东汉也是苦苦地喝着酒,一下子那气氛一下子严肃了许多。
“那若果以后有机会让你到你希望去就读的学校去读,你会回国读书么?”宇夫人似乎也有点不忍这个气氛这样僵下去。
“或许以后不回来了。”耶姑娘低着头说,“毕竟现在国家里没有这么优越的条件呢。那边可以让父亲不那样子辛苦呢,并且现在也承诺了那边,中途而退出那是对人家的一种不尊敬。”
“那不说这个了,反正年轻人所要走的路还是很长呢,希望年轻人你们敢选择着自己所喜欢的路走下去,只要你们敢于承担着你们所选的路所带来的后果,你们就会活出精彩的。”宇文光举起了杯扫视了一下宇川,宇川忙把杯举了起来隆重地对着叶东汉饮了一杯。
这顿饭吃到了很晚,当叶老汉和伽耻把船推动时,宇川看了一下表发现已经快凌晨一点多了,宇川发现今晚月还是蛮圆的,但星却很少,并且吹起了一些风显得有点凉,看来今晚是不能在船舱外面睡了。
睡在坚硬而狭窄的床板上,宇川久久难以入寝,想起了今夜吃饭时伽耶说的话,那样深深地促动着他的心,那本已经似乎抹没的记忆又在宇川的心中苦苦地涌了起来。
次日,当宇川起来时,发现船里都全变了,船舱里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了,凳子什么都是闪闪着还未全干的水光,看了看表才发现六点多而已,赶紧爬了起来,走出了船舱,只见母亲正在用着葵扇扇着桌子上的热气腾腾的白粥,见了儿子就端了一木盆水放在桌子上,宇川洗漱完,宇文光拿着一个行李袋走了出去,宇川顿时明白了,果然宇文光喝完粥把头转向了宇川:
“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你的东西你妈已经帮你收拾好了,你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东西学习漏了没有,过会儿人家就来收船了。”正说着外面就有人嚷着:
“杨兄弟,你都一切准备好了没有?”
“哎,”宇夫人赶紧走出了船舱去对那人说了句后就声音越来越小了,或许是和人家在讨价还价吧,但可以听出那人那是挺满意的,当宇川一家三口走上岸后,恰好只有七点多,站在曾被那块“二十里外”的碑石拌倒的地方,宇川回头望了一眼,那条曾经在上面住过了几天的船,宇川不禁叹了口气,就紧跟着已经走在前面的好几步的父母。
一路上宇川他们都没有说什么,走在一条林间小径上,这时早晨的雾还未消尽,阳光由于被高山挡住,没有一丝能照入,树林里一些晨起的小鸟“啾啾”地叫得挺欢,已经好得差不多的宇文光走得挺急,致使宇迈开了大步都难及,径上的草把宇的裤腿也全打湿了,运动鞋上沾了很多泥。
当他们逐渐走到了大路边时,宇川开始有点警觉起来,但宇川发现父母的脸上一点惶恐都没有,不禁为他们那份镇定而佩服。路边有几辆摩托车在揽客,宇文光叫宇拦了一辆下来,有意无意地观察和询问了那几个摩托车主几句后就选了一个女的摩托车。四个人难以上一辆车,宇文光就再叫了一辆摩托车 两辆摩托车载着这逃亡的一家很快地开在这二级公路上。
下了摩托车,宇川挥手叫住了一辆快巴,没经过什么询问,他们就上了快巴,这时车上的旅客不是很多,或许是因为太早的缘故吧,宇文光特地找了一个靠近车门地位置,闭眼示意着宇夫人和宇川坐到其它的地方去,宇川本来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在上车之前已经协商好了,宇川也只得随着父亲的安排,找了车尾的一个地方坐了下来,旁边没有什么人,宇川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地图,细细地看了起来,宇川在地图上找着现在巴士所处的大概位置,这时发现那地图上有着淡淡的铅笔画痕,这顿时引起了宇川的注意,宇川发现铅笔痕一直沿着一些地方,甚至有一些重要交通城市上还岔开了几条线,有三条,一条是广州那边地区去的,一条是沿着北上的主道线的,甚至有一条是西上的,从青海新疆那边去的。虽然父亲没有向宇川解释过什么,但宇川马上明白了这时父亲已经安排好的路线,若果发现有什么情况,可以有几条路可以去,但宇川发现这几条路都最后到了一个地点,宇川想这一点的地方可能就是他们正要离开中国到外国的地方去,宇川的心顿时更是咯噔了一下,看来父亲他这么多天来没有解释过的事情一定是违法的,但宇川那一向不习惯问别人事情的性格还是让他把这一切都埋进了心中。
这时正好上来了几个人,一个坐在宇川的身边,宇川望了眼他们后就不紧不慢地把地图卷起放进了包里面。
由于这辆车不是直达车,在路上都会随时停下来,这时上来的的人越来越多,但这时宇川更是警惕地看着身边已经逐渐有点挤的人群,望着这穿着形形式式的人群,宇川显得有点漠然,忽然车头突然发出了一个声音,顿时把车里原本是有点嘈杂的众声压了下去,宇川透过大众有点惊恐地把身子在过道中自动地形成一条缝,只见车头上一个穿着整整洁洁的家伙正在叫嚷着:“蹲下,蹲下,通通都给我蹲下。”这时人们惊恐的眼神就更加残烈了,看着这个手中拿着几乎有半个手臂长的牛角刀,人们开始陆陆续续地蹲下了,这时宇川可以看见车头上不只有着那个说话的家伙,还有一个穿着T恤着牛仔裤的摩登少年正用着刀架在那女司机的脖子上压低着声音:“把110的自动通讯给我送掉,否则我就杀了你。”待那女司机忙乱地把一个按扭按后动后,又威胁地说,“把继续往前开,不要把车停了下来。”
见“兄弟”们都干好了后,车头那个刚才叫嚷的家伙又叫了起来:“兄弟们,今天有没有带钱,请你们把你们身上所有的钱都掏了出来。”说着把刀架在一个中年人脖子上,“哟,是不是不满,干麻用着眼睛这样望着老子?”说着“呼”地在那中年人的腿上划了一刀,那中年人的腿顿时出现了血红,并且裤腿逐渐被染红了一大片,中年人忙把原本塞在屁股后紧骒地皮包手脚罗嗦地递给那贼头。那家伙开始边恐吓地叫嚷着收着惊恐的人们的钱。
宇川知道这时一起抢劫,虽然在书上或电视上都曾见过这种场面,但宇川还是在生活头一次见这事,心还是不禁“扑扑”地跳得利害,手脚都开始有点终渐慢慢地渗出了汗,有点惊恐地望着前面父亲和母亲。那家伙也快搜到了宇文光的身边了,原本坐在宇川身旁的平常小伙子站了起来,用刀指着坐在身边的也雷似着学生模样的女生,那女生顿时吓得眼睛都瞪大了起来,嘴唇直打着罗嗦,把红色的包紧紧地抱在胸前,车尾这个小贼见那女生那个样子,顿时笑嘻嘻起来,伸出了他那双淫手在那女生的脸上脖子上来回地摸着,那女生惊恐地任由他摸着。那家伙见这姑娘这样顺意,手也开始往下面滑去,这时那姑娘的眼里含满了泪水,哀求着:“大哥,我给您钱行么,你不要这样好么,呜呜。。。。。。”但那家伙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味,而是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宇川发现车上的群众一点反应也没有,有一些只是回过头也是有点淫地望着那歹徒的动作,这样子那个歹徒更是得意洋洋起来,动作更是夸张着。
“庶”地这时那姑娘粉红的连衣裙也被撕了一片下来,露出了洁白的胸膛,听到那撕裂衣

作者:何生

《五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何生的POCO作品...

评论